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萤雪暗梦:(1)

星如雨86
楼主 (文学城)

1

三月,空气里蓬勃着春的灵动,深深浅浅的绿在春风细雨中宽衣解带,只消几个夜晚就融化了漫长严冬的全部郁结。

这日子本是最适合踏春的,街上的人流三三两两,鱼群一样悠悠荡荡。安婧走在人群里,但她不是为了去春游,三月最后的一个星期天是她要去见莫兰的日子,莫兰是男友莫涛的姐姐,为了给莫兰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安婧精心打扮,妆不能太浓会显得风尘,太淡又难免不尊重,安婧倒刺了好久就是出不了门,眼看要来不及了,她甚至都犹豫着要不要给莫兰打个电话改期。但时间没了耐心,大扫把一挥把她合着一箩筐的藉口掸到了街上。

公车还没来,站台上已经乌乌泱泱了。人们白鹅一样排着对,好像要比试谁的脖子更长,眼睛更尖。等到有公车进了站,大家又要比着谁的心思巧些,力气大些。安婧明明排在队里,却总是被后面的人绕了过去,她偏偏又担心妆容被挤走了样,结果等了几波都没能挤上车。

终于又一辆公车一步三晃地上坡来,老远就看见那新漆的鹅黄色在阳光下透着喜洋洋的春意,跟安婧身上的连衣裙倒是蛮搭配的。安婧此刻已经急过了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了,尊老爱幼....现在是完全顾不上了。

车停住了,门呼哧呼哧地裂开一道口子,下车的人豆沙馅一样泻了一地。外边早有人攀爬在车门的两侧,安婧跟住一个穿黑外套的矮胖汉子,蚌壳一样贴住了深怕旁人钻了空子,而她的后面也蚌壳一样的吸了几个人,大家彼此夹着前胸后背,簇拥着都上了车。

车门关上,酸味汗味压箱底的霉味混合在一起。只听公车司机赶牲口一样地吆喝着,往里走,往里走!都往里走,后面很多位子!

这显然是言不由衷的假话,但是谁也没力气反驳。车厢里原本的乘客早已经填补空隙,新来的人只能处于劣势,安婧被推到夹角的栏杆边,吸着腰站住。周围的大人们肚子下面仰起孩子的小脑袋,补习班的学生们抱紧了书包,女人们拧巴地扭着身子眼巴巴地看着尤没有人下车可以让出座位,男人们个个脚踩地手擎天跟炸碉堡似的端住身体,就连坐在座位上的人也挤到了玻璃上,他们虚抬着一只手生怕站着的人一个趔趄压下来坐断了骨头。

车开得真慢,时间过的更慢,被挤成各种形状的人,只盼着熬过这沙丁鱼般的路程。安婧觉得自己是把折叠到极限的扇子,眼看就要断开了。但更让安婧担心的是第一次跟莫兰见面就会搞砸,因为迟到总归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又一个刹车,身后光头的男人撑住了她,紧紧的,贴得热烘烘,她的裙子都被那肥胖的身体烫出了褶皱。她几次想调换姿势,男人反而更加近前来,安婧觉得身体好像被嵌在了蚌壳中。她努力扭头,只看见男人红彤彤圆滚滚的脖子像是个大肉串,而那黏腻而汗津津的身体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安婧的喉咙涌出不适,她赶紧深吸一口气,把恶心压下去。

显然这个讨厌的光头在占她的便宜,但是安婧实在没有多少腾挪的空间了,她只能拼力往前又钻了一步缩到栏杆后。这是一个勉强的空隙,安婧微微松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再坚持几站路就到了。

莫涛和安婧一开始交往就是奔着结婚去的,莫涛33,安婧28,两个人年纪都不算小了。据说人平均在20岁左右的时候幸福感最高,然后开始降低,在40岁左右的时候达到谷底,之后再逐步攀升,就像抛物线一样。安靖觉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只有5年的幸福童年,后面全是各种花样倒霉。虽然她也不敢断言莫涛就是真命天子,但女人到了年龄总是会变得急迫起来。

三个星期前莫涛带安婧回家见了父母,也许是因为晚年得子,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看得出来他们对莫涛极其痛爱。听说莫涛要带对象回家,父母都非常开心,提前好几天就在筹划着。安婧问莫涛需要带什么,莫涛说你人来就好了,我爸妈什么都不要,只要是我喜欢的,他们都喜欢。但安婧还是大包小包的买了不少保健品水果和点心,哪有见长辈不送礼物的呢,安婧想,结婚是改变命运的开始,绝对不能输在第一印象上。

莫涛的父母确实热情,尤其是莫母见到安婧小婧长小婧短的喊着好像亲闺女一样。给安婧塞了红包不说,又把莫涛小时候的照片一张张指给安婧看。原来莫涛有一个大他十多岁的哥哥小的时候得小儿麻痹症死了,姐姐莫兰和莫涛相差6岁,已经结婚多年,莫涛最笨不是很会讨女孩子喜欢,一直也谈不上对象,过去介绍了好些不是女方太挑要彩礼就是莫涛自己看不上,反正不知不觉就过了30岁,莫涛的终身大事也成了父母的心病。做饭的时候安婧过去给莫母当下手,莫母见她手脚麻利,做事井井有条又加了分,笑得合不拢嘴。莫父退休前是企业领导,说话不紧不慢的,几次安婧遇到他的眼神都是那种审视而郑重的,绝无恶意但也绝不大意,安婧能感觉到莫涛的父母是真心把她媳妇人选在考量着。

吃饭的时候,安婧说了说自己的工作,学历,兴趣爱好,和莫涛认识的经历等等,老人家听着也不奇怪,想必是早已问过莫涛。安婧对自己的家庭一笔带过,这其实是她最担心的问题,为了如何做到既不撒谎又不完全坦白做了很多的准备。好在莫涛的父母心地善良,也没有太多的追问就接受了安婧父母双亡的事实。一顿饭吃下来安婧真的动心了,就差喊老人作公公婆婆。离别的时候安婧挽着莫涛的手臂走了好远,到了宿舍门口还依依不舍,不着调地觉得莫涛好像比平时帅气了很多。

听莫涛谈到姐姐莫兰,感觉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大学毕业就去了北上广独自闯荡,外企,国企,私企都做过,结婚后又回到家乡创业,在市里最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特制薰香馆,专门给当地的名媛贵妇孕妇和名人们提供熏香美容保健和梦境治疗的服务。几年下来已经有5家分店了,而且还在扩展中。那天莫母有意无意地说,结婚后安婧可以去帮莫兰,这样一家人彼此帮衬就是好上加好了,这番话看似在随口唠嗑,但安婧听在耳朵里心里更是欢喜。都说原生家庭就是样板房,这就是传说中家的感觉吧?心想她这辈子最缺的就是这种家人相亲相爱的温暖,如果能够嫁给莫涛,莫不是自己的人生真的要转运了?

没几天莫涛就说姐姐莫兰也希望早日能见见准弟媳。安婧有种直接,莫兰要比莫涛的父母难对付,她有些紧张还在想措辞,莫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声音明亮,笑声爽朗,三言两语就定好了见面的时间,让安婧周日去她的熏香馆喝茶。

安婧天不亮就醒了,洗漱完毕,镜子中的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安婧对着镜子挤挤眼,吹吹气,挑挑眉毛,一旦恢复平静,两只眉毛怪怪地一高一低错落着,带着凶样。她想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吧,事到如今,改时间也来不及了。安婧对着镜子折腾,越描越怪,实在熬不过时间了,也只好放下纠结,最后她把眉毛剃了大半,用眉笔画出两道均匀的刀叶眉才算了事。

公车在拥挤的车流中颠簸,窗外,很多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出租车横七竖八地趴在路上,被堵得死死的。这倒让安婧有了些欣慰,公车挤是挤了点,但胜在体格庞大,还不会乱跳表加价。要怪就怪,莫涛正好要出差,否则有他撑着两人一起去见姐姐也不至于这般狼狈。

不知何时,那光头男人又挤了过来,隔着薄薄的裙子,两只烙铁一样的手在安婧的腰间试探着揉捏了几下。安婧红了脸,这猥亵的意味太明确了,她猛地回头,男人面无表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安婧忽然又没了底气,如果她喊,男人一定会否认,而满车的人谁又会真的在乎?

安婧感到被什么热烘烘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男人的眼睛那么近,憋着兴奋和热切。安婧想扭开身体,摩擦反而刺激了对方似的,男人用力地顶了她几下。安婧又是一阵恶心,隔夜的食物都涌到了嗓子眼。公车一个急刹车,人们在本来已经挤无可挤的空间里又一次压缩,这次安婧侧过身,用包包挡在了自己和光头之间。

电话响了,声音来自安婧的小包,这简直就是催命的铃声。差不多还有一站就该下车了,安婧犹豫着要不要接,但担心万一是莫兰打过来的,不接就太没有礼貌了。安婧一边用胳膊肘顶开光头,一边翻着包。

等安婧从包里摸出电话,铃声却断了。安婧用一只手滑了一下手机,号码连着名字跳出来,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一眼,“马洪权“三个字灼痛了她的眼睛。安婧庆幸自己错过了这个电话,无论是什么原因,马洪权应该永远从她的生活里彻底消失,她差不多已经把这个人给忘了,包括他那嘶哑的嗓音和喝醉后发狂的丑态,都是她做鬼也不愿意再记起的噩梦。可是在她即将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他为什么又出现了,为什么?

手中的电话又一次发出邪恶的呼唤,安婧没给那声音第二次机会就按死了电源。车子摇摇晃晃的进站,安婧该下车了,经过光头的时候,光头挡在她面前,还想趁着混乱摸点油水。安婧一个不稳差点儿歪倒,怒气裹着一股酸水只涌上来,这一次,她没有再克制,喉咙一松,哗的一声将一路的酸苦尽数吐在了光头的身上。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长篇小说】萤雪暗梦:(1) 武志红:一定要告诉孩子别当老好人 天生没才也能用,都是逼出来的,写诗也是 华艺大师课:丽人行主演郝若琦 《欺诈女王》:专骗老年人的精英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