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获搞笑诺贝尔奖:“外包杀人”课题研究了啥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9月20日 11点24分 PT
  返回列表
5435 阅读
1 评论
BBC



图像来源,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图像加注文字,

2010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安德烈·海姆(左下)担任今年搞笑诺贝尔奖颁奖人

中国广西5名职业杀手将买凶杀人层层外包,但最后没有一个人拿钱办事,获得今年的搞笑诺贝尔(Ig Nobel Prize)管理学奖。

这一奇案起因于一起地产纠纷,心怀愤恨的主使人花了200万元人民币买凶杀人,但“杀手一号”拿了钱之后,却花100万元人民币“外包”给“杀手二号”。

接着“二号”又外包给“三号”,“三号”外包给“四号”,层层外包到最后第五位杀手的时候,酬劳也缩水到只剩下10万元人民币。

“杀手五号”认为这个价钱太低不值得为10万元杀人,于是和被害人商量装死交差,但没想到被害人随后报警追缉凶嫌,杀手和主使人全部被逮入狱。先发笑再思考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

颁奖人是2010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

搞笑诺贝尔奖由幽默科技杂志《不可思议研究年鉴》(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主办,1991年创立,今年已经是第30年。

看看搞笑诺贝尔奖的得奖名单,一开始可能令人觉得愚蠢和荒谬,但是深入钻研之后,看到的可能不仅仅是搞笑的意味,大多数的研究都在尝试解决真实世界的问题,而且也在学术界发表研究论文。

每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通常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哈佛大学桑德斯剧院举行,颁奖仪式热闹而喧哗,众人互相丢掷纸飞机,还会安排一位小女孩在得奖人致辞太久的时候大喊“无聊”,把得奖人赶下台。

但是今年因为新冠病毒疾病疫情,颁奖仪式改由线上进行,每个获奖团队赢得10万亿津巴布韦元。

线上颁奖仪式还维持了其他一些传统,包括由诺贝尔奖得主担任颁奖人,今年的颁奖人是2010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

有意思的是安德烈·海姆本人不但得过诺贝尔物理奖,他在2000年还以磁悬浮技术浮起一只活青蛙而获得搞笑诺贝尔奖。

搞笑诺贝尔奖得主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图像加注文字,

鳄鱼吸入氦气声音产生何种变化?

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其他的得主还包括利用眉毛来识别一个人的自恋倾向;蚯蚓在高频率震动下会发生如何变化;鳄鱼吸入氦气声音产生何种变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英国首相约翰逊、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印度总理莫迪、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等世界多国领袖还共同获得了医学教育奖。

这是因为他们利用新冠病毒疾病为全世界上了一课:“对于生和死的问题,政客比科学家和医生有更大的影响力。”

搞笑诺贝尔和平奖则颁给了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这两国的外交官在半夜里偷偷按对方电铃,然后在有人出来开门之前跑走。

昆虫学奖由维特(Richard Vetter)获得,他有系统的收集证据显示昆虫学家都害怕蜘蛛,蜘蛛并非昆虫。

材料学奖发给了一组科学家,他们以实验证明用冷冻人类粪便制作而成的刀子是不能使用的。

 

新闻链接>>

「广西南宁层层转包雇凶杀人案」案犯 5 人获得 2020 年 「搞笑诺贝尔管理学奖」,你怎么看?

这充分反映了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高信息不对称下因为市场摩擦而产生的无效率!

外包是非常常见的企业战略,一般来说是把非核心竞争力的部分交给市场,从市场上选取比较有竞争力的合作伙伴,来完成中间产品的生产或者工艺处理。在这里,显然雇主的目的很明确,但是因为自己出于风险规避、或者专业技能不足的情况,所以到外包市场上寻找机会。

但是,雇凶杀人的市场,存在相当严重的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

对买方,也就是雇主一方来说,因为基本上不是这个市场的熟客,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的进入这个市场,唯一比较明确的只有需求和心理价位。但是卖方对自己的实力、对任务的难度会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尤其重要的,卖方在社交网络上,也就是说对杀手的分布和能力的了解,远远大于雇主。

有了这个信息优势,那么显然对于卖方来说,就存在着寻租(rent-seeking)的空间。「有了生意先揽下来,然后利用自己的社交网络转包」就成为了卖方的一个优势策略。

尽管这个策略对卖方来说是有利的,但是对于市场而言,这就造成了以下三个问题:

多重边际。因为预期到将来的转包,可能还不止一次。那么价格必然就会在一开始设置的很高——每一层转包的上下游,都会给自己留出来一定的利润空间。像这个例子,就是开始的200万落到最后一个执行人手里,就只有10万了。中间的所有的链条,不产生任何真实的价值加成,所以这个完全属于市场摩擦所造成的损失,严重的拉高了雇凶的价格。 质量不可控。随着层层的转包,委托和代理关系也在不断的传递。而每一层外包其实都意味着控制权丧失了一部分——苹果外包给富士康,那都是亲密的合作,甚至于苹果还会给富士康投资,派工程师亲自去产品线解决生产问题等等。而像本例中的外包几乎就是教科书式的反例,本来这个地下的社交网络就高度不稳定,又没有办法亲密合作,所以到最后供应链的终端出现怠工、弄虚作假的行为(让被害人配合拍照骗上游),是预料之中的。 因为存在上述两个问题,雇凶者的顾虑也会更大——如果我的单子都会被层层转剥,那么谁会最终对我负责呢?我雇的人是不是有足够的专业素养完成我的需求呢?所以,潜在的雇凶者也会减少。也就是这个市场的有效需求也因此而大大减少。

所以在这种市场摩擦过大的市场,如果没有监管,必然会出现上述的乱像,并不因为这是一个地下或者地上的市场而有区别。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呢?在战乱频发,社会治安环境恶劣的社会,雇凶杀人市场往往会相对的非常有效率——因为这个时候杀手之间社交网络所带来的信息优势,会很快的被杀手之间的竞争所抵消,所以雇主可以用相对低廉的价格,获得直接的、不转包的服务。而在本例中,经过了眼花缭乱的6层转包,居然还出现了最终端的执行者和被害人串谋的行为,导致整个项目流产。可见这个市场的摩擦力之大,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说明,当地的治安环境可能整体来说应该还不错,以至于杀手之间的竞争被打击的极其微弱,而是通过社交网络相互介绍,才能勉强维持生计。严打的越厉害,警察破案率越高,雇凶市场的摩擦力就越大。

希望这个市场能够继续的无效率下去吧!

D
Doctor11
1 楼
赤果果的乳滑,为什么最应该得奖的刁夶没有获得医学教育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