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游戏:美国向右转的幕后操盘手们浮出水面(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6月5日 16点26分 PT
  返回列表
40414 阅读
30 评论
参考消息

美国民间有这样一个段子:所谓“黄金法则”便是,谁有黄金,谁就是法则。这句话成为理解美国寡头政治的关键,也成为美国社会之痛。

如果不是美国调查记者简·迈耶(调查科赫兄弟期间,简·迈耶还受到被曝光对象科氏集团的诬陷,而她表现出的勇气与智慧受到世人尊敬),几乎无人注意到还存在这样一个科氏工业集团,也极少有人知晓科赫兄弟(大卫·科赫和查尔斯·科赫)的名字。对普通美国人来说,他们竟湮没无闻。可如果细查,你会发现,科赫兄弟竟然位列福布斯榜前十,甚至前五;其名下的科氏工业竟是世界最大的非上市公司,美国第二大私人企业。

如果这些都不能震惊到你,那么接下来的信息保准会让你大跌眼镜的同时从椅子上摔下来。

权力的游戏:杰出调查记者揭露美国向右转的幕后操盘手们

在美国,百分之一的顶级富豪比中产阶级缴纳的税额还要低;

应对气候变化的提议屡遭否决,甚至有相当一批人否认气候变暖理论;

即便是在奥巴马任期,呼吁废除政府医疗项目和社会保障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们甚至公开叫嚣取消公立学校,取缔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


科氏工业集团旗下的企业在全球排污,科赫兄弟试图操控气候决议。(图片来自《滚石》杂志网站)
这个右翼云集的团体在努力废除20世纪通过的几乎每一次重大的政治变革。所有匪夷所思的,被科学家、相关领域专家斥为“伪科学”“假新闻”的理论,在他们那里头头是道。甚至,有时候,叫嚷得多了,连普通民众都信以为真。民间关于气候变化真实与否的猜疑与争论就是潜移默化地中了他们毒。

舆论的惊人逆转,恰是他们几十年来转战意识形态深耕的结果。

学术机构、智库、媒体、慈善、游说、选举,他们绕了一大圈,调动一切可调动的力量,推翻一切有损于己的决策,捂牢自己的钱袋。他们自有一套违反法律、操控政治和混淆视听的方式。若不是暗钱轨迹的黑幕被揭开,人们将仍被蒙在黑夜的鼓里。

染指以学术机构为代表的象牙塔,是他们改变国家方向的长期计划中的重要部分。

卡托研究所、莫卡特斯中心、联邦主义者协会、传统基金会……就连堪称百事通的当地媒体都不得不承认,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国人都没听说过这些机构及其幕后的出资者。这也是科赫网络的策略——运用最普通的名字,掩盖最骇人最丑陋的钱权交易。类似地,还有成立于伦敦的“经济事务研究所”。它们有着适当得平淡无奇的名称,以便将组织伪装得中立且无党派倾向,听起来更像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学术机构和与世无争的象牙塔。

受自由至上主义主张的启发,这些激进右翼们明白,只有控制产生政策思想的源泉,管好“未来掌权人的孵化器”,才能真正扼住政治的咽喉。而这源泉和孵化器,便是上述学术界和智库。


触手庞大的科赫章鱼网络,几乎将美国各重要机构收入囊中(图片来自全球化国际论坛(IFG)网站)
  他们的头脑比谁都清楚,改变美国重大政治决策,甚至决定这个国家未来政治的方向,仅靠钱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把钱变成实际行动。而保证这一切能够在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持续运作的,便是思想——资助常春藤联盟的全国最顶尖学校。

这是最骇人的一面。这也是许多忧思者提示人们警惕的危险。因为思想武器的渗透如同空气,无色无味,悄无声息,渐渐将人吞噬而被吞噬者毫不自知。这样一方面能够为这些右翼富豪们提供后备生力军,另一方面,随着时间流逝,被资助者伴随地位及权力上升或有朝一日成为美国精神教父。如此,幕后的富豪们,坐享其成。

理论有了,接下来便是给理论一个喇叭——为成果进行鼓吹的媒体。据《金钱暗流》的作者简·迈耶曝光,这1%的精英富豪中,每位顶级捐赠人都拥有自己的新闻媒体和发声机构,有的是受他们资助,有的则根本就“是”他们所有。如《华盛顿观察家报》《旗帜周刊》《每日来电》等。这些喉舌们,成为右翼巨头的私人发声机构。

另外,他们还有借着慈善、非盈利机构的名义,将巨额资金转移以避税的慈善组织、各种名目的基金会。

至此,智库、媒体、慈善,他们已经建立起了触手庞杂、将国家各个角落牢牢抓住的科赫章鱼网络,悄无声息地将全美(包括操控大选、控制各项战略决策)玩弄于股掌。


以科赫兄弟为首的科赫章鱼(图片来自关于“气候变化”的群体博客DeSmogBlog)
那么,既然科赫兄弟这般只手遮天,为什么不自己当总统呢?事实上,他们确实尝试过。1980年,试图跻身政坛的大卫·科赫为竞选副总统花费了200多万美元,结果铩羽而归,只赢得了1%的选票。科赫章鱼,是他们调整战略之后更隐蔽、更有效地“接管”美国政治的方式。

看看2009年1月下旬的场景就知道了。当时,全美都将注意力放在庆祝奥巴马这位非裔总统就职典礼上,而同时,在美国的另一边,由普通公民查尔斯·科赫召集的峰会也正在进行:身家亿万的商人,美国最大财富的继承者,右翼媒体巨头,保守派官员,雄辩的作家、出版人,精明政客……来自各领域各行业的人汇聚于此,筹划阻止新任政府实施对他们来说“灾难性的”民主政策。


根据简·迈耶在新书《金钱暗流》中所述,科赫兄弟在令美国政治“向右转”上花费巨资。(图片来自《滚石》杂志网站)
如果不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声称“抽干沼泽”,对斥巨资购买选票赢取支持的行为大加谩骂指责,恐怕人们还不会对钱权政治如此深恶痛绝。当时的希拉里·克林顿陷入“邮件门”泥沼,贿选之声也疯狂叫嚣,而靠自己的财产赢得资金的特朗普成为众怒之后的真空,如同当年肯尼迪遇刺之后的尼克松当选一样。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人们对这个国家即将交到谁的手上并不甚关心,等他们从沉痛与悲伤中醒悟过来,事情已经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世界,已经被交到了尼克松、特朗普手中。

而讽刺的是,声称不接受捐资的特朗普,当初为击败对手希拉里,斥天文数字索要希拉里的国务卿官方电子邮箱,收买边缘媒体搜集希拉里丑闻并将其“投喂”给传统媒体。而这一切的捐资者是后来进入华盛顿权力中心的默瑟家族。默瑟家族,同样是科赫网络中的一员。

至此,科赫章鱼已经撒下天罗地网,实实在在蔓延至美国每个角落。只待择日收网,便将整个美利坚合众国覆于五指山下。
b
bia
1 楼
有钱能使鬼推磨最适用于美国社会。
l
littlememe
2 楼
呵呵了。。。美国媒体人到今天都看不到镜子里的现实。。。
w
weewee32
3 楼
参考消息=环球屎报
w
wx3000
4 楼
美元才是美国的神。
w
woguoke
5 楼
挑拨离间
河西海龟
6 楼
美国全靠美国犹太人的智慧,好事做尽,坏事做绝。
R
RoseBuilder
7 楼
米国的脊梁
看客678
8 楼
胡说八道。Koch 兄弟俩是极力阻止川普上台的好不好?! 他们是希拉里的支持者
l
lalagua
9 楼
这么说美国首富是跟他们对着干的了
l
lzh0007
10 楼
要是实话实说,被持枪的美国民众操盘选举,那就丢死人了
国色
11 楼
美国至始至终都掌握在几个“金主”手上。总统可以换,但“金主”永远也不会换。。。美国就是“金主”统治的国家。P民们能做什么主?连自己的生命都做不了主,随时都会被枪杀。
深海水手
12 楼
Money talks. People don't.
蓝靛厂
13 楼
噢,原来希拉里是清白被陷害的。好可惜哟嘿嘿
蓝靛厂
14 楼
国色你又黑我们红二代是吧?你怎么老黑我党的正确领导捏
b
beaglegirl
15 楼
极左派没有操纵舆论,有人信吗?只要自己输了一点,或者少赢了一点,就全都是对手的错。犹太人操纵的民意比koch大得不是一个数量级。如今学生们(小中大学)全都被或者快被洗成自恨,享乐,自以为是的怪胎了。
六月河
16 楼
信口雌黄。我们选谁完全是取决于自己的判断。与任何媒体舆论无关。这种中国式的荒谬分析是对我们智力和判断力的污蔑。
六月河
17 楼
要说影响,没有谁比左派媒体更露骨更无耻。可就是这样他们所支持的人照样输掉。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说明美国是美国人民的美国。一切想强奸民意的勾当都是不能得逞的。
千夜
18 楼
国色的逻辑快赶上带鱼了。
老糊涂2
19 楼
看题目就知道此文肯定出于国内官媒。呵呵
o
onebullcity
20 楼
說美國政治沒有幕後操控我不信,但是說Koch兄弟就是幕後BOSS我也不信
国境之南
21 楼
写这么长,不止挣¥0.5吧?
脸红脖子粗
22 楼
中文媒体炒了几十年罗斯柴尔德家族阴谋控制美国,控制世界,看来现在抛弃罗斯柴尔德,换口味改科赫家族了。
l
luludd
23 楼
来,讲讲索罗斯如何花钱通过克林顿基金,黑名贵,安替发破坏美国人言论自由,如何颠覆欧洲传统政府,推行共产黑云的丰功伟绩呗,恐怕没有一个记者能活到成稿吧
z
zing20
24 楼
看了本文,川粉果然又要跳脚了!
没落贵族
25 楼
权力法则:有权就有黄金
c
coolbz
26 楼
作者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个帖子挣了几个¥.50
S
Sam大树
27 楼
还好,兄弟俩又转向,开始反川了。
D
Dalidali
28 楼
我有朋友在这哥俩的公司上班. 和支持克林顿的华尔街比, 这哥俩的钱和资本, 太小巫见大巫了! 这哥俩能操纵的媒体, 和支持克林顿的CNN, NBC, ABS, CBS等等比, 再加大部分报纸等等比, 根本不值得一提. 再说了, 这哥俩更属于共和党的"建制派", 能不能和闯普长期"合作", 还很难说.
无忌哥哥
29 楼
直白点吧,还是我们伟大领袖统帅舵手领路人100%得票率体现民主!
w
wd01702
30 楼
媒体,娱乐(好莱坞),所有公立学校,大部分私立学校都是使劲操盘向左转的。已经很多年了,近来更是变本加厉,而且开始暴力化和不包容(不同的观点).有人会问,那为什么左左仍然没有能占据大多数?因为人是有脑子的,大部分保守右派,其实都是从左倾的学校教育里出来。川普本人就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