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杀任何人 却把自己编成了连环杀人犯(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7年11月5日 10点18分 PT
  返回列表
4398 阅读
1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90年代初,一桩令瑞典警方头疼了多年的凶杀案突然有了进展,

  取得进展的原因,是因为一名正在服刑的犯人在一次心理治疗过程中主动透露了他犯下的杀人事件。
  

  这个犯人名叫Thomas Quick,他因为抢劫银行未遂已经被判刑,但因为患有精神疾病,正在瑞典法伦市的Sater医院接受精神治疗。

  此后的近十年里,他又陆陆续续向自己的心理治疗师坦白了30多起谋杀案,并8次被定罪...

  他的作案手法多变,极其残暴,

  曾多次殴打、性侵、分尸过受害人,

  他甚至还吃过人肉,曾笑称要向他自己心中的偶像汉尼拔致敬......

  犯下案件的数量之多、犯案过程的极尽凶残,

  让Thomas毫无疑问成为了瑞典史上最令人谈之色变的连环杀人犯之一。

  

  然而,就在2001年,Thomas突然单方面宣布停止配合警方的调查,

  并全盘否认了过去坦白的种种罪行。

  他坚称自己不是杀人犯,从未杀过任何一个人,

  并谢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

  从此,在Sater医院里默默沉寂了长达7年的时光。

  2008年12月,Thomas接受了纪录片记者Hannes Rastam的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他时隔七年再次否认自己是杀人犯,并详细的讲出了成为连环杀手背后的真相。

  2013年7月30日,经过司法机关在几年间的重审,针对Thomas的8项定罪被全部撤销。

  他,被无罪释放了。

  

  然而,Thomas的经历,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困惑。

  一个从未杀害他人的人,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杀人犯?

  既然不是杀人凶手,为什么他又曾经8次被定罪?

  而且,在他已经成为了连环杀手的十多年之后,他又为什么突然反悔了?

  要回答这些问题,

  还得从六十多年前开始说起......

  

  1950年4月26日,Thomas Quick(图中最右边那个婴儿)出生在瑞士的科尔纳斯。

  那时,他的名字还没有改为Thomas Quick,而是叫Sture Bergwall。

  Thomas出生在一个十分普通的家庭,他的家里一共有7个孩子,

  因此,尽管他的父母对孩子们都十分严厉,但父母平摊到每个孩子身上的注意力其实非常的有限。

  14岁那年,热爱文艺和戏剧的Thomas发现自己对同性的兴趣越来越深,

  在同性恋依然被认为是异类的那个时代,Thomas感到了深深的羞愧和痛苦。

  他隐瞒着父母开始滥用药物,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求快感和所谓的解脱。

  也许,正是他青春期所承受的这些压力和食用了过量药物的影响,

  让他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

  他对同性的身体开始越来越着迷,有时候甚至会控制不住自己。

  成年后,Thomas多次因为性侵男性未成年人入狱,又都因为精神问题被转进了Sater医院接受治疗。

  出院后,他又因滥用药物和刺伤他人被警察逮捕,又辗转被送回了Sater医院继续精神治疗。

  就这样反反复复,出院又入院,Thomas最后一次被捕,是在1990年。

  那年已经40岁的Thomas依旧是不务正业,

  他为了筹钱去买毒品,不惜假扮成圣诞老人抢劫银行。

  当然他并没有成功,被警察当场逮了个正着。

  这一次,Thomas在Sater医院里,一住就住了23年。

  

  本来,Thomas的刑期是没有那么长的,但这次被捕与以往大不相同。

  曾经的Thomas总觉得自己还年轻,

  但这次,已经人到中年还因为抢劫未遂被捕的Thomas,第一次感受到了极度的孤独。

  他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觉得自己一无所成,

  也从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和关注。

  他曾经寄希望于自己的心理治疗师,希望他能帮他走出这种痛苦的状态,

  但因为Thomas的人生经历比起其他罪犯来说平淡无奇,

  而且他的精神治疗已经快要结束,

  心理治疗师始终都没对他产生多大的兴趣...

  更别提在他的身上多花一点心思,去解决他孤独的痛苦了......

  有一天,当Thomas又一次和心理治疗师聊到自己的童年,

  他有意无意的把童年经历说得悲惨了一点......

  出乎意料的是,治疗师明显对他的描述产生了兴趣。

  他尝试着又编造了一段在儿时被父亲性侵的经历,

  治疗师更是对这段经历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治疗师的反应让Thomas突然明白了一点:

  要想获得关注,必须得给自己编出点与众不同甚至是非常奇特的经历才行。

  于是,为了能够编出更多的故事,Thomas开始大量阅读。

  而且,为了能够更好的把自己转变成拥有着奇特人生的另一个人,

  他把自己的本名Sture Bergwall正式改为了Thomas Quick,

  而且决定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像汉尼拔那样变态的杀手。

  

  Thomas在医院里如饥似渴的阅读,

  他读到了许多份报纸,并把报纸上那些与案件相关的细节都一一记住。

  然后每当他搜集齐一个案件的具体内容,

  他就会在和治疗师聊天的时候“无意间”透露出“自己曾经犯下的”某个案件的信息......

  通过这一次次的“自首”,Thomas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治疗师开始每周都主动过来找他聊天,并鼓励他尽量多说一点。

  医院里的病人、护士和医生对他的态度也变得大不相同。

  甚至还有媒体和记者开始在报刊杂志上对他进行分析。

  所有人似乎都在把他当作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

  而这种“处在世界中心”的感觉,大大满足了Thomas的心理需求。

  他的谎言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他自己也越编越兴奋。

  甚至还专门写了本书,“回忆”自己痛苦不堪的童年经历并分析了自己的杀人动机,

  把他本人的变态都归咎给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不过,

  认罪是一回事,想要在法庭上被定罪,就需要警方实实在在的调查和取证了。

  但Thomas是个聪明又细心的人,他非常善于从检察官和律师对他一次次的问话中获取信息,

  当警方带着他去案发现场取证和指认证据时,

  他也总能通过参与调查和与他人交流了解到更多的案情细节。

  这些东拼西凑得到的“情报”,都让他一次次完善了自己的供词,

  最后就连司法人员也觉得,如果不是凶手,他根本无法讲出这么多符合案情的具体细节。

  于是,尽管很多案件的最终证据都只有Thomas自己的供词,

  但在针对Thomas的6次庭审过程中,他还是获得了8项定罪。

  

  就在Thomas被大肆报道为杀人狂魔和连环杀人犯的时候,

  在Thomas被定罪的8起案件中,有一件曾经引起过受害者家人的怀疑。

  受害者是失踪的11岁男童Johan Asplund。

  在Thomas自述了这起案件之前,Johan的父亲已经对凶手有了一些头绪。

  他和妻子一致认为是妻子的前夫为了寻仇故意杀害了他们的儿子。

  因此,当警方告诉他们有一个素未谋面的新嫌犯出现,他们当即就产生了怀疑。

  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Asplund夫妇发现,Thomas的供词总是前后不一。

  他们怀疑Thomas根本就是在编故事,甚至认为他很多供词里的信息都是从警察那里听来的。

  比方说,Asplund夫妇因为对Thomas十分怀疑,所以在一开始故意没有说清楚儿子身上一块十分明显的胎记到底在哪里。

  相应的,在对Thomas的前几次问话中,Thomas也没有主动提到过胎记这件事情。

  但当Asplund夫妇在警方的要求下详细描述出了儿子胎记的形状和位置之后,

  在随后不久的一次心理治疗过程中,Thomas就奇迹般的“记起”了这个胎记......

  这起案件一直调查了七年,对Thomas的审讯也进行了十多次。

  在这七年中,尽管Asplund夫妇各种怀疑,

  Thomas还是在警方的迷之信任下,把自己的供词给一步步“填补圆满”,

  然后顺利获得了判刑。

  除了Asplund的案件之外,

  其实在Thomas招供的其他案件中,证词前后不一的现象也曾经出现过。

  比方说,在1997年定罪的一起以色列游客被杀案中,

  警方曾多次向Thomas询问到底使用了何种凶器,

  都被他以精神问题记不清楚而搪塞过去,

  最后才终于“猜”对了凶器是一根木棍,并因此获刑。

  而在另一起谋杀案件中,Thomas甚至把受害者的发色都给说错了,

  最终也是被归咎于他的记忆出现偏差,把警方给忽悠过去了。

  就这样,也不知是警察太急于破案,还是因为Thomas忽悠人的能力太强,

  一直到2001年,在Thomas自己翻供之前,

  除了Asplund夫妇之外,从来没有人公开质疑过他说的到底是真相还是谎言。

  

  事实上,当Thomas在2001年自己翻供之后,人们也依旧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觉得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在做无聊的抵赖罢了。

  即便是2006年Asplund夫妇为了让真凶得到惩罚,强烈要求法院撤回对Thomas的判决,

  法官依旧判定Thomas有罪,驳回了他们的请求......

  直到2008年,Hannes Rastam 对Thomas进行采访并查阅了接近五万多页的案情报告之后,

  才发现,每一个被定罪的案件其实都疑点重重,

  因为自始至终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直接证据可以判定Thomas有罪。

  事实上,就连Thomas的证词都令人十分怀疑。

  

  在接受Hannes采访的过程中,Thomas也敞开心扉讲述了他成为连环杀人犯的经历。

  他解释了自己是如何因为寻求关注开始编造谎言,然后又因为备受关注而不得不一次次为了圆谎而继续撒谎...

  他说自己曾经也想过要停止说谎,但他对镇静类药物十分上瘾(电视剧),只要他讲出警方想要听到的话,就可以得到任何他想要的药物和东西作为奖励.....

  他还透露每当警方对他有所怀疑,他都会向警方解释自己是故意为了扰乱调查,或者说自己是因为精神创伤而记错了一些细节,就总是能够得到警方的重新信任和原谅.....

  至于他为什么会在2001年突然翻供,是因为那时候Sater医院突然换了新的院长。

  院长发现Thoma使用的药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本身所需要的计量,于是立刻采取行动帮他戒掉了药瘾。

  脱离了药物的诱惑和影响,Thomas逐渐清醒下来,

  才终于意识到那个犯罪的Thomas并不是他自己,

  而这种荒唐的关注也早该被结束了......

  

  为了查清楚事情的真相,Hannes Rastam在纪录片完成之后,又联合了专家和曾经调查过Thomas案件的一名警察继续着手调查。

  他们惊讶的发现,Thomas的童年并没有如他曾经所说的遭受过母亲流产、父亲性侵等黑暗历史。

  在Thomas自述过的30多起案件和其中已经被定罪的8起案件中,也有很多证据都是矛盾的。

  在一起案件里,他声称有两名失踪的索马里难民其实是被他杀害。但经过调查发现,那两名曾经报道为失踪的难民实际上已经在其他国家被找到,而且活得非常好。

  在另一起案件中,Thomas曾胡编乱造过一个犯罪现场,而且还被警方在现场搜出过一块人的骨头当作证物。

  但经过专家的检验,那块所谓的“骨头”其实只是木块、胶水和塑料的混合物......当时因为来不及检验,就被粗心的警官直接当作骨头上交法庭,被作为证据给Thomas定罪了......

  还有一起性侵杀人案,Thomas曾经自述残暴的侵犯过被害的女孩,但事实上,人人都知道Thomas其实是个同性恋,而且在被害人体内查到的DNA与Thomas根本不符......

  甚至,在另外几起案件中,Thomas还被找到了不在场证明......

  针对Thomas事件的调查人员终于不得不承认,Thomas在过去那些年里向医生和警方所提供的信息,可能全部都是编的或者在报纸和书上看来的。

  而被耍的团团转的警方仅靠Thomas漏洞百出的证词和没有经过验证的证物,根本不足以判定他就是那8起案件的凶手......

  在公众、媒体的舆论压力下,在记者和专家们拿出的证据面前,

  备受诟病的瑞典司法机构终于再一次重新调查已经给Thomas定罪的8起案件,

  一件件排查之后,在2013年7月,

  Thomas的罪名被全部撤销,司法机构还给了他彻底的清白。

  

  现在,Thomas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他也把自己的名字又改回了原名Sture Bergwall。

  67岁的他对心理学很感兴趣,还常常和对他感兴趣的心理学专家互相交流。

  他曾经透露过自己非常后悔为了寻求关注编出了那么多谎言,

  还十分后悔自己在受害者的家属面前编造出了许多令人心寒的黑暗血腥的细节。

  恢复了正常的Thomas说:

  “我曾经很崇拜汉尼拔,想要向汉尼拔致敬,但我从没有杀过任何人。”

  嗯,这就是一个从未杀过人的瑞典男人,从一个普通的抢劫犯变成全国闻名的连环杀人犯,

  最后又变回了普通人的故事......

永远是中国人
1 楼
他是不是应该因为干扰司法而被定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