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申项被问:外国都没做过,你做这干什么(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6月5日 20点12分 PT
  返回列表
30007 阅读
23 评论
科技日报

   据《科技日报》6日报道,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刚刚回国时,非常不习惯——在学术上,没有人和他“吵架”了。

  “不但如此,一旦给别人的学术观点挑毛病,对方就觉得没面子、下不来台。”张双南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从学术角度提出批评、质疑,进行学术争论,在国外是十分常见的事情。然而,这在国内显得有些“大逆不道”。

  质疑,在张双南看来,正是目前中国科技界最缺乏的科学精神。

  质疑乃科学精神之核心

  张双南把科学精神总结为六个字:唯一、独立、质疑。

  所谓唯一,即科学的目的是发现科学规律,而科学规律是唯一的。所谓独立,即科学规律独立于发现者,不管谁来做科学研究,东方人也好,西方人也罢,在方法正确的前提下,所发现的科学规律是相同的。所谓质疑,从字面上看是最容易理解的,但张双南认为,它恰恰是科学精神中最重要的两个字。

  “科学的进步和创新离不开质疑。”张双南说,从牛顿的经典力学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每一个重大科学理论的诞生都不是自然演化出来的,而是伴随着新理论对旧理论的质疑,甚至伴随着激烈的争论和冲突。可以说,没有观点的碰撞,难以擦出真理的火花。

  但在中国科技界,似乎缺乏这样的习惯。大家讲究中庸之道,讲究以和为贵,在潜在的气氛中对批评和质疑是不鼓励的,因为这样会“伤和气”。张双南认为,这并非中国科技界独有的问题,而是中国几千年来的文化传统使然。

  张双南曾想办法以图改变这种风气。几年前,他尝试举办“学术批评论坛”,邀请和自己学术观点不同的人对自己提出学术批评。“既然不方便当面批评别人,那就邀请别人来批评自己好了。”这是张双南当时的想法。遗憾的是,这个“学术批评论坛”只办了一次,之后便难以推行。

  张双南观察到,质疑精神的缺失,使科技圈出现不少怪现象。科研人员不但很少与国内同行进行学术争论,对国外的学术思想更是缺乏批判和质疑。在申请科研项目时,首先会被问,这种研究外国人有没有做过?跟踪外国人的前沿研究容易通过,也容易出成果。假如外国人没有做过,就会被问,外国人都没做过,你做这个干什么?

  长此以往,就出现了这样一种结果:在科研领域,很多原创思想都是外国人提出来的,中国人则负责实现它,或者进一步提升它。用张双南的话说,外国人负责“挖坑”,中国人负责“灌水”。一个很明显的例子是,这些年中国科研人员发表的论文数量很多,但是原创性思想或成果却很少。换句话说,他们的论文所涉及的“坑”,都是外国人挖的,而不是中国人自己挖的。

  


  张双南(图源:中科院官网)

  解铃还需系铃人

  难道中国人真的不擅长质疑吗?

  张双南以前在清华大学讲课时,提出一个要求:每个学生每堂课必须向他提一个问题,越尖锐越好。最近他又在中国科学院开了一门关于科学方法的课程,也提出同样要求。他发现,在鼓励批评和质疑的课堂氛围下,学生们常常与他进行热烈讨论,有时甚至会和他吵起来。这让张双南感觉非常好。

  “所以不是中国人缺乏质疑的能力,而是我们的文化氛围不鼓励批评质疑,慢慢把大家的棱角磨平了。”张双南说。

  解铃还需系铃人。张双南认为,质疑精神的缺失源于文化传统,质疑精神的培养也要从文化入手,形成鼓励批评质疑的氛围。

  在教育层面,张双南发现,学校倾向于给学生灌输科学知识,但很少告诉他们,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而培养孩子们的科学精神,首先要培养他们分析、批判、质疑的能力。

  张双南提到了人们常讲的“文化自信”。在他看来,真正的自信,就是既敢于接受批评质疑,正视和改正自己的不足,也敢于批评和质疑他人。这一点也适用于中国科技界:应该既欢迎和鼓励国内同行之间互相批评质疑,也要敢于批评和质疑国外同行的学术观点。

  “没有质疑,科学精神无从谈起。没有科学精神,就不会有创新。没有创新的文化不会成为先进的文化,只有先进的文化才有自信!”张双南总结说。

  (科技日报记者 刘园园)

  《科技日报》6日头版也发表了评论员文章《发展离不开质疑,进步离不开批判》。

  原文如下:

  质疑是科学精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笛卡尔说,一切感官获取的知识都是可以怀疑的,唯有怀疑本身不可怀疑。就人类已知和未知的比重而言,真理的海洋仍以神秘姿态示人。合理质疑科学发展中前人的成果,不先入为主地迷信书本和权威,以怀疑的眼光看待事物和已有观点,正是科学的精髓所在、价值所在。

  纵览人类科学发展史,一个个勇于质疑的科学家书写了熠熠生辉的篇章。哥白尼的质疑将宇宙中心从地球转移到太阳,尽管又有后人质疑“日心说”,如是往复延续,人们才得以不断地探索和认识宇宙;伽利略的质疑推翻亚里士多德“物体下落速度和重量成比例”的学说,开实验科学之先河,人们才得以广泛运用实验观测和数学推理,进入现代物理学殿堂;如果爱(电视剧)因斯坦不曾质疑牛顿三大定律,相对论就无从产生……质疑如一股强大动力,激活创造性思维,从而推动科学进步的车轮滚滚向前。

  不仅科学自身的发展如此,人类经济社会发展也是如此。科学是文明进步的基础,质疑则是科学精神的重要基础。良药苦口利于病,解决发展中的问题,要求我们用好质疑这一剂良方,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中不断校正发展的航向。

  当然,质疑本身也需要科学的精神。真理往前走一步就是谬误,过犹不及,“质疑”不等于盲目“怀疑”,更不是毫无根据的全面否定。质疑实质是一种批判性思维方式,有助于发现前人科学探索中的缺陷、漏洞以及经不起检验、不完全适用之处等。

  质疑需要独立理性的思考。质疑已有理论或成果,是一个不断向自己提出问题并着力解决问题的过程,而非随意向别人提问。质疑他人的同时,也要质疑自己下过的结论,甚至质疑自己的质疑。如是,对以往的成果进行合理扬弃,而非简单“师承”,方为质疑应有的科学态度。

  探索未知,道阻且长,多一些科学的质疑,才可能产生更多更好的观点和成果,才可能碰撞出更多更好的创新火花。现在,中国正向着世界科技强国奋进,我们迫切需要勇于质疑、科学质疑。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质疑最大的“敌人”恐怕是我们“自己”。对科学而言,合理质疑的缺失甚至比在罗马鲜花广场等待布鲁诺的火堆更可怕。

千夜
1 楼
中国人不提问是满清阉割了中华文明。明朝的文官都以怂皇帝为荣,到了清朝都掩没了。
X
XM25
2 楼
中国不能鼓励质疑。质疑惯了妄议中央怎么办。,
T
TruthHurt
3 楼
中国文化里没有质疑。小辈不能质疑长辈。下级不能质疑上级。百姓不能质疑党。在中国讨论质疑是天方夜谭。
d
dr_yin
4 楼
就是你聪明,别人都是哈包。 哪个不会质疑?你不懂,智力有限,就只知道质疑. 正妄称什么科学家,丟人现眼,仙人板板。
血刀老祖
5 楼
还真是!还是跟在人后再 埋头苦干20年再看吧!别再整出啥新四大发明让人笑掉大牙了。。
老键
6 楼
他说的是实话,中国从制度,意识形态,到文化和习俗,都容不得质疑。
l
lcxml
7 楼
在中国,有质疑精神铁定受到打压,走哪条路都走不远。
K
KM2016
8 楼
这条真TM搞笑!!!!!!! 是啊, 等外国做了, 你山寨多容易。
S
Sevenfish
9 楼
质疑也要花精力去调研求证,而这精力不会产生效益,而帮对方完善或者完全推翻。总体来说缺少经费和奉献。看看那些开源软件大都是欧洲人写,并分享
y
yumidiee
10 楼
独裁制度是科学与艺术的天敌。
j
jingjin9
11 楼
美国为什么科技那么发达?是它的那种制度鼓励创新、尊重科技,保护知识产权,哎,讲到底,还是它的民主、自由、法治。五四时先贤就说要引进“德先生”和“赛先生”,“德”在前,“赛”在后,因为没有民主法治,即使搞出芯片,也会立即被剽窃、盗用,得不到保护,最后使谁都不愿当那个冤大头去砸重金、花时间潜心搞研发,都想走捷径。其实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了,科技还停留在“无芯缺魂”的状态,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如果可以,这么多年了,芯片应该早就有了,否则,今后还是不行,即使靠举国体制搞出芯片,很多配套的东西还是不行,不成体系。
加成
12 楼
此教授犯了大忌。他说搞科研必须要唯一、独立、质疑。唯一,还要中国特色吗?独立,还要党的领导吗?质疑,难道想要妄议?呵呵!
X
X723
13 楼
中國大陸可以責疑嗎?
不勤不分
14 楼
从另一个角度讲 中国科学家太精明怕犯错 聪明人容易出小成就 只有笨人才能出大成就
a
abraham007
15 楼
在我看来,从来没有人做过代表两种可能。一种是这玩意儿世界领先。另一种是这东西根本就是垃圾。似乎后一种可能还更大,呵呵
a
abraham007
16 楼
科学家追求标新立异与文人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是同一个毛病。科学的发展是一步步向前的,不是靠天才拍脑门。遗憾的是很多"科学家"觉得自己就是拍脑门的那位,呵呵
锦西
17 楼
中国的科技人才有的是。你事妈,没关系。你走你的路。聪明人,天才者多的是。
s
starwars
18 楼
问得对,中国科学家申请就是骗钱和玩女人
猎人之家
19 楼
问的也没错啊? 先进国家都还没有做,自然风险更高,自然更应该多审查和多问问,特别是对喜欢骗人和浮夸的中国科学家!
n
nh22
20 楼
磁悬浮 就是 。没有 国家造,非要中国自己 建造 ,现在亏的 几百年回不来
g
gczyjmr
21 楼
喝了几年洋墨水就觉得自己是个神马人物了!中国有中国的国情,犯不着你们这些二鬼子指手画脚的!
s
shamrock100
22 楼
呵呵, 质疑精神确实源于文化传统。 说这话的人有没有读过孟子。
j
jw2009
23 楼
中国出不了大科学家,因为社会太浮躁,人心太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