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诗作别…“诗人”李小琳的不寻常谢幕(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23日 8点54分 PT
  返回列表
28899 阅读
90 评论
多维


2017年两会李小琳低调现身(图源:VCG)

北京时间5月23日,就在联想和百度于互联网漩涡中泥足深陷之时,一条简单的人事变动,几乎转眼就抢走大半头条。未知两家资本巨头对此是庆幸还是喟叹,至少在未来几天,不会有人再关注他们了。

“电力一姐”李小琳退休,这个消息看上去多少有点难以置信。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她仍是那个年轻气盛光环耀眼的“红色公主”,满身名牌在人民大会堂仿佛鹤立鸡群,面对媒体包围侃侃而谈。

但1961年生人的李小琳已然57岁,在电力行业工作时间也长达35年,这一次似乎真的要谢幕离去了。

两年前赋诗离开中国电力,此番也不例外,酷爱写诗的李小琳再次赋诗作别大唐。

  《鹧鸪天·心路》

静水深流大道行,当年香江一袭红。碧水蓝天对心月,知行光明号长空。

从兹后,心转境,觉慈妙航爱与共,美丽健康春不老,丝路心语华莲中。

《静水深流》是其十年前的一本书,官宣为“不张扬的李小琳师法造化、师法南老,以‘静水深流’四字概括她的人生哲学和管理理念并成为成功之道。”所谓“丝路心语”,则表明她今后的新身份——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常务理事长。

除去赋诗言志,李小琳在退休感言中还表示“感谢组织的培养和信任”“特别感谢我的父母”“十分感谢,电力行业光明事业”。她自陈执掌中电期间,“经过种种严格的审计,企业、个人清白干净,许多领导和同志们都知道,这个企业,在业界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美誉度。”

李小鹏现任交通部长(图源:新华社)

这似乎隐隐在回应她任职中电时期的种种传言,彼时不论是“涉保险交易”还是“圈地”传闻,乃至高调的穿着与低调的丈夫,任一个有关李小琳的细节,总能牵动公众的神经。

同其他的高官子弟相比,李小琳似乎过于不寻常了,她的高调仿佛在向外界宣示,自己就是独一无二的“红色公主”,就像一位与其熟知的学者所言,“她当然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谁能把她怎么样?”

可另一边,她又似乎太过寻常。与那些虽然举足轻重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代们”相比,媒体总是毫无顾忌地对其报道、评论,乃至在传闻最为密集的时刻,还成为一些重量级杂志的封面故事,而这通常并不能算一个好消息。

媒体将她称为“政治界的蔡依林、土豪中的滨崎步”,这在向来严肃的中国政坛,绝对是独一份。

不过在2014年,此前每年都将对奢侈品牌的钟爱演绎得淋漓尽致的李小琳,却骤然朴素起来。当年两会,她拎着一个环保袋低调现身,身上也并未穿着名牌。次年两会,李小琳再次提着同一个环保袋,以一身看不出品牌的黑色西装亮相。

然而这种刻意的低调却意外引发轰动。彼时中共反腐风高浪急,接二连三拉下“大老虎”,已然传闻不断的李小琳,加之正遭遇山西官场塌陷的李小鹏,媒体似乎嗅到不寻常气味,焦点顷刻转移。

当然此后的故事并未印证某些传闻,虽然有一些“生气摔门”之类的坊间闲谈,但李小琳在陆续作诗告别中电各公司后,还是到大唐集团担任副总经理。

而李小鹏,则在2016年中离开山西,出任交通部部长,仕途转入另一轨道。

或许将围绕在李小琳周围的种种称作“李小琳现象”亦不为过,某种程度上她跳脱出传统的“红二代”群像,成为一个独特的个体,虽然外界认定家庭光环对其至关重要,但她却坚持宣称“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

从关注“李小琳穿什么”,到疑问“李小琳去哪了”,凸显的,依然是公众对这位鲜见的、特色明显的高官子弟的“偏爱”,她是人们可以窥探高层生活的少数公开渠道之一,很多种对中国政治的窥探欲望,都在对其的密集报道中体现出来。

之于看客,李小琳的今次谢幕照旧意味十足,可以解读出“不寻常”的无数可能。而对于她本身,也许将就此迎来真正的平静。

三竹斋
1 楼
這大媽 看來是要搶同仁堂的 瀉藥生意啊
问题哥
2 楼
那首所谓的《鹧鸪天》平仄混乱,跟谢静宜一个水平,不值一看。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词却不能打油,平仄合律是最基本的要求。
M
MJ0324
3 楼
小琳姐比恶心包子要千千万万倍
傻大目
4 楼
她爸如果不是李月月尿……
a
aisingioro_fox
5 楼
她师傅是南怀瑾
泰傻
6 楼
别拦我,扶墙干呕先。
r
ridicu
7 楼
还赋诗一首。尼玛这类货怎么这么让人作呕
润涛阎
8 楼
《词谱》: ⊙●○○●●△ ⊙○⊙●●○△ ⊙○⊙●○○● ⊙●○○●●△ ○●●,●○△ ⊙○⊙●●○△ ⊙○⊙●○○● ⊙●○○●●△ 静水深流大道行,当年香江(出律)一袭红。碧水(出律)蓝天(出律)对(出律)心月,知行(出律)光明号长(出律)空。 从兹(出律)后,心(出律)转(出律)境(出律),觉慈妙航(出律)爱与(出律)共,美丽(出律,只用在地名时是“平”)健康(出律)春不老,丝路心语(出律)华莲(出律)中。 本来韵用的是《词林正韵》第一部,而里边的“境”是第十一部。平仄出律太多,韵也出律,驴唇不对马嘴。
a
ali88
9 楼
滚!
G
Gong-Ray
10 楼
没文化 真可怜 李月月鸟全家不得好死
季襄
11 楼
第二句 当年湘江一袭红 一平到底 这人哪个单位的?分明就是凑字数的。
骨瘦心闲
12 楼
各位,和这么一个喜欢搔首弄姿的红二代女官僚区计较诗词格律实在的犯不着,哈哈
l
ldmm
13 楼
这张侧面照和她爸真像, 以前没注意到。
润涛阎
14 楼
李小琳填词跟毛泽东作诗一模一样:“平仄不讲,韵律横飞。”等会儿我给你们贴上毛泽东的诗是怎样的。
人民网络
15 楼
这也敢称为诗词?附庸风雅,贻笑大方,简直是玷污中华文化!
8
888891
16 楼
楼下润涛阎先生:她这个词应该是按中华新韵所作,除多处平仄不对外,韵,律方面,似乎没什么大毛病
人民网络
17 楼
多处平仄不对,还说律方面似乎没什么大毛病?
润涛阎
18 楼
下面是芦笛写的(ZT): 毛泽东的诗,格律谬误相当严重......超出了他的文字驾驭能力。例如这首最著名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下平七阳) 百万雄师过大江(上平三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上声二十二养)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下平七阳)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下平七阳) “黄”、“江”、“慷”、“王”、“桑”分属三个不同韵目。最混帐的还是颔联的“慷”,非但不与其他联属于同一韵目,而且竟然是上声字。自有律诗以来,大概只有文盲会这么写.
润涛阎
19 楼
ZT 芦笛评毛诗: 五律•看山 三上北高峰(上平二冬), 杭州一望空(上平一东)。 飞凤亭边树, 桃花岭上风(上平一东)。 热来寻扇子, 冷去对佳人(上平十一真)。 一片飘飖下, 欢迎有晚鹰(下平十蒸)。 五个韵脚分属四个韵目,堪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且,以“人”(ren)去押“鹰”(ying),甚至去押“峰”(feng)、“空”(kong),哪怕是用普通话念都通不过,就连文盲农民也未必会说出这种顺口溜来。
a
ak3
20 楼
人家的意思很清楚嘛,你们屁民不待见我,我上面有人挺。 人家在笑你们燕雀家雀安知鸿耗之志哉
润涛阎
21 楼
ZT 芦笛评毛诗: 五律 张冠道中 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上平一东)。 露湿尘难染,霜笼鸦不惊(下平八庚)。 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下平十蒸)。 踟蹰张冠道,恍若塞上行(下平八庚)。 四个韵脚分押了三个韵目。而且,以“风”(feng)去押“惊”、“冰”、“行”(韵母都是ing),即使是现代汉语也难得通过。 这诗的平仄更是烂到无法想象: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 这种格律我从未见过,不但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平仄完全相同,而且末句除了韵脚外,竟然全是仄声!
润涛阎
22 楼
ZT芦笛评毛诗:七律 咏贾谊 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 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 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 千古同惜长沙傅,空白汩罗步尘埃。 平仄又是烂到难以置信: 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诗的绝艳之处,是它的第二、四、六、八句全是同一个“仄仄仄平平”的基本句式,丝毫不与“平平仄仄平”的句式交叉。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这么写过,端的是千古绝唱。若是别人写出这种烂诗来,我只能毫不犹豫地判定该人丝毫不懂诗词格律,然而这可是毛泽东的大作。他应该懂这一套,而且也确实写过些符合格律的律诗,那怎么又会连起码的ABC都不懂,要炮制出这种好家伙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诗的对仗也不敢恭维。“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那“树”底是名词还是动词?如果是名词,能用“台”来作量词么?如果是动词,又岂能对“兵”那个名词?而且,“万”是数词,岂能对“台”那个量词/名词?“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就更糟糕:“无计”对“终竟”,“圣主”对“疑猜”,这种shit对,大约只有含泪余大师能写出来。
喜大普奔
23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08:55:45 那首所谓的《鹧鸪天》平仄混乱,跟谢静宜一个水平,不值一看。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词却不能打油,平仄合律是最基本的要求。 ===========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 知道平仄的历史么?
润涛阎
24 楼
ZT芦笛评毛诗: 七律•忆重庆谈判 1942年秋 有田有地皆吾主, 无法无天是尔民(上平十一真)。 重庆有官皆墨吏, 延安无土不黄金(下平十二金)。 炸桥挖路为团结, 夺地争城是斗争(下平八庚)。 遍地哀鸿遍地血, 无非一念救苍生(下平八庚)。 这首诗我早在文革中就看到过,当时不相信是真的,因为水平实在太低(压三个韵部)。但现在却登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 ,可见是真的。
润涛阎
25 楼
有毛泽东这样的“诗人”被崇拜,李小琳胡乱填词又怎么会脸红?
喜大普奔
26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36:57 ======= 李杜不合平仄的诗也很多,你知道么?杜甫少些,李白很多。 我一直跟人争论的是,诗词,第一得是诗词,言之有意,有境;第二位才是平仄。我专门用香菱的三首诗跟人讨论过。你可以去看看那三首诗的平仄。再看看通过宝玉的口,曹雪芹的诗评。 你博客想以韵律入手,来成为诗人此人,殊为可笑。 诗词讲韵律,是古代文化娱乐生活太少,诗词实际是歌词,都是唱的,词牌实际是曲目,就是为曲子,诗人词人谱写很多歌词,让人来唱,特别是花魁。所以平仄对唱调的转折有帮助。 现在都是直接读的,没那么重要了。另外,诗词主要平水韵,跟现在读音很多不同的,按古音来写诗词就更没什么道理了。 诗词讲平仄,就是现在国内一帮诗人词人,也包括古代诗人词人为了显示自己搞的技术门槛,没啥意思的,就跟八股一样。实际你们找点八股文章,真按八股写,文章非常漂亮的,只是需要技巧太高,都按那个,普通人无法表达清楚。实际古文也很美啊,真的很美,你们怎么不之乎者也呢?都什么时代了,人家在研究AI,你们在白首太玄经。
深海水手
27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32:44 ZT 芦笛评毛诗: 五律 张冠道中 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上平一东)。 露湿尘难染,霜笼鸦不惊(下平八庚)。 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下平十蒸)。 踟蹰张冠道,恍若塞上行(下平八庚)。 四个韵脚分押了三个韵目。而且,以“风”(feng)去押“惊”、“冰”、“行”(韵母都是ing),即使是现代汉语也难得通过。 这诗的平仄更是烂到无法想象: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 这种格律我从未见过,不但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平仄完全相同,而且末句除了韵脚外,竟然全是仄声! ================ 芦笛一知半解,你也不懂装懂。不管是韵目还是平仄,都要按照诗人原本的念法为准。这是评诗的基本常识。毛太祖一辈子讲的是长沙话,你们搞出普通话拼音来品头论足,还自我陶醉,这不是搞笑么?你们怎么不直接用英文念一念看押不押韵,平仄如何?
深海水手
28 楼
芦笛一知半解,你也不懂装懂。不管是韵目还是平仄,都要按照诗人原本的念法为准。这是评诗的基本常识。毛太祖一辈子讲的是长沙话,你们搞出普通话拼音来品头论足,还自我陶醉,这不是搞笑么?你们怎么不直接用英文念一念看押不押韵,平仄如何?
润涛阎
29 楼
毛泽东谈诗“必须讲究平仄,不讲平仄既非律诗”。毛泽东给陈毅的信: 陈毅同志: 你叫我改诗,我不能改。因我对五言律,从来没有学习过,也没有发表过一首五言律。你的大作,大气磅礴。只是在字面上(形式上)感觉于律诗稍有未合。因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我看你于此道,同我一样,还未入门。 ---毛泽东
深海水手
30 楼
好诗当然要讲平仄,但讲平仄不是让你把别人的诗翻译成不同的发音念出来再去讲平仄。
喜大普奔
31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57:36 毛泽东谈诗“必须讲究平仄,不讲平仄既非律诗”。毛泽东给陈毅的信: 陈毅同志: 你叫我改诗,我不能改。因我对五言律,从来没有学习过,也没有发表过一首五言律。你的大作,大气磅礴。只是在字面上(形式上)感觉于律诗稍有未合。因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我看你于此道,同我一样,还未入门。 ---毛泽东 ========== 对呀,人家说还未入门啊。你如果真推广律诗,那就跟问题哥组成学习监督小组,你监督他每一首诗的平仄,对你对他都是提高。至于你的诗词,实在是毫无天分。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当然,李小琳这首也够烂的。
问题哥
32 楼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37:03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08:55:45 那首所谓的《鹧鸪天》平仄混乱,跟谢静宜一个水平,不值一看。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词却不能打油,平仄合律是最基本的要求。 ===========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 知道平仄的历史么? =========== 您高。
喜大普奔
33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1:05:53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37:03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08:55:45 那首所谓的《鹧鸪天》平仄混乱,跟谢静宜一个水平,不值一看。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词却不能打油,平仄合律是最基本的要求。 =========== 诗可以打油,只看尾韵? 知道平仄的历史么? =========== 您高。 ========== 不是我高,平仄本来就是从诗开始的,好像杜甫的祖父也是开始者或者之一吧。另外,我作诗不讲平仄,但我不评论别人的平仄,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是平仄的反对派。诗,只要不标律诗,不讲平仄是可以的,一般叫古体诗。律诗和绝句就要讲究些,真写律诗,颈联颔联还得有对仗呢,讲究多了,现代人,没啥知识积累,典故积累,文化底蕴,就别硬上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东施效颦。随便写写就行了。
深海水手
34 楼
比如就以“朝雾弥琼宇”为例,俺虽然不是长沙人,但也知道“雾”在长沙话里不是和普通话一样念WU4,而是近似WU1,所以它就不是仄声,而是平声。 不懂装懂要不得。俺虽然不能断定用长沙话原声是不是这几首都完全合平仄,但至少你们用后来的普通话拼音去评析起点就错了,而且错的很低级。
喜大普奔
35 楼
老毛的诗肯定有不合平仄的,但他确实很多诗的高度很难企及。另外很多诗被人经常引用。这就无愧于很好的诗人了。比如这个铁, 海, 血的用法,一般不常写诗的,不知道可以用这些字画出意境。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喜大普奔
36 楼
诗写得好,读来确实是享受。 另外,诗不是纯靠功力的,实际是诗人的气势和胸襟,不到那个位置,写不出来的。你们再欣赏两首帝王诗 《不第后赋菊》 作者:黄巢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愤题和尚诘问》 作者:朱元璋 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山僧不识英雄主,只顾哓哓问姓名。
M
MENTHE
37 楼
我只是个喜欢读诗的,非常同意喜大普奔关于诗词的歌唱性,基本上读起来声调上别扭的,就不觉得是首好诗了。哪怕徐志摩的新诗,你大声朗读的时候,就感觉像是在唱歌,就喜欢。
猫猫哥
38 楼
她应该是个才女。可惜要替老爸背黑锅。并且,不懂得低调是她招人嫌的另一个原因。
喜大普奔
39 楼
猫猫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2:06:28 她应该是个才女。可惜要替老爸背黑锅。并且,不懂得低调是她招人嫌的另一个原因。 ========= 她才女个屁,诗词也够次的,行啦行啦,别洗地了,退休了就歇了吧。遁入空门都是民国失势的军阀长干的,不稀奇。
问题哥
40 楼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1:11:11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1:05:53 。。。 喜大普奔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0:37:03 。。。我作诗不讲平仄,但我不评论别人的平仄,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是平仄的反对派。诗,只要不标律诗,不讲平仄是可以的,一般叫古体诗。律诗和绝句就要讲究些,真写律诗,颈联颔联还得有对仗呢,讲究多了,现代人,没啥知识积累,典故积累,文化底蕴,就别硬上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东施效颦。随便写写就行了。 ====================== 交流一下,求同存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是我的准则。 我不是什么平仄的倡导者,古体也罢、打油也好,大多是一般写写,图个乐。至于韵,我认为新韵就好,平水韵是古韵,复杂且很多读音跟现代汉语不同,我一个做理工的很难去钻研、对照这个。 然而我却不认为平仄毫无意义(至于是不是要抠得那么死,另当别论)。讲究平仄的诗歌和对联朗朗上口,这是发音的规律决定的。至于这种稍微的出色之处是不是值得去追求,要看个人和实际情况,我本人偶尔在特定题材也“讲究”一下,当然要多费时间,但文字质量肯定要好一些,这个不是去跟古人、高人比,干嘛要去比呢?从自我提高的角度讲,偶尔试写律诗和绝句也是一个做法。 至于毛的诗词本身,我水平有限,没有细究其格律,但感觉是不错的,尤其是他的词,比如他的两首《沁园春》和您下面引的《忆秦娥》,我认为都很好。我向来认为写诗词立意第一、技法第二。我对毛在政治上没有好感,但不这影响我对其词的好评。
喜大普奔
41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2:10:57 至于毛的诗词本身,我水平有限,没有细究其格律,但感觉是不错的,尤其是他的词,比如他的两首《沁园春》和您下面引的《忆秦娥》,我认为都很好。我向来认为写诗词立意第一、技法第二。我对毛在政治上没有好感,但不这影响我对其词的好评。 ======= 你这点做人高度就超过了阎润涛,他就走得太远了。政治看法不同没问题的,大家就像赌玉石一样,赌的是眼力。我不介怀这个的,每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这该尊重。连汪精卫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我也经常艳羡引用的。
愚若智大
42 楼
不如习总~~ 念奴娇·追思焦裕禄(by 习近平) (中夜,读《人民呼唤焦裕禄》一文,是时霁月如银,文思萦系....)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 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 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 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 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 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 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 一九九〇·七·十五
润涛阎
43 楼
写诗“也有出律的”诗圣杜甫与“没有一首不出律的”其水平之差类比就等于:写文章“也有错字病句”的高级水平对比于“每句话都有错字病句”的类文盲。 毛奴们应该记得你们的伟大领袖说过的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作诗填词,完全可以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你如果写上《七律》,那就必须遵守《七律》的规则。就好比你参加竞走比赛,你就不能跑步。你参加仰泳比赛,你就不能来个自由泳。你写上七律,就得遵守七律的规则。否则,你可以说你那是《七诌》绝对没人会按照《七律》的规则衡量你的大作。李小琳如果不写上《鹧鸪天》词牌,没人会说她写的出律了。她说那是《鹧鸪地》,就是原创词牌,如果以后有人愿意跟随她的曲调,那她的词谱就成了经典《鹧鸪地》的首创词牌。
深海水手
44 楼
你把别人的诗故意换一种发音来念,然后大喊出律了出律了,这不是S13吗?
深海水手
45 楼
唐朝的时候有普通话吗?有拼音吗?如果毛太祖当年自私一点,说不定现在湖南话才是普通话呢。
意大利通心粉
46 楼
穿比基尼秀拉丁舞比较博眼球
润涛阎
47 楼
《七律》的标准,就好比竞走、仰泳、足球等等,都有规则一样,《七律》的发音标准有两个被公认:一个是“平水韵”,一个是“现代新韵”。没有“湖南韵”一说。如果你写上《七律》,你就必须按照《七律》的规则。就好比你上了足球场,你就不能用手传球。 再说了,毛泽东的诗,我还问过湖南人,就是根据湖南人的发音,也没有一首符合《七律》平仄韵标准的。他的诗,全部按照湖南话发音来定平仄韵,比“现代新韵”(或称中华新韵)和平水韵更差,而不是好一点。我是问过湖南人文学家的。毛泽东本人说得有道理:他没入门。 他的诗,所有的对联都是合掌联,是对联的大忌。他那个年代的小学毕业生都不该犯的错误,而他每首诗都犯此最基本的错误,比如“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喜大普奔
48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2:26:25 写诗“也有出律的”诗圣杜甫与“没有一首不出律的”其水平之差类比就等于:写文章“也有错字病句”的高级水平对比于“每句话都有错字病句”的类文盲。 毛奴们应该记得你们的伟大领袖说过的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 你看你看,只要不同意你看法的,就是毛奴,真是服了这种脑袋了。 写诗词立意第一、技法第二。 你也别扯蛋了,你给李小琳改改好吧,扯这么多干啥?你给她改一版。
G
Goldwang
49 楼
李小淋
喜大普奔
50 楼
静水深流大道行,当年香江一袭红。碧水蓝天对心月,知行光明号长空。 从兹后,心转境,觉慈妙航爱与共,美丽健康春不老,丝路心语华莲中。 ========= 只有深深流淌的水才能平静宁和,走就走宽广的正道大道,回忆当年年轻的时候,一身红衫,漫步湘江,青春洋溢。心中有明月,对澄净的碧水,蔚蓝的天空。做到了知行合一,可以比照辽阔的天空。 从此以后,心境要转变了,慈航普度,大慈大悲大爱,丝路心语是什么鬼,要在妙法莲华中修行。 整首诗写得乱七八糟,你来来,你给改改。 @ 阎润涛。
深海水手
51 楼
平水韵是宋朝人搞出来的,但是是根据过去的唐诗,而不是宋朝当时的普通话汴京话。 可见你们堂而皇之地拿现在的普通话拼音来算平仄和押韵是多么滑稽的事。
l
la_dong
52 楼
打油诗水平。
喜大普奔
53 楼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公元675年(唐高宗上元二年)为庆祝滕王阁新修成,阎公于九月九日大会宾客,让其婿吴子章作序以彰其名,不料在假意谦让时,王勃却提笔就作。阎公初以“更衣”为名,愤然离席,专会人伺其下笔。初闻“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阎公觉得“亦是老生常谈”;接下来“星分翼轸,地接衡庐”,公闻之,沉吟不言;及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乃大惊“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立于勃侧而观,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王勃那时候14岁,太守女婿的文章都没敢拿出来。
深海水手
54 楼
湖南方言,其实也包括南方诸省的很多方言,都比现在的普通话更接近古汉语发音。连屈原的楚辞也是以湖南话来念听起来更合韵律。 拿后来出现的普通话去分析只讲某地方言的前人的诗作,实在是贻笑大方,太不入流。
问题哥
55 楼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也反映了平仄在高水平对仗中的作用,对不对? 现代人的作品,其对仗也是这样。比如抗战时期的将军唐式遵那句“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刻于黄山峭壁,吟来荡气回肠,这种效果,除了立意高远,其平仄讲究也起来大作用。
l
lovNordstrom
56 楼
高考考不上大学的“才女”。 猫猫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2:06:28 她应该是个才女。可惜要替老爸背黑锅。并且,不懂得低调是她招人嫌的另一个原因。
喜大普奔
57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3:49:12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也反映了平仄在高水平对仗中的作用,对不对? 现代人的作品,其对仗也是这样。比如抗战时期的将军唐式遵那句“立马空东海,登高望太平”,刻于黄山峭壁,吟来荡气回肠,这种效果,除了立意高远,其平仄讲究也起来大作用。 ========= 对仗论是近年才特别兴起的。你看古代诗评,没有论平仄的,近代的有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你可以翻翻,他中西都学,写得挺好。平仄肯定是可以朗朗上口,但是次要地位,无论是谁,评论诗,都是先看诗本身,上来就看平仄,然后直接不及格,这是近几年才兴起的妖风。也是没水平文人写诗的捷径。
喜大普奔
58 楼
王国维,字静安,晚号观堂,浙江海宁人。生于清光绪三年,卒于1927年,享年51。王氏为近代博学通儒,功力之深,治学范围之广,对学术界影响之大,为近代以来所仅见。其生平著作甚多,身后遗著收为全集者有《王忠悫公遗书》,《王静安先生遗书》,《王观堂先生全集》等数种。《人间词话》一书乃是王氏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之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所作的评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向来极受学术界重视。§1.01一        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 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 有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 无我之境,人惟于静中得之。有我之境,于由动之静时得之。故一优美,一宏壮也。 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严沧浪《诗话》谓:“盛唐诸人,唯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余谓:北宋以前之词,亦复如是。然沧浪所谓兴趣,阮亭所谓神韵,犹不过道其面目,不若鄙人拈出“境界”二字,为探其本也。
问题哥
59 楼
我不鼓吹平仄,多数情况也讲究平仄,也刚刚说过不是最重要的。 古人评诗大多不评平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唐朝中期以后,写诗者一般把古风与律、绝分得开,有能力把后者写得合律,就算偶有出律,知道通过救拗等方式弥补,不值得再被评论家扔砖头。像李白这种大家,诗好得一塌糊涂,抓一两个小辫子就没更意思了。
m
malilan
60 楼
这位好作诗却完全不通格律,是个棒槌。以前媒体披露她的“诗”就贻笑大方,这首“鹧鸪天”更与那词牌完全不搭。 鹧鸪天词牌的前四句就是一首七绝,格律平仄要求与七绝同,要粘要对。看她这首,如以首句仄起平收为准,以后每句的平仄都出了格,既不粘也不对,说明她完全没学过诗词格律和平仄,只是照着每行应有的字数胡乱填词而已,明明一首打油诗偏偏美其名曰什么《鹧鸪天》,自曝奇丑!
问题哥
61 楼
“也讲究” --》“=也不讲究”
喜大普奔
62 楼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4:12:35 我不鼓吹平仄,多数情况也讲究平仄,也刚刚说过不是最重要的。 古人评诗大多不评平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唐朝中期以后,写诗者一般把古风与律、绝分得开,有能力把后者写得合律,就算偶有出律,知道通过救拗等方式弥补,不值得再被评论家扔砖头。像李白这种大家,诗好得一塌糊涂,抓一两个小辫子就没更意思了。 ====== 嗯嗯,我也训练过,写律诗也行,但很少写,真写也是先不合平仄对仗的写完,再换字炼句,实际杜甫也是这么干的。毕竟我不是诗人,懒得太费劲,写着玩的。讲究平仄对仗挺好,但还是先把诗和意境写清楚为第一。现代人从平仄另辟蹊径实际是取巧。我不排斥平仄,但不太把那个当做我评判人诗句的东西。 真写到杜甫这么好的句子,还朗朗上口,是非常好的,但为啥李白为仙,杜甫为圣?一个人不可能既玉树临风又老成持重的。 诗,一定要先吧事情写明白。如果平仄有了,诗的气韵全断,那就没意义了。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s
shambles
63 楼
malilan,握手。终于有一个懂行的人出来了。不懂格律的人最多是打油诗,居然还用词牌。贻笑大方。书读得少没关系,别出来献丑啊。
喜大普奔
64 楼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平仄有点像美人的猫步,衣装得体,穿高跟走猫步,屁股一扭一扭,美得让人流口水。 但也有美女不走猫步,不穿高跟,举手投足,韵味十足。 再又一位,很是那啥,也走猫步,你可能就有呕吐的感觉了。 平仄再比如现在整容的锥子下巴,我看得好多,真是有很美的,也有的实在看着不舒服。 美人各有风致,哪有一个标准。美才是标准。
s
su5
65 楼
她何德何能啊?就是因为官二代呗。
深海水手
66 楼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按照芦笛的拼音大法,出律不出律?
深海水手
67 楼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 按照芦笛的拼音大法,押韵不押韵?出律不出律?
深海水手
68 楼
巫山夹青天,巴水流若兹。 巴水忽可尽,青天无到时。 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 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 按照芦笛的拼音大法,押韵不押韵?出律不出律?
面包吐司
69 楼
滚!
喜大普奔
70 楼
芦笛,中国作家,童年及青年时代生活于中国大陆, 经历多次社会动乱后,移居海外。 接受《新史记》访问时说:[1] “ 我最盼望的是未来的中国人再不要重演前人的悲剧,尤其要避免促使社会大倒退的中共革命一类蠢动,否则那么多苦头就白吃了。我最觉得重要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必须学会正确的思维方式。我坚信,愚蠢比邪恶更可怕,中国既往的悲剧,主要是惊人的全民愚昧造成的。 ” “我一怕共产党,二怕暴民” 芦笛的思想有三方面的突破:[2] 自绝于党。对中共历史文化有深刻的研究和批判。 自绝于民运。芦笛曾多次批评民运。芦笛想表达:政治是可以双赢的,而不是一定要你死我活。 自绝于人民。芦笛相信,无论是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还是毛泽东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都是“人类发明的最大谎言”。政府腐败的根源是人民的腐败,政府专制的基础是人民的愚昧。 ========= 我了个去。“政府腐败的根源是人民的腐败,政府专制的基础是人民的愚昧。”
向西看海
71 楼
查一下她的财产.电力公司的钱有多少进了她的口袋.
A
AlainDelon
72 楼
真是有啥爹就有啥女,就这烂句子还“赋诗?是要挑战习大大咋着?
心气急
73 楼
诗啊词啊,只要能让不同水平的读者都会有感触,被触动,觉得美,就是好的。至于古人的那些规矩,不必强迫现代诗人们去遵守。 润涛阎 提出的老毛的诗词做例子,哈哈,恕我冒昧,每首诗词都觉得很有气势,读起来很上口,多谢分享啦!
骨瘦心闲
74 楼
一首烂词引来好多高手评论及互动,很有看头,大致代表了当今诗人们对近体诗的看法,大赞! 深海水手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5:07:07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 按照芦笛的拼音大法,押韵不押韵?出律不出律? ========================= 这首还真合韵律: 声、情 都属于平声十八庚,首句入韵的律绝句,首句可用邻韵。 白、踏、尺、及 都是入声字,算仄音。
骨瘦心闲
75 楼
各位高手吵了半天,其实一些看法完全都是一致的: 1、写诗完全可以不按古韵律,但不按古韵律的诗词不要套用律诗或词牌名即可。 2、诗词内容比形式重要,内容特别好的时候,突破一点形式也是可以接受的,但不能借此推翻上一条基本要求。 其实各种看法都可以并存,如果因看法不同就极力打杀,那和专制天朝也没啥两样了不是?
润涛阎
76 楼
李白的诗和词很多并不标出是七律或任何词牌。标出的,就按照格律办。 有的人写的诗非常棒,比如:“卑鄙---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高尚者的墓志铭。”大家都叫好。但作者如果说他那是律诗或西江月或沁园春,那就不行。好比你可以跑步,可以蹦,可以跳,大家看着好看就鼓掌。可你如果说你那是“竞走”,那就不行。好比游泳,你哪怕是狗刨,或水上芭蕾,大家都鼓掌没毛病。但如果你说你那是蝶泳,那就不行。除非你真的符合蝶泳的规则。踢足球你就不能用手传球。 毛泽东的诗词都是以前人的词牌或七律出版的,那读者当然以那是否符合七律的标准来衡量。李白没说自己的是七律,你就不能用七律去衡量人家的作品。好比对联,你就不能用合掌联作诗。你用了,就必然遭到读者的耻笑。你不会蝶泳,就别说你那狗刨是蝶泳,没人说你什么。毛泽东如果把他的诗词不冠以《七律》《沁园春》,而冠以《七诌》《沁园秋》,就没事了。别欺骗蒙人,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润涛阎
77 楼
读者为何要纠缠毛诗是否合乎规则?还拿北岛的“卑鄙---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高尚者的墓志铭”来说,如果他说那是律诗,人们不认可,因为改成律诗,要有字数和每个字的平仄要求以及韵的要求。这难度就大了,改了后意境就达不到那个高度了。就好比竞走比赛,你一会儿走一会儿跑,你打破记录,人家不认。你是不按规则胡诌来的,然后冠名是有严格规则要求的律诗,那你就骗了不了解律诗规则的人,误以为你是律诗诗人了。这个道理陈毅讲得最清楚,他说,在诗人面前我讲打仗;在军事家面前我讲诗。这样,两边都承认我既是将军也是诗人了。他的意思就非常明朗:他既不会打仗也不会作诗。两样都不懂,靠蒙人,也成了诗人和元帅。你也可以说他是自嘲,事实上他的自嘲跟事实差不多。他打仗靠粟裕,他写的律诗不合平仄韵规则。他让老毛帮他改诗,毛说咱俩半斤八两都没入门(都是门外汉)。老毛没想到他死后陈毅家人会把这封信公开。
深海水手
78 楼
骨瘦心闲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7:18:47 这首还真合韵律: 声、情 都属于平声十八庚,首句入韵的律绝句,首句可用邻韵。 白、踏、尺、及 都是入声字,算仄音。 ========= 可是按照芦笛的拼音大法,“白”和“及”都是平声!所以俺说芦笛根据现在普通话的拼音来定平仄是个滑稽的事。
深海水手
79 楼
入声字现在只在南方各地方言里保留,普通话拼音的四声里根本就没有入声。
骨瘦心闲
80 楼
入声是格律诗词的基本功之一,北方人学近体诗难就难在这一点,要背入声字! 现代近体诗使用今韵的基本共识是:如果不愿意按照古韵使用今韵,应该加以注明,并且不可今古韵混用!
n
nanxun_
81 楼
他们都用对习近平修宪保持沉默来换取习近平的不反腐。
x
xingle
82 楼
李鹏家族罪孽深重,称霸中国的电力通讯几十年,从李鹏的老婆开始, 贪污腐化到几点, 习近平应当勇于主持公道,揪出李鹏贪污腐败的罪恶团伙。不可以姑息养奸。
z
zgzflm
83 楼
就象金三儿的头号威胁是金长子正男一样,习的威胁是红二代,毕竟习一在那一辈儿里身份低微,身份比他老子高、名分比他老子正的二代以这种软着陆的方式下去,对习来说应该是最佳方式。
P
PunchAndKick
84 楼
《鹧鸪天·心路》 静水深流大道行,当年香江一袭红。碧水蓝天对心月,知行光明号长空。 从兹后,心转境,觉慈妙航爱与共,美丽健康春不老,丝路心语华莲中。 首先她没有押好韵,行、红、空、境、共、中,这六个字押韵吗? 这词牌的格律是: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李女士写出来的东西是: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 可以说,不懂用韵,不懂平仄。只是一首新诗,这鹧鸪天三字可能不是词牌名,而是李女士所见的天空
润涛阎
85 楼
李小琳别说什么平仄,平水韵了,就是韵律,哪怕汉语拼音她都不掌握要领。她不懂“行”、“境”,是ING,而剩下的红共等是ONG,毛泽东也犯这类最简单的错误。毛泽东的诗,别说韵目互相混淆,他就连en 也跟ing,ong,eng 互相压韵,笑死人不偿命。 毛泽东是高中考不上的笨学生,数学历来都是考零分。有几人碰到过十年寒窗数学都是考零分的同学?他逻辑思维混乱,相信亩产万斤粮,全国深翻土地把生土弄到上面而导致大面积颗粒无收饿死三千万人。他搞村村炼钢,土高炉大炼钢铁。这蠢货世上罕见。靠流氓杀了10万红军AB团把其他人吓住了,就崇拜这个混账。 给毛诗洗地?他不懂平仄,韵律横飞,你怎么帮他洗地?别说不用平仄不管韵律更好,这我认同,可是毛本人是认可古人的七律的,而且亲自说不讲平仄既非律诗。他自己承认的,你怎么帮他洗地?
喜大普奔
86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4 06:51:43 ====== 呵呵呵呵,人家本来是皇帝,业余写诗,人家的诗很多人引用,很多人会背,你的呢?
喜大普奔
87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3 17:50:20 李白的诗和词很多并不标出是七律或任何词牌。标出的,就按照格律办。 ======== 李白标出的,就按格律办?你好好搜搜李白的诗和格律的文章吧,多如牛毛。
喜大普奔
88 楼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05-24 06:51:43 毛泽东是高中考不上的笨学生,数学历来都是考零分。他逻辑思维混乱,这蠢货世上罕见。 ======== 呵呵呵呵
喜大普奔
89 楼
这是一首仄起平收的七绝 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 故人西辞黄鹤楼 仄仄平平仄仄平 烟花三月下扬州 平平仄仄仄平平 孤帆远影碧空尽 平平仄仄平平仄 唯见长江天际流 仄仄平平仄仄平 其中“人”“黄”“碧”“天”字破了平仄 律诗要求很严,必须要有相互对仗句.此诗一二句明显不对仗 ========= 当然,诗仙你也看不上,你就先从李杜批起吧,看把你能的 @阎润涛
喜大普奔
90 楼
再问你个问题,阎润涛,老毛有合律的律诗吗?为啥合?不懂格律纯粹瞎猫碰死耗子?一次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