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八章下

浮云驰
楼主 (文学城)

 

自从胡润去世后,这几年贵平对于婚姻已经差不多死心了,她想,不管怎样,自己这辈子也算是曾经爱过,虽然时间短暂,结局凄惨,但是好歹也能让她心里有了一个可以去怀念的对象,守着这份怀念了此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这些年来,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对于个人感情问题已经不再有任何想法了。

 

但是一个女人一直单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她周围常充斥着各种闲言碎语,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会因此产生很多让人难堪的揣度,这些还不算,有些本已成了家的男人甚至还居心不良,以为贵平年纪大了反正也嫁不出去,竟然大胆地用放浪的言词行为来挑贵平,想在她身上沾些便宜。

贵平本来洁身自好,目下无尘,如今只是因为大龄无偶就要受到这样的侮辱,她愤恨至极!

终于,在一次值夜班的时候,当和她一起值班的那位已婚男大夫试图拉她的手的时候,贵平的愤怒彻底爆发了!她当时像疯了一样从桌子上抓起一把医用剪子径直戳向那个男大夫的手!这样的举动是那个男大夫没有料到的,他差点没给吓死,虽然飞快地缩了手,但是手背仍被剪子尖划到,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也是鲜血长流。

这件事后来在医院里传遍了,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知道了贵平的刚烈,这才都歇了心思。虽然如此,贵平心中还是悲愤难平,她觉得这个世界对于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但是她一个小小弱女子又能怎么样呢?最后还不是只能把这些苦独自咽下,勉力活下去!

 

除了外面的这些闲话和欺凌,在家里,贵平有的时候也感到很难过。这些年过去了,自己为了这个家付出了最美好的青春,可是到头来,兄弟姐妹们还不是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全都奔着自己的日子去了,谁还有工夫回头看一看她?

就说二妹妹爱新,一路唱唱跳跳的就毕了业,之后顺利地当上了音乐老师,她更是在念书时就早早有了心上人,毕了业就嫁人成了家,她丈夫邱作田是一名军人,现在正在锦州的军校进修,他们的儿子大猛今年都已经三岁了。由于作田常年不在家,爱新一个人忙不过来,就常常把大猛放到她妈赵氏跟前,大猛长的极像爱新,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又聪明又可爱。

贵平是打心眼儿里疼爱大猛,她已经错过了婚姻,如今看着大猛稚嫩乖巧的小脸儿,不自禁地母性大发,她心中有一种深深的遗憾,可惜自己今生不能有个亲生的孩儿了,所以她对大猛特别的好,恨不能把他当作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去教养。

就为这,爱新便常常不快,时常还话里带刺儿地说:“姐,我有时候都分不清大猛到底是我儿子还是你儿子,你对他操的心好像比我这个亲妈还多!”

贵平知道爱新是嫌自己多管闲事,抢夺了她这个亲娘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可是她权当没听见,依然我行我素。

 

爱新也不好再多说,只是在背地里和她妈商量,怎么能想办法让大姐除了心病,到底找个合意的人结婚是正经的,总不能老像现在这样和自己抢孩子算是怎么回事!赵氏也是为难的很,这个大女儿如今也成了她的一块心病了,头几年是因为家穷耽误了她,现在家里算是缓过来了,可是贵平她偏偏这样倒霉,好容易谈了个对象,最后还死了,真是命不济呀!如今拖到这个岁数,倒是知道眼馋起别人的孩子来了,有这样的,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找个男人呢!

赵氏无奈地想,只好跟爱新说:“你姐不容易,为了咱这个家吃了多少的苦,你就多担待她点,至于说婚事,我是没招儿了,你想办法劝劝她,再不就找个和以前她那个对象差不多的给她介绍一个,保不齐兴能让她回心转意呢。”

爱新听了,苦笑着直摇头,对她妈说:“劝她?!还是算了吧!我大姐那脾气你还不知道,谁能劝得动!要说找个合适的人介绍给她,那也得她愿意见面才行啊!难呐!”

赵氏听了也愁眉,娘俩儿最后也没商量出个结果,仍然是一筹莫展。

 

贵平当然知道妹妹和母亲背后经常嘀咕自己,她虽然不说什么,可是心里是很有怨气的。不过是多疼了大猛一些,爱新就这么小气,说实在的爱新怎么都是孩子的亲妈,自己就算是把心挖出来给了大猛,也抵不了人家亲母子的血脉情深。

想到这儿,她就不免灰心,一个女人单身一辈子,怎么这么真难啊!年纪大了,不只是外边的人,就连家里人都开始嫌弃她了!贵平越想越气,越难过,常常忍不住在没人的地方掉眼泪。刚好这天她心情正不好,小李下了班来找她,神神秘秘地说有事要跟她说,贵平放下心事跟着小李一路推着自行车说着话慢慢地往家走。

 

小李知道贵平对别人给她介绍对象的事一向很抵触,所以她尽量把话说得和缓些:“杨姐,有个事儿你有可能不太爱听,不过这事儿是有人托我跟你说的,我也觉得其实是件很好的事,所以你听了先别着急,咱俩一起琢磨琢磨,行吗?”

贵平看着小李小心里透着认真的样子,倒着笑儿起来,她笑着问道:“到底什么事儿呀?你这么藏着掖着的?是不是又有人在背地里说我闲话了?你不用放在心里,那些话我都听惯了,随他们说去吧,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当然,这话说得虽然轻松,可是她的神色却黯然了下来,末了还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

小李当然知道她心中的苦楚,这时趁机说:“不是那些闲话,杨姐,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因为给我二姐看病认识了矿总院血液科的韩副主任吗?前两天我又碰见她了,听她说,想给她东北人大毕业的大学生弟弟找个对象,问我知道咱医院有合适的人不,她弟弟想找个大夫。”说完,小李小心地打量着贵平的脸色。

贵平听完,心中了然,皱着眉头对小李说:“兰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辈子不打算找对象了,怎么还跟我说这些!”

小李摇着头说:“杨姐,你怎么还这么犟呢,这几年你的苦我都看见了,一个女人一辈子单身多难呐!杨姐,你的条件难道比别人差吗?要工作有工作,要长相有长相,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苦着自己,白白让那些小人在背后笑话你嫁不出去呢!”

她这番话说起来是有缘故的,当年贵平和胡润处对象的时候,她们科里还有一个王护士也看上了胡润,几次三番地纠缠,借着胡润中间回上海看病的机会,撒痴撒娇地让他帮忙给自己从上海代买黄纱巾,结果胡润回来时确实买了一条漂亮的亮黄色纱巾,但是却围在了贵平的脖子上。

因为这件事,王护士深深地恨上了贵平,如今贵平爱人已逝,又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王护士深感趁愿,经常在背后说些嘲笑贵平的话,小李也听到过多次,好几次都差点同她吵起来,所以这时才这样劝贵平。贵平听了不语,想起那条黄纱巾,她的心中满是苦涩。

小李见她神情凄楚,便接着劝道:“杨姐,我打听过了,韩主任的这个弟弟叫韩长水,今年三十岁了,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了长春一个国有工厂当技术员,如今已经升任了助理工程师了。据说人长的相当不错,是个大高个,脾气和性格还特别好。

韩家的条件也不错,他家也是姊妹五个,他在中间,最难得的是,这韩家可算是书香门第了,全家人除了他们过世了的妈,全都是大学生儿,韩主任她爸是咱们这儿矿上中学的数学老师,韩主任不用说了,他们家其他的几个孩子现在也都是由国家分配了工作,都是干部编制,你说这样的人,这样的家庭条件,是不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贵平刚听说小李想给自己介绍对象的时候,完全没往心里去,准备着一口拒绝就完了。可是一路听小李介绍完长水的情况,心中却是一动,这样的家庭,这样的人物,如果真像说的那么好,……贵平的心有些松动了,原本含在嘴里的拒绝的话这时竟没有说出来。

小李看贵平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坚决回绝,而是低头不语,就知道有门儿,她连忙趁热打铁,说道:“我听了韩主任的介绍,就动了心思,心想这个韩长水和你不正好是一对儿吗!所以就跟韩主任说了你的事情。人韩主任到底是大知识分子,听了你的事,完全没像别人那样说你年纪大了什么的,反而非常感动,和我说,你是一个有责任感,顾家,又重情重义的女人,认为你和她弟弟正好相配,所以就重托我来找你说合,帮她弟弟介绍。”

贵平听了之华对自己的评价,心中非常感激,终于有人肯这样公道地理解她了,她对之华陡生好感,从而对这个小李介绍的韩长水也动了点心,她想,有这样通情达理的姐姐,估计这个韩长水也不会差的。只是他既然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也像自己一样拖到现在还没结婚呢?

贵平抬头看着小李问:“韩主任既然把自己的弟弟说的这么好,那像他这样的人怎么早没结婚呢?”

小李笑了,她知道这是贵平感兴趣了,连忙说:“这个我也问了,韩主任说,她弟弟在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后来分手了,她弟弟受了情伤,后面这几年就没再找对象。你听听,是不是跟你一样一样的!我听完了就想,你们两个是一类人啊,都是重情义的,所以杨姐,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照顾你们呀,让你们两个能碰到一块来!”

贵平这次是真的无语了,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一个人和自己的感情经历这么像,又都这么执着,她虽然还没见到这个韩长水,却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同他心意相通了,他们应该是能够相互理解的人。

小李看着贵平脸上的神色,觉得这事有八九分成了,于是高兴地说:“杨姐,就这么定了吧,我去跟韩主任说,等她弟弟过年回来的时候,安排你们两个见一面,行不行的,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好不好?”

贵平本来已经对自己的婚姻死心了,没想到这时竟从天上掉下来一个韩长水,她的心彻底乱了,不过在这一团乱麻中却闪烁着希望的光,这比之前的那一潭死水好了太多了,她的心跳得快起来,终于她望着小李含糊地点了点头。

小李万分高兴贵平终于想通了,她第二天立刻去报告之华,让她等长水回来时就尽快安排两个人见面吧。之华也很高兴,所以当年前长水终于回到了煤城后,之华就开始了她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