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八章中

浮云驰
楼主 (文学城)

就在一家子走投无路的时候,仗终于打完了,共产党坐了江山,成立了新中国。煤城原先的私人造纸厂被收归国有,并进行了扩大生产,泽文被招进了厂里当了一名工人,这才解决了杨家的生计。

在厂里因为泽文是中学生,识文断字,脑子灵活,做事还很果断,而工厂又正是用人之际,他很快就得到了提拔,从班组长,到科长,一步步高升,最后当上了厂里的副厂长。

后来厂里还给他在西市场的胜利街上分了一套不小的房子,有四五间屋,还带着一个挺大的后院,这样杨家才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从东门外破烂的大杂院里搬到了整齐的新家。

 

随着泽文的高升,杨家的日子也慢慢走上了正轨。贵平和二妹爱新都已经中学毕业,贵平考上了护士进修班。父亲的病死,曾让贵平深受打击,所以她立志要到医院去工作。当护士虽然不能给人治病,但总算是能学到一些基本的医疗知识,以后要是家里再有人病了,她就能帮上忙了。

而二妹爱新从小就是个爱唱歌跳舞的姑娘,她长得又俊,所以考取了煤城辖区的义县师范专科学校,准备日后毕业当一名音乐老师。他们还有一个弟弟叫泽武,还在中学念书。泽武是个体育骨干,他不仅是校队的足球队长,还入选了当时的煤城市青年足球队,是小有名气的守门员。最后就是他们的小妹妹杨越,这时也和比自己还大一个月的侄子杨振兴一起上了小学。

说起杨家这三姐妹的名字,看起来各不相同,毫无关联,很是奇怪。其实小时候,她们并不叫这样的名字,杨皮匠当年是按着传统,规规矩矩地给三个女儿取名桂萍,桂芝,桂兰。可是后来桂萍和桂芝长大了,都嫌弃自己的名字有旧社会妇女那种“三从四德”的封建礼教味,所以便自作主张给自己改了名字。

桂萍比较省事,就直接取了两个同音字“贵平”当了新名字,寓意自己的为人“贵重,平和”。而桂芝一向性格飞扬,一定要给自己起个大气又符合当下革命形势的名字,考虑良久,决定取名“爱新”,即“热爱新中国”。

小妹妹桂兰见姐姐们都改了名字,也不甘落后,她刚好刚学了个新词叫“卓越”,老师说,这是“聪明,优秀,超越别人”的意思,所以她就给自己改名叫做“杨越”,意寓“超越自己,超越别人”。

所以说,现在光看名字,就知道杨家的这三个女儿个个都是有志气的人。

 

杨家这时虽然已经熬过了最难的时候,可是因为家里只有泽文一个人挣钱,所以日子过得还是很紧巴。一年后贵平从进修班毕了业分到煤城第一人民医院当了护士,她很有当大姐的自觉,知道母亲和大哥不容易,所以她主动把工资全部都交给了母亲,帮补家里的生活。

并且贵平是个很执着的人,她下了决心一定要供弟弟妹妹们读书,如果他们自己争气,她无论如何都要供他们念大学,为此贵平决定十年之内不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不成小家,这样才能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他们的大家。这样的决定看似偏执,可是对于一直都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杨家来说,贵平的这个决定是她对历尽坎坷的母亲和辛苦养家的大哥最直接的回报。

之后贵平就真的这样做了,不管谁给她介绍对象,她都一口回绝掉,连面都不会去见,谁劝都不行。母亲赵氏,还有大哥都劝她不要这样,家里的事他们可以应付,怎么能因为家穷就耽误了她的终身大事呢!可是贵平心念坚定,决定了的事就不再更改。另一方面,她在工作上上进心很强,政治上面也积极要求进步,她真的觉得这样的日子过着很好,完全没必要非得找个男人成家。

也正因为她做事心无旁骛,认真细致,所以在医院里慢慢受到了重视,几年后还得到了机会,被送去医生进修班继续进修,再回到医院就成为了一名有处方权的内科大夫。

 

后来,二妹爱新师范毕业当了小学音乐老师,弟弟泽武也高中毕业了,通过大哥泽文的关系进了矿山机械厂做了一名会计,如此家里就只有小妹和泽文的儿子振兴上学了,杨家的生活彻底好转了起来。

贵平这才开始认真考虑个人问题,只是她又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本来年纪大了,很多人都劝她找个条件差不多的成个家得了,可是贵平却不愿意将就。她很崇拜知识分子,自己当年因为家穷没能念上大学,这一直是她心底里的一个遗憾,所以现在找对象她便提了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对方要是大学生才行。可是这个年代高中生都不多见,更别提大学生了,所以她便一直没能找到可心的对象。

 

直到贵平二十八岁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在他们医院住院的大学讲师,才真正开始了一段感情。讲师名叫胡润,是上海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被分配到了煤城的煤矿学院做讲师。胡润虽然个子不高,其貌不扬,但是说话很幽默,同时又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当时病房里的医生护士都愿意跟他说话,而贵平也被他睿智的谈吐吸引住了,并且她发觉胡润待她好像也与别人不同,慢慢的他们两个人互吐了心声,贵平终于恋爱了。

只可惜,胡润得的是黄疸型肝炎,在煤城治疗了一阵子并不见好转,后来转院回了上海,到那边的大医院去治疗。贵平和他之后就一直通过书信传情,直到一年后,胡润来信说,自己已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了,要求同贵平分手。贵平看完信后,大哭了一场,回信绝不答应,说,不管他病成什么样子,自己都会不离不弃的。同时她打定了主意要立刻奔往上海,在胡润告别人世前同他结婚。

可是,还没等她启程,从上海来的第二封信,彻底把她打入了深渊。信是胡润的姐姐写来的,开头第一句就是:“亲爱的贵平,我不得不含着泪给你写这封信,我的弟弟已经于昨天晚上离开了人世。他走的很平静,在饱受了疾病的折磨后,这样的离去对于他来说也许是个解脱。我深深地感谢你,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给了他爱情的慰籍!

我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你会是多么的难过,可是没有办法,生命就是这么的脆弱!逝者已矣,你我都只能节哀顺便!我希望你能快些从悲伤里走出来,在未来的岁月里找到自己真正的人生伴侣,祝你一生平安!”

贵平读完这封信,肝肠寸断,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的人就这样地离她而去了!他们都是这么的无辜,为什么命运要这样对待他们!贵平把自己关在家里,哭了三天三夜。然后重新站了起来,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只是从此后,她绝口不再提起感情的事。就这样一拖又是几年,贵平如今三十二岁了,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姑娘了。

 

之华虽然并不知道这么多关于杨家的事情,可是对于贵平她了解到了两点,一是她和自己一样因为是家里的大姐,所以一心顾家,才耽误了婚事;二是贵平之前全不计较男友的病,是个重心重情的女人。之华认为,有了这两点,贵平简直就是做长水妻子的不二人选,再加上她还是个内科大夫,一切条件都是那么的符和,一旦贵平和长水真心相爱了,那么,之华想,到时候再告诉她长水有病的事,她也不会弃长水于不顾的。

之华越想越觉得合适,于是就托自己认识的那位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小李帮忙做媒。小李是贵平极要好的朋友,她虽然比贵平小十几岁,但是和贵平却相处得很好,两个人在一起也算得上是无话不谈。而小李的姐姐是矿上的职工,一次小李陪姐姐来矿总院看病刚好赶上之华的门诊,之华医术精湛,很快就治好了小李姐姐的病,这让小李既钦佩又感激。大家聊起来都是医疗系统的人,所以后来两个人就也成了熟人。

现在听说之华要请自己帮忙把她的大学生弟弟介绍给好姐妹贵平,小李二话不说立刻就答应了。她私心里觉得这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大好事。贵平平日里对她特别的好,知道她年纪不大,胆子又小,所以遇事经常帮助她,碰到她受了患者或是老护士们的欺负总会出面维护,而科里有了什么好事也会第一个想到她,所以小李心中着实感激贵平,她也真心为贵平着急,为了家和过世的男友,贵平已经把自己拖成了老姑娘,再这样下去,难不成真的要单身一辈子吗?

现在忽然得了之华的这个信儿,小李真的觉得这是天降良缘,她从和之华的几次聊天中了解到,韩大夫的这个弟弟,应该是个相貌出众,才华横溢的人,这样的人和贵平绝对是般配的,如果自己能牵线搭桥成就了这门亲事,那么对于贵平还有韩大夫岂不都是一桩好事嘛!所以小李在听了之华的请求后,当天就去找贵平说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