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自称在德云社只拿工资 德云皇后 活得通透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19年8月12日 18点38分 PT
  返回列表
82825 阅读
20 评论
文汇报

日前,于谦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谈到了“德云二把手”“德云皇后”这些称呼,以及在德云社只拿工资,不拿股份的原因。不少网友看到这段对话后都感叹,于大爷活得通透!

谈到“德云二把手”“德云皇后”这些称呼,于谦说,我本来就是德云社的一个演员,只不过和郭德纲搭档,站在郭德纲身边的。

所谓“二把手”,“德云皇后”,就是粉丝们那么一说,他们高兴怎么叫就怎么叫。

对于在德云社中不占股份,只拿工资,于谦金句频出地回应:我为什么要拿股份,凭什么要拿股份。

我过会去推开全聚德烤鸭店的门,就让人拿股份给我吗?那你还拿不拿工资啊,演出费还要不要?

”工资也拿,股份也拿(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要老替我不平衡,我现在自个儿都挺平衡的,演员就是演员,拿那份钱挺好的。我去和全聚德烤鸭店说,我在你们这工作三十年了,你得给我多少股份,说不过去。“

于谦认为,外来的这些股份制的模式,可能不是很适合传统曲艺行的发展。

不单是相声,但尤其是相声。曲艺行,最终还是明星制。

”马连良剧团,没有马连良就散了,梅兰芳剧团,没有梅兰芳就散了,你说里面还有好角没有?有,但这好角要站出来说,梅兰芳,你得给我一半股份,这没法干了。

或者说,你得按我是明星来唱,我得挂头牌,你要是这么较劲,那你就出去另起一个山头,拉着另一部分挣钱。三个马拉车,走不了,一个人的劲再小,也是往前走。“

于谦/大公报实习记者曹嘉鑫摄

提笼架鸟,飞鹰走狗。于谦爱玩,人尽皆知。

不争名、不夺利,“玩儿比天大”的他说相声、演电影、开马场……样样风生水起,就连他的老搭档郭德纲都感慨,“他一辈子活了我八辈子!”

玩是一种心态

第一次采访于谦,他身着黑色休闲连帽外套,一大块观音吊坠挂于胸前;左手的翡翠戒指透着传统,而右手的现代金属风戒指则彰显着前卫与时尚;戴在手腕上的手串中翡翠和玛瑙石引人瞩目。

第二次采访于谦,还是同样的吊坠、戒指、手串,只是黑色休闲连帽外套换作另一套。

在北京,拥有这样行头的爷一般都不太好打交道。只是这身行头套在他那里,金石的锐气、利气似乎都能被他消解掉,让你和这身行头的主人没有丝毫距离感。

“我们干的这个职业就是娱乐大众的,只要大家高兴就好。”对于外界的评价,于谦毫不在乎,“我基本上没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温和厚道、好打交道、爱交朋友是周围人对他的评价。喜欢动物,亲近自然是他生活中的另一面。

在郭德纲的记忆中,“好像沾玩的事儿,谦哥没有不玩的。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草窠里蹦的,水里游的,各种万物一概全玩儿!文玩类也应有尽有,核桃、橄榄子、扇子、笼子、葫芦、手串儿,头头是道,珍藏无数。”

然而在于谦看来,玩更重要的是一种娱乐心态的的构建,其实在当下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中,面临残酷的竞争和压力,“每个人都有相同的天性,那就是和自然和动物的亲近。很多人忘记了人原本应该这样生活。” 在他的书《玩儿》中,于谦这样写道。

水因地而制流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于谦少时拜师于相声艺术家石富宽门下。90年代,于谦的演艺事业还未有大的起色,有一次朋友给他推荐了一个小角色,由于地点在苏州,他便高高兴兴赶去拍戏。因角色不重,拍戏之余就去逛当地的园林。一月下来,既拍了戏、也达到了旅游的目的,可谓两不误。

待到而立之年,一个不能忽视的现实是于谦发现从小喜爱的相声艺术,“社会地位下滑到了臭水沟里”,在书中于谦详细记载了那时的窘境,“市场份额几乎没有,即使到了农村,老乡们也会义无反顾地为拾粪而放弃观看一场相声演出。团里的演出几乎没有,偶尔演几场观众寥寥无几,效果平平。团内在编人员人心惶惶,各思退路……”

“演出可以没有,日子必须得过呀!”于谦自述,除了相声什么活儿都干,小品、话剧、主持、司仪、电影、电视、电台、广告,每天往返于各剧组和家之间,“就这样我连踢带打、磕磕绊绊,才算饥一顿饱一顿地把生活维持了一个基本稳定”。

转机出现在2004年,受郭德纲之邀,于谦加盟德云社。后面的故事开始为外界所熟知,这对相声界的“模范夫妻”不仅力挽狂澜改变了相声的命运,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我们俩(和郭德纲)对相声的理解、对艺术的理解是相似的。”在于谦看来,对于传统艺术首先是继承,然后才是发展。

郭德纲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对于谦的专业水平毫不吝言,“现如今这个年龄说相声的专业人士里面,没有于谦这样水平的了。都算上,都捆到一块,也不如于谦老师。真是祖师爷赏饭,好难。”

在外界看来,两人的合作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他们对相声的共同热爱、惺惺相惜是基础,于谦“不争”的处世之道亦非常重要。

针对“相声皇后”的评价,于谦笑道,“我可能就是那个什么都操心,但又什么都不管的大胖皇后。”

对于相声的当下及未来,于谦以植物做喻,认为相声应该有它的生存环境,不是说把它搬到暖房就能活得很好,“如果你不给它一定的适当尺度的话,它不会生长得太好。”对于相声要灭绝了这种担忧,于谦认为,他没有就没有了呗,“如果它要是在这个社会当中没有了的话,证明它在这个社会中不具备存活的条件,大家不需要它。如果需要它的话,它不会灭绝的。它存活与否,那是社会决定的,不是某个演员或某个团体能决定的。”

返璞归真

因为爱马、爱动物,于谦在北京开了自己的动物园还有马场,甚至还将马场开到了墨尔本。

“我就是比较喜欢那种’大乡村’的感觉,首先是对那里比较喜欢,我才会去那里做一些投资,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由兴趣出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于谦的人生没有条框和束缚。让孩子回归自然,接触动物,而不是沉溺电脑游戏中,而这也是他当初建造动物园的初衷。

生活中的于谦比较喜欢轻松一点、随意一点,不喜欢太多约束。如果可以选择,他说他会跟朋友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把心沉下来好好聊场天。如果有酒更好,可以让每个人更加敞开自己。

如今演艺圈流行跨界和破圈,于谦认为相声作为一种表现艺术形式也需要博采众长,就此而言,德云社这帮“孩子”破圈没什么不好,但不能忘本,“别忘了自己是个相声演员。把其他的艺术门类里面的优势吸收到自己身上,用于自己的专业,这个才是一个艺术从业者应该做的。更何况相声本身就是一个张扬个性的艺术。”

虽然德云社目前发展的还算不错,但在于谦看来,相声并未走出低谷期,“相声基本上还是不太主流的一种形式,只不过说德云社现在还算不错。但是百花齐放才是春嘛,一枝独秀还是不太好的一种形式。”

于谦说幼时从收音机里接触到相声这门艺术并喜欢上它,且把这种爱好当成养家糊口的职业已是有幸。在知天命之年,仍崇尚一个“玩”字的于谦直言如果不说相声“干什么都还行”,找到行业里自己的兴趣点,干一行爱一行。他不想一辈子把工作当成负担,做事要找到乐趣,高高兴兴地工作,一生才能比较快乐。(文/贾磊、李晓蓉)

别坐海鹞式
1 楼
字里行间也是透着无奈。不是不想要,是不合适。
沈月轩
2 楼
工资不低,而且还有其他渠道赚钱。对你的股份也没兴趣。
戒律暗牧
3 楼
看第一张照片的缩略图还以为是金将军思密达……
c
cccxxx
4 楼
其实于谦家底雄厚,人也厚道,而郭是斤斤计较的个性,能在一起是互补和天意。
爬行兔
5 楼
主要他根本就不差钱啊...所以真的是别人这么说都无所谓
c
cwings
6 楼
如果它要是在这个社会当中没有了的话,证明它在这个社会中不具备存活的条件,大家不需要它。如果需要它的话,它不会灭绝的。它存活与否,那是社会决定的,不是某个演员或某个团体能决定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句话真诚,和老郭口口声声拯救了相声形成对比
飞翔的鱼头
7 楼
豁达
陷疯稻谷
8 楼
可见郭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有这种不差钱的想的开的才混的下去,其他的都得被逼走
f
frankzhu
9 楼
委曲求全是一种智慧,并不是一味地忍气吞声。不争利,他得了好名声。这东西在今天的演艺圈是最难得的。 不争利也是因为自己家境不错,人到了这个岁数活明白了。那些赚了很多很多亿的,自己消费了多少? 真是天天做私人飞机游艇的那些人,他真的快乐吗?不一定。他和自己的动物们在动物园培养感情,那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私人动物园不是谁的玩的起的,10种动物以上花销是不小的。
马三立
10 楼
相声园子,戏班子都这个规矩。掌杵就是穴头了,不仅很多事儿你得担待着,而且你得给大伙凑锅伙的钱,犯不上。按现在话说,你就绑定了,很多私人的事儿没法干了。现在他算是德云第一份,拿最高份银,是所有曲艺,戏曲界人的终极理想
夜来风雨
11 楼
你真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这都能知道?? 人家于谦真要股份,郭德纲还不敢给??只有于谦才能和郭德纲搭档,其他的完全没有默契感,包括郭德纲的师父。。 而且于谦就是割标准富二代,有房有地有产业有乐园。你知道北京大兴那里搞块这么大的地得多少钱吗??他玩得东西更加贵。几十万得随便就拿下了。。 光靠那点工资,养不活他的这种老北京人的生活。。郭德纲都不一定能过得起于谦那种生活。。就是真的不缺钱,相声完全就是个爱好,喜欢这个,对于有爱好的人,甚至让他白打工让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都愿意。。。显然于谦是个真的活的潇洒的人! ---------------------- 另外。。第一张照片,我一看还以为是成功减肥的金二胖,,,,
手肿得胖胖的
12 楼
又有本事又不操心的大胖皇后,活得太滋润了!
m
maddogs
13 楼
随和 豁达 心态只有自己来调 别人不能说三道四
s
smile
14 楼
郭德纲相声里说的是真的,于谦真的不差钱
搞清弄明
15 楼
“力挽狂澜改变了相声的命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蝈的肛拉出来的屎埋葬了相声行业。流氓窝。
朝飞暮卷
16 楼
他可真没白活,家境好,父母开明,可以让他有资本去追逐自己想干的事儿,也让他眼界开阔不争不抢,情商智商都了得。于大爷我可是真心佩服。
太阳锅巴
17 楼
知足常乐 钱是赚不完的 拿了德云社股份 就要担待德云社上上下下所有演员演出和吃饭的责任 谦哥这样挺好 日子过得潇洒 也不缺钱 爱干嘛干嘛 爱玩啥玩啥
r
reddust2013
18 楼
这才是人生赢家。那种靠每天掰指头算玩过多少女人的,开不开心自己知道。
破吉他
19 楼
郭德纲刻薄寡恩
吕牧:
20 楼
老调重弹,老新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