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年轻人争相化妆成犹太屠杀受害者拍小视频…

今日头条
Toutiao
最新回复:2020年8月25日 1点43分 PT
  返回列表
15898 阅读
2 评论
英国那些事儿

话说,最近外网的年轻人中,流行起了一种奇怪的风潮扮作死于二战犹太人屠杀中的受害者。

在 Tik Tok 上,许多年轻人假装自己是来自天堂的大屠杀受害者,拍摄了各种令人不适的视频。

比如,有的人在脸上画上类似于淤青的妆容,对着镜头阐述 自己是如何在集中营中被杀死的 。

自问: 你是怎么死的?你为什么看起来这样?

自答: 我是在奥斯维辛的集中营被杀死的。

有的模仿了二战时期犹太人的穿着,讲述了 自己是如何被纳粹抓起来 的。

然后纳粹来了,闯入了我的家门。

他们把我们和镇子里的其他人一起推上了一辆火车。

有人扮作穿着条纹衬衫的犹太人,模拟了被纳粹抓住时的画面。

抓住那个犹太人!

请不要带走她!她是我的全部!

又比如,有人做了反转对比。

前几秒是现代装扮的自己在自由生活,后几秒就是戴着大卫之星做着 40 年代装扮的自己在仓皇地躲藏。

还有 2 秒回到现实。

犹太人!

美梦还有四秒结束。

梦醒时分: 我想念爸爸妈妈。

还有人故意使用了集中营的图片或者当时的照片作为背景,表现了自己在那个年代的 悲惨生活 。

这些视频全都是第一人称视角,满脸是伤的妆容,充满时代感的服装,柔弱的表演让观众充满了代入感。

创作者们还打了 # 大屠杀 # 天堂 # 死亡 # 犹太人之类的标签,配了非常悲伤的音乐,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类似的视频,还有很多很多,

都是差不多的特效,差不多的话语讲述 生前经历 ,模仿着大屠杀的受害者,内容千篇一律。

观看量少则几百几千,多则几百万,有的甚至能获得几十万的点赞。

这种视频为什么会流行起来已经不可考,

但是每个创作者拍摄视频的原因并不完全一样。

根据标签来看,不少创作者除了大屠杀相关标签,还使用了 # 特效 # 化妆 # 演绎 之类的标签,因此可能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化妆或者表演能力。

也有人表示,拍摄这些视频是为了提高人们对大屠杀的认识,并向其他人传授关于犹太人大屠杀的历史。

来自新泽西州的 17 岁的 Rachel(化名)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也发布了类似的视频自己一家子被送到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然后全部惨死于毒气室。

她表示,拍摄这样的视频是为了 教育人们 ,因为她认为 有必要传播这些故事。

我一直对大屠杀的历史感兴趣,只是想制作一个创意视频,在 TikTok 上向人们介绍这个事件。这从来都不是冒犯性的。

她目前已经删除了自己的视频。

但是这样的理由并不能说服所有人,

大量网友对这种流行表达了反感,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提高人们对二战的意识 ,认为这种方式根本就是在消费灾难!

我很难过,这居然能成为人们认为可以用来练习自己化妆和表演能力的东西。这明明是百万人的痛苦。

好吧。我们现在能不要再在 Tiktok 上流行大屠杀了嘛?这简直就是反犹太主义,你们全都跑偏了。

一些 TikTok 的犹太用户也对这种流行表示震惊,特别是真正的大屠杀受害者后裔,表示看了之后很难受。

来自洛杉矶的 Ashkenazi Jew Briana 今年 19 岁,她的祖上有人死于犹太人大屠杀。

她在推特上严厉抨击了这些视频,认为感到非常冒犯,非常恶心,同时她也分析了这些视频流行的原因:

大多数创作者做这些视频是为了追热点,这样他们就能获得更多的点赞和曝光量。但是他们都很可悲,孤陋寡闻又无知。

这些流行如今很常见,属于冲击价值观的创作内容,但我认为它们过时又没品。这种内容进一步使观众对这种冒犯行为不敏感,从而让有害内容变得正常化。

大家需要通过正常的渠道接受大屠杀的教育,而不是通过恶心人的社交媒体热搜。

但对于那些真正有家人在战争中幸存或去世的人来说,这些视频可能会触发他们的伤痛。

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幸存者事务的负责人 Diane Saltzman 也表示这种内容实际上起不到什么 教育作用 ,还会对人产生误导,

模仿大屠杀的经历是对受害者的一种羞辱,对幸存者非常冒犯,也让历史看起来如同儿戏。

她还表示要学历史就好好学, 博物馆鼓励大家,特别是年轻人了解大屠杀,理解它带给我们的教训。

也有一些犹太人表示,大家制作视频的态度可能是好的,但是制作视频的方向不对。

21 岁的 Taylor Hillman 是一位犹太人,她也发布了自己的视频,她表示, 我个人觉得在大屠杀的背景下,应该仔细考虑制作相关视频。

有许多年轻的创作者(约 12 至 16 岁)跟风追大屠杀的热点。因为他们知道拍出来会有观看量,也会让他们变得受欢迎。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是犹太人,而且拍出来的感觉好像他们在嘲笑大屠杀的幸存者。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让人不适,却又打着 教育 旗号的流行了。

在今年四月,还流行过 家暴妆容 ,创作者们办成了遭到家暴的女性,或者充满暴力的男性。

在当时也引起了争议。

有人认为这是在关爱受家暴的女性,有人认为这是美化家暴的行为

现在这个 大屠杀受害者 的流行情况如出一辙

大多数视频拍摄者没有经历过这样伤痛的人,通过蹩脚,夸张,或者充满脑洞的表演,来扮演受害者的角色。

最后把大屠杀这样沉重又严肃的事情变成几秒钟的戏剧表演,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

归根究底,这两个事件之所以能流行起来,

其实是因为它们都属于最近几年在互联网世界非常火的, 创伤色情(trauma porn ) 。

和传统意义上的 色情 没什么关系,

反而有点像之前流行的 美食色情 故意发很多好吃的东西的视频以引起人们的食欲一样。

创伤色情,指的是 对他人不幸的迷恋 。

比如,饱受饥饿折磨的人痛苦的样子,地中海沿岸偷渡难民的尸体图片,某人被谋杀的视频等等

大家会对这种事情好奇,会为这种事情共情。

因此许多人利用这一点,让包裹着苦难的内容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被商品化,被疯狂的消费。

创伤色情 这个词应运而生,它常被反对这种潮流的人所使用。但是也有很多人捍卫这种潮流,认为发布这些内容是为了 提高人们的意识 。

只是,当许多人做着相同的装扮,重复着相同的夸张表演,拍摄者相同的套路,事情真的就变味了

它冲淡这个事件最原始的痛苦,消费了观看者的怜悯与共情,也会让受害者被一次次触发伤痛,

至于那个被拍摄者们当作挡箭牌的 教育作用 ,反而消失殆尽了

话说,最近外网的年轻人中,流行起了一种奇怪的风潮扮作死于二战犹太人屠杀中的受害者。

岸边的陌生人
1 楼
当今社会,有些人自认自信自主的人生价值观没有了,需要他人的认定和认可,才会去求关注求赞,可怜的一群。
z
zhichi
2 楼
楼下说的有道理。非常讨厌tiktok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