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告急后 我策划了一场有关生死的逃跑计划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2月7日 16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78719 阅读
22 评论
智谷趋势

我是一名身处疫区的普通湖北女生。 坐在家里,揪心的消息不断传来。截至2月5日24时,湖北已经有五座城市确诊病例超过800例,超过绝大多数省份全省确诊人数。而全国累积确诊比例已经超过了2.8万例。 我老家排第五。

 

(截至2月5日24时丁香医生统计)

 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武汉汹涌袭来的疫情,湖北许多三四线城市反而成了“灯下黑”。很难被看见,很难上热搜。 小城没有新闻。 我现在每天的情绪,就是在“卧X好气人”与“妈呀好感动”、“唉呀这可咋办”之间来回切换,活生生被逼成了一个精分。 半个月前刚刚从广州回到湖北老家的我,绝对想不到,两天以后,我竟然要面临一场有关生死的抉择。 

一场失败的“出逃计划”

1月22日是腊月二十八,当天晚上,武汉公务系统的一位朋友打来电话,说可能要封城了。几个小时后,他的话就应验了。

1月23日凌晨两点,很多人还在睡梦中,武汉宣布当天十点开始封城。暂停一切公共交通和高速路口,恢复时间待定。

我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九,中国绝大部分家庭,都在为第二天的年夜饭做准备。

当天下午,武汉的朋友再次打来电话,说下一步动作,很可能是全省戒严,湖北其他城市也要封。有了前一天的消息印证,这一次我信了80%。

纠结了一个小时,我决定带上爸妈“逃”回广州!

我当时的想法是,买最早的高铁“商务座”回广州,可以尽量减少车厢内的接触人群。然后回去主动上报,主动在家隔离。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我所在的城市荆州,距离武汉只有约三小时车程,每年有太多从武汉返乡的人群。

据统计,居住在武汉的外地人中,有超过7%的人都来自荆州。

 

(在武汉居住的外地人,家乡在哪里?来源:香帅的金融江湖) 而我家所在的县级市,最好的医院也才二甲。离我最近的三甲医院在一个半小时车程外的地级市,当时还不能做新型肺炎的试纸检测。 一旦中招,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此时,回到广州,也许是普通人最好的自救。我和父母谈了一晚上,但最终也没能说服他们和我一起走。他们说,不会啦,咱这里不会也封城的。 最终,我买了大年初一回广州的高铁票,父母留在老家看情况,随时做好撤离准备。随后我辗转各路亲朋好友,拜托了一位在三甲医院工作的远亲,希望万一发生点什么,能够给点医疗救援。 我平常睡眠很好,但那一夜没能睡着。 1月24日除夕当天中午十二点,预言再次应验。 

 新闻越短,事情越大。至此,“出逃计划”才酝酿一个晚上,就宣告失败。全家人都被钉在了荆州的小县城里。 这一刻,我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听天由命”。好在,一家人现在还能健康地在一起,渡过这难捱的冬天。 武汉封城之后,一位在武汉定居的朋友,深夜给我发了几条微信: 广州落户容易吗?(如果)我卖了武汉的房子,在广州能买上房吗?毕竟孩子要上学。 想了很久,我回了一句:广州可以的。 最近几天,网络上出现很多留在武汉的人,在微博发布求助治疗的信息。里面的每一条,都让人落泪。

 

 也许,“这个世界正在偷偷欺负听话的人”。 

我老家也有了一座“小汤山”医院 2月4日上午9点26分,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第一批病患了。 此时,距离我家 “小汤山”医院启用,刚刚过去两天。 我们这座县级市的所谓“小汤山”医院,由工业园区里三栋制鞋厂的宿舍楼改建而成,建成后只能够收纳170位确诊或疑似患者。 

 

(连夜清理出的厂区宿舍) 

(这就是病房) 虽然每个房间配备了空调和洗手间,但环境仍然十分简陋,看得出来病床基本都是旧的。许多医生都是从镇卫生院临时抽调过来,晚上集中动员、培训,第二天就上岗工作。 不过,这样的环境,相比黄冈市传染病医院的一角(下图),已经要好上许多。 

 出于工作习惯,我也查了湖北其他城市建造“小汤山”医院的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黄冈、鄂州、孝感、荆州、恩施、襄阳都陆续改建了“小汤山”版的隔离医院,专门用于隔离和收治新型肺炎患者。改建时间最早的是1月26日。 虽然改建的医院专业程度不如火神山,但至少让更多的疑似病患得到治疗和隔离。 比如2月3日下午,上述治疗环境让人寒心的黄冈市传染病医院,已经将全部确诊病例和危重病例转入黄冈的“小汤山”医院——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下图)。 

(黄冈的“小汤山”医院) 鄂州版的“小汤山”医院,也于1月26日正式启动,预计累计提供720张床位。在2月5日,鄂州第二座“小汤山”医院也开始动工了。 

 2月2日开始,我最期盼的信息透明终于来了。 这一天,随着更多检测试剂开始分配到地级市、县级市医院,湖北省确诊病例前五的几座地级市,新增病例明显增多。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所在的县级市终于开始公布确诊病例的具体位置分布。其中42%集中在城区,还有剩下的将近60%分布在农村地区。 信息变得越来越透明。 

我们市里的人民医院医疗物资依然紧缺,没有护目镜,护士小姐姐们只能自制防护面罩。 

(同学发来的家人自制护目镜照片) 与在医院工作的朋友聊天得知,医院正在调整病房布局,以方便收治更多的病人。 

肺炎重灾区黄冈县城的基层医生,为了节约防护服,连续七八个小时不吃不喝。 

 越是艰难时刻,温暖的事情也更多。 为了抓紧赶制口罩,我们家乡一家企业发出招聘启事,为生产防护服的工人提供免费食宿和三倍工资。不知道他们最终招到人没有。 

医院缺消毒酒精,有酿酒厂的村民自己分馏提纯出浓度为75%的酒精,送给村里的卫生院。 有些村干部的硬核行动也值得其他地方抄作业! 例如,有朋友所在的村,为了让大家都有口罩戴,募集了四万多块,帮助村民统一购买防护物资。有村长用朴实的家乡话,在村头大喇叭里轮番播报防疫常识。

(舅舅村里组织人员看守应急通道) 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生的希望。 

疫情下的三四线:这里没有太多新闻 黄冈、孝感、荆州、襄阳是武汉外来人口的四大来源地。春节大批人群从武汉返乡,所以这四个城市的确诊人数紧跟武汉,牢牢占据Top5。 

(在武汉居住的外地人,家乡在哪里?来源:香帅的金融江湖) 我简单对比了一下目前湖北省各个城市的每万人确诊数、死亡率(死亡人数/确诊人数),更多“重灾区”浮现出来。 湖北有一半的城市,每千人病床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确诊数据来自丁香医生2月4日24时数据,常住人口来自各市2018年统计公报)

 随州告急! 首先是确诊人数和确诊率都非常惊人的随州。 随州市常住人口只有221.67万,但2月4日确诊的人数达到706人,每一万人中就有3.18位确诊病例。这个密集程度远远高于湖北其他城市。 根据湖北卫健委的统计,随州市只有2座三甲医院,每千人病床数5.2张,连武汉市(10.78张)一半的水平都达不到。 我在微博一搜“随州”,就能看见大量随州市民在微博上艾特媒体,发出求助告急信号。 

鄂州、天门确诊病例死亡率赶超武汉了!

在武汉已确诊病例死亡率达到4.33%的时候,天门和鄂州的死亡率就已经超过武汉,分别为7.81%和4.71%。而荆门3.79%的死亡率,也快要赶上武汉。这三座城市成为湖北省武汉市之外死亡率最高的城市。

天门确诊人数虽然排在湖北省末尾,但死亡率高居全省第一。最近我们也在文章《天门!天门!为何这个小城的新型肺炎致死率排全国之首》呼吁大家关注湖北天门。

荆门、鄂州、天门的死亡人数都已经是两位数了。这三座城市常住人口并不多,最多的荆门市也没超过三百万,天门和鄂州均只有一百万出头的人口规模,很多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医疗环境不佳。

而在家的多是体弱多病的老年人。等到身体非常不适的时候才会去医院,此时往往就已经到了肺炎的重症阶段了。再加上检测试剂迟迟到不了县级市,确诊需要层层上报至省级,医院能不能收治,有没有床位收治,都是大难题。

尤其是紧邻武汉市的鄂州,确诊率和死亡率都已经排到全省第二了,虽然常住人口只有107万人,截至2月4日24时,确诊人数382位,死亡病例18个,死亡率为4.71%。死亡人数仅次于武汉和黄冈。

作为全国最小的地级市之一,鄂州屈居在武汉旁边,常常被人忽视。但亚洲最大的货运机场——顺丰机场就位于鄂州。

 

(不仔细看,都找不到鄂州市在哪里,其实夹在武汉和黄石中间) 而鄂州市只有两家三甲医院,每千人床位数为5.62,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能够治疗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定点医院只有一家:鄂州市第三医院。 有鄂州市患者向凤凰网求助,称家里的姐姐、姐夫均已感染,但医院防护物资不足,无法送诊,也无法安排床位。

 

 2月1日,有网友晒出了湖北周边地区的医护压力表,鄂州市的医护压力甚至超过武汉,位居全省第一。 而2月4日各地的确诊数量和疑似病例,相比2月1日已经翻倍。医护压力继续飙升。

 

 鄂州的医疗物资也非常紧缺,有护士反映只有最简单的防尘口罩,酒店也不敢让他们入住休息。 

 这里没有被众人扒皮的病毒研究所,没有被千万网友监工的火神山医院,湖北三四线城市,只有默默攀升的数字。 救救这些城市! 

过年即失业的小城工人

我现在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封城很久了,随着复工时间临近,我们还能回到工作的城市吗?

难。

这一次的疫情之下,广东成为了湖北省之外确诊人数最多的省份。除了每天十几趟武广高铁的频繁沟通,广东也是湖北籍外来务工人员最大的集中地。封城封路之下,很多湖北人已经丢了工作。

22:05 财联社2月5日讯,据南方日报,广州中大纺织商圈将不限期延迟开市,开市日期另行通知。(来自财联社APP)

我工作地方附近,有一个广州中大轻纺城,那里湖北人很多。

据南方都市报2019年年中的报道,广州中大轻纺城直接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关联产业人群超过200万人。每年交易额预计超过2000亿元,而全国一万平米以上的纺织服装市场年交易额为2.36万亿元,广州轻纺城占到全国约1/11的交易量。

那里聚集了大量的湖北服装行业的工人,轻纺城的延期开市,许多湖北人刚刚过完年,就没了工作。

广州日报称,“目前海珠区中大纺织商圈周边的工厂均全面停工,暂停供应工业用电。请中大纺织商圈相关从业者留意消息,勿提前返穗。附近的村社已实行封闭管理。来自疫情发生地人员,将被采取14天隔离观察措施。”

 

 在我老家的农村里,每年过完年,整座村子一半的人都会去广东服装厂上班。今年,他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昨天,我在广州的同事收到了小区排查湖北人的通知。有人因为是湖北籍,遭到了物业封门。 

 我作为湖北籍的业主,返广后能不能进小区?我心里也完全没有底。 所幸的是,最近暖心的消息还是不少。在这样的寒冬里,有货车司机千里送医疗物资,也有医生骑行70公里,从老家赶赴医院投身到疫情战斗中。 1月28日是正月初六,此时距离湖北七座城市“封城”刚刚过去一个周,荆州一医儿科的吕医生,为了赶回医院,在道路封锁的情况下,只好在大冬天里骑行了八个小时。 

 当然,也还有从海南跨越大半个中国,到达湖北荆州的11组救援队147人,现在他们正分布在各个县级市的医院里。 

(海南救援队来了!) 这些身影,正在告诉湖北省那11座和武汉一起艰难抗“疫”的城市: 你们不会被遗忘!救援正在路上! 这两天,我一位已经返回广州的朋友发来一张图片,往年春运返程堵得水泄不通的全国高速网,这一次全是绿油油的畅通线。

点开看上海、广州、南京等所有大城市,也基本没有一段是塞车的。 我这时候才明白,以往万般嫌弃的高速路堵车,那才是希望与繁华的景象啊。泪目。

j
junkuanzhao7
1 楼
在大陸遭受瘟疫的时候有人幸灾乐祸,造謠煽動,这种黑心肝,爛肚腸,齷齪骯髒的做法【喪盡人性】,說得真實一點那就和畜牲一模一樣(用台灣名嘴黃智賢的話說:喪盡天良)。他們這麼做为的就是扰乱大陸的稳定,制造更多的恐怖。 疫情面前,這群慕洋狗/狗屎蠅們发动了对大陸政府和人民的攻击,吃著骯髒的人血饅頭,好像看惡狗看到的米田共。。。這无疑就是为了給大陸人民制造更多的恐慌。妄图在恐吓之中,进行扰乱社会的稳定;他們不是為了幫助大陸人民儘快地制止疫情做正面的貢獻---這就是那些:無恥下賤的台巴子香港腳和雜種們。
y
youmyyou2016
2 楼
可惜我不在武汉, 我觉得我会留下来,保护好自己,和很多志愿者一样努力去做一些事情帮助抗疫。。奇怪为什么要当逃兵呢?? 人生本来不就是为了经历事情吗 致敬李文亮医生,被不公平对待却从没想过退却!!! 李医生一定会名留青史,那些操作的你们觉得李医生会同意你们吗
麻辣哥八字
3 楼
实际死亡人数10倍不止
不可己
4 楼
五毛狗他妈的天天在网上爱国 不如回去生产口罩防护服
北大荒
5 楼
驴唇不对马嘴,
j
javierho
6 楼
係死行快乃,冇累人累物
Y
YouWire
7 楼
至少复习了一下湖北地图....没想到黄冈居然那么大? 以前总以为黄冈是个县城的规模, 专门出天才.
五毛专杀
8 楼
你这个畜
五毛专杀
9 楼
回复一楼 :你这个畜
x
xh_0414
10 楼
给你点个赞. 但是,你不在现场,不能体会到恐怖气氛到对人的影响, 说大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且,你必须承认,作者的做法是绝大多数老百姓的正常第一反应,就是维护自身利益. 至于李文亮医生,他不是有没想过退却的问题,我想他是根本没有选择
莽古尔泰
11 楼
大哥这个时候您就别说这种风凉话了,你要真爱国,赶紧给武汉做点实事,高些募捐,寄回去一些口罩,或者当志愿者。整天在网上骂这些汉奸狗粮港怂台畜没有任何意义呀!
红朝克星
12 楼
说实话。我要是有亲人朋友在湖北,我会劝他们逃出来。
y
youmyyou2016
13 楼
呵呵,对不起。。。我没有明说我家就是武汉的,正宗湖北人。。 可惜不能回去。 你不会比我还了解情况 每天我都和家里人视频聊聊情况,家人在武昌和江夏那边。 至于李医生,也许没有选择。。但是我很难相信他会有退却的想法。。你也许视而不见,无数的医疗工作者和志愿者都是面对疫情,逆向而行。。
y
youmyyou2016
14 楼
现在口罩真是买不到了。。 我和一个老乡跑了很多地方,都去了开车2个多小时没有什么中国人的小镇上都不行。。。Amazon退单了,stocking的alarm根本没有用 国家应该组织生产能力,按照战时方式生产抗疫情的物资,希望赶紧好起来吧
y
youmyyou2016
15 楼
如果没有感染,逃出来干什么,保护好自己就是了 如果感染了,现在逃出来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害别人,估计也逃不出来。。真正可怜的是早期那些没有医院接收,无法确认的患者,很多人就这样拖死了。。 责任在湖北和武汉的政府,希望事后一定追责!!!历史罪人
b
biglion
16 楼
看到国内的医疗环境,求生的本能反应也会令人到处跑求医,不会坐以待毙
D
DN360
17 楼
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美籍評論員
18 楼
我的建議是在武漢的人還是別逃跑了!免得全球跟著受罪。
美籍評論員
19 楼
目前最低限度是中國政府公佈數字的20至25倍以上。
天使与恶魔
20 楼
逃是本能,但谁能保证逃出去的人不是病毒携带者呢?
阿拉正港灿
21 楼
决策来自中疾控,中南海
c
cbs888
22 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