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当全世界和这个”边缘人集团“打交道…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1年3月19日 6点26分 PT
  返回列表
20760 阅读
25 评论
上报

苏晓康

2021年03月18日



无规则无诚信,绝非几个中共领袖的人格问题,而已蔓延成普遍的社会性格,这样的社会,治乱兴衰都不会在西方哪个学派的分析模式之内,始终是不可预测的一个异数。(汤森路透)

美国学术界的中国政治分析,一向以结构功能主义、官僚菁英政治和利益团体等分析模式,预测中国高层政治事务和变数,作为白宫对华政策的参考。这种微观取向二十多年来处于主流地位,较著名的如前麻省理工学院的白鲁恂(Lucian Pye)结合延安作风、列宁主义、毛泽东模式和世代派系来分析预测中共的所谓「克里姆林宫学」,以及奥森伯格(卡特时期白宫中国问题顾问)以短期预测中共领导人言行的官僚政治分析模式。但它因未能预测天安门事件和「六四」屠杀这些巨大变动而倍受质疑,渐次衰微。从最近六年的情形来看,似也未见哪位策士提醒白宫注意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之计,而这是最典型不过的「以言行作短期预测」。

一种宏观取向在一九九一年春的亚洲学会第四十二届年会上出现,主张跳出官僚政治模式的窠臼,摆脱以「国家」为唯一分析单元的偏见,多作非国家因素(地方、社会、民意、文化)研究和比较(与东欧和前苏联)研究。可是,我们依然未能见到对中国政经形势的准确把握。

比如,中共在后冷战时代的重大战略变更,并未引起西方的注意。基本上,中共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较量,从冷战形态转换成另一种经济竞争的形态,尝试极权制度以市场经济改革而存活下去的途径。他们却正是通过西方的经济学观点,看到了相当大的可能性:经济生活的国际化、区域集团化(西欧、北美、东亚三个「经济圈」的出现)使美国主导的「世界新秩序」矛盾丛生;跨国公司和跨国银行对世界经济和贸易的控制,是超制度超国界的,其利润第一的本质决定了中国巨大市场在国际事务中的举足轻重;全世界居民不分国籍都更喜欢舶来品,使劳动力低廉的中国对西方具有长期的竞争优势。因此,他们认为:

--世界经济处于低潮,发达国家在衰退和滑坡,「我们所处的东亚地区,又经济最活跃,发展最快」,「我们可以利用矛盾,趋利避害」,「儘快调整产业和产品结构,提高国际竞争能力」;

--「国际上资金短缺将会长期存在,但我们周边的日本和四小龙却有剩馀资金提供」,「我们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只要不断大力改善投资环境,特别是加快体制改革,我们在引进外资上仍有较大活动馀地」;

--世界军备竞赛下降,各国都在调整战略,九○年代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国经济转型时期,「这对我们也是一个重要机会」,「可利用他们转型的时机,引进设备,填补空缺」……

总之,一九九二年以前中国充分认识到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的有利性,并且强调「危机感和紧迫感,绝不再丧失这次有利时机了。」邓小平的基本思路,是在国际间绝不取代前苏联挑头与美国抗衡,而是偃旗息鼓,开放市场,养精蓄锐(增强综合国力),待以时日。不错,中共的确是在「走进」国际市场和「大家庭」,可它不是来当「乖孩子」的,不信你等著瞧。

对一个传统破碎无以维繫民间社会和价值体系的东方大国,只作政治和经济的研究,终究是浮面性的。尼克森那种以为「接触」就能诱导中共同他一道玩西方「游戏规则」的幻想,反映了他在文化层面上根本不懂中共这个特殊的政治集团。

亚洲学会第四十二届年会上出现的比较研究,一般都倾向于同苏俄和东欧的比较,如拿邓小平与戈巴契夫比,以致在华盛顿的政治圈子裡,至今弄不清江泽民和乔石谁更「戈巴契夫」一点。威斯康辛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傅礼门(E Friedman)提出一种「后现代封建专制体制」来命名列宁主义国家,也是拿二百年前西欧封建制崩解后英、法、德三国的不同道路,来比附中共政权系统性危机。这种研究自然是新的分析模式,但仍嫌离中国太远。为什麽不能从中国自身历史的演变中来分析中共呢?取这种研究角度的学者,我只见到一位:普林斯顿大学历史教授余英时。

余英时始终只从中国传统兴衰的内在逻辑去分析中共和它的领导人,特别是毛泽东,逐渐形成一套迥异于美国「中国通」的思考模式。这从他对中国研究泰斗费正清的评价中,可以看到一些脉络:

--费正清和他同时代的「中国通」都有一个致命伤:认为中国历史上的王朝体系、儒家正统,是与当代出现的一党专政、马列主义一脉相承的,无视了中国传统与中共最本质的区别:后者摧毁了整个民间社会,独占全部社会和生活的资源,却不代表任何阶层人民的利益;

--费正清所瞭解的帝制中国,只有士农工商,而不包括「边缘人」这一范畴,以及另一种中国传统:社会边缘人的造反传统,其最大特色之一就是鄙视社会上共同遵守的一切规范和价值,行事肆无忌惮,夺权和保权都不择手段;二十世纪出现的「边缘人集团」更形複杂,其拒绝常规化、迷恋权诈、好斗否定性格均登峰造极,令中外帝王枭雄望尘莫及(对毛泽东的分析尤为具体);

--彻底的现实主义,即美国利益第一,是费正清讨论美国对华政策的最高原则,由此衍生双重标准,认为民主并不适合中国,「在中国维持有效的统治」才符合美国利益因而也符合中国利益。

没有比这更一针见血的描述了。至今美国的中国研究走出费正清多远,也还难说。不过,我最感兴趣的,不是美国学者如何,而是余英时提出的这种「边缘人性格」,一语道出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本质,也揭示了自尼克森以来同中共打交道的一个误区:向一个鄙视一切规范和价值的对手,你能教给它什麽游戏规则?这六年来究竟美国改变中国什麽?一个「最惠国待遇」,变成了美国总统派去的各种助理国务卿们,手把手地教会了他们「玩弄」美国制度的诀窍。

对中国,从文化上会比从其它角度看得更透澈。余英时从中国文化的视角,进一步分析中共统治对中国人精神资源摧毁的严重后果,借顾炎武评曹操「毁方败常」之语移用毛泽东,更点出了当代中国超政治超经济的深刻危机。研究中国如忽略这个层面,则永远是雾裡看花。

比如无规则无诚信,绝非几个中共领袖的人格问题,而已蔓延成普遍的社会性格,这样的社会,治乱兴衰都不会在西方哪个学派的分析模式之内,始终是不可预测的一个异数。于是,我们又只好回到费正清的现实主义:在中国维持有效的统治,便对大家都好—这是不从中国历史自身的内在逻辑去研究中国所能得出的唯一轻鬆的结论。

※本文摘自《瘟世间》(苏晓康著,印刻文学出版)

D
Deepspace_01
1 楼
It is not Chinese people fault. CCP makes it.
追求永生
2 楼
自以为是的无稽之谈。怪不得赵紫阳一事无成。文中说无法教会中国领导人运用西方的游戏规则,不知道这个是自说自话吗?哪位中国领导人要学你那一套东西?在中国那些位高权重经验丰富的领导人面前,西方那些短命的政客当小学生都嫌不够。还整天好人为师呢。 还有,高高在上有绝对权威叫边缘人?你这是哪家的胡言乱语逻辑。大一统集权是举国力量支持的权威,你可以不同意他们的方式,但是你不能不承认事实。以为新造个词就改变了事情的本质,和那些鼓吹将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一样无知,以为他嘴唇一碰就成了事实。
天台坐客
3 楼
是啊,看看知乎,就知道还是有很多中国人民打到美帝的决心和热情和中共非常一致。美国再有任何幻想都是愚蠢和致命的。
温暖海洋风
4 楼
你们怎么污名化中国也没有用! 等你来中国的时候必须肛检, 到时候使劲捅你也的忍着,这就叫规则!
好望角骆驼
5 楼
所以,目前最好的抉择,就是脱钩。没了关系,让天朝如朝鲜一般去自由发展就可以了。
L
LuojiXue90
6 楼
苏晓康的分析文章很有深度,总结了近几十年来美国“知华派”的思维套路。 但楼下“追求”的留言让人感到恶心。中共领导人哪里有“经验丰富”的!与“追求”一样,他们几乎都没有受过良好完整的教育,不具备科学思维的能力,又没有经过人民的选举而仅是马屁拍的好就上台,也就是中共领导人与世上所有共产党人一样都是“不懂科学、没有人性”的。
j
johniewalker
7 楼
标题下的那张大照片让我看了就想乐:包子穿上新衣服真是好看,在那么多“聪明人”的注目礼之下牛哄哄地走过去。
彼采萍兮
8 楼
"无规则无诚信,绝非几个中共领袖的人格问题,而已蔓延成普遍的社会性格,这样的社会,治乱兴衰都不会在西方哪个学派的分析模式之内,始终是不可预测的一个异数。(汤森路透)" 呵呵, 不说 “几个中共领袖” 这几个字,我还以为说的是 川普呢。
l
lao-fei
9 楼
穷讲究理论。苏晓康能不能扎扎实实地去贫困山区帮助扶贫,干点实事。中国不需要苏晓康这样的人。
人生悟道
10 楼
说什么中共独占了整个社会资源,一句话就体现出其根本不了解实际中国社会情况。知识分子只能打打嘴炮,却做不了一件实事的原因就是根本不做社会调查,捧着老黄历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现实社会。一个独占社会资源的政党能获得全中国大多数人的支持?知识分子的傲慢让他看低了中国人的智慧。真是可怜虫一个。他的文章还有多少人会看?就是因为脱离中国现实的空谈。
t
tesuji
11 楼
彼采萍兮 发表评论于 2021-03-18 14:28:21 "无规则无诚信,绝非几个中共领袖的人格问题,而已蔓延成普遍的社会性格,这样的社会,治乱兴衰都不会在西方哪个学派的分析模式之内,始终是不可预测的一个异数。(汤森路透)" 呵呵, 不说 “几个中共领袖” 这几个字,我还以为说的是 川普呢。 === 哈哈,这些人写东西一贯是先扣几个大帽子,然后自说自话推出一大堆结论。
L
Liug
12 楼
中共带头反规则,不可避免普通人有样学样
珠峰哨卡
13 楼
照片中的人物眼神中看不出来有敬畏之心啊!赶紧好好查一下吧。
北1
14 楼
苏晓康一通胡诌中国大事,就是不能自圆其说,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了,美国在新冠疫情目前被打的落花流水。发展经济增强国力是最重要的事,美国经济发展不行就说什么民主,狗屁!
L
Lacedaemon
15 楼
“中共摧毁了整个民间社会,独占全部社会和生活的资源,却不代表任何阶层人民的利益” -- 一针见血,滴滴惊心
旁观者XWY
16 楼
墙内人说中共得到中国大多数人的支持,中国没有民选,无从得知。但香港去年有个全港地方议会选举,親中建制派输给民主派,促使北京今年修改香港选举法,把中国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引入香港。如果中国也是人人一票,中共能拿到多少?不做鬼知道。
L
Lacedaemon
17 楼
我很确定,金家王朝得到了100%民众的支持。在没有选举,言论自由,独立媒体的三无社会谈论支持率,也真有你的。 ============================ 人生悟道 发表评论:“说什么中共独占了整个社会资源,一句话就体现出其根本不了解实际中国社会情况。知识分子只能打打嘴炮,却做不了一件实事的原因就是根本不做社会调查,捧着老黄历就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现实社会。一个独占社会资源的政党能获得全中国大多数人的支持?
z
zhongxin889
18 楼
全文胡说八道,难怪赵紫阳一事无成。赵都作古几十年了,脑子装的还是老一套。中国很幸运,赵没有上位,真正掌握大权!
国色
19 楼
“无规则无诚信”是美国的现状。自从川普上台后,美国的诚信度就一落千丈。并且连自己定的规则都撕毁。美国还有什么脸面再和世界打交道?中国一向按规则办事,从不侵略他国,并不干涉他国内政。。。这是有目共睹的。那些反华分子和霉体就悲哀去吧!
北美平民2015
20 楼
苏晓康这批人三十年没回中国了。他们没有看到中国的进步。也并不真了解如今的中国民众。
追求永生
21 楼
我说的是事实,你对事实恶心,是你的心态问题,恶心死了都白搭,因为你根本没有能力改变事实。说经验,听你的话就是无知之徒,经验是靠实干和时间积累起来,中国的那些领导从小就受那个环境的熏陶然后一步一步到了高位,除了瞎子有目共睹,不需要你看见和承认,只需要你开口涉及这个问题有基本常识,这个不难吧?可是你说的是什么?你说的是对经验的是非好坏评价,不是有没有,难道这个你没有区分能力?你说的那些恰恰没有一个属于经验范畴。还有你说拍马屁好就能上台,你连拍马屁的功能都不懂,真为你害臊。这里明明谈的是最高层,在那个层次上拍谁的马屁?人云亦云不懂脑子。 LuojiXue90 发表评论于 2021-03-18 14:19:51 苏晓康的分析文章很有深度,总结了近几十年来美国“知华派”的思维套路。 但楼下“追求”的留言让人感到恶心。中共领导人哪里有“经验丰富”的!与“追求”一样,他们几乎都没有受过良好完整的教育,不具备科学思维的能力,又没有经过人民的选举而仅是马屁拍的好就上台,也就是中共领导人与世上所有共产党人一样都是“不懂科学、没有人性”的。
追求永生
22 楼
这个可以想想,不过没意义。如同美国全民投票处理大财阀的财富一样,估计大多数意见是给分了,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共产党一党专政就和大财阀掌管美国一样,更近的比较,则是宋是赵家的,唐是李家的,汉是刘家的一样。请问高喊民主的各位,哪个能改变这个大局?是在美国能改还是在中国能改?退一步说,改是靠喊的吗? 旁观者XWY 发表评论于 2021-03-18 16:37:00 墙内人说中共得到中国大多数人的支持,中国没有民选,无从得知。但香港去年有个全港地方议会选举,親中建制派输给民主派,促使北京今年修改香港选举法,把中国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引入香港。如果中国也是人人一票,中共能拿到多少?不做鬼知道。
a
apache2000
23 楼
边缘人指的是苏晓康吧?
K
KeXiaoHua
24 楼
唉,活到这把年纪了,不懂得世界是以实力说话的。当年出逃时,“边缘之家”太落后,被人恩赐各类援助,苏君不也是被各类赞助赖以西方生存吗? 如今“边缘之家”强大了,他们自然不适应你已习惯的准则,他们的强大就意味那些准则必须改变部分; 他们也会无奈地接受某些准则。较量,只是刚开始,犹如京上广大雅之堂者看不起啊小手工艺者遍地的江浙省份一样; 犹如高坐在白金汉宫的国王看不起打响第一枪的波士顿移民一样。世界,不会一成不变... 还是以《河殇》的观点看待世界吧!
d
danielwda
25 楼
您是出来告诉尽可能多的人:民运彻底完了的吗? 嗯——河殇彻底玩完了。进垃圾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