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三十章 道术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妾乃黄花》第三十章 道术

 

第二天早卯时中,刘萱准时的起床,并已经打点好行装,悄悄的出了门。道姑们都在酣睡着,路过有的房间还可以听到她们轻轻的打鼾的声音,天还没有亮,特别是茅山本身的雾气很重,卯时的天色更显得是夜晚是感觉,刘萱刚走出了天清观门,就看到紫玉道长一身道袍头戴道冠在夜色下没有阴影的地方等她了。

刘萱走上前一拜礼,紫玉道长点点头干练的说:“我们走吧!”,

刘萱环顾周围没有其他的弟子就紫玉道长一个人,也不好作声发问,就默默的跟着紫玉道长往山石嶙峋的深处走去,警觉的刘萱心想就自己和紫玉道长下山游医,他别的弟子都没有带着,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深意吧。

到了附近不远的一处泉水处,紫玉道长站住,转过身严肃认真的对刘萱说:“我们现在要开始茅山的遁地隐身术了,咒语我会念的很慢,但是只能念一次,你用心记好了,这个咒语不能重复念,更不能念错了,如果念错了,你就不知道会到什么地方,也许是黄泉也为未可知”,

刘萱在夜色下有些紧张,但是想到第一天在茅山紫玉道士就要把茅山的家传绝学交给自己,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信任啊,自己一定不能怂了,马上就淡定下来,说:“好,我认真听着,你开始吧”,

紫玉道长说:“你先看好我的手式”

说着紫玉道长左手平肩,肘部弯曲手指作剑垂直指向天,右手握成指剑手心朝下,放在左手肘下,指向地。

刘萱照着样子比划了一下,紫玉道长点头说:“就是这样,记住在遁地咒语结束时候,左手的指剑指到自己的眉心,右手的指剑向地用力一劈”。

于是紫玉道长开始,左手剑诀朝天,右手剑诀朝下,合眼开始念咒,首先念的的“六一乙捷秘法”,接着念敕咒令,“天皇大帝,南极至精。火炎之祖,勾陈之精。蓬头黑面,人首蛇身。口吐黑炁,盘绕乾坤。总持万化,节制雷霆。九天所主,三十六禽。上部九天,日月星辰。中卫五岳,城隍威灵。下统河海。十二泉扃。北酆九垒,水陆阳明。神拒者灭,鬼拒者倾。命令到处,无敢不遵。天神地祇。不得隐形。勑符到处,御座尊临。有一不顺,霹雳一声。急急如南极天皇大帝律令勑”,

然后是茅山密咒十六字诀,咒语念完,紫玉道长手指剑诀一指,人就不见了。

刘萱想这些咒语如果不是自己早都熟悉有些秘法,只要用心记住茅山十六字秘诀就可以了,一般人是念不出来的,更有的玄机是,紫玉道长没有说出来的,今天是丙午日,辛卯时,紫玉要求刘萱是卯时中出发,到了现在还在卯时之内,就是还要结合奇门遁的遁地法的时空术。

奇门有八门,分别为休,生,伤,杜,景,死,惊,开,遁地咒要开门与六乙日奇合,临地下六己为地遁,今天是丙午日辛卯时,开门与天盘六乙,地盘六己同在坤宫,在同一个方位,所以是开门通达,百事皆吉,易于逃亡,绝迹和突围,就是孙子说的“围地则谋”。

刘萱为了抓紧时间,在卯时刻内遁地,不再深想,合眼迅速的将紫玉道长的遁地之术所用咒语复念了一遍,咒语念完手指剑诀一指眉心,一指剑劈地,身体忽然的被混沌淹没,不到两秒钟,混沌消散,刘萱睁眼一看,到达了一个没有围墙的道观处,紫玉道长已在道观的台阶最上面打坐等着她。

刘萱打量了一下这个道观,好像不像正常的道观,看不见天,没有太阳更没有星辰大海,没有微风佛面,望向远处似乎隐藏在无限的黑暗内,似乎是一个不着边际的混沌空间,看着刘萱迟疑观望的样子,坐在道观台阶上打坐的紫玉道长,睁开眼睛,缓缓的说,这是茅山的秘界,处于句容和镇江交接处,所以此地没有当责任的土地神来管理,这是茅山关闭千年以来所有捕捉到的鬼怪的幽所,我身后的道观就是压制鬼怪的法器“”

刘萱懵懵懂懂不解的问:“不是来游医的吗,来这里干什么?“

“游医只是一个障眼法,以后再教你不迟”,

说着,这时候紫玉道长发功,坐在地上,一双眼如电似的射过来,他太阳穴开始微微的突起,双手掌合在一起放在胸前,手背的静脉虬结在一起,盯着刘萱看了一会,冷冷的说:“老夫一直在找一个茅山道术的继承人,可是现有的弟子中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借你一用了“。

刘萱虽然人小,已经斩过龙脉和除妖,身上有两个宝贝,也不是吃素的,心里根本不恐慌的说:“道长要如何借啊,是害命还是谋财啊?“,

紫玉道长一收功说:“我们茅山术是斩妖除魔的大家,可惜到了我辈竟然没有弟子可以继承,刚才你遁地时候,已经知道我是用的奇门和雷神咒和茅山的十六字秘诀,这些都需要天资聪颖的大脑,可以随时计算出开门的吉时,还要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次我之所以去龙虎山就是想找这样的弟子,可惜只有你和张宇初符合要求,宇初是龙虎山正一道的继承人,所以只有你了“,

刘萱有些发愣的看着紫玉道长的不阴不阳的脸,心想江湖真的是凶险,还有这样夺人弟子的,现在把自己关在这茅山的密处,没有口诀是出不去的,还是弄清楚他怎么借自己一用再说。

刘萱一拜礼说:“请道长明示,为什么你手下那么多弟子没有传承人,要借我用?“

紫玉道长神色晦暗的说:“明日我独女虚兰就要大婚了,我将他嫁给了大弟子茅珮,就是我推算过她们婚后生出的孩子将是头脑聪明的下一代,我一生致力于炼丹,所以金汞之毒深入筋脉,一生没有子嗣,只有一女,你也知道她天资平平,这不是她的错,而是我服食丹药所致。毛珮是茅山三茅真人的后人没有服食丹药,这样他们结合的下一代则血脉纯净。

现在我将秘术传于你,你有玉链传递的真炁,寿命会很长,等虚兰他们有了子嗣,我丹毒入骨髓,命不久已,我留书让孙辈拜师于你,你再将我茅山之术尽传回于我的孙辈“。

刘萱一脸的错愕,还有这样借的,可是听起来对自己很划算啊,但是听说丹毒入骨不由的马上联系想起热衷炼丹的璇玑师父,赶紧问:“那我,我师父是否也是丹毒缠身了?“
紫玉道长看着璇玑的徒弟这样关心他,有些羡慕他收的徒弟是内心仁义醇厚的,就不隐瞒的说:”你没发觉,你师父脸上红润的不正常?“

“如何不正常?“

“汞银中毒人脸色是粉红色的,一个中年大男人怎么会有少女的脸色,我们和你师父告别时候,我就感觉他在用内力克制丹药毒气,所以我才让你很快和他道别离去,好让他赶紧调理“。
”师父!,,“刘萱听后一阵难过不由的泪水流下来,

刘萱抽泣的说:“我就说丹药不是什么好东西,师父他根本不听,连白居易晚年都写了一首诗说:退之服硫磺,一病讫不痊,微之炼秋石,未老身溘然,杜子得丹诀,终日断腥臊,崔君夸药力,经冬不衣棉,或疾或暴夭,系不过中年。

他们就是不听,道长既然知道炼丹有害为是什么不将汞的毒害在这次聚会上提出了,让大家放弃?“

紫玉道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你还年轻,不知道炼丹这是道教的一个根本,我们不能自断根基,炼丹的技术是好的,通过炼丹发现了火药,豆腐,外用的五石散等,发现了很多的矿石之间的作用的秘密,给社会进步带来动力,像自唐代的铜镜就是镀了银的,可以照人非常的细腻清楚就是我们茅山开山祖师葛洪炼丹时候发现的。只是因为炼丹需要大量的财力物力支持,失败的机率很大,很多的前辈在为了得到社会对炼丹的支持,将这些和长寿成仙绑在一起,千百年来没有人敢说破,一旦说破就是多少人头落地的惨剧,如果朝廷禁止了炼丹的研究,道教和民生进步的车轮就会被阻挡。

我们茅山派属于上清派,在唐的地位和你们龙虎山差不多,所以承接了很多皇朝的炼丹任务,有了炼丹的任务,炼丹的掌门就要试药,多少代下来,逐渐掌门人的后代人丁稀薄,子孙天赋都受到折损,现在我派主要是以符箓为主了,还有茅山术也是世上的绝技,炼丹几乎我们做的很少了,要不是我怎么会发愁没有了血脉继承人,想到借你来传道术呢?“

刘萱心里陡然的吃紧,反驳说:“那么张真人和我师父他们的后代都很聪明呢?“

紫玉道长羡慕的说:“他们天师教每代掌门都生很多的儿子,也有很聪明的安排,炼丹试药的都没结婚,你师父就是例子,我估计我们走了你师父肯定留下来试药了,今年不知皇宫谁献了此《太一金英神丹》方,炼丹的大家都明白凶险,都是正一道的,所以都在揪心“,

刘萱没有想到事情是如此的复杂,心痛师父,跪下给紫玉道长说:“作为徒弟,知道详情后,没有心在留在此地,我要去救师父“。

紫玉道长走过来掺起来刘萱,语重心长的说:“你在这学艺,就是在救你的师父,我们天机在心,都是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协议,为什么我第一个是要教你遁地之术,后面还有茅山的时空转移术,就是想你学会后,能够分身后去皇宫把他们的炼丹炉毁了,这样圣上的丹药只有在龙虎山炼,你师父就可以把金汞的量减到安全剂量,曾加一些延年益寿的方药,这样才能躲过一劫“。

刘萱听后有疑窦的问:“为什么是我,你会遁地术也可以啊,都不用浪费时间教我了”

紫玉道长说:“每个法术的施展都是以真炁作为动力的,我真炁不够只能在这十步之内遁地,而你有玉链真人等传于你的真炁,所以天降大任只有是你了”。

刘萱停止了哭泣,神情坚毅的说:“好我炼!”,

紫玉真人说:“你已经遁地进到了鬼怪幽所,出去就看你的本事了,所有咒语写在道观内地板上,你擦干净地板就会有咒语显现出来,你要自己悟道,我在这道观外打坐就是帮你坐镇,另一个分身去参加我女儿虚兰的婚事”。

说完紫玉道长盘地而坐,嘴里念念有词,渐渐的刘萱看着他就像坐着睡着了一样,知道他的形识在这,人身体已经在女儿的婚礼上了,茅山道术果然的厉害,刘萱苦笑的一声:“这是什么事,都来找我,我招谁惹谁了”。

两个师父都是打哑谜,背后都有那么多故事,要她来承担这些日积月累的包袱,为什么自己要那么显能呢?

定了定神,刘萱先站在道观门外的台阶上,再次环顾四周,除了这个道观是清楚的建筑,在周围的景色都是混沌的灰黑色,不熟悉环境的刘萱想,不能去别处探索,紫玉道长说这里是他们关押鬼妖的密地,道观就是法器,那么这妖邪又在那里呢,看着关闭着的有八卦阴阳图案的大门,刘萱想也许就在道观之内吧。

刘萱绕过坐地打坐入定的紫玉道长,来到道观的大门前,先吐口气给自己一个壮胆,然后拿出幽冥镜握着,但是没有打开幽冥镜的包裹布,刘萱用书包里准备的一个小巧的桃木剑,推开了道观的大门,大门吱呀呀的打开后,看到正对自己的是一个水桶,和一个拖布,道观内空空荡荡的,只有大门正对的神台上有一座神像 ,酆都鬼神的首席判官崔府君的泥塑,白脸睁着雷霆大眼,身穿红袍,左手拿着生死簿,右手拿着勾魂笔,他也是道教中的圣灵。

刘萱想起紫玉道长说的拖地,就揣回了自己的宝物,拿起拖把,蘸了桶里的符咒水,准备开始拖地。道观内地是青石板铺就的,很久没有人来的吧,地上有很厚的几寸厚层灰,刘萱走在上面这些灰在追着自己的脚步,刘萱身体一激灵,干脆就从自己的脚下擦起。

拖把的水刚接触到地面,厚厚的灰就开会时变形,像是被镪水腐蚀了一般冒着白泡,看到此情景,刘萱不由的蹲下来细看,就马上看到被拖布拖过聚在一起的灰烬里面,忽然幻化出无数只眼睛,密密麻麻的的像眉眼豆看着自己,眼皮还一眨一眨的,刘萱心说,这就是茅山千年来的斩杀妖鬼的存灵吧,没有身体,只有鬼眼保留了下来,没有法术水激发,就是这一层的灰烬而已。

刘萱看到有些地方被拖布擦过的没有灰,地板上显出了符咒的荧光,这些符咒就是镇这些存灵的法器,于是刘萱拿起拖把又蘸了符咒水,在自己站的地方托开去,白色的泡沫又在沸腾,接着是又有一堆眼睛眨着望着刘萱,这些眼睛是有的怨毒的,有的哀怨的,有的单纯的,有的水灵灵的,有的泪汪汪的,有的流着血,有的努力睁眼如同白汤圆,有的暗淡无光的散发看着刘萱。

刘萱想眼睛毕竟没有手脚,奈何不了自己,专心的查看地面,在擦干净的地板上终于有一个完整的符咒显出来,还没等刘萱定睛细瞧是什么咒语,就见地上的眼珠子串在一起,开始像链条蛇一样刘萱身上爬行,鬼眼们急了,他们似乎知道刘萱一旦念咒后,他们最后的存灵就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刘萱心想,他奶奶的,真是内外有别啊,紫玉道长的女儿今天洞房花烛夜,自己刚到茅山就被懵过来在这帮他们清理妖鬼的存灵,肯定是这些存灵太多, 新鬼都放不下了吧!说的好听,让我学本事救师父,简直就是把自己关在这当骡马使唤,自己没有遁地出咒想出也出不去,这么多千年的存灵在地上,还没等拖完地,自己也会被眼珠链条绞死了。

眼珠子越来越多,整个道观内的存灵都被激活了,刘萱看到的是道观内大海般存量的眼珠子朝自己爬过来,茅山这千年来在除了多少妖邪啊,到了紫玉道长有功力的法师没有了,这些存灵就会是一个负荷,影响茅山道教的人脉发展,现在刘萱才进来道观斩存灵,紫玉道长的那个等不急的就要女儿结婚,想早点开始造人计划了。

刘萱想着这个拖把不能再用了,如果他们的符咒水有用,紫玉道长也不用自己来帮忙了,刘萱身上的挂着的眼珠子串起来越来越多越重,力量越来越强,刘萱想不是鬼都没有力气吗?怎么会这样,就在脖子被眼珠链湿漉漉的绞缠的时候,刘萱急中生智的拿出幽冥镜,抖开了包裹的布,一股幽蓝的光升起,一下子照亮了整个道观,那些眼珠在光照之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大殿的地板瞬间灰尘皆无 ,所有的地板的符咒闪现出来,还有几个眼珠躲着在刘萱的脖子上,刘萱用手一拨,掉到地上,幽冥镜光一照就消失殆尽。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九章 茅山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八集 重逢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七章 惜别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六章 符箓 仿古小说《妾乃黄花》第二十五章 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