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染新冠法国华人:急救电话被打爆 远程问诊吃药(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3月18日 13点21分 PT
  返回列表
11126 阅读
5 评论
新京报外事儿

欧盟及其成员国领导人17日召开视频会议,同意对欧盟以外人员进入欧盟国家实施旅行限制,初步期限是30天。

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通过电视讲话进行全国动员,宣布法国处于“战争状态”。自17日12时起,禁止民众在未来15天的所有非必要出行,要求所有企业尽可能进行远程办公,同时关闭欧盟和申根区边境30天。

在此之前,法国已宣布进入疫情防控“第三阶段”,即最严重阶段。政府救治重点明显调整,医院不再面向所有新冠肺炎患者开放,轻症患者需在家隔离,以便把医院医疗资源留给重症患者,检测试剂也不一定对所有疑似病例使用。

据法国卫生总署通报,截至3月17日,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7730例,死亡病例175例。首都巴黎所在的大巴黎地区确诊病例突破2000例。

在法国生活20多年的华人云天(化名),目前在巴黎一所中学担任汉语老师。她上周开始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症状,随后居家隔离。

以下为她的口述:

我从3月11号开始出现症状的,但是没往那上面(新冠肺炎)想,只是感到前所未有的口干舌燥、鼻子干涩,有一种身体被烘干的感觉。当天晚上有点干咳,仍然没在意。直到12日开始频繁咳嗽,胸腔被火烤了似的发胀,我开始紧张起来,心想各种预防措施都照着法国政府宣传的程序来做的,该不会“中招”吧。

我告诉班上的学生们自己要居家隔离,安排好了在线教学的事务,和管教学的副校长LIVET小姐沟通,她把手往上一挥说,云,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完整无缺地回来,学生们差的课有什么关系!我把心放肚子里,准备没有归期的隔离生活。

3月13日,巴黎地铁站内几乎无人戴口罩。/受访者供图
 

巴黎地铁里的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人戴口罩。Saint Lazare 地铁站里的艺术家演奏得特别投入,因为我的心态不一样了,觉得是最后一次出门,就格外留心眼前的风景。我停下来听完了一曲,在书包里翻出了两枚硬币共4欧元放在他面前的盒子里,他深深地给我鞠了一躬。

13日下午,我和一位朋友的爱人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他是一家医学检测中心的领导,告诉我千万别打急救电话15(相当于中国的120),因为电话已经被打爆了,而且医院不再轻易对疑似患者进行检测和治疗,而是优先重症患者和危重患者。在打电话交流症状的过程中,基本确定自己感染新冠病毒了。因为是周末,根本不可能约医生,也不可能去急诊,会等很长时间,而且疫情肆虐的情况下,最好避免去医院,政府也鼓励轻症患者使用远程医疗系统。

14日早上,我向一个医生朋友发出求助短信,说了一些症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MINCE(见鬼),运气这么不好。她还说现在老师得病的很多,教室里面不通风,法国还在供暖。老师们和年轻人接触比较多,而年轻人感染后症状也不明显,表现得就像流感一样。

通过远程问诊,我得到了医生开出的药单,包括两盒被传成是“神丹妙药”的Doliprane,法国家家必备,对退烧止疼效果奇好,才1.16欧元(人民币8元),一瓶止咳糖浆、一瓶用于鼻内消炎的喷雾剂、一盒维生素C,还有两盒盘尼西林。这当中盘尼西林和喷雾剂是处方药,别的在药店就可以买到。

通过远程问诊获得的药物。/受访者供图
 

尽管政府已经禁止100人以上的聚会,但是“黄马甲”仍然在街上添乱。我所知道的巴黎发生的变化是,周六(14日)上午8点,楼下超市还没开门,已经有很多人在门口等着。10点左右,超市里所有易于储存的食物,如意大利面、面粉、米、各式罐头、速冻食品,一扫而空。很多人改变了购物习惯,干脆网上购物,送货上门。

周一(16日)的高速公路堵车,这在巴黎很罕见,在乡下有第二套住房的人们纷纷逃离巴黎。开车、租车、火车,只要有去处,不管是在外省、乡下、海边、山里,总比关在单元房里好。

3月17日中午12时,法国进入“封国”状态,我期待已久的措施来了,我响应、我配合。借用巴黎著名医院Pitié -Salpétrières感染科负责人的话,晚到总比不到好。至于我自己,经历了两天两夜的睡卧难安,症状终于有所缓解。

罗马军团
1 楼
中招了其实也就解脱了,从此可以在街上横着走。
罗马军团
2 楼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惦记着才寝食难安
x
xioduo
3 楼
有症状要待在家隔离,为人为几。並毒对大多数人来讲是比较轻的,但对高风险的就比较难讲了。
喜得利
4 楼
双黄连在全球要火。
l
lhjxiuxin
5 楼
这药就是治疗感冒的 消炎力度不够 要吃左氧氟沙星呢 外加布洛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