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M一定赢?美国总统大选的”黑人票”迷思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0月25日 9点9分 PT
  返回列表
16212 阅读
16 评论
转角国际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票,感觉超赞!”黑人球星侠客欧尼尔在今年10月7日时表示,终于去做了选民登记,2020将是他人生第一次投票,但没有透露要投给谁。图为侠客欧尼尔1996年主演的电影《精灵也疯狂》(Kazaam)。 图/《精灵也疯狂》

“黑人选票,真的有那么重要?”2020美国总统大选倒数计时,今年度在BLM运动的冲突延烧之下,黑人选民的动向备受瞩目。不少选情分析认为,越趋极端化的种族分裂,或将促使更多黑人选民为了反特朗普而投给拜登,《路透社》10月初针对黑人选民的民调也显示,拜登得到黑人选民72%的高支持率,完胜特朗普的9%;因此民主党阵营的预判中,只要非裔族群的投票率提升,拜登就胜券在握——真的吗?

而到特朗普首次竞选的2016年,黑人投票率却也出现了史上第一次的大幅滑落,掉回到59.6%,跌幅约莫7%。

黑人选票不是神灯精灵,搓一搓就能实现愿望。尽管多数的黑人选民倾向民主党,但黑人的投票率实际上却未能保证民主党的胜选机会;另一方面而言,鲜少突破6成投票率的状况下,黑人选民尚未全面激发的政治能量是否都会选择民主党?恐怕仍有许多论争空间。黑人选民是否能成为关键少数?投票率问题又是从何而来?

美国的人口数以2019年的资料为计,全国人口约3.2亿,其中非裔美国人的人数约4,822万,而黑人合格选民的人数则大约为3,000万左右。虽然总体而言,美国的非白人选民(包括西语裔、亚裔)的选民人口呈现成长趋势,目前约占总体选民的30%,不过这是否意味着争取黑人选票就能保证有效翻转选情,仍有许多盲点和迷思。

要争取黑人选票,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投票率。除了2012年欧巴马争取连任的竞选之外,黑人投票率始终都低于白人,而且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投票率只有4到5成的情况所在多有,和白人超过6至7成相比,似乎总显得”催不出票”的政治观感。而黑人投票率的难以提振,也一直是过去许多黑人民权团体如NAACP等致力改善的课题。

黑人投票率的明显成长,则是从2000年的选举开始。2000年小布什对高尔的竞选,黑人投票率56%,比1996年的54%微幅上升,但从2000年之后一直呈现成长趋势:2004年为60%,到2008年第一位非裔总统欧巴马的竞选,则是来到史上罕见的64.7%,欧巴马争取连任的2012年则是66.6%,这不仅是截至目前为止黑人投票率最高纪录,也是第一次出现黑人投票率高过白人的里程碑(当时白人投票率为64%)。然而到特朗普首次竞选的2016年,黑人投票率却也出现了史上第一次的大幅滑落,掉回到59.6%,跌幅约莫7%。

投票率的成长与否,也直接涉及到选民登记的踊跃程度。从黑人投票率来看,实际上仍有将近半数以上的选民没有登记、没有参与投票,此中牵涉的问题则是错综复杂;根据NAACP长年来致力于黑人投票权问题改进的相关经验,黑人选民登记和低投票率除了和”缺乏投票动机与热情”之外,也有包括欠缺对投票制度和登记机制的认识、亦或者准备身分证件等资料的过程手续困难等。

套用黑人球星侠客欧尼尔在今年10月初时所说,”今年也是第一次投票...,坦白说选举制度真的好复杂。”许多人惊讶于欧尼尔直到现在才是投票初体验,虽然未必能够代表多数黑人,但却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某些被忽视的角落声音。

在美国内战后解放黑奴之前,被物化为财产的黑人自然没有任何参与政治的可能。1870年以后黑人终于获得”法律上的平等自由”,《宪法第15修正案》也明文写着:美国公民的选举权不因种族、肤色而被剥夺与限制。理论上,黑人在这个时间点就可以履行美国公民的权利——然而众所周知的现实是,光是”种族平等”这个承诺都沦为口号,遑论想投票的黑人,在现实上仍是遭遇重重阻碍、乃至于暴力威胁。

直到1965年《投票权法》之前,许多州都还会特意设下各种选民登记的阻碍,诸如测验是否识字、财产证明、繁复的证件手续等,大大限制了中下阶层黑人成为合格选民的机会。此外在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的黑人,也有可能因此面临生命危险——历史上发生激进种族主义者暴力伤害黑人议员、阻挡黑人投票的情况层出不穷;最典型案例是1964年的“自由之夏”计划(Freedom Summer),本是要协助密西西比州的黑人选民登记,结果参与活动计划的志工却在当地遭到3K党的暴力恐吓,也导致多名志工遭到凶杀。

争取解除限制的《投票权法》在1965年通过,非裔选民的登记数量也由此出现了明显的成长。只不过这样的提升趋势,在往后半世纪以来似乎都还有改善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像NAACP这样的百年老牌民权运动组织,到2020的今年都仍然要投注大量资源,拓展黑人选民的选举认知与参加投票意愿。

得黑人者得天下?

在有关黑人投票率的相关议题中,一个反复辩证讨论的课题是:争取黑人票到底能否左右选举胜负?这个疑问和黑人选民的即为明显的投票倾向有关——平均将近9成的黑人选民,最终选择都是投给民主党。在这种几乎看似铁票的结构下,民主党是否要继续投入资源抢攻非裔族群?共和党又是否真的干脆直接弃坑?

这次特朗普与拜登的选情有许多诡谲的变量,而民主党阵营认为,只要黑人投票率能够重现2008年和2012年的气势,那么拜登的胜选机会就会大幅增加,因而认定”黑人高投票率=民主党高胜选率”。但这一点却也被认为恐怕是民主党的迷思;至少从2000年和2004年两届大选看来,上扬趋势的黑人投票率并没有带给民主党完全正面的帮助,最后总统宝座还是被共和党拿下。

然而黑人选民对于民主党的偏爱仍是不争的事实,部分原因和60年代民权运动的影响有关,期待民主党的大政府思维,来解决种族歧视的结构性困境;而面对部分保守派对于种族问题的社会压力,也直接促使了非裔族群对保守派共和党的疏离与排斥感。

但这是否表示黑人一定就是民主党支持者?从过去几届的投票来看,这已确认是一种迷思。对于许多受困于生计的黑人中下阶层而言,党派的选择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或正如BLM运动发起者之一的布朗(LaTosha Brown)所言: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没有办法彻底解决黑人面临的经济问题、失业问题。”

尽管少数,但黑人之中也不乏有共和党的支持者,甚至于在上届2016大选时,就已经有不少媒体专访讨论”黑人特朗普粉”的存在。反过来说,共和党也并没有真正放弃争取黑人选民的支持,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虽然许多言行被外界批评为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以及相较于非裔族群,更喜爱白人至上主义;但其对外宣传上仍不断用力宣示自己并非种族主义者,网络宣传战之中也不断释出各种特朗普与共和党”拯救黑人”、”替黑人创造就业机会”的经济牌。

乃至近期连黑人社群自己都陷入一阵混乱的名人加持——无论是嘻哈歌手Ice Cube突如其来的与特朗普合作、五角(50 cent)痛骂拜登抽富人税而转向挺特朗普,都涉及到的关键问题是”收入、经济生活”,这个命题是否会松动黑人选民的支持倾向?BLM是否真的催出反特朗普的愤怒票?恐怕都还难以一口咬定。

当疫情成为投票风向标

全美黑人人口数最多的州是伊利诺伊州(总人口数1,267万人,黑人约190万),这是当年欧巴马崛起的大本营,也是被称为”林肯之地”——黑奴解放者林肯的政治起点。

在2016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在伊利诺伊州大胜特朗普70万票,但作为铁杆民主党票仓之地,这也是想当然尔的盘面结果。就争取黑人票而言,这一州不太会是双方阵营厮杀的战场;但值得留意的或许在这次警暴杀人的爆发地——明尼苏达州。在上届选举民主党136万票惊险胜过共和党的132万,在BLM运动的冲击下,是会催出更多黑人选民投民主党?还是激发更多拥护”法律与秩序”的保守派投共和党?

疫情造成的伤害,也是这次黑人选民投票动向的风向指标。虽然病毒的感染不分肤色,但美国CDC的相关数据显示,有色人种感染后的死亡率上升程度其实高过白人,而感染机率最高的是从事低收入工作的底层劳动者(其中拉美裔最高,非裔次之)。

然而在当前黑人投票率的状态,各州的黑人选民似乎还难以成为左右战局的关键少数;但这次的微妙的战局情势、BLM运动相较过往更高强度的效应,黑人选民尚未被全面激发出的政治能量,还是有发挥的余地。

z
zhao917
1 楼
美国不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否则奥巴马不会当总统!很多人包括老美不知道,在美国,警察执法时打死的白人要远高于黑人(详见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585152/people-shot-to-death-by-us-police-by-race/)。有人可能会说,印象里怎么总是不断有黑人死于警察之手?较少听到白人被杀?问到点子上了,这是因为左派媒体(占美国媒体90%)平时就在选择性地报道警察对黑人的暴力,不报道警察枪杀白人的新闻,处心积虑地掩盖真相的全部,推动它们的政治正确和极左意识形态。 Black Lives Matter是一个信奉马列主义的政治组织,带有明显的暴力和破坏倾向,其创始人在接受CNN采访时承认他们是经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称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佛逊是奴隶主,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看待历史人物,他们将美国和西方描述为罪恶累累,也是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标准语言。任何伟大的历史人物都有时代局限性,但他们也对人类文明做出重大贡献,为他们竖像不是肯定他们曾是奴隶主,而是肯定他们创建了美国。 西方很多左派都认同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历史上不断利用西方左派,颠覆西方社会,半个世纪以来打着的旗号曾有反战、性解放、环保、全球化等,都是高喊平等、正义、解放等诱人口号,但回顾历史、环视世界,共产党和左翼政党创建的国家,最后无不出现杀戮、恐怖、腐败、特权、贪污、贫困、战争,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包括现在岌岌可危的中共国自己。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左派意识形态是一场骗局,根本行不通,那些推动者不是在骗人,就是自己被人骗,沉默的大多数已开始站出来对他们说不。
睁眼看看
2 楼
大鲨鱼奥尼尔担任警察局副警长,你说他会投谁? 黑人现在兴起了“脱离民主党”运动 (WalkAway campaign)。 民主党卖国贪污、打砸抢烧、黑人至上, 必然会被选民抛弃。
L
LaoxiangPAPA
3 楼
现实中参与打砸抢的部分人不一定投票,但去教会的美国人大部分会投法律与秩序! 因为不管是前一部分人还是后一部分人,没有多少人真希望社会这么乱哄哄,因为他们都需要在美国有正常生活。
河西海龟
4 楼
民主党跟着黑人玩,早晚玩死掉。
北美_74
5 楼
“黑人现在兴起了“脱离民主党”运动 (WalkAway campaign)”, 赶快行动。 睁眼看看 发表评论于 2020-10-25 06:08:02 大鲨鱼奥尼尔担任警察局副警长,你说他会投谁? 黑人现在兴起了“脱离民主党”运动 (WalkAway campaign)。 民主党卖国贪污、打砸抢烧、黑人至上, 必然会被选民抛弃。
北美_74
6 楼
well said 河西海龟 发表评论于 2020-10-25 06:27:00民主党跟着黑人玩,早晚玩死掉。
客观陈述
7 楼
我在的城市许多非洲来的黑人移民都不会给Trump投票,打车叫外卖就常见到,见一个问一个。
客观陈述
8 楼
但是很多本地的老黑就投给Trump,不知道为啥。
文森特
9 楼
猪党就是扯淡党 投个球啊
r
royalflush
10 楼
支持打咋抢的民主党,脑子不是有病吗
w
wd01702
11 楼
林肯是共和党,jim crow 是民主党。3k党也是有民主党创立。现在不是流行 cancel culture,清算历史罪行吗?主媒怎么不提这些历史?很多民主党川黑号称受过高等教育,实际上既不会独立思考,也不读历史。回到现代,黑人绝大部分住在民主党控制的地盘,从奥巴马时代的费格逊到现在的Minneapolis,始终不变的是当地执政多年的民主党。民主党历史上赤裸裸的歧视黑人,到了现代表面上捧黑人(以歧视其他族裔为手段),实际推行政策的后果,却是黑人被长期(大半个世纪)压制在社会层的底端。
偶偶地来一发
12 楼
黑人需要一个自己的党,以及一个领袖。
c
cjasn
13 楼
越来越多的黑人认识到民主党对待他们就是两个目的,擦脚布(大选时需要,平时漠视)和捧杀。
c
concode
14 楼
他们没有身份证,怎么办理社会福利,怎么看病.怎么开车,怎么租房子?
不如释然
15 楼
没工作吃福利救济的黑人肯定选民主党,有体面工作的就不一定了。不是有黑人社团搞了啥黑人脱离民主党运动么。有脑子的知道每次选举民主党就把黑人推出来当工具,这次BLM就是。
p
peter4ever
16 楼
有体面工作的就不一定了? No! On the contrary! Some small business owners may still have doubt on Biden. But Biden promised to be president for all st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