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 那个扒飞机奇迹生还的中国男孩 后来咋样了?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18581 阅读
0 评论
世界华人周刊

作者:牧龙闲人

8月16日,大量民众涌入喀布尔国际机场,上演了一场“混乱大逃亡”。

有人扒着飞机起落架飞上高空,不幸坠落。

他们之所以拼死也要爬上飞机,是因为他们觉得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那么,扒飞机这么高风险的动作,真的有活着的可能吗?

2004年,中国有个14岁的少年为我们上演了惊魂一幕。他爬机飞越万米高空,在零下40℃的低温且缺氧的环境下,硬生生地飞行了1.5小时,竟然生还,成为航空史上一个另类的奇迹。




● 梁攀龙

然而这背后,却是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



从“乖孩子”到“不良少年”1990年5月,梁攀龙出生在湖南怀化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广东打工,每月收入只有1200元左右,经济状况在当地算是比较差的。母亲则留在家里,照顾梁攀龙两兄弟。

梁攀龙和父母

小学阶段,梁攀龙成绩优异,是同学眼中的学霸,也是老师眼中的乖孩子。

他喜欢画画,母亲便专门给他报了美术培训班。

他问母亲:如果我考上了北京的美术学院,会供我上学吗?

母亲毫不犹豫地回答: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

升入初中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梁攀龙随同学去网吧上网,从此便迷上了打游戏,一发不可收拾。


网络配图,与本文人物无关

他开始逃学逃课,把母亲给的早餐钱,都用来充了网费,有时候泡在网吧彻夜不归,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父亲得知后,狠狠训斥了他。

这个处于青春期的叛逆少年,竟一气之下,选择了离家出走。

2004年3月,梁攀龙偷偷爬上火车,一路忍饥挨饿,到了湖南张家界,靠着捡废品换来的钱,在张家界玩了一个星期后才回家。


2004年9月,梁攀龙再次离家出走,他跑到了贵阳,结果遭遇车祸,撞伤了腿。是贵阳、怀化两地报纸联手,加上民警的帮助,才终于帮他找到了家人。

但梁攀龙并没有因此消停下来,在父母的责骂和管教下,他变得越来越叛逆,开始策划着如何才能离开父母、远离家乡。

不久后,梁攀龙第三次离家出走,也正是这一次,让他成为了轰动全国的新闻人物。




荒唐的冒险2004年11月,梁攀龙跑到怀化火车站,悄悄爬进了一列货运火车的空车厢内。他在车厢里睡得迷迷糊糊,火车中途停靠时,工作人员发现了他,他径直跳下车厢,飞也似地逃跑了。

看着周围荒凉而陌生的环境,梁攀龙有些忐忑,却也有些兴奋,只沿着铁路一直朝前走,走了很远后看到站牌,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昆明。

几位好心人发现了他,觉得奇怪,上前询问他是怎么回事。

梁攀龙则谎话连篇,说自己父母离异,没有人照顾,只好外出流浪。

好心人带他去吃了顿饱饭,然后将他送到了救助站。

在这里,梁攀龙遇到了一个与自己经历相仿的同龄人——束清。

束清14岁,也是因为叛逆从家里跑出来,已经在外流浪了近一年。

同样的经历让两个孩子一见如故,很快成了好朋友。但他们知道,不久后,救助站就会把他们各自送回父母身边。

他们都不愿回家,于是商量了一个办法,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逃离了救助站,再一次踏上了流浪之旅。


两人在街上闲逛了一天,傍晚的时候,看到附近机场起落的飞机,心想反正也无处可去,不如趁此机会,到机场里逛逛。

他们来到昆明国际机场,借着夜色的掩护,利用身材瘦小的优势,从围栏的空隙间挤了进去。

他们在草坪上玩耍,玩累了,就躺在草坪上睡了一觉。醒来时,看到不远处停着一架飞机,便萌生了去飞机上玩玩的想法。

可是,飞机的舱门有三四米高,他们根本上不去。围着飞机转了一圈,最终发现在起落架的上方,有一个空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两人顺着起落架爬了上去,空间不大,但对两个瘦小的孩子而言,藏身已经绰绰有余了。

前所未有的冒险,让两少年既紧张又兴奋,他们缩坐在起落架舱的角落里,静待着飞机的起飞。

此时的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是一件多么恐怖和危险的事情。


万米高空的惊魂时刻

这是一架即将由昆明飞往重庆的3U8670航班。

上午8点10分,飞机在跑道上缓缓滑行,然后开始加速。

剧烈的震动,以及发动机巨大的轰鸣,令躲在起落舱中的两个少年慌乱起来,他们手忙脚乱地摸索着,努力抓住周围可以依附的东西。


参考图片:《碟中谍5》中阿汤哥扒飞机

狂风从舱口灌入,吹得人无法呼吸,梁攀龙险些被卷出舱外。他紧紧抱住身边的一根金属杆,咬牙坚持着,死也不敢松开。

又是剧烈地一震,飞机抬离了地面。梁攀龙看到同伴忽地闪了一下,定睛望时,那个角落已然空空如也。

梁攀龙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吓得几乎哭出来,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

他已没有退路,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怀中的这根金属杆,犹如落水者抓着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

他苦苦支撑着,直到飞机升上高空。

接着,起落架开始往舱内回收,复杂而冰冷的机械构件,朝着他的身体缓缓挤压过来。

他本能地贴紧角落,瘦小的身躯再一次彰显了优势,让他在起落架与舱壁的狭小缝隙间得以存活。

随后,舱门缓缓闭合。

幽闭的空间,孤独和恐惧潮水般包裹着他,他怕极了,想呼救,但航空发动机的轰鸣,掩盖了一切声响,也阻断了他与外界联系的任何可能。

接下来,迎接他的将是长达1个多小时的艰难旅程。

飞机航行在万米高空,稀薄的空气和零下几十度的低温,让梁攀龙渐渐觉得呼吸困难。

他觉得很冷,冻得瑟瑟发抖,身体开始麻木,意识也逐渐恍惚。

但慢慢地,他又觉得很热,把外套都脱了下来。

此时的梁攀龙并不知道,他已经近距离接触到了死神。

他所感知到的“热”,是体温调节中枢在极度低温下出现的感知麻痹,这也是为何许多冻死的人会脱掉衣服的原因。

但幸运之神又一次眷顾了他,此时的飞机已经飞临重庆,飞机开始下降,舱内温度逐渐回升,缺氧状态也有所好转。

梁攀龙觉得略微舒服了一些,可就在这时,更大的危险到来了。

9点30分,飞机准备降落,起落舱的舱门重新打开,猝不及防的梁攀龙,随着起落架被甩出了舱外!

他踏在飞机的轮子上,死死抱着起落架,几百公里时速产生的风力,吹得他脸都变了形。

生死关头,他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竟凭着顽强的意志,扒着起落架,一点点爬回了舱内。

终于,飞机平稳着陆。



一个另类的航空奇迹

飞机落地后,地面工作人员发现起落架上缠着一件衣物,于是检查起落舱,发现了缩在角落、浑身颤抖的梁攀龙。

工作人员立即将他送往医院。


梁攀龙和父母

在经过全面的身体检查后,医生表示,这个孩子能存活下来,算得上是一个奇迹,良好的肌体和顽强的意志力,帮他撑过了极端条件下的高空之旅。
 
虽然得以生还,梁攀龙的身体却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他的听力和视力严重下降,最开始的几年,耳朵经常出血流脓,诊断为航空性中耳炎和噪音性听力受损。


梁攀龙在医院接受检查,图片来源:都市时报 记者罗立高/摄

不过,经过多年的治疗和恢复,这些病症已基本治愈。

2005年3月,梁攀龙父母向昆明机场和四川航空提出索赔,认为是他们监管不善,才让孩子有机会进入飞机。

昆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判决原告梁攀龙败诉。

根据判决理由,梁攀龙的行为是自己犯错,且给飞行带来了安全隐患,这样的行为不能被鼓励,且应严肃批评。如果法院支持这一请求,将有极大可能被他人误解,纵容更多不法分子,以此为由进行索赔。


最终,此案以调解方式结案,航空公司出于人道主义,给梁攀龙家5万、束清家7万作为补偿。

不久后,父母将“梁攀龙”改名叫“梁子松”,因为他们觉得,“攀龙”这个名字取得太大了,龙是不能攀的,所以才去“攀飞机”。

更像是悲痛过后,寻求的一丝心灵慰藉吧!
 
 


● 梁攀龙和母亲

尘埃落定,又是新生。

经过这次无知而荒唐的冒险,梁攀龙性情大变。

他戒除网瘾,重新回到学校读书,最终考入重庆美术学院。

如今,梁攀龙已是而立之年,他定居重庆,在这座让他重生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家庭,开了一家宠物店,日子过得平和美满。

回忆起年少时犯下的过错,他满是感慨,至今想起来仍觉后怕。


● 梁攀龙重回“故地”,图片来源:都市时报 记者罗立高/摄

尤其是同伴束清的遇难,更成了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一下子就没了,他死了,我活着。他非常可爱,长得像哈里·波特,我至今还清楚记得他的样子。然而,就在飞机升空的那一刻,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了。”

悲剧无可挽回,遗憾之余,我们也希望这样的人间悲剧,永远不再重演。

珍惜生命,珍爱健康,不要让一时的冲动轻狂,给人生留下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