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我的“英式防疫生活”一周记

今日头条
Toutiao
  返回列表
6918 阅读
0 评论
环球时报

与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相比,英国应对新冠病毒的策略明显不同,被质疑“消极抗疫”,其有关“群体免疫”的论调更是在国际舆论上掀起轩然大波。英式防疫生活是怎样的?我想通过讲述自己上周在伦敦的生活经历让读者有一个大致了解。

上周一,我一早开车到超市购买卫生纸,此前两天,伦敦一些超市经历的恐慌性抢购令我白跑一趟。这次再去时发现,超市限购每人买一包40卷卫生纸。起初我不太明白,英国人为何首先抢购的是卫生纸而不是食物。一名邻居告诉我,疫情加剧的话需要在家久待,卫生纸消耗必然很大。另外,很多英国家庭没有抹布,用纸擦拭后随手扔掉已是生活习惯。

第二天,我到伦敦药店发现,普通医用防护口罩的价格为2至3英镑一只,较前一周上涨了一倍。尽管在伦敦公共场所几乎看不到当地人戴口罩,但买口罩已不是易事。我身边的英国朋友们调侃说,估计大部分口罩都出口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考虑戴口罩,多数人的回答是:“不习惯,没有空气污染为什么要戴?”

英国人非常关心政府是否会决定停课。上周四,唐宁街10号表示不会关闭学校。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高管的霍兰德告诉我,一些当地人认为,停课意味着大批从业者需要请假在家,各行各业都会因此受到影响。而经济停摆对于正处于“脱欧”过渡期的英国而言无疑是场灾难。同一天,英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该国今年经济增幅预计不足1%。

有分析说,英国采取消极防疫策略部分原因在于医疗资源不够充足。70年多来,英国的全民免费医疗体系伴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起伏,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缺医生、缺病床,英国公立医院只有5000台救治新冠肺炎所需的呼吸机。我曾经因为咳嗽需要拍X片查明原因,但之后等待的时间长达数周,直到我“不咳自愈”才等到。

上周五是英国宣布进入防疫第二阶段“延缓”后的第一天。根据我的观察,伦敦地铁早高峰期间不像往常那么拥挤,估计有更多人选择在家办公,其他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周末,我与孩子学校的一些家长进行交流,他们并不太担心潜在的病毒传染风险,谈论疫情时也相对含蓄。有人感慨道,希望她女儿8月份的生日聚会能按期举行,还有人私下请教:“尽管老板让我自行决定要不要请假,但如果其他同事都不请假,我能以疫情为由这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