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女子花 25 万找人劝退“小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24日 7点17分 PT
  返回列表
15025 阅读
3 评论
ZAKER

因老公出轨

海南儋州一女子经人介绍与上海一家公司

签订协议并支付 25 万元规劝第三者

" 专业机构 " 提供服务后

她却将介绍人告上法庭

这是咋回事?

女子与公司签订协议规劝第三者

由于老公的出轨行为给自己的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57 岁的阿程在面对濒于破碎的家庭和夫妻感情危机时,既痛苦万分又无能为力,希望挽救婚姻,维护家庭的完整。2019 年 3 月,阿程经他人介绍与林莉相识。

阿程称,林莉以上海某公司业务代表的身份,在海南开展招揽 " 规劝第三者 " 业务。为此,阿程请林莉帮忙寻找解决方法保家卫婚。随后,林莉将上海某公司介绍给阿程,并称上海某公司有专业的婚姻专家、心理专家、谈判专家等,只要签约,公司保证可以让阿程的老公离开第三者,回归到家庭中。

在林莉的介绍下,阿程根据上海某公司 " 先交费,后服务 " 的要求,于 2019 年 3 月 18 日以转账方式向林莉支付 7 万元、3 万元。2019 年 3 月 20 日,阿程与上海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离签订一份《" 规劝第三者 " 咨询协议》,委托上海某公司提供 " 分离小三,保家卫婚 "" 改变夫妻现状 " 等八项内容的服务,协议约定服务报酬为 25 万元,阿程应于协议签订之日支付 15 万元订金,余款 10 万元于 2019 年 3 月 22 日前支付。

协议签订的当日,阿程继续以转账方式向林莉支付 5 万元,并于 2019 年 3 月 22 日支付 10 万元。林莉收款后,于 2019 年 3 月 22 日分三次共向吴离个人账户汇付款项 15 万元。

协议终止,女子收到退回的 10 万元服务报酬

2019 年 5 月,阿程因上海某公司未及时提供服务,与上海某公司进行联系。该公司以阿程未支付合同约定的服务报酬为由,与阿程产生争议。

吴离表示,服务协议签订后,其认真服务有了确切效果。阿程在委托服务期间,经常向吴离哭诉自己的婚姻不幸和生活痛苦。自从发现丈夫包养情妇有了孩子后,多次想自杀,要与丈夫拼命,要与 " 小三 " 及孩子同归于尽。

吴离对阿程进行专业的心理疏导、" 小三 " 劝退等专业咨询服务,使阿程及时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此外,吴离还为阿程出谋划策,提供情感维护与维权方面的专业指导,使阿程有勇气有方法和丈夫沟通交流,使丈夫 " 回心转意 "。阿程多次向吴离表示感谢、感恩。因提供有效的咨询辅导和有益的服务帮助,阿程拿到了丈夫认错悔改的《保证书》和《家庭财产约定协议书》。

2019 年 8 月,阿程委托律师与上海某公司进行沟通,双方达成和解协议,终止《" 规劝第三者 " 咨询协议》,并根据阿程的要求退回林莉代为支付的服务报酬 10 万元。同年 8 月 14 日,吴离从个人账户向阿程退付了服务报酬 10 万元。

女子状告介绍人,要求返还侵占的服务报酬

阿程称,她在《" 规劝第三者 " 咨询协议》上签字之后,上海某公司将两份阿程签字的协议原件拿走,并称等公司签字盖章后把生效的协议寄给阿程,但上海某公司一直未将公司签字盖章后的协议送达给阿程。阿程多次催促上海某公司按协议提供服务,上海某公司否认收到了协议约定的 250000 元,同时上海某公司拒绝履行协议中约定的服务,最终造成《" 规劝第三者 " 咨询协议》解除,林莉侵占的 250000 元服务报酬也未归还给阿程。

阿程认为林莉与上海某公司串通,诱骗其签订协议,骗取和占有其 25 万元,于 2019 年 10 月 19 日向海口美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林莉立即返还侵占阿程支付给第三方的服务报酬 250000 元,依法判令林莉支付侵占阿程 250000 元所产生的利息。

诉讼中,阿程提供其与吴离的信息记录进行证据保全的公证文书,主张上海某公司收到协议确定的服务报酬,林莉占有其支付的 25 万元没有合法根据,构成不当得利。

林莉则认为,根据婚调中介行业的行规,阿程支付的 25 万元服务报酬中,其中的 10 万元属于其应得的婚调中介费,另外 15 万元已支付给上海某公司。

阿程认为,和解协议存在保密约定,不同意该和解协议作为证据使用,认可已收到吴离汇付的 10 万元,表示该款为赔偿款,不属于退付的服务报酬,同时抗辩称吴离所述的工作成果并不属实。

另查,林莉在诉讼中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收取婚调中介费的依据或合同根据。阿程与吴离的信息记录中,吴离明确阿程未依约支付协议约定的服务报酬。

法院:被告返还不当得利款 10 万元及利息

海口市美兰法院认为,原告阿程寻求被告林莉提供帮助,林莉在了解情况后介绍上海某公司给阿程,阿程依上海某公司要求向林莉支付 25 万元,其行为属于基于特定目的、有意识的行为,林莉与阿程之间不存在服务或中介服务的合同关系。林莉在收款后,依据阿程与上海某公司的《" 规劝第三者 " 咨询协议》约定,向第三人吴离支付了 15 万元,吴离作为上海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收款行为为职务行为,应视为上海某公司已收到服务报酬 15 万元,第三人个人账户收取的 15 万元具有法律原因。

原告阿程在诉讼中主张该款为上海某公司的给付的服务赔偿款,与和解协议的约定不符,对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林莉认为其收取的 25 万元,其中的 10 万元属于其应得的婚调中介费,未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阿程向林莉转账 25 万元的事实客观存在,林莉未就其与阿程之间就存有收取其中 10 万元款项的法定理由及约定理由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其继续保有该笔款项缺乏依据,应予以返还。

据此,法院依法作出判决,被告林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阿程返还不当得利款 100000 元及利息,并驳回原告阿程的其他诉讼请求。

橘猫的幸福家园
1 楼
这样的老公,为啥还想留着他
难为
2 楼
直接踢走就行了,浪费!
小毛er
3 楼
中国为什么有这样的服务?太奇葩了。 美国妻子会直接离婚并且分走大部分 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