历史上首次!中国民乐成为美音乐高等学府正式学科(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4320 阅读
0 评论
侨报

中国话、中国食物、中国功夫、中国文学……提起中国文化,已经有这麽多让中国人交流的元素走出了国门走向世界。那麽中国的音乐呢?

以往,外国人往往只能从音乐会上欣赏到这些来自东方的音乐和技艺。如今,网友们能从YouTube上搜索到各类中国传统音乐。“Amazing!”“awesome!”的讚美不絶于耳,更多的,是“Where can I learn it?”的疑问。



一位印度网民在观看一段古筝视频后询问:“我也想学这种乐器,已经看了这个视频109次了。” 截图
甚至当你看到黑色面孔的网友演奏着琵琶、中阮和二胡时,也不用太惊讶。毕竟,现在连麻将都在各国落地生根有了大批粉丝。中国传统音乐早该走出去啦。



YouTube上有外国网友演奏琵琶、中阮和二胡的视频。截图
在美国,想要学习中国民乐也并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一些城市还是可以找到中国民乐培训学校。最新的潮流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乐艺术家,在帮助美国人了解中国民乐。



图片来源:侨报网
今年6月,美国中国风艺术协会与宝尔博物馆(Bower Museum)联合举办的免费中国民乐课古筝体验课吸引来了不少“洋人”参加,报名的学员有刚刚毕业的高中生,也有年长的学员,甚至还有年逾古稀的老人。在这些学员中,许多人是第一次接触古筝这种传统的中国乐器。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兴奋。

同样在6月,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美国教学点(AmericanTeaching Studio of Chinese Traditional Music)在纽约曼哈顿施坦威展示大厅正式揭幕。这是中国首次在海外建立的民族音乐教学点。

中央音乐学院将派出优秀师生来到这里进行民族器乐教学,举办音乐会,并在北京和纽约之间进行远程教学和实时音乐会转播。同时,每天从这里走过的6万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将从橱窗里看到中国乐器的展示,更有机会研习中国民族乐器,欣赏和了解中国音乐。

这样的尝试早在2012年就已经有了。2012年6月,经中国国家汉办批准,中央音乐学院与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合作建立了,全球第一所音乐孔子学院。



这所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孔子学院曾经为丹麦女王夫妇举行专场音乐会。
音乐孔子学院主要面向三类人群:一是丹麦皇家音乐学院的学生,将中国音乐的课程注入学院的教学体系中;二是招收当地乃至周边国家主流社会一些爱好或者是对中国音乐感兴趣的普通大衆;三是所在国的华人、华侨同胞。

本月,中央音乐学院又与美国纽约巴德音乐学院正式宣佈合作开办中国民族音乐器乐表演专业,这是国外高等院校创办的第一个中国民族器乐表演专业。

据央视新闻报导,中央音乐学院与巴德音乐学院在北京正式了签署《中国音乐发展计划协议书》。计划从2018年秋季开始在巴德学院招收中国民族器乐表演专业本科生,除琵琶、二胡、古筝三个器乐表演专业课程之外,还将设立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的文化课。此项目是海外音乐学院开设的第一个中国民乐学位项目。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美国人也可以在自己国家的专业高等音乐院校中学习中国民乐,甚至取得中国民乐学位。



图片来源:人民网
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俞峰称:“中国音乐最好的传播方式应该就是从教育着手,在五年毕业,他们拿到学位之后,我们还将有大规模的演出和展示,让更多的人更多的学校来办我们的中国音乐的课程。”

俞峰表示,与具有157年曆史的美国着名文理学院巴德学院的合作,是以一种新的交流合作模式发出中国声音。通过音乐的融通,文化的交融,中美两国音乐文化的合作与交流步入一个新的阶段。

巴德音乐学院院长罗伯特·马丁(Robert Martin) 指出: “这是我们多年以来与中国音乐界建立关係和努力的结晶,包括2012年巴德音乐学院在中国的巡演和访问。 此项计划的签署是我们学院所创美中音乐研习院的一项重大成就。 巴德美中音乐研习院,在国际卓越指挥家、作家兼教育家蔡金冬教授带领下使巴德学院精彩纷呈。”

该《中国音乐发展计划》制定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包涵四项主要内容: 从 2018 年秋季开始,在巴德音乐学院现有的五年制双专业本科机制中设立中国民族器乐表演专业学位;从 2018 年开始在巴德音乐学院校园及纽约市区大型音乐场所举办每年一届的以演出当代中国音乐作品为中心的中国音乐节,介绍当代中国作曲家、演奏家及在世界范围内创作的具有中国风格和元素的音乐作品;从 2018 年开始定期开设和举办以中国音乐、艺术与中国社会发展为主题的课程和学术交流研讨会;为推广中国音乐在美国的普及和提高社会的关注, 从 2018 年开始在巴德音乐学院举办每年一届的中国音乐夏季学校即巴德青年中乐团。

巴德音乐学院美中音乐研习院院长蔡金冬指出:“四百多年前,义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将第一件西方乐器呈现给明朝皇帝,播下了西洋音乐在中国发展的种子。我希望我们今天的合作能有同样的功效,为中国音乐在西方的发展做出贡献。我坚信这个过程不需要四个世纪!”

未来,我们也许能够看到更多的洋面孔在演奏琵琶、二胡、古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