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女儿写诗惊动新华社:或可自赏 莫付流觞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2月2日 7点31分 PT
  返回列表
739 阅读
1 评论
澎湃新闻

一位女诗人的几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尸字头”汉字描摹“黄白之物”,招致批评。批评意见可能未窥全豹,争议之诗或为游戏之作。但文学创作的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循的——图自赏,创新可以大胆尝试;为流觞,诗文不能有伤大雅。

  中国有着古老的诗歌传统,“诗言志、歌咏言”,用诗歌表达自己的心声,是诗人的自由,应该尊重。但是袒露心声,也应该尊重诗歌之美、诗人身份乃至于读诗爱诗之人的耳目。试想“武乡侯骂死王朗”时,羽扇纶巾的诸葛孔明若满口“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时的“粗鄙之语”,那实在是一件煞风景的事。

  与“五谷轮回之所”相关的事物,并不是说一概不得入诗入文,毕竟《庄子》中就有“道在屎溺”的说法,文艺作品中适当地打破禁忌,也确实是一种创作手法,可以更好地触动受众的心灵。但是,人皆有羞恶之心,“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过度解构也会引发受众的反弹,所谓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篇尾感慨佛狸祠下乌鸦留下的一片狼藉,要借用“一饭三遗矢”的典故,但是作者避开禁忌点到即止,以一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代之,终成被人激赏千古的警句。

  《汉书》三班、建安三曹、眉山三苏、小仲马是大仲马“最好的作品”……文学史上的家学渊源,古今中外屡见不鲜,也被无数为人父母者所艳羡。我们要防止对名宿之后有过多的恶意猜想,但是全社会也有理由希望他们能在继承创新上下功夫,或青出于蓝,或别开生面。这是公众喜闻乐见的。

  此前报道

  贾平凹女儿的诗被群嘲,曾被父亲称赞“我远远撵不上”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喻琰 实习生 梁舒奕

  澎湃评论员 李勤余

  1月28日,文学艺术界刊物《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起舆论热议。

  文章写道,“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

  前述文章列举了贾浅浅各项诗歌比赛的获奖经历和诗歌作品,批评贾浅浅诗歌是“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

  

  贾浅浅个人介绍 图片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账号“当代”

  文章列举了贾浅浅一首《那年,那月,那书》:

  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你看的什么书/《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那个老外耸耸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这首诗收录于贾浅浅新出版的第三本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

  《文学自由谈》文章称,“这种‘浅浅体’诗歌,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

  文章还列举了贾浅浅的诗歌《郎朗》: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文学自由谈》文章称,“这种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这与诗歌怎么能够捆绑在一起,更无法想象,那些出版商们为何要如获至宝、争先恐后地包装出版。”

  此外,《文学自由谈》文章作者写道,“读贾浅浅的诗歌,无数的错别字和各种硬伤从字里行间汩汩而出”。例如:《梦在左,灵魂在右》中的“风骤雨横,门掩苍(沧)浪之水”,《Z小姐的雨天》中的“一只(支)烟的功(工)夫,她和这个世界都陷入沉默”。

  贾平凹曾称赞女儿:

  我远远撵不上了

  对于贾浅浅诗歌的质疑,2月1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贾浅浅父亲贾平凹,截至发稿前,贾平凹暂未回应。

  在贾浅浅的诗作中,有多处引发争议的段落,例如使用“屎”“尿”等不雅词汇,关于贾浅浅的争议顿时席卷网络。在贾平凹笔下,曾经如此称赞贾浅浅的写作才华:“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2017年父亲节,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账号“当代”曾刊登《贾浅浅: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文中贾浅浅写道,“我从小到大特崇拜我父亲,就是除了不读他的书,不看他写的文章。”“我日后要是有幸出什么研究我父亲的书,大家一定要坚信这是我们俩人共同研究的结晶。”

  

  图片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微信公众账号“当代”

  但在贾浅浅近年的学术成果中,有多篇论文有关贾平凹,例如《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贾平凹的叙事策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贾平凹散文精选》《贾平凹书画与文学艺术精神关联性研究》等。

  同日,陕西省作家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暂未关注到贾浅浅引发的网络热议。

  “贾浅浅的入职流程

  是公开、规范的”

  资料显示,贾浅浅曾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澎湃新闻记者拨通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前副院长韩鲁华的电话,他表示,自己看过贾浅浅的诗歌,也读过她所有的论文,但是对于文学之外的争议并不关注。他强调:“浅浅是个好娃,我认为她在诗歌写作上是有才华和灵性的。”

  对于贾浅浅多篇论文关于贾平凹,韩鲁华认为,这并没有违法学术规范。“没有规定说她的父亲是贾平凹,她就不能研究贾平凹了。”

  对于网友的非议,他认为这是贾平凹的名声太大所致。“资料显示,贾平凹曾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院长,父女曾在同一所大学工作,对此,韩鲁华表示,贾浅浅的入职流程是公开、符合规范的,与其父的身份并无关联。

  同时,澎湃新闻记者拨打了贾浅浅现在就职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段建军的电话,他以“自己最近有事,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采访。

  

  贾浅浅

  文学评论者卢辉:

  她拥有诗人的天赋和能力

  “贾浅浅的文字是颇有灵气和个性的,她拥有诗人的天赋和能力,把文学变得更加感性、可视化。”文学评论者卢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曾为贾浅浅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写作评论《“宽与远”的诗歌境地》。在他看来,人们应该更多将目光放到贾浅浅的文学创作,阅读她的全部文学作品,而不是聚焦于几首玩笑一般的“打油诗”。他认为,有些网络评论是以偏概全了,不能用几首诗歌来判断贾浅浅的真实写作水平。

  资料显示,贾浅浅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贾平凹文学馆常务副馆长,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

  同时她也是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椰子里的内陆湖》,曾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入选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诗人。

  2月1日,澎湃新闻多次联系西北大学文学院、西北大学党委宣传部,并以邮件形式联系贾浅浅本人,截至发稿前并未获得回应。

  网友评论

  不少网友读了贾浅浅的诗笑了:

  李MUFC李:随便说 几句话 不加标点符号 就算是诗 了吗

  一棵歪脖子树:写这诗的人是文学博士,那我岂不是一代文宗?

  风痕:这…感觉还没我高中语文老师写的好

  酒:要说起我的父亲,那还得从头说起。。。。。。一个文学院副教授,这文章开头对得起小学语文老师不

  还有网友直接下场开写

  范斯特洛夫:

  《诗人》

  自从我

  会用了

  回车

  我好像

  也成了

  诗人

  《贾浅浅:我的父亲贾平凹》

  仿佛有股熟悉的味道

  十一月an:夏洛特烦恼:我的区长父亲

  文章奇哉啤酒美哉:《我的作协父亲》

  贾浅浅的诗到底怎么样,

  文坛没个数吗?

  核心期刊《文学自由谈》近期刊发了一篇题为《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的文章,引发舆论,尤其是文学圈的广泛关注。

  贾平凹在女儿的成长和创作道路上到底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贾平凹有没有因为爱女心切,为其通向诗坛提供各种捷径,从而跨越了规则,践踏了公平?

  贾平凹的创作成就、他在中国文坛的地位,是得到公认的。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给贾浅浅的诗歌作品、文学水平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虽然“文坛是个圈”,但也必须用作品说话,打破“圈子”“关系”的想象,才能在文坛长期立足。揠苗助长,是培养不出大作家的。

  贾浅浅的诗到底写得怎么样?这对文学研究者来说,不该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泰傻
1 楼
一看就是没认真学习过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不懂得讲话中关于文艺是为什么人的最基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