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前首富:3天“败光”18亿 被爆超生、养情人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17459 阅读
0 评论
ZAKER

  这位河南前首富的 神秘致富经 中,到底几分真切几分虚幻,也许离真相大白的日子不远了。



 

随着几天前证监会的 决定书 下达,河南前首富朱文臣迎来了他人生中最 狼狈 的时刻 10 年内被禁入证券市场。

从富甲一方的 豫商头领 到 老赖 ,朱文臣起起落落的命运充满了神秘色彩。

作为河南著名药企辅仁药业和著名酒企宋河酒业的掌门人,他曾是河南横跨医药、白酒两大行业的资本巨鳄。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他屡次完成 蛇吞象 的收购,高超的资本运作手段一度让业内拍手称奇。

但是,随着朱文臣被法院列为 老赖 ,加上一起 分红式爆雷 的冲击,他身上神秘的伪装逐渐被扒下,人们这才发现,他外表华美的长袍下可能爬满了虱子。

神秘发家史

在老家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朱文臣的名字家喻户晓,许多人都对他的故事津津乐道。但奇怪的是,被问起他的发家史,很少有人能说清。

曾有媒体就此问题问过他,他以一句 英雄不问出处 简单带过。在当地流传着的几个版本中,最为主流的说法,是其早年在山西从事石料生意发家。

而朱文臣喜欢将自己事业的起点与 1993 年成立的河南三维药业联系起来。那是这位 河南药王 进入医药行业的起点。在那之后,他开始了自己在医药领域的征程。

1995 年,朱文臣开始筹建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药业)。两年后,辅仁药业正式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 1.2 亿元。

成立辅仁药业之后,这位医药商人似乎一夜间化身资本大佬。靠着并购,他的商业帝国不断添砖加瓦。

在他操作过的收购案中,有两个备受争议。这两个收购案曾让朱文臣过足了 扮猪吃老虎 的瘾,但也为日后 爆雷 埋下了隐患。

2002 年 10 月,辅仁药业取得了鹿邑当地颇为知名的国有企业宋河酒厂的经营权,随后成立了相对独立的宋河酒业。自此开始,朱文臣成了横跨医药、白酒两大股市明星市场的 资本巨鳄 。

2003 年,宋河酒业的市场营销额达到了 3.2 亿元,与辅仁药业并驾齐驱,成了朱文臣手中的王牌。



同年,辅仁药业收购河南开封制药集团(以下简称开封制药),再次引发热议。彼时,辅仁药业还是一个地方性药企,而开封制药的祖上却 阔过 。

开封制药的前身是个国企,名叫开封制药厂,成立于 1945 年 5 月。上世纪 50 年代,开封制药厂是全国仅有的 4 家能生产疫苗的药厂之一,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曾亲自去工厂为工人们上过课。1995 年,开封制药成为卫生部最早批准生产头孢原料的企业。

2000 年,开封制药改革,当时 国民饮料 健力宝的总裁张海曾提出以 9000 万元的价格收购。但最终,开封制药以 5000 万元的价格落到了朱文臣手中。

朱文臣能以这样的低价拿下开封制药,曾让无数人浮想联翩,其中的奥秘,至今无人知晓。但不可否认的是,从那之后,辅仁药业的发展就进入了 快车道 。

18 亿现金 不翼而飞

直到 2017 年之前,朱文臣与他的 辅仁帝国 都顺风顺水,最起码看起来是这样。

2006 年,辅仁药业借壳 ST 民丰上市,成为河南省最大的药企。与此同时,宋河酒业的发展也蒸蒸日上。2006 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达到了 6.8 亿元,比刚收购时增长了将近 6 倍。

2012 年,朱文臣身家 76 亿元,首次夺得河南首富桂冠。2013 年,他身家 85 亿元,再次蝉联河南首富。

但到 2017 年,朱文臣辅仁帝国的一角开始坍塌。那一年,朱文臣换掉了有 酒界木兰 之称的前宋河酒业负责人王祎杨,并让自己的两个亲戚接替。这让他陷入了 任人唯亲 的争议。



王祎杨

而彼时的宋河酒业,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销售额屡创新高的 香饽饽 。据郑州宋河酒业某系列产品大区代理商表示,宋河酒业的产品线十分复杂,畅销的仅有少数几个系列。

这样的状况似乎不是没有缘由。为了不影响现金流,企业大规模的收购往往伴随着大规模的借债。在朱文臣疯狂 买买买 的过程里,旗下企业也无数次被拿出来抵押、融资。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 2019 年年底,宋河酒业涉诉 422 起,到期的抵押借款共有 12 笔,待偿金额约 19.715 亿元。

2019 年,因宋河酒业欠款 2865 万元未归还,朱文臣因 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被法院强制执行 9 次,最终于 7 月 12 日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本以为宋河酒业的江河日下会成为朱文臣的最大危机,但祸不单行,同年发生的另一件事让他陷入了 万劫不复 。

2019 年,辅仁药业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达 13.69 亿元,同比增长 1.02%,账上还躺着 18.16 亿元的现金。很快,朱文臣宣布了一项决定分红。2019 年 7 月 16 日,辅仁药业发布《2018 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宣布了按每 10 股 1 元的红利派发方案,预计将发放红利 6200 余万元。

此前辅仁药业上市 13 年从未分红,而朱文臣也被叫作 铁公鸡 。这次 拔毛 ,不禁引得股民欢呼雀跃。

不过大家并没有高兴太久。在发布公告仅 3 天后,朱文臣忽然又莫名其妙地宣布了一条 噩耗 :公司账上仅有 337.87 万元,分红取消。

3 天之内,18 亿现金 不翼而飞 。这一分红式 爆雷 引得市场上一片哗然,也惊动了证监会。许多人开始怀疑,辅仁药业业绩和年报的真实性到底有几分。

此时,人们又想起了 2015 至 2016 年间那成堆的针对朱文臣的举报信。

一个月内 129 封举报信

时间拨回到 2015 年 5 月 19 日。那晚,河南鹿邑县警方将一位名叫邱云樵的男子从上海家中带走。几天前,朱文臣向警方举报称邱云樵私吞了 800 万元 好处费 。

邱云樵是朱文臣的老下属,创业时就追随他,一直在集团内部做到了上海辅仁实业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位。

丈夫被抓,让邱云樵的妻子武娇娇陷入崩溃。据她介绍,此前她们家与朱文臣一家的关系相当不错。多年前,朱文臣危难之时,邱云樵的亲属对他有救命之恩。朱文臣的女儿们经上海转机时,也都是邱云樵亲自接待。除此之外,在当年宋河酒业经营权的收购当中,邱云樵也是关键人物。最重要的是,那所谓的 800 万 好处费 ,也是 合法所得的抽成,且提前跟朱文臣说过 。

自觉冤枉的武娇娇,自此走上了 举报朱文臣 之路。她曾在一个月内向有关部门投递了 129 封举报信。2015 年至 2016 年,她还在网络上也公开发表过多封举报信。



举报信截图

这些举报信列举了朱文臣许多未经证实的罪行。比如超生、与某女子保持非法同居关系、贿赂政府官员、在境外洗钱等等问题。

在这些被举报的问题中,有一条在今天看来格外引人注意: 通过虚构项目和虚假账务处理,将骗取的贷款转移据为己有 。

当时,举报信上的内容并未被警方坐实,邱云樵后来也被判了刑。但是在 2020 年 10 月,证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明确提到: 辅仁药业重大资产重组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以及在多个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



朱文臣

随着朱文臣被证监会疯狂 打脸 ,且被严厉处罚,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 雷 被爆出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