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店 满足武汉人从早到晚 从生到死的各种需求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1月5日 15点0分 PT
  返回列表
22808 阅读
5 评论
公路商店

武汉武船背街上,周师傅开了几十年花圈店。这个早上,他窝在竹椅里,百无聊赖地打着手机游戏斗地主,身后堆满了落灰的花圈。放在以往,这是他最忙的时候。 去年年初,他的生意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就算是到去年四月份重新开始营业,他的生意也没有想象的一般好转。 遵循一切从简的丧葬政策,逝者家属到店里只会买点纸钱和花束。 “活了六十几年,第一次见到花圈店成人用品卖得比花圈都好。”



像周师傅家这样卖成人用品的花圈店,在武汉不止一家。事实上,在大众点评和百度地图上随手一搜,你就会发现,不管是繁华的汉阳大道还是幽僻的城乡结合部,花圈店和性用品的联名都随处可见。





初到武汉的外地人们,不仅会震惊于武汉人边赶公交边吃热干面的绝技,还会对花圈店前的成人用品招牌留下深刻的武汉印象。 武汉伢阿杰的网恋女友来武汉找他奔现,忘了买套的阿杰,下楼就拐进了最近的一家花圈店。 夜晚,女友双手环绕在阿杰的脖颈,那里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香油纸钱味。 自此以后,她对武汉风味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大学毕业后来武汉发展的刘子,上班前路过花圈店的招牌总是会心一笑,进而对上面的“专业一条龙服务”产生丰富而具体的联想。 而当他真正鼓足勇气在深夜走进这家花圈店,才发现这家店提供的,其实是殡葬服务一条龙。



只有那些从来没感受过武汉气息的人们才会看着招牌大惊小怪,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来说,花圈店和性用品的联名早就司空见惯,那就像吃红薯要用勺,过早要用跑一样,是他们熟稔在心的武汉标签。 国庆回乡之后,从小在武昌长大的武汉伢小陈被他妈派去后湖办事。 二十五年来才第三次去后湖的他,最后沦落到操着武汉口音和外地游客一起向本地老嫂子问路。小陈的车被引到一条偏僻的小路,在路的尽头,修路的工地又挡住了他的前进。 几近崩溃的小陈,突然注意到路边熟悉的花圈性用品招牌。这时他竟然感到一丝温暖。 “我应该还没出武汉。”



有的武汉孩子是出来上大学之后,才发现不是所有地方的花圈店都卖计生用品。 对于年纪稍长的武汉人,在那些没有杜蕾斯冈本也没有淘宝的日子里,街转角的花圈店是他们最便利的情欲出口。 花圈店的经营范围覆盖了阻止人口降生到促进人口降生的任何一个环节,除了杂牌避孕套,还有充气娃娃、震动棒、看起来像风油精的印度神油、假伟哥和催情水。



你不一定知道你爸妈的套是哪里买的,但武汉小孩们心里绝对有数。 早在十年前的武汉,有一位老教授路过武大南大门,从来没有见过成人用品专卖店的他,在那里的花圈店花150元重金购买了一个充气娃娃。然而拿回家照着说明书一看,才发现店家忘了给他配套的润滑油。 他返回花圈店向店家索取润滑油,没想到刚才还满脸微笑的店主迅速把脸一横,骂他“老流氓”。气不过的老教授转身就向武昌中南工商所投诉了这家花圈店。 在武汉,即使是最计较面子的读书人都要更洒脱一些,和那些买个套子都还要东张西望半天看周围有没有人的外地小年轻相比,老教授的意识超前得令人肃然起敬。 这事甚至上了当天的《武汉晚报》。



为什么武汉的花圈店里会卖计生用品?我们托远在武汉的朋友老熊问了他家楼下的花圈店老板。接过一包黄鹤楼,老板悠悠地点起一支,眯着眼睛回忆。 “个斑马,你们小年轻就爱琢磨这些有的没的。“当年我老子就是这么卖的,这是规矩。” 从不相信规矩的公路商店,接着打遍了在大众点评上搜到的所有武汉卖成人用品的花圈店电话。 在意识到这并不是从遥远北京发来的新订单之后,所有老板都在一声暴躁的“搞么子喔”后挂了手机。



人们常常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你很难在其他地方找到像湖北商人那样会做生意的人。 为了节省本钱,花圈店常常会藏匿在居民楼下,它们承包了一方人的爱欲与死亡。 按照湖北风俗,家中有人去世,最好在清晨定好花圈,因为到了早上就要出殡火化。找到楼下的花圈店,五分钟后老板就能将花圈抬到葬礼现场。而到了荷尔蒙涌动的午夜,楼下的花圈店更能迅速为爱保驾护航。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花圈店,能满足武汉人从早到晚由生到死的需要。 只消一爿小小店面的租金,死人的钱和活人的钱,老板们一天就能赚完。



那些紧邻着的花圈店和成人用品店看起来泾渭分明,实际上你走进去,会发现两家店只是被一个柜子隔开。从后面的仓库里走出的,都是同一个老板。 而只想花更少的租金赚更多钱的老板,并不在乎你是来定花圈,还是来买套的。 在金钱面前,生与死一视同仁。



更有经济头脑的花圈店老板还兼营副食生意,买粮油的嫂子们、买纸钱的老婆婆、买套的小拐子们,在不到十平方米的空间里,纷纷与对方擦肩而过。 在这个星球上,也许没有另外一个角落能看到这种一下子满足了饭、祷、爱三种人类基本需求的神奇商店。



京广线呼啸而过,长江水流了又流,武汉这个九州通衢的城市,迎来再送走了不知道多少过客。来自于四面八方的人们来到武汉的码头,在这里短暂停靠,再继续下一阶段的旅程。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武汉的商人们早就看透了这种生死轮回的智慧。卖性用品的花圈店是武汉人人生的码头,他们的一辈子从花圈店出发,再回到花圈店。 或许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武汉性用品花圈店,人们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死去;人们在这里享受欢愉,也在这里承受痛苦。所有在此岸与彼岸之间不停轮转的人们,都只是世间的过客。



只要有人在出生和死亡,在武汉,性用品花圈店将一直存在下去。 如果非要说宇宙间只有一个永不改变的法则,那就是一切都是无常,聚者必散,生者必亡。 而要摆脱死亡对我们的牵制,就要熟悉死亡。

华伦久费
1 楼
小编啰嗦半天还是没搞清楚为什么花圈店和成人用品店开在一起。这实际上是个经济学问题。其一个原因是,成人用品店如果不挂靠其它商店,有些人就会不好意思去。但是如果挂靠普通经营的商店,比如饭店,就会影响正常生意,所以最合适的是挂靠一个不怕影响名声的商店,那当然就是殡葬店。另一个原因是,当有人开始这么做了以后,这就变成了一个当地不成文的习俗,那么一个新的店开张的时候,如果不同时经营两个产业,不但会损失生意,就变成了一个“不从众”的商店,这从经济学角度是会损失客户的。
碧姐
2 楼
很哲学
m
man008
3 楼
要是能办证就更好了
t
tatama
4 楼
风月宝鉴
浪迹硅谷
5 楼
看似“奇怪”的组合只能说明性和死亡都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