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问》 第十章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无问》第十章

苏青青最后几个夏天的周末和程雷钓了几次鱼之后觉得对这个活动没有多少热情了,觉得有些乏味。秋天野外和水边风大,看着苏青青怕冻怕冷怕风的,程雷就自己和钓友开车去很远的地方钓鱼,晚上拿鱼到苏青青屋里烹煮后吃完饭再回家,两人互动的很默契,分工明确,说话言谈也比较注意,都不互相提伤心的事情,苏青青觉得程雷就是自己人生黑暗里面转角遇见的一盏灯,让自己踏实不再那么躁动,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期盼,期盼每个周末的到来,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打发周末原来一个人的孤单时光。

这个和谐很快被崔媛媛给撞破了,周日无聊的崔媛媛,老公回中国公干走了一个月了,崔媛媛天天面对着婆婆一起吃饭渐渐没有了耐心,周日下午打电话给苏青青想一起逛街聊天,可是苏青青说有事走不开,这句话让崔媛媛好奇的不由的把车开到了苏青青家门口,看到车道上停着一辆陌生的福特SUV,崔媛媛女人八卦之心抑制不住敲开了苏青青的大门。

看到是崔媛媛,苏青青眼神不好意思的一闪被苏青青敏感的抓住了,走进屋,一看程雷伏地魔正坐在餐桌旁,桌上摆着好丰富的晚餐,有八个菜一个汤,特别是餐桌中央的蒸鱼,做的特别的鲜美诱人,还是两条鲈鱼并肩躺在一起,简直就是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台词。崔媛媛瞬间明白了那天苏青青提过来的4条鱼,原来他们开始交往很长时间了。

嘴上不饶人的崔媛媛故意夸张的说:“程警官,真高兴见到你,谢谢你来陪我们苏苏“。

程雷笑笑大气的说:“一起吃饭吧,都是苏医生朋友“。

崔媛媛刻薄的说:“你又不是地主,苏苏没有邀请我,我哪有你那么有面子啊,我帮过她那么多次,从没见她给我做这么多菜,你看看,韭黄炒肉丝,夹沙肉,咸烧白,发财蒸蛋,口水鸡,都是我爱吃的,啧啧啧,苏苏你真是见色轻友“。说完白了一眼不好意思的苏青青。

苏青青被闺蜜抢白了不好意思圆场说:“你婆婆天天给你做上海菜,我都眼馋到嫉妒你投胎了,我这个大众川菜,你能稀罕啊,快坐下一起吃“。说着要挽着崔媛媛的手臂,让她坐,可是崔媛媛没有搭理,大律师透光的眼神和程雷黑森森眼神交锋了一分钟,崔媛媛眼神里写着“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神杀发出力去被程雷的眼神给震回来,程雷脸上分明写着,“合法单身有罪吗”,崔媛媛败下阵来,不想坐在高气压的程雷身边,伏地魔想想就没胃口,连忙扭身走了说:“我吃过了,本来想拉你一起去转街,现在你有节目,有帅哥陪,我这个老姐妹识相的给你让地方“。

到来门口,就她们两个人,柔柔的苏青青陪笑道:“老秦出差还没回来啊,这次这么这么时间?“

崔媛媛叹口气说:“就是啊,你想和不是自己亲妈天天住在一起,她看我好像看犯人一样,看到点下班晚了没回家,就给我打电话,回了家她问东问西的问老秦和我联系没有,有没有提醒他在国内穿衣服,吃好喝好没有,一天两天还好,一个月了,天天这磨牙的话,我都快疯了,以前觉得她还挺大度的,不管我们如何生活,原来都是装的“。

苏青青安慰道:“老人老了来到异乡,见儿子长时间不在身边了,心里肯定没有安全感,这样问你,虽然烦人,身体健康的总比老年痴呆让你天天服侍好吧,就当自己是菩萨的耳朵,左耳进右耳出,等老秦回来就好了“。

崔媛媛懊恼的说:“要是老年痴呆就好了,直接送养老院我也落得清净还不留不孝的骂名“。

放着自己的事不提,接着好奇的崔媛媛神秘的问:“你们俩好了?“

苏青青淡淡的回一句:“没有的事,就是一来二去熟悉了,周末抱团养老,一起吃个饭,你们有家有口的不知道我们单身狗周末无处诉哀伤啊!”

崔媛媛手拍了苏青青肩头一下开玩笑说:“好好,我这个有家的狗不打扰你们单身狗,不过有伏地魔作伴,还是养眼又安全,不吃亏,呵呵呵”。

送走了崔媛媛,苏青青回到餐桌前,程雷笑着说:“你这闺蜜嘴不饶人,你没见,她在法庭上很厉害,大杀四方,我们背后叫她崔二爷”。

苏青青本能的维护闺蜜脸上不高兴的说:“崔二爷,你们给女的起这个外号,多不好”。

程雷笑笑说:“不是我起的,别人这么叫”。

苏青青好奇的问:“为什么啊!”

程雷笑着说:“崔就是催命的意思,二爷就是黑白无常,你想她偏偏姓崔,偏偏是刑事诉讼的律师,还嘴特厉害,这个外号就浑然天成了”

说完苏青青被都逗笑得饭差点喷出来,心想自己真是命衰啊,连闺蜜都是黑白无常,周末男性友人是伏地魔,想着想着,苏青青简直是吃不下去饭,对自己的人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想着在学校做生物实验,离心机分离物质,同类的物质都是一个离心力的产物,她和崔媛媛,和程雷也许是同一类人,要不是能在茫茫人海相遇,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起彼此取暖。

晚饭后程雷非常君子的没有逗留,很自觉的告别了,苏青青临别前说:“也许下一个周日要留给崔媛媛了,毕竟她是我的闺蜜,秦正国不在家,我应该陪陪她”。

程雷点头同意但是还是不妥协的安排,“苏医生,那你就给我准备早餐吧,我吃完饭和朋友去钓夜场”。看着苏青青一脸的没想到的眼光,程雷大爷般稳稳不客气的说:“我还没有吃过你做的早餐,总的补课吧,我们的抱团不能断,时间安排不过来,可以改变节目”。

苏青青没辙,只好问:“那你想吃什么早餐?”

程雷好像早有腹稿想都没想的要求说:“油条,豆浆,奥,要你亲手做的,对了我早上8点来吃,不耽误你们闺蜜相聚”。

苏青青没好气的娇啧了程雷一句:“知道了,来福临,下周见”。

程雷说完得意洋洋心情很好,像三岁小孩哼着那首害虫的儿歌走了。

苏青青这边心想被一个人缠上不是什么好兆头,该他的似的,出钱出力图什么呢,干瞪眼的?

收拾完厨房,苏青青想着崔媛媛以前夸她婆婆的那些话,不由得同情她,想想自己亲妈,自己都受不了和她天天在一起,崔媛媛的婆婆也不能免俗,何况婆媳天敌的无法更改的劫,只是她婆婆受教育程度高,年轻时候段位比自己妈强,可是人老了,不论啥段位,最后都是面临对子女的依赖性,最后都变得絮絮叨叨的,说话水平也分不出高下,就是吃饭,穿衣,喝水啥的。

说话间到来周五,苏青青想起了程雷周日要吃油条,需要早早开始发面,苏青青在全自然面粉里面加入,橄榄油,酵母,苏打粉,盐,加了水在面包机里面发面,等面团发起了用食用塑料袋包好放入冰箱冷藏起来。周日的早上苏青青很早爬起来,从冰箱里面拿出来发了1天半的面团,直接剪开塑料袋,抹上油,免揉拿刀切成长条,用筷子一压,放入中等油温的炸锅,不一会香喷喷脆黄的油条就做好了。然后苏青青拿出九阳豆浆机,把前一晚的泡好的黄豆倒进去,按下湿豆键,不一会豆浆就打好了。刚忙完程雷就卡着点进门,他很高兴看到苏青青自制的加了蜂蜜的豆浆油条,开心的吃起来,边吃边赞美:“苏医生,太好吃了,你真是上得厅堂下的厨房。我只是逗你给你一个高难度的话题,结果你真能干”。

苏青青听了他的赞扬没怎么高兴,想想自己好像那里不对劲,没脾气抱怨说:“我发觉这个抱团养老,好像我就是你的周末老妈子,自带酒水不要工资的那种”。

程雷无赖的大笑说:“哪能,不会让你吃亏,奥,对了,苏医生,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苏青青一听没好气说:“怎么还想再加花样啊!没兴趣,再说我的生日已经过了”。

程雷好像没在意苏青青脸上不悦的神色,仍然继续指挥她说:“塑料袋把油条给我装两根,还有豆浆装到我的保温瓶,我当午餐,再带点水果”。

苏青青听了程雷的吩咐,一手一个拿着准备好给他的豆浆油条水果,想着赶快把他打发了,脸上挤出最后的送别微笑递给他的时候,程雷站起来,并没有接,看到苏青青忙碌一个早上脸色有些疲惫,还那么迁就自己的无理要求,现在自己还不是她的什么人,油条没多少钱,也不是在华人超市买到,作为刑侦出身的他,对于人物和环境有着强大的敏锐感知和分析能力,其实这也是他的一个小测验,看大家都没有爱情伪装的时候,苏青青体贴容忍自己到什么程度,看看她的脾性,能不能包容自己的非分要求,一旦将来在一起过日子,程雷想找个好脾气包容自己的女人,就像大雁归家栖息的水塘一样,沉静温柔富有爱心。他心里明白做好了这顿饭需要时间和复杂程序,苏青青真是一个实诚的女人,一旦放下戒备,对人是百分之白好,哪怕自己心里不高兴,也会让身边的人愿望满足的那种女人。

程雷走近了苏青青,可以彼此嗅到身体上荷尔蒙的温润气息,程雷目光如同毛刷刮开苏青青眼神的遮掩看到眼神背后写着里疲惫后盼他赶快离去的虚情假意笑意,她这个女人的看着很精明其实很单纯实在,单纯实在的想用一生来保护她,很多年没有一个女人为他做羹汤,做一桌子菜等着她,起那么早就为他做早餐仅是为了他钓鱼,程雷想该进一步了,不能让她主导这个感情的节奏,于是出其不意的捧着苏青青的头,附身下去,坚韧质感的薄唇一下子覆盖苏青青的丰润的嘴唇,深情的吻起来,舌头开疆破土的侵占了苏青青的整个口腔,还有淡淡的豆浆味,苏青青身体一怔,双眼睁大的不敢相信猝不及防的吻,双手上的东西也被吃惊身体震动的分神失去了力量,掉在木地板上隆隆的作响,苏青青双手努力挣扎想撑开程雷的身体,可是不一会她就在他武力值超强的强吻中投降了,一分钟,5分钟,10分钟,程雷吻的苏青青快没了呼吸,像是跑了1500米的比赛喘不上气了要窒息过去,苏青青多年没有和人接吻过,这个吻让她脸色红润,身体不适应的迅速绷紧,小腹部电流积聚,心脏蹦蹦的跳,唇舌笨拙的被程雷带着节奏回应着,终于程雷嘴松开了苏青青,温柔热烈的眼光看着她调侃的说:“你真是个没被开发的宝藏女人,连吻都那么生涩”。

苏青青红了脸害羞的低下头,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嘴唇,不想看程雷势在必得看到自己失态混乱不堪的样子,努力沉下脸装作贞洁烈妇的姿态不客气的说:“你!赶快滚吧”,说着把吃的从地上捡起来扔给他,双手推着程雷,把胜利后乐开花的他送出去,马上关了家门。

把程雷打发走了,苏青青心里还是心慌的乱麻,想着自己这么老了还跟小女孩一样,难道以前的日子白过了,使劲的摇摇头,心里说:就是误会,就是误会,下次他再吃豆腐,就给他一拳。

苏青青想要终止这个抱团养老的节目,这段时间虽然看着减少了一些寂寞,好像自己更忙碌了,觉得自己以前想找人陪伴自己的的想法真是无知可笑,和谁怎么都回不去和何德生活的那个样子了,程雷天天在眼前帅气的晃,理智上苏青青很清醒和他根本没有未来,可是对他的着迷越来越让自己晚上失眠,天天想着他,做梦也是他,梦醒后思想上不停的格式花自尊心自卑心的轮回洗牌,几个月来天天思想斗争和幻想打架让苏青青很疲惫,今天程雷突然的吻让苏青青觉得一种无名的自己无法控制的危险袭来,再这么下去,自己要犯花痴病了,既然对他不敢有奢望,当断不断反受其害,男女之间不会有长久的友谊。

叶子说过时下流行的friends with benefit ,苏青青有儿子觉得好像过不了自己心里一关,苏青青拿出手机想发一个终止抱团项目的宣言,可是心里又有点舍不得,程雷的吻余韵悠长的久久不能散去,苏青青只好自欺欺人的说,下次和他当面说比较好,万一他钓鱼看到不好的消息,万一生气失足落水受伤怎么办?

虽然理智上苏青青自我教育忘了程雷,可是心里莫名的怀着小甜蜜,出了门虽然风值不小,苏青青还是觉得秋高气爽,面带喜色的开车去崔媛媛家,到了崔媛媛家门口,还没有按门铃,发觉大门虚掩着,好像被什么人洗劫了似的,门口有一些东西扔出来,好像都是崔媛媛婆婆的煮饭的家伙什,以前都在厨房里面看到,什么炸锅,电饼铛,切肉机,绞肉机,和一些小巧的厨艺工具。惊鄂的苏青青听到里面崔媛媛和婆婆在激烈的争吵。

崔媛媛嘶哑的嗓音说:“子不教父之过,你们上梁不正下梁歪,恶心,你就装吧,我瞎了眼找到你们一家,赶快给我滚”。

崔媛媛婆婆哭着说:“他干那事我也没有办法,你现在让我到哪去,你能等我儿子回来再说吗?”

崔媛媛恶狠狠吼道:“回中国啊,去抱孙子啊,想让我做秦香莲给你养老送终,你儿子做驸马,美的你们一家子”。

崔媛媛婆婆丧气哭腔的说:“这个问题上我站在你的一边,我们俩一样的命运”。

崔媛媛嘶哑发疯的喊着:“你还有脸,我们结婚的时候以为你们家父母恩爱,没想到那时候你们夫妻就分居了,我上门的时候,婚礼的时候,你们还装的恩爱公婆大人,我以为我嫁进了一个美好家庭,你来加拿大带孩子说是牺牲了你们夫妻生活,我还内疚了一辈子,结果你吗早离婚了,你过来靠着儿子养老,我还感恩戴德”。

说完就听一个花瓶被粹的声音,崔媛媛红着双眼夺门而出,不期然的门口见到苏青青,就像见到自己的娘家人,一把抱着她痛苦流涕起来,身体哭的震动的如同天崩地裂一般,苏青青看这个情况只好扶着崔媛媛,开车把她领会自己家里面,然后让她在沙发上躺着,轻声的问:“媛媛,你吃饭了吗?”

崔媛媛摇摇头,双眼肿的像桃子,苏青青同情的说:“你闭眼躺一会,我去给你下点面”。

崔媛媛一把拉着苏青青的手呜咽说:“别忙,有什么现成的早餐就成”。

苏青青端来2根油条,和一杯豆浆。崔媛媛坐起来,开始吃饭。吃完后,苏青青礼貌的没有主动问崔媛媛发生了什么,在门口听的七七八八的也差不多明白了。

沉默中崔媛媛抬起头,眼睛红红的说:“苏苏,我好倒霉,人生就是黄粱一梦,觉得自己就是大傻子,以前我还觉得自己挺精明的”。

苏青青安慰道:“你不傻啊,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崔媛媛拉着苏青青的手说:“我真觉得他还不如像何德出个车祸死了,让我蒙在鼓里不知道,还想着他的好,一辈子怀念他”。

苏青青还是没问具体细节,平生苏青青都不喜欢八卦,任何谣言到她那里就是遇到黑洞被吸收了,不会有击鼓传花的效果,苏青青只是搂着崔媛媛坐着,想她那么独立优秀自己肯定能够振作起来,崔媛媛低着头,一肚子的苦不说出来难受的告诉苏青青,秦正国在国内有了小三,并且孩子都5岁了。这次回国其实就是看儿子,女方也是一个有千万身家的独立女性,和秦正国生意上有往来,爱慕秦正国自愿献身后怀孕,说是为了给下一代找个好基因的爸爸比人工受孕强,生下孩子后从未逼宫,自己带孩子只是用了秦正国的父姓,这次秦正国见到儿子就走不动道了,电话上向崔媛媛坦白提出了净身出户,要在国内和儿子一起生活,陪他一起长大。

说完崔媛媛又哭了一阵,苏青青真不知道该安慰啥?劝不要离婚?劝接受小孩?好像都是无解的疙瘩。

崔媛媛接着哭着说:“他爸爸在我和秦正国谈恋爱时候其实就和他母亲离婚了,娶了自己的女研究生,后面生了一个女儿,就比我戴安娜大2岁,你说可笑不可笑,他妈太能装了,和他爸离婚了我都没看出来,主要在国外生活脑子没那根弦,都说是结婚要查祖宗三代,以前我以为是遗传疾病,其实这些父母的婚姻状况也是需要了解的,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容易变心说不定也是基因写的密码”。

苏青青问:“那你这几天在我这住吧!”

崔媛媛擦了擦眼泪说:“不了,我婆婆虽然可恨,但是秦正国不在,一个80岁老人在家我也不放心,今天和她闹,也是她不会说话,还说那个孙子长的太可爱了,把我气的真想把她赶到大街上去”。

苏青青问:“秦正国把孩子照片发过来了?”

崔媛媛点点头,悲观说:“你说是一般的小三我根本不怕,这个女人太优秀了,那个儿子真的是像秦正国小时候,就像复刻出来的人一样”。

苏青青望着昔日家庭幸福甜美自信的崔媛媛现在一下变成了婚姻的怨妇,不由的想起蒙田说的:美满的婚姻要有瞎子女人和聋子男人缔成,真是一点不假啊,只是一个月瞎子不瞎聋子不聋,崔媛媛20年的美满的家庭就要分崩离析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小说 《无问》 第九章 小说 《无问》 第八章 小说 《无问》 第七章 小说 《无问》 第六章 小说 《无问》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