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3年前被冒名顶替 顶替者:不私了叫你们不安宁(组图)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8年5月27日 0点30分 PT
  返回列表
45071 阅读
36 评论
华商网





23年前的这起冒名顶替让真假“年娟香”的命运都改变了。

真“年娟香”郁郁寡欢,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后耳聋,高二辍学回到农村,如今是一名农妇。

冒名顶替的假“年娟香”,真名叫朱小英,读了中专,而后成为一名干部,现任三原县正谊中学备课组组长。

被实名举报后,朱小英四处托关系私下协商解决,而就在协商期间,据年娟香家人讲,朱小英还威胁,“大不了我这书教不成了,希望你们私了,否则我会叫你们以后不得安宁。”

近日,华商报记者深入三原县展开调查,层层拨开真假“年娟香”的面纱……

亲人疑惑

2005年去参加婚礼时偶然遇到假“年娟香”

“上车了,年娟香,赶紧走,快……”通往婚礼宴席的班车停在了三原县鲁桥镇正谊中学附近,车上一名女子叫路边的女子上车,这喊声引起了车上另一位妇女的注意,她凑到刚上车的“年娟香”面前询问,“娃,你也叫年娟香,我女儿也叫这个名字,咋这么巧呢?”话音刚落,两位女子顿时沉默下来,而没过多久,这位“年娟香”就让司机靠边停车,匆忙下了车……

这件事发生在2005年1月18日。这位妇女名字叫段桂梅,当时她去参加娘家侄女的婚宴,而两位女子事后她才得知是侄女的同事,都是老师,也都是去给侄女贺喜的。

真正的年娟香,1977年4月10日出生于三原县新兴镇西段村三组,后嫁到该镇柏南村三组,她的母亲就是段桂梅,今年已66岁。

其实,有两个“年娟香”这件事一直是段桂梅的一个心病,此前曾有人到年家送过一份落在公交车上的病历,病历上的名字是“年娟香”,还有一袋子药品。段桂梅回忆说,“年娟香是我女儿名字没错,但这些药是治疗肝病的,我女儿没有肝病。”这件事发生在2000年7月。

这些事都让年家人感到蹊跷,他们试图找到这个和女儿同名同姓的人,但一直没有结果。直到近期三原查处20年前“荆高峰”冒名顶替案后,年家人才恍然大悟,“年娟香”也一定是被人顶替了,揪出假冒“年娟香”成了年家人最大的愿望。

当面质问

弟弟找到假“年娟香”

对方称“你们随便去查”

“苍天有眼!23年后的今天,假年娟香终于找到了,目前在正谊中学任教。”“年娟香”的弟弟年娟书说,目前他在西安打工。

年娟书介绍,今年4月19日,他和同事第一次给假“年娟香”打电话,以下是对话内容:

年娟书:“你是年娟香?”

电话里回答:“我是,你是谁?”

年娟书:“我是你弟年娟书,姐你不认识我了吗?”

电话里回答:“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你这个弟弟。”

年娟书:“我们最好见个面,谈谈吧。”

电话里回答,“下午两点再说吧”。

直到当日下午三点多,假“年娟香”才和年娟书第一次见面,地点就在正谊中学教学楼下的停车场。年娟书直截了当地说:“你为什么用我姐年娟香的名字?你其实叫朱小英。”得到的回答是:“谁说我不是年娟香,你看我的身份证,是不是年娟香?”她接着说,“我没有冒名顶替谁,你们随便去查,我不怕”。

第一次沟通不欢而散,接下来年娟书想到,必须要拍到假“年娟香”的照片,让当年的代课老师和姐姐指认其是否为“朱小英”。经过数天的蹲点守候,5月24日早晨,年家人终于等到假“年娟香”从小区里出来,也拍到了其照片和视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当年给“朱小英”教过课的老师看了视频和照片后说:“是朱小英,她学习一般,家是柏社村的,初三时从柏社中学转学到新兴初中。”这位老师还表示,朱小英的父亲叫“朱盈德”。此前,这位老师还配合过纪委的调查。“我都如实说了,真假很好辨认”。

回忆往事

当年考完中考后

年娟香的准考证被班主任收走

据上述证人证实,现任三原县正谊中学数学老师的“年娟香”,真实名字叫“朱小英”。

华商报记者在该校内张贴的《正谊中学2018年2-3月份教研组长、备课组长绩效考核》公示表中看到,第十位老师显示“年娟香为备课组长,津贴30元”字样。

那么“朱小英”为何叫“年娟香”呢?故事要从1995年说起。

年娟香,1992年-1995年就读于三原县新兴镇初级中学,初三(一)班,班主任叫桂麦金。年娟香是1995年初中毕业,中考成绩优异,符合初中专预选成绩。而当时初三(二)班有个叫“朱小英”的复读生,生于新兴镇柏社村七组,是从柏社中学转学而来。其父亲朱盈德曾是村医疗站大夫,后来办了个体诊所,膝下有四个儿女,朱小英是老小,小名叫“英英”。“朱小英”的姨张某在新兴初中教语文,其姑父在新兴镇政府工作,和新兴初中时任校长相交甚密。

按当年的规定,要参加初中专复试,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中考成绩必须优异,必须是应届毕业;复读生是没有资格考初中专或中等师范学校的。

据年娟香回忆,当时中考完后,班主任桂麦金就把准考证收了,但后来复试时并没有通知自己。多年后听同学说,是朱小英拿年娟香的准考证去复试了。

结果不言而喻,朱小英上了中专,跳出了农门,而年娟香失去了跳出农门的机会,她最后上了高中,但整天郁郁寡欢,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没被通知复试。“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没文化,信息闭塞,维权意识淡漠,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权益被侵害,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维权。”年娟书说。

到高二时,年娟香精神恍惚,不能上学了,后来患上了神经性耳聋,失去了听力。终日忧愁对她身体造成极大损坏,整个人几乎崩溃了。2000年,年娟香出嫁到邻村,尽管生活很艰难,但总算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朱小英初中毕业后读了咸阳一家机械学校,中专毕业后进入三原县教师队伍,吃上了“公家饭”。

双方交锋

年娟香丈夫称遭朱小英威胁:不私了叫你们不得安宁

年娟书的维权行为也引起了朱小英的注意,一条打算私了的暗线以最快地速度展开了。

2018年5月8日,年娟书大姐年某告诉华商报记者,她也在三原县教育系统任教,举报事件发生后,朱小英来找她想私下协商解决此事,并托了她的前任领导来说情,意思是这个事情不要闹大,尽量私下协商。年某说:“我不同意私下解决,我也不参与”。

那天下午,年某和说情的人及朱小英坐在一起才知道,朱小英接到了县教育局的电话,让她尽快把事情妥善处理好,听说县纪委要到县教育局调档案,这下才把朱小英推到风口上了。

年某说,她质问朱小英:第一次去学校找你,你为何不承认呢?朱小英说:“我当时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你冷静下来后为何不承认,不道歉?当威胁到你的工作时,你才主动了?”对方没有回答。

那天下午有这么一个细节,朱小英说:“我的工资是国家发的,又不是你给我的发的,你们为何要举报我?我目前也很困难,日子也不好过”。年某则回答,谁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怎么补偿就怎样补偿。“他们的违法操作改变了别人的命运,这些人一定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和追责。”据悉,那天晚上一直持续协商到23点,没有结果。

年娟香的丈夫陈某也被熟人做工作,4月27日,朱小英又来协商。“我没有答应她私了的条件”,陈某说。但令人气愤的是,就在协商期间,朱小英还威胁他说:“大不了我这书教不成了,希望你们私了,否则我会叫你们以后不得安宁”。

官方回应

三原县纪委监委:已查实朱小英冒用“年娟香”

年娟书说,5月8日下午,自己再次前往三原县纪委监委催问案情,办案人员说:“你的案子暂时停了,我手里现在接了一起新案子,领导指示去处理那个案子”。年娟书急了:“那我的案子是否是撂下了?”办案人员解释说:“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这个案子的一个重要证人还在北京,也就是当年的班主任,需要她回来做证。她如果不回来,得说服其回来,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年娟书透露了他看到的一个细节,他在纪委监委办公室看到了假“年娟香”的材料,父亲一栏显示:“年文秀”,母亲一栏显示:“崔素芹”。年娟书非常生气,这纯属虚假,“年文秀”是他的父亲,但他的母亲是“段桂梅”;而“崔素芹”则是“朱小英”的母亲。

华商报记者两次前往三原县纪委监委调查核实,有关负责人表示,截止目前“年娟香”冒名顶替案件已经基本查清楚,朱小英冒用年娟香身份是事实,原教导主任以及朱小英本人都承认了,他们将上常委会研究,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人物专访

“我希望还我一个说法,还我公平”

尽管年娟香患有耳聋,但并不哑,可以用笔写出问题,她看过后再通过语言表达出来。“当年我就感觉很奇怪,为什么班主任要收我的准考证,同学杜某告诉我,复试时朱小英拿着我的准考证”,年娟香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该事情不断被揭露,年娟香越发显得焦躁不安,这件事给她造成了终身伤害,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伤痕。

华商报:你目前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吗?

年娟香:知道了,我非常恨,恨到了极点,朱小英剥夺了我的权利,拿走了我的准考证。

华商报:你对目前生活满意吗?

年娟香:麻木了,有啥满意不满意的,一个精神失常的神经性耳聋的人,没人会多看我一眼的,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保障,我需要真相大白于天下。

华商报:当时你读高中时的情境记得吗?

年娟香:记得,当时精神郁闷,精神遭受了严重打击,轻生厌世,精神出现了问题,患有神经性耳聋,于是高二就辍学了。

华商报:事情发生后,有人给你道过歉吗?

年娟香:没有,没有一个人道歉,朱小英也没有,也没有过见面。她有体面的工作,有收入保障,而我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她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我要求她公开道歉,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华商报:目前三原县纪委已经展开调查,请放心。

年娟香:23年了,我希望尽快大白于天下,我的悲剧是谁造成的,希望纪委严肃调查查处,冒名顶替之事绝对不是一人能办到的,幕后肯定有人指使和操作。我希望还我一个说法,还我一个公平,希望对冒名顶替者给予应有的惩罚,也对相关人员追究责任。

0
0101011
1 楼
真黑!
梅花姐姐
2 楼
违法的事情就当成民事纠纷来处理了,中国的事情,说有法就有法,说没法,就没法。就是一个笑话。
东西风
3 楼
多年前看过这个情节的影视剧,没想到还是真事,看来这种事不少。那个被冒名顶替者一生都被毁了,真可怜。
咋啥名都被使用
4 楼
这种现实里的违法顶替是为利益。 搞不懂是邮箱也会被顶替是为啥,邮箱不都是免费随便注册么。前几天注册了一个新的邮箱,过了一两天想上去用,结果显示,因为该信箱发送大量不适当的信息被暂时关闭,重新用手机认证。想了半天搞不明白,信箱不是免费注册么,为什么有人要用别人的信箱。俺的信箱都是实名注册,天那,偷用信箱的人用那个信箱发了些啥。反正是网,不会出人命,随他们吧。
f
fugang888
5 楼
如果去杀了她,在舆论压力下,不会判死刑。
月亮上的自行车
6 楼
这种事件,让人非常非常非常气愤。忍不住说几句脏话: Dog下的脏人们!把真年娟香的损失赔偿给她!把造假人查处判刑!把假年绢香免去工职一并判刑!!!还真牛娟香应有的一切!!!!!!! 如果做不到,法律就是一坨使!!!!!!!!!!!!!
蓝嘟嘟
7 楼
所有涉案的人判刑重罰 道歉沒意義 人家一生被毀了
s
somebody01
8 楼
这事情公开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一个结局?早就该判她刑和赔偿了!还在拖!
花花辫子
9 楼
在中共极权里, 权力大于一切, 赵家人至高无上, 百姓就是为赵家人卖命的奴隶。
没头没脑
10 楼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权力有多大,法治就有多弱。
百家争鸣2012
11 楼
这件事不是一个假年桂香能够做成,这涉及她的班主任。应该对犯罪的班主任和假年桂香判刑。特别是她的班主任,更不可饶恕。
吃货2001
12 楼
算了,私了还能让受害者多拿点实惠,非要告她,人财两空。反正政府是不会赔偿你的,你要胡搅蛮缠,破坏政府形象,可能还会被抓起来。
o
opqo
13 楼
如果高中能念出来找个工作也不难吧,怎奈精神疾病?我觉得没上中专和精神疾病没啥因果关系。
m
manhan
14 楼
厉害了,赵的国
Z
ZY99
15 楼
严重违法。应该严厉惩罚。否则何谈法制公正?如果公务员涉案,受害人应该得到国赔。
时尚达人
16 楼
知道点内情,这是事和当年三原县教委组织分配的领导有关,该领导类似的事没少干。现在已经神隐了。
l
lulu071058
17 楼
事情都摆明了,还在那里拖 这是共产
l
lulu071058
18 楼
该死的共产猪 就会欺负老百姓。
慢慢溜达
19 楼
二十年前这种事太多了,只要拿着寄来的录取通知就可以去报名入学了。
D
Dalidali
20 楼
可怜啊! 青春期的女孩子, 情绪容易波动. 而她的成绩正好又是那种可以考上中专, 却考不上大学的那种. 城里人可能无法想象这种"上中专", 和没上中专的区别.
D
Dalidali
21 楼
绝对不会是个案!
v
vawong
22 楼
中共治下就这个德行,你无权无势为人又老实,就等着被欺负到死吧
v
vawong
23 楼
所以在中国能混出来的人都格外奸诈狡猾。中国人总夸自己聪明,其实不是聪明是狡猾,后者行事完全利己,毫无道德底线和自尊
1
1passby
24 楼
听说这种冒名顶替在农村挺普遍。
w
wumiao
25 楼
这种事过去还真有不少。
又一农
26 楼
除了赔偿过去的损失,所有参与作假的人今后都应拿出工资的一定比例赔偿这位受害者。
D
Dingxiang
27 楼
说西方国家这不好那不好,这种事却是制度性的发生不了。作为草民,呆在厉害国还是任何西方发达国家哪个更好,不言而喻。
先锋一号
28 楼
这冒名顶替行为是严重违法行为!即使在科举制度的封建社会都是砍头重罪!在如何法制国家都要坐牢的!国家不是天天宣传依法治国吗?这种事情怎么由纪委调查,做个行政处理就要了解了?你让人民如何相信政府!不要指责群众骂政府,政府的行为不仅该骂,简直令人痛恨!
D
Dingxiang
29 楼
opqo 发表评论于 2018-05-27 03:45:44 如果高中能念出来找个工作也不难吧,怎奈精神疾病?我觉得没上中专和精神疾病没啥因果关系。 ———————————————- 你出国时间太长,完全不了解国内情况了 吧?中专技校毕业,工作是有保障的,比本科毕业更容易就业。普通高中毕业,却等于失业:有无一技之长的差别。而且中国这几十年来,一直短缺的是上手能马上做事的技能技巧型人才,而并非具备高中、本科阶段知识的读书人。
F
F-U
30 楼
先锋一号 发表评论于 2018-05-27 07:41:14 这冒名顶替行为是严重违法行为!即使在科举制度的封建社会都是砍头重罪!在如何法制国家都要坐牢的!国家不是天天宣传依法治国吗?这种事情怎么由纪委调查,做个行政处理就要了解了?你让人民如何相信政府!不要指责群众骂政府,政府的行为不仅该骂,简直令人痛恨! ---------------------------------------- 本想说中国还是一个封建国家,看来那是高抬了。
g
gameon
31 楼
个人觉得这些冒名顶替者心狠手辣。 不仅把人家改变命运的中专名额顶了,而且还给人家下了药。 导致小女孩在上高中时期,几乎变成了神智不清的聋哑人。目的就是让这个造假秘密永远不被人揭穿。
K
Kurve
32 楼
感慨这个中国之无能之腐败,当事人都不否认的恶行,居然能存在23年,而且有错有罪之人更是甚嚣尘上。习近平为人民美好生活的说法,是不是真的啊。
x
xz10620
33 楼
要是在美国,律师会对学校教育局发起class action lawsuites,真正的年娟香会得到天文数字的赔偿。
R
Rundy
34 楼
没底线
l
lhxlch
35 楼
这个事情80年代很常见。起因一般是因为复读生上中专分数线要提高。一般操作是让考不上或不准备报中专的新生把名字让给成绩好的复读生。那时农村人都要上中专,短平快,很快就能跳出农村户口。其实谁的个人利益都没损害,就是复读生把分数线节节拉高,整体损害下一年的新生。我个人就知道10个8个地用这种假名的。而且一般换成同姓的,实在没有,换成母亲姓的。这个事情说起来不合法,但学校和教委当时都这么操作,争取提高升学率,不这样干,名额也是被其它县夺取。这个去告状的现在也是生活困难,找个由头去勒索点钱。她生活的不好和这件冒名顶替毫无联系。
l
lhxlch
36 楼
大部分人被这个告状者的一面之词忽悠了。那时中专和高中报名时就分开了。不可能冒用她的成绩。实质冒用的是新生身份,而且一般情况是冒用自己不愿意靠的人。升学率低的只有10%一下,想冒用资源太多了,很多人什么都不考,就下学了。这个告状是勒索。假设那个冒名的现在是个下岗职工(有很多这样的,弄了个工业性的中专,后来赶上朱镕基的下岗),你看她还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