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失踪女子遇害案:多人否认其丈夫为保安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7月24日 21点45分 PT
  返回列表
50924 阅读
6 评论
津云新闻/新京报

津云新闻记者 陈国亮 刘畅 发自浙江杭州

连日来,杭州来女士失踪一案牵动着很多人的心。7月23日晚,杭州警方发布通报,称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来某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失踪了18天的来女士的行踪终于有了分晓。

23日下午、晚上及24日下午,津云记者多次探访正处于“风暴眼”的三堡北苑小区。

变化:难进小区,难见家属

津云记者在23日下午多次尝试进入三堡北苑小区的几个大门,都被小区保安拦住或马上拉出去,“你不是小区业主!所有外人都不许进!”

小区东门聚集了20多位全国各地媒体记者及计划搞直播的互联网从业者,都被保安拦在外面。媒体同行称,以前几天都是可以进入小区的。有位未穿工作服的外卖小哥告诉津云记者:“前几天我几乎天天在工作之余进入这个小区帮助寻找来女士下落,想挣10万元悬赏,哪想到今天突然不能进了,而且突然同时来了这么多记者。”

津云记者在门口远远地看见小区里面来女士所住那幢楼下,数位搞刑侦技术工作的民警正在几辆吸污车、吸粪车边走动。有媒体记者还曾看到这些民警曾将一些可疑物用水冲刷后放进黑色塑料袋,而这些可疑物应该是从下水道、化粪池里抽吸出来的。

在小区边上的三堡公园里,津云记者看到了前几天为找人曾被抽干过的河道。公园靠小区一侧的铁栏杆,也被苫布遮挡住,不让外人观看警方在小区内的工作情景。

透过围墙上遮挡的布可看见小区内几辆吸污、吸粪车还在作业

小区旁边曾被抽干的景观河

23日晚上,津云记者进入小区,上了来女士所住的某幢某单元8楼,电梯打开后就发现门口把守着两名守卫,不让外人去打扰、接触来女士家的人。

8楼电梯打开,出现一张躺椅,椅子前方,有两位值班守卫和另一张椅子未进入镜头。

津云记者与同行多次拨打来女士的大女婿手机,发现对方已经关机;拨打其大女儿的手机,多次不接后终于接通,对方称:“我现在不便透露情况。”

在小区门口的媒体记者发现,贴在小区几个门口已经多日的那几张寻人启事,23日下午已经不见踪影。

由于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来某某丈夫许某某目前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来某某的家人、亲戚现在突然之间变得难以找到或难以接触到,所以目前想要深入了解到许某某个人的一些详细情况,已显得十分困难。

许某某的“职业之谜”

许某某到底以何为生?关于他的职业网上有很多猜测,但是直到目前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23日21时多,津云记者上了来女士所住的某幢某单元9楼,采访了901室住户。

男户主称,他和家人也是刚刚才从电视里得知来女士的死讯,以及她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信息。据他回忆,来女士与他都曾是三堡村同一个组的居民,但是以前居住相距较远,所以相互没有交集。这几年,他与来女士的现任丈夫也只是点头之交。对网传来女士现任丈夫是本小区的物业人员和保安的这种说法,他表示该传说有误。他还回忆称,曾有警察来过他家里搜寻有无来女士曾经来过的痕迹,而且警察搜查得还很仔细,把他家的冰箱也打开看了。

小区保安在劝津云记者赶紧离开小区时,也否认了许某某是本小区物业人员的说法。

一家媒体同行告诉津云记者,他们采访过来女士的嫂子。对方说,来女士现任丈夫许某某老家是浙江绍兴诸暨市(据警方通报,其户籍是杭州籍),他跟他前妻生有一个儿子,目前在杭州工作。据她说,许某某是在杭州一个地铁站上班的。

24日,记者走访了传闻中许某某所在的地铁九堡站,地铁工作人员、值班民警和保洁阿姨一致表示,许某某不在车站工作。地铁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认出了许某某的脸,说:“这不是新闻上的那个人嘛。”同时表示这个人并不在该地铁站工作。

环卫工人24日上午听到窨井附近有哭声

24日下午记者在小区东门看到,来女士居住的楼栋附近的窨井依然被红白蓝苫布围住,这几个井盖连接着小区的化粪池。此时这里的警察和群众已经撤离。

记者从一名负责附近街区保洁的环卫工人处了解到,他曾于今天早上10:40左右听到靠近东门的窨井井盖附近有哭声。当时雨下得很大,他当时不清楚为什么有人在哭,看新闻才知道,哭泣的是来女士的亲属,是为了悼念她前来的。环卫工人师傅表示,已经看到吸污车来了四五天,是昨晚才刚刚撤走的。

来女士在三堡北苑的住房没有房产证 不能买卖

记者从小区附近的房屋中介了解到,三堡北苑所在的地区靠近钱江新城和运河,房屋买卖每平方米均价为4万元左右,即使是上世纪90年代的“老破小”也可达到4万元左右。但是三堡北苑是回迁房,即使已经搬来十年以上,该小区的居民也没有房产证,所以房产不可以买卖,只能私下租赁,一个类似于来女士家的2室小户型租金约为3500元至4000元。

记者从小区门外的一家烟酒店了解到,店主曾在家人寻找来女士时,见过来女士的姐姐,来女士的姐姐曾告诉她,她将来女士的11岁小女儿接走,还透露小女儿肠胃不适去了医院。

三堡北苑门禁更严

7月24日14时,记者再次经由景芳路的北门进入三堡北苑,来女士居住的楼栋下站着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而在来女士所居住的楼层,仍有两名男子把守,他们要求所有前来的记者离开小区。

两名北京某媒体的记者与两名黑衣男子产生了冲突,一名记者拿出记者证,但遭到黑衣男子的推搡,并高喊“出去!出去!”记者观察到,黑衣男子身穿制服,制服后背位置写着“四季青综管”,胳膊上戴着红箍,红箍上写着“四季青街道”字样。记者询问该黑衣男子身份,男子表示自己不是“警察”,而是“保安”。

24日17时左右,三堡北苑小区的东门被装上了一米左右高的护栏,几名工作人员将小区门口彻底封死。

小区门已装上了护栏封死

小区门口附近有很多围观者

24日下午,小区北门门口始终围着几十名附近的居民群众,他们一直在唏嘘感叹,内容主要围绕三堡北苑来女士失踪后宣告遇害的案情,虽然有人声称了解内情,但是内容还是与网传相差无几。有人表示“来女士的丈夫许某某是侦察兵出身”,但是却记不住他的名字,有人表示“许某某占用家对面的房子作案”,但是却不知道他家对面是电梯井。

23日晚,杭州警方的通报,最后写道:“目前,案件仍在全力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根据案件侦办进展,于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

对此案,津云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村主任谈遇害女子之夫:回老家总是1个人 老婆很少来

(原标题:村主任谈杭州遇害女子之夫:回老家时总是一个人)

新京报讯 失踪19天后,53岁的来女士被确认遇害,杭州警方认定,其夫许某某有重大嫌疑。24日,许某某家乡的村主任许江松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某某19岁离乡后,一直在外谋生,很少回到村子里,回来时,也几乎都是一个人。

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是来女士之夫许某某的老家。村主任许江松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某某的父母已经去世,家中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哥哥在村里务农,弟弟是一名司机”。

许江松介绍,每年春节,许某某都会回老家和兄弟吃一顿饭,“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回来,他的老婆(来女士)很少到老家来”。

23日晚间,杭州警方通报称,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报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某于7月5日凌晨失踪。经调查,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

杭州"失踪"女子亲属:嫌犯系司机 炒股亏了很多钱

新京报讯7月24日上午,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下起了雨,三堡北苑小区内,几名中年人撑着雨伞,围在化粪池的井盖旁痛哭,呼喊着“来某利”的名字。

一名男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来某利的表哥。他和家人是前一天得知来某利遇害身亡的,从杭州萧山赶来悼念。

7月24日上午,三堡北苑小区的化粪池井盖附近,来某利的家属前来悼念。 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据杭州市公安局7月23日发布的通告,有三堡北苑居民报警称来某利于7月5日凌晨失踪,经警方侦查,来某利已经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4日下午,来某利的前公公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来某利的婚姻情况。老人曾听来某利的女儿说,许某某炒股亏了很多钱。

被害人表哥称,嫌疑人工作是“为老板开车”

7月2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了来某利的前夫于良(化名)。于良称自己就在派出所门口,希望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中午,于良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来某利是杭州市江干区人,与自家所住的江干区某村相隔不远。经人介绍,于良与来某利在1990年结婚,次年生下大女儿。

据老人回忆,1990年至2010年,来某利先后做过塑料厂女工、卖过服装,后又去服装厂打工、到某药店卖药。2010年前后,来某利从药店辞职去了上海,并与于良离婚,之后与现在的丈夫许某某再婚。

在于良父亲的印象里,来某利与许某某相识很早,来某利与于良结婚前,许某某便租下来家的一处平房屠宰鸭子。来某利与于良的大女儿有时会向家人讲述,母亲来某利从上海回来就去做了清洁工,继父许某某“在开网约车,炒股亏了很多钱,房子装修也是贷款的”。

7月24日,来某利的表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许某某现在的工作是“为老板开车”,但并不清楚其具体就职单位。这一说法未能得到其他人证实。

于良和父亲均表示,于良与来某利离婚后,两家人很少往来。父亲说,双方上一次接触,还是2018年一起参加来某利与于良大女儿的婚礼。

7月2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前往来某利大女儿的两处住所,均无人应答。

邻居称,3天前还向许某某询问妻子下落

据于良的父亲介绍,来某利生前居住的三堡北苑小区住房,为村子拆迁后的回迁房。新京报记者发现,7月23日后该小区已经封闭,保安会对进出人员逐一核实身份。

7月23日,三堡北苑小区。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7月23日,来某利家的单元电梯里仍贴有来某利的寻人启事,但24日寻人启事已不在。寻人启事显示,来某利53岁,身高158厘米,体型中等,精神正常;其于7月5日1时至6时从家中走失,走失时穿咖啡色吊带睡衣、黑色鞋子,未带证件或手机;“监控中确定最晚时间是7月4日17时10分回家,没有监控显示其走出小区。”

23日晚,新京报记者看到来某利家大门紧闭,门上还有“光荣之家”的牌子。一名在门外看守的工作人员表示,家中已无人居住。

7月23日晚,来某家所在单元的电梯内仍贴有寻人启事。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7月24日,一名住在楼下的邻居表示,21日时她还曾与许某某同乘电梯。当时,这名邻居询问了来某利的下落,许某某有意用胳膊遮脸躲闪,说“来某利不可能一个人出去”。22日,许某某骑车出小区时,还曾与这名邻居打招呼。

一名与来某利做了5年邻居的男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来某利家中平时住着三口人,除来某利、许某某夫妇外,还有二人的女儿。这名邻居的孩子与来某利的女儿为同年级同学,他上午上班、下午买菜时经常见到来某利,偶尔会打声招呼,但对其并不是特别了解,“看打扮还是蛮清爽的,不像是50多岁的人。”邻居说,他从未与许某某说过话,“有时他(许某某)看到我们也会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此外,三堡北苑小区附近一家小商店的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见过来某利,但不熟悉,“感觉她比较低调”。另一家烟酒商行的老板也表示,“人是见到过的,但具体为人不清楚”,只记得她“文文气气的,感觉蛮好”。

涉事小区清理化粪池

据杭州市公安局7月23日下午发布的通报,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群众求助,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利于7月5日凌晨失踪。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2日傍晚,新京报记者在来某利生前居住的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内看到,多辆抽粪车进入小区。每辆抽粪车上都有穿着红色上衣、戴着黄色帽子的工作人员,此外,现场还有公安机关工作人员。

7月23日下午4点左右,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在化粪池内找到一些白色片状物,在附近用矿泉水冲洗后打包带走。

7月23日下午,民警对从化粪池内提取的物品冲洗、拍照。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三堡北苑小区共有4个化粪池井盖,均位于小区东北2门附近。来某利家位于4幢,距离化粪池大约50米。

杭州市公安局的通报显示,针对此案,公安机关仍在全力侦办,并将根据侦办进展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

人生没有智慧
1 楼
刑讯逼供啊,不招接着打
托尼裤子
2 楼
杀人本来就是技术很低的活,随便搞个户外旅游,上山掉悬崖,下水淹死。。妈的偏偏喜欢在家分尸,累不累啊!傻逼!
柴郡猫
3 楼
老手啊 换几个老婆了?
笑靥如花
4 楼
应该动机就是为了这个回迁房子🏠,现在只要没法证明这个男的儿子参与凶杀,他应该是有权继承的,如果没查出来凶杀,这个老公就继承大部分老婆遗产随便处置了,查出来,即使这老公死刑,回迁房是夫妻共同财产,这个男的儿子也有权继承部分财产,甚至可以监管未成年妹妹那部分。只有这个女的活着,继子可能啥也分不到,所以这个老公要把老婆杀了,真是太坏了,有可能作案前已经咨询过了,绝对是预谋作案
别告诉我女朋友
5 楼
记者拿个记者证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l
liuyuanwang99
6 楼
还是没说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