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30亿元涉农补贴疑遭骗取:有企业违规获补3600万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12月22日 5点35分 PT
  返回列表
4176 阅读
3 评论
经济参考报

2020 年 9 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政府原党组成员、秘书长齐晓彤被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公布的消息,齐晓彤违规成立多家企业,利用职务之便,通过骗取方式贪污巨额财政补助资金。

齐晓彤于 2015 年 7 月至 2018 年 12 月任齐齐哈尔市畜牧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正是黑龙江省实施 30 余亿元 两牛一猪 财政补助政策时期。在稳产保供任务异常艰巨时期,黑龙江省的 两牛一猪 涉农补贴项目再次回归人们视野。

日前记者深入黑龙江省一些地方调查发现,黑龙江省在 2016 年推出的 两牛一猪 标准化规模养殖基地建设补贴项目,确实对养殖规模化以及现代畜牧产业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但由于种种原因,也留下了难解的后遗症:一些企业骗取、套取巨额补贴资金的行为不断浮出水面,有的企业违规获得 3600 万元补贴问题至今未得彻查和收缴;另有一些真正搞养殖又未得补贴的企业,还在 寒冬 中苦熬,在稳产保供的关键时期浪费着产能。

01

3600 万元补贴项目 人去牛空

2016 年,连一家乳业加工企业都没有的黑龙江省庆安县,掀起了一场诡异的大规模养奶牛运动。不仅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贷款被用于买牛,就连县、乡领导干部都被号召起来用工资卡做抵押从银行贷款买牛。

牛放到哪里养?县里指定把这些牛放到一个刚刚成立的 招商引资 企业庆安鸿昇牧业有限公司(下称鸿昇牧业),实行 托管 养牛。以每头奶牛成本 1.9 万元计,每个贫困户或村民贷款 1.9 万元计 1 头牛、每个乡镇干部贷款 19 万元计 10 头牛、每个县级干部贷款 38 万元计 20 头牛入企托管。庆安县 2017 年 4 月宣称,目前鸿昇牧业已入驻的 1800 头奶牛中,由县、乡干部带头引领农民和贫困户 众筹 的托管牛就达 700 多头,称这是一种 公司 + 基层党组织 + 帮扶单位 + 贫困户 的托管养牛新模式。

为让大家相信,庆安县还给托管的干部和群众算账:1 头托管的母牛 1.9 万元起步,4 年后繁殖数量达到 7 头左右,每头泌乳牛净利润 8000 元,扣除成本后的利润与公司对半分成,最低收入 3.6 万元。

面对 迅速致富 的诱惑,庆安县一些干部和群众并不相信,也不情愿参与。 虽然县里没下文件,但县领导号召干部带头贷款买牛,我们也不敢不落实。 一位不愿具名的干部说。一些群众认为,没有加工企业的奶牛业根本无法发展,县里在给 众筹 群众 画饼 的同时,一定另有所图。

心存疑虑的群众渐渐发现,黑龙江省政府在 2016 年 5 月刚刚出台了一项重大涉农补贴政策,计划利用 3 年时间,每年拿出 12 亿元,扶持建设一批奶牛、肉牛和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黑龙江省畜牧兽医局和财政厅联合下发的《关于申报 2016 年 两牛一猪 标准化规模养殖基地建设项目的通知》中明确:对新建的奶牛养殖场,存栏泌乳牛 300 头为一个单元,补助 300 万元;肉牛养殖场存栏母牛 300 头为一个单元,补助 100 万元,存栏育肥牛 300 头为一个单元,补助 60 万元;生猪养殖场存栏基础母猪 150 头且育肥猪 1500 头,年可出栏 3000 头生猪为一个单元,补助 100 万元。

2016 年底,鸿昇牧业一个占地 100 余亩号称 5000 头现代化牧场的建设项目在庆安县建民乡建安村迅速崛起,按照庆安县当时的说法,干部群众贷款买的 众筹牛 就在里边。那一年,鸿昇牧业得到了 3600 万元 两牛一猪 项目补贴资金。

这个得到巨额补贴的现代化牛场目前状况如何?日前记者来到庆安县建民乡建安村采访。

记者走遍全部 6 栋牛舍,发现空无一牛,有的牛舍中晾了一些稻谷。偌大的养牛场,只剩更夫一人。更夫介绍,他从 2020 年春节后来到这里,就没看到一头牛,牛场榨奶厅只安装了暖气片,连榨奶设备都没有。目前牛场因拖欠建设资金,已被承建方诉到法院进行了财产保全,牛舍全被查封,他是替保全方看大门的。

天眼查显示,鸿昇牧业从 2016 年 3 月成立到目前,已有 209 条涉法诉讼信息,是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02

巨额补贴项目竟先拨款后验收

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个更为惊人的内幕浮出水面。

黑龙江省 两牛一猪 补贴政策要求,项目建设实行 先建后补 ,政府重点对土建、设备投入进行补助,条件是土建已完工且设备安装完成、存栏数量达到确定规模 60% 以上。

相比于建设期原则上为 1 年,后来被许多企业诟病时间太短的政策要求,鸿昇牧业从 2016 年 7 月 28 日与承建方签合同开始建设,至 2016 年底不到 4 个月时间就 建成 并 合格 ,而且提前在 10 月份拿到了全额补贴 3600 万元。

在庆安县财政局给鸿昇牧业的一份 3600 万元《专项拨款通知单》上,写明日期为 2016 年 10 月 8 日,而庆安县畜牧兽医局和财政局联合下发的《关于 2016 年第一批 两牛一猪 养殖基地建设项目的验收报告》上表明验收日期为 2016 年 12 月 26 日,原县长李立新在验收报告上的批示 请财政审核,据实拨付 的日期为 2016 年 12 月 29 日。

是对鸿昇牧业真正进行了验收还是只补了验收文件?庆安县没有给出解释。该县另一家得到 100 万补贴并被纪检部门 处理 的养殖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就没验收,听说上面有人来查,县畜牧局才把企业的印章拿走,补了申请验收报告后,企业负责人又签的字。

鸿昇牧业开工不到 3 个月就拿到全额补贴的养牛项目,并没有出现良性运转。庆安县畜牧局原家畜繁育指导站站长曲仁称: 资金原来就不够,牛在验收完就卖了。 庆安县建民乡建兴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孙纪忠告诉记者,他也被动员参加了贷款养牛,可最后 连根牛毛都没得到。 倒是后来政府人员到家中收走了他们贷款养牛的材料证据。

由于建场资金多为承建方垫付,鸿昇牧业陷入了一系列官司当中,牛舍被查封,奶牛也越来越少。眼见干部群众买牛的贷款难以偿还,庆安县不得不组织干部群众纷纷起诉鸿昇牧业,要求鸿昇牧业以设备和奶牛偿还他们的贷款。天眼查显示,至 2019 年庆安县多名干部在法院申请执行鸿昇牧业的财产,其中包括原县委书记李英男。这些案件的相关内容在网上没有公开,理由为 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公布的其他情形。

有关鸿昇牧业的法律判决书显示,鸿昇牧业从天津市佰牧兴农牧科技有限公司购牛 703 头,承诺用黑龙江省 两牛一猪 国家补贴资金支付牛款。后来因未支付,这些牛被佰牧兴公司拉回。这一举动被群众戏称为 借牛充栋 。

让干部群众贷款买牛,从其他公司 借 牛,鸿昇牧业这一系列操作被群众认为是套取国家巨额补贴资金的有力证据。

记者还了解到,鸿昇牧业并不是招商引资企业,而是一开始就注册在庆安县建民乡建安村的企业,法定代表人田长山的户籍至今仍在庆安县。

先拨款后验收的涉农补贴项目是否被有关部门查处?

庆安县纪委监委介绍,2018 年,黑龙江省纪检部门转来黑龙江省审计厅移送的关于庆安县在 两牛一猪 政策项目中涉嫌骗取套取涉农项目资金的材料,庆安县进行了调查。最后认定全县 6 家肉牛或黄牛养殖企业有骗取套取行为,这些企业得到的补贴款均是小额。包括原局长王玉玺在内的 4 名畜牧局干部、1 名县农业开发办副主任、县财政局企业股股长和 1 名农民党员受到了党纪或政纪处分。这些人的处理与鸿昇牧业无关,鸿昇牧业未受到任何查处。

部分受访群众对庆安县的处理表示不满: 套取 100 万补贴的企业都被处理了,套取 3600 万的企业却安然无恙。 有受到党、政纪处分的干部至今还认为,他们是因为鸿昇牧业受到了处分,哪知鸿昇牧业未被查处。

有群众认为,鸿昇牧业还有一个更大的 蓝图 ,那就是拿着套取的补贴款继续建牛场以套取更多的补贴款。记者调查了解到,鸿昇牧业在庆安县又建了占地 200 余亩的新胜养牛场,里面仍然空无一牛。此外,鸿昇牧业还在绥化市所属的其他市县建了牛场,意图申报高达 6300 万元的补贴,后来未再获补贴。

03

补贴政策突然截止 8 家企业联名上书省政府 讨公道

与一些企业顺利得到补贴形成鲜明对照,黑龙江省另有 62 家企业在被批复成为补贴项目建设方并建了养殖场后,未获补贴。这些企业有的生存艰难,有的干脆退出了养殖业。他们认为被政府给 忽悠 了。

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永源镇,黑龙江省龙盛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盛牧业)在原来种猪繁育基地老旧厂房之外,新建了 25 栋现代化猪舍,目前这些猪舍大部分处于闲置状态。公司负责人张文俊介绍,新猪舍是省里批复的 两牛一猪 政策中拟扶持的第二批基地建设项目,计划给予补助 35 个单元。

张文俊介绍,新猪舍在 2016 年 10 月 28 日得到批复后开始建设,至 2017 年 8 月在黑龙江省第二批建设项目中进度排第一。他们正按三年项目期紧锣密鼓地施工,但 2018 年春节后突然得到口头通知,建设项目要在 2 月 28 日截止,此后建成的项目不予验收。至 2 月 24 日,25 栋猪舍还有 6 个房盖没上完,但母猪已买进了 3500 多头。公司慌忙中请哈尔滨市有关畜牧部门来验收,可畜牧局的人看了一眼就说没有育肥猪,不能给验收。虽然至 2018 年底龙盛牧业的母猪达到 4000 头,育肥猪达到 2 万头,但再没等来验收的畜牧人员。

2019 年初,龙盛牧业给黑龙江省一位副省长写信反映未得项目补贴情况,获得批示 请农业农村厅阅研提出意见 ,但仍没等来想要的结果。

与龙盛牧业相似,黑龙江省有多家被批复养殖基地建设的企业未得到补贴。2019 年 1 月,黑龙江省旗帜生猪养殖有限公司、哈尔滨大三农牧业有限公司等 8 家企业联名上书黑龙江省政府请求给予验收。他们在信中表示,把项目截止时间确定为 2018 年 2 月 28 日是不客观、不合理也不科学的,第二批 两牛一猪 项目是 2016 年 10 月下旬才批复的,扣除冬季不能施工季节,有效建设时间只有七八个月,要全面完成建设并进栏达标是不可能的。

这 8 家企业在信中还指出,2018 年 3 月及以后,有 10 余家 两牛一猪 项目建设单位,仍然被验收并获得了补贴。他们要求一视同仁。这些未得补贴的企业甚至向黑龙江省营商环境建设监督局反映了情况,在经过一番协调后,未有效果。

04

忽悠 企业要政绩 生猪产能被闲置告

只有借猪凑数造假,才可能在限定的时间内通过验收。 赵闯说。

地方政府官员没有服务意识 是部分受访企业的切身感受。鸡西市城子河区永丰乡一养猪场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辛辛苦苦把猪场建成,冬季为了取暖,把 5 个猪舍的猪集中放在 3 个舍里养,验收工作人员称这样不符合规定,没给整改的机会,直接扣掉 4 分验收分,致使企业未能通过验收。 他们只知道用手中的权力来卡我们,却不为我们企业服务。 这位负责人说。

为什么三年补贴政策在实施两年后突然宣布截止?

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原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朱良坤认为,黑龙江省的 两牛一猪 政策,并不是提前截止。他介绍,黑龙江省原计划从 2016 年开始,用三年时间,每年拿出 12 亿元进行 两牛一猪 项目建设,但 第一轮就把项目申报满了,一下子申报了 30 多个亿,省财政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黑龙江省农业农村厅畜牧处处长李亚立介绍,政策提前公告了截止日期,那些没得到补贴的,都是项目没建完的或者是没通过验收的,也有部分企业自己放弃了。

而哈尔滨大三农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延寿县畜牧局原局长褚树斌的观点正好相反。他认为是政策设计得不细致,没有连续性,以致失去了公平性。 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在 2017 年下半年偷偷下了个通知,所有项目必须在四个月内通过验收。可部分企业根本不知道有这个通知。 褚树斌说: 剩余 6 个多亿被政府收回了,为什么不补给企业?

一位多年从事畜牧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认为,从 2016 年至目前,省里分管畜牧工作的领导已有四位,对扶持政策意见也不一致,这使得畜牧部门为未得补贴企业给予补贴的想法未能实现。

在延寿县,哈尔滨大三农牧业有限公司的 9000 多平方米现代化猪舍仍处于闲置状态,由于没有资金购进生猪养殖,正在想办法卖掉。

在哈尔滨市道外区,龙盛牧业的数万平方米猪舍也处于空置状态。张文俊称,他不仅无钱补栏痛失了猪价最高时期的巨大利润,目前还债主盈门,日子过得举步维艰。他说: 我挺过了非洲猪瘟的严冬,不想死在市场逐渐回暖的春天。

A
ActRiot
1 楼
黑龙江人口就是台湾的好几倍吧 台湾无论是国民党执政还是民进党执政时都会出些贪污腐败的案子 看来无论什么政治体制,两岸都是有类似之处
l
lalalaland
2 楼
楼下这跟台湾有什么关系?呢马的神斤病一个!
r
roliepolieolie
3 楼
以后这种新闻就没有必要报道了,在骗子国稀松平常的事情,天天发生的没有新闻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