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耗时两年在冷门小岛挖洞穴造豪宅,独享一片海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9日 3点25分 PT
  返回列表
10068 阅读
4 评论
一条

国际住宅建筑设计,是一条长期关注与报道的领域。

在“当代前沿住宅”系列中,一条联合生活在全球各地的建筑设计师,尝试跨越疫情带来的交通阻隔,展现国际视野下,最新出现的、具有引领意义的住宅设计与生活方式。

2020年10月,在爱琴海小岛塞里福斯(Serifos)岛上,NCaved洞穴住宅历经三年终于落成。在离海岸线100米的岩湾处,它像一个梯形“棋盘”结构,嵌入山坡中,建筑主体好像“隐形”了,最后消失在斜坡末端的天空,极简、冷酷、诗意。

mold architects embeds its nCAVED house into the island cliffs of greece. https://t.co/misC1GF0Rr pic.twitter.com/1ju2i3TGFO

— designboom (@designboom) January 23, 2021

一条视频连线这座建筑的设计师——

80后希腊女建筑师Iliana,

深入了解NCaved设计、建造背后的故事。

撰文 杨曜 责编 陈子文

字母“N”,由两条平行线和一条旋转线构成——这也是塞里福斯岛上这座刚落成的“NCaved”住宅建筑的结构,而取名“Caved(洞穴)”则是因为整座建筑几乎“埋”在地下。

设计师Iliana就在小岛出生长大,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她工作一年便辞职创立自己的设计事务所,回到家乡,展开建筑设计实践。

Iliana的设计极具辨识度,她将当地传统乡村建筑中对干石墙的运用和完美融入自然景观的建造智慧,应用于自己的设计中。NCaved是她在岛上设计的第七栋建筑。

Ncaved House, MOLD Architects

New Fave

An interplay of solids and voids: nCaved, a sublime Greek residence by Mold Architects.superb interplay of occupied volumes and cavities, carved out of a sloping, rocky cove, set against the idyllic setting of Serifos Island in Greece. pic.twitter.com/A4VTe6E8M6

— Erin Ramsay (@erinramsay) March 19, 2021

以下是建筑师Iliana Kerestetzi的自述。

2017年,生活在雅典的一家人找到我,希望能在塞里福斯岛造一座度假屋。

塞里福斯 (Serifos) 岛地处爱琴海边,和圣托里尼同属于基克拉迪(Cyclades)群岛。岛屿很小,常住居民大概只有1200人。这儿没有机场,从雅典出发,只有乘船才能到达。

第一次到这块地勘景时,我们就遇到极端天气。这里地处幽僻的岩湾,离海岸线不到100米,强北风下,人都站不稳,需要相互依偎着支撑。

于是我们决定把建筑“埋”于地下,挖出一个能抵抗强风的庇护所。

覆土建筑的形式定下后,我们又想尽可能保留这壮丽的海景,便想到一种新颖又大胆的架构——把建筑的三层楼,以梯形网格的结构,嵌入山体斜坡中。

从找地,到设计,再到建造耗时的2年,2020年10月,NCaved终于建成。

乘船驶向塞里福斯岛的过程中,你先会看到一条和海面平行的低矮银色线条,慢慢靠岸,这栋三层住宅逐渐显露全貌。

NCAVED HOUSEhttps://t.co/rPW68G1Qjn

nCAVED is a spectacular residence buried into a hillside on a small

secluded rocky ... pic.twitter.com/BOhgwXqcCN

— Emporium of Tings (@DrWongz) January 26, 2021

踏上陆地后,一抬头就会看到建筑严谨的几何形态,随着视线的上升呈现梯形,轴线增强了透视感,屋顶慢慢聚拢,最终消失在斜坡末端的天空中。

一条长长的拱形楼梯从外部连通三层:卧室、客厅、客房。

建筑面积360㎡,二、三层是内部相连的主卧和客厅,最下面一层是独立的客房。客房有一条独立的通道,被两面斜坡墙环绕,出口通向海面。

A piece of art melting with nature in Greece.

Ncaved House by: MOLD Architects

That's when Mini Craft players grow up and study architecture

Brilliant pic.twitter.com/0Jm7VNkXVv

— Belalovic (@belalovic80) January 24, 2021

外部的楼梯,创造出两种不同的景观视野:下楼时你的视线会被导向广阔的大海,上楼时则被引向蔚蓝天空。

走上楼梯,原本被隐藏的内部空间慢慢显露。

每个房间都被两侧平行的干石墙框起来,横向的则是玻璃墙体。墙体划出了房屋的主轮廓:前部完全向东敞开、面向大海,后部玻璃幕墙则与山体一起围合出室内花园,和露台相通。

楼梯通向二层客厅的主入口,延伸到客厅尽头,连接着宽阔的起居空间。

受到建筑本身形似“洞穴”的启发,室内也尽可能保持原始的状态:裸露的混凝土、石墙、木制格栅、钢板楼梯……

大部分家具都用混凝土直接浇筑而成,例如床、客厅的沙发和浴室的柜台。材质看着粗犷,但细节必需处理得细致优雅。

Ncaved House / MOLD Architects

Esto es adaptarse al entorno. pic.twitter.com/2sA31tqTFx

— Trotsky® (@____TRC____) January 23, 2021

而每个房间外藤架构成的遮阳篷,使建筑显得更轻盈。

光,在这栋建筑中扮演重要角色。

自然光经过玻璃墙面、木格栅等各种材质的折射与反射后进入室内,营造出强烈的氛围,这种氛围会随着一天中的光线产生丰富的变化,能诱发人不同的情绪。

尤其傍晚时分,日落西山,整栋房子的氛围显得更诱人和不可思议。

Athens-based MOLD Architects has used the advantages of sloping land to design Ncaved — a house built into the side of a cliff, hovering just above sea level.#design #architecture #greece pic.twitter.com/9t9j1jmNN6

— Matters Journal (@MattersJournal) February 10, 2021

在这栋房子里,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秘密区域,在起居室和屋外的斜坡之间。这个空间在最初设计规划的意料之外,它是在建造过程中,为了让房屋与外部湿气和地面隔离而出现。这里也可用来保存葡萄酒,做酒窖或仓库使用。

从每间屋子都可以走到屋顶,它相当于岩石斜坡上的一条条长廊,我们其实在这下了不少功夫。

在屋顶铺上泥土、种上植被,再加上室内空间通透,自然通风,大大缓解了夏天气候的炎热。

屋顶其实还铺设了复杂的排水系统,因为岛上冬天多雨,以解决降雨密集时的排水问题。

无论是石头墙、节能的玻璃面板、屋顶的绿化,还是使用的隔热材料、空气循环系统和灌溉水管,这些设施都有助于最大程度地减少能耗。

不只是在造型上创新,我们也希望打造一个绿色环保的住宅。

屋主一家人平时在城市的生活非常繁忙,周末或节假日便来到这度假。他们有游泳池,可以游泳、嬉戏,可以烧烤、聚会,可以享受大海、出海钓鱼,或者安静地读书、散步。同时,也可享受各种现代科技带来的便捷和娱乐。

An underground home and guest house with pool is built into the hillside of a Greek Island! Tons more photos and info about NCAVED at https://t.co/U5OAR3vcof #undergroundhouse #NCAVED #architecture #design pic.twitter.com/G9QF8mT86Z

— laura l. sweet (@lauralsweet) February 9, 2021

NCaved的所有结构承重墙是由石头砌成的,它其实叫“干石墙”,是当地传统乡村建筑特有的一种墙体。

建造初期刚开始挖掘的时候,我们就遇到了困难。挖到地下2-3米处时,我们碰到了一块非常致密的岩石,花了6周时间才制动。不过,这个过程中也产生了大量的石材。

我以前在塞里福斯岛上工作的时候,就研究了各种乡村建筑和以前基克拉迪人建造房子的方法,他们运用当地的黑火山石、浮石等各种材料做干石墙。历史上基克拉迪人用干石墙造房子是为了生存,而这些建筑完美地融入自然景观之中。

这个传统的智慧给我带来很大的启发,在建NCaved的时候,我们把挖掘产生的石头,作为建材再用来造房子。

这个小岛上以前从来没造过如此复杂的建筑,加上进出岛的交通不便,所以建造过程中,我们得到了许多当地人的帮助,大家都热心地参与。



Iliana与一条视频连线

我就出生在这座岛上,大部分童年记忆也来自于这儿。我的父母都是学建筑出身,对我来说学习建筑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大学时,我考到雅典国立技术大学,学习建筑专业。

但真正使我着迷于建筑的转折点,是研究生时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经历。

在哥大,有更丰富的学术资源和实验空间,各种新鲜的设计理念与技术扑面而来。我的同学们来自不同的文化和背景,大家都努力将学到的知识,扩展成真正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东西。

我当时的专业是高阶建筑和设计,会使用参数化设计和制造等更复杂的方法,也尝试了许多以前从没接触过的材料,参与各种类型的项目。对我来说,在那里感觉一切都触手可及。

Iliana在设计Strip Project时,受希腊帕罗斯(Paros)岛当地古典船屋的启发,采用平行的Z形木梁结构

Iliana为塞里福斯岛一户家庭改造的露台





Iliana在塞里福斯岛的第一个独立项目是一间度假屋

毕业后,我回到雅典,工作了一年就辞职了,2011年成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Mold。

事务所最初就我一个人,现在我们的团队已经有了6、7个小伙伴。设计之外,也有来自不同学科领域的成员。如今,我的第二个家和第二个办公室都在塞里福斯岛上,都是典型的传统建筑,立于海滩之上。



宁波博物馆 ©王澍 业余建筑工作室

平时我也在关注中国建筑,并感到钦佩。让我惊讶的是,如今的中国建筑师们正尝试以如此优雅的方式将过去和未来融为一体。

例如我很喜爱的建筑师王澍,他设计的宁波博物馆,运用到最多的材料砖瓦,几乎都是从当地旧城改造时遗留下的废弃材料中回收而来。这种对传统材料极具创意又复杂的使用,令我感动与敬重。

未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出跨越设计、科技和艺术的边界的建筑。将传统与未来、自然与现代科技结合的生活方式,也是我在设计中一直追求的。

不羁的云
1 楼
it looks so cool!
南城胡同串子
2 楼
海啸咋办?
高山流水更长
3 楼
梦境中的世外桃源
土拨鼠拨土
4 楼
涨潮海浪会不会把房子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