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问》 第九章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无问》第九章

苏青青和程雷返回多伦多,苏青青没有直接答应程雷的建议,她觉得程雷还是像个大神偶尔出现在自己身边比较好,这样的话自己的神经比较松弛,现在躲着他有点像躲着自己母亲一样,苏青青最不喜欢看穿自己的人离自己太近,因为看穿而拿捏控制自己。看到苏青青否决了自己的提案,程雷好像早就料得一样,眼里没有任何失望,接着提出了一个第二套预备方案,就是两个人周末有空的化一起老友作伴,程雷堂皇的理由是,苏青青既然没有什么爱好特长,可以跟着他玩健康向上的节目,上几次她独自出去玩,去人员复杂场所,是侥幸遇到程雷,万一再遇到不良人士,就不好说了,但是人也不能因噎废食老是呆在家里。苏青青像被人逮住小尾巴的兔子,点点头默许了,心想着这样也不错,反正周末自己也是无处打发寂寞,抱团养老嘛,跟着警察在一起还真是有个门神壮胆。

福特SUV车停到苏青青家门口,苏青青收拾自己的东西下了车本想说“谢谢,再见”,没想到程雷老马识途的拎着鱼桶已经站在苏青青家门口,根本没有告别的意思,看着苏青青望着他发愣催促道“赶快开门,今天就算我们开始实施周末抱团养老计划,钓了一天鱼,晚饭要好好吃一顿吧”,

苏青青赶快走过去开了大门,程雷直接走进去,脱了鞋,穿着袜子走进厨房,命令指挥苏青青开始忙碌起来,一点陌生违和的意思也没有。

“苏医生,你把米饭煮上”,

“苏医生,我只负责做鱼,青菜归你啊’!

“苏医生,葱姜蒜在那帮我拿出来,,,”

“苏医生,,,,,,,”,

“,,,,,,,,,,,,”

苏青青在厨房里面听着程雷命令节奏忙碌着,心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

程雷那边麻利的给鱼开膛破肚,6条Bass洗干净,刮鳞,边整理鱼嘴里边快乐的唱着”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临,正义的来福临,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杀死!”

拿出2条BASS划几刀,然后洒脱的放上葱姜蒜,摆到蒸笼里蒸,10分钟后,程雷熄了火,拿出蒸鱼盘,倒掉蒸鱼的汤水和姜葱蒜,放上新鲜的葱丝用热油一泼,再淋一点蒸鱼酱油 就端上桌了。

程雷开心的说”一箸鲈鱼值千金,我的菜好了,就看你的了”。

苏青青被感染的泯着嘴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光和男同学在一起暑假互相帮助做饭的时候,心里哼着程雷害虫的歌曲的节奏下,拿出青菜配着口蘑放几粒花椒清炒几下端上桌。苏青青恶作剧欢快的说”来福临,吃饭了”。

两个人呵呵呵笑着坐在从餐桌前开始共同吃晚饭,苏青青一看时间真的是晚饭,都8点钟了。开餐前,苏青青习惯的拿出公筷摆在鱼和菜的盘子上,程雷看就2人吃饭,苏青青这个动作有些把自己当作外人的嫌弃,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马上阴转晴,想医生健康规矩的职业习惯,就没再往心上多想。苏青青吃着今天刚钓的鲈鱼,柔嫩多汁没有刺,非常的鲜美,无污染,赞扬道”真是千金难买啊,你烧鱼的手艺真好”。

程雷自谦的说“我就会烧鱼,别的不会。以后鱼归我烧,其它的归你,你看我们这样互补多好“。

苏青青斜眼白了他一眼,不好说他的分工不好,笑着故意拉开心里距离说“是不错,老人家“。

程雷听到苏青青小儿科的心理防护用词,老人家,真的老么?别到时候挂羊头卖狗肉,眉头轻皱一笑说“好,今天圆满的完成了抱团养老的节目,我回去了,你收拾完该休息了,记住把那几条我杀好的鱼放冰箱,你要不送人,要不我明晚来再给你做鱼,BASS这个鱼新鲜的才好吃“。

苏青青赶忙的说“不必了,我送人,给崔媛媛“。然后给程雷一个虚伪的拒绝的笑脸。

送走程雷,关上门时候,门外清风忽地一下子吹到苏青青的身上,心中一种刚升起来的无名小火炉似乎又被吹灭了,苏青青有些失神的落寞,看着程雷的车在夜色里消失。

收拾完厨房的苏青青,收到程雷的一条短信“今晚的烟火味,我很开心“

苏青青轻轻一笑回复“yes ,害虫!“

苏青青发完短信,在电话簿把程雷的名字改为“来福临”后开始傻乐,她觉得有时候中英文混合表达比较好,模棱两可的,哈哈,想什么呢,做梦去吧。她没有想到的是同时程雷舒心的微笑着在他的手机上把苏青青的名字改成了“害虫”。

看着剩下的4条鱼,苏青青范了难,自己不爱烧鱼,再说连着吃也腻。想着鱼不能放太久,于是苏青青颠颠的开车把新鲜鱼送到了崔媛媛家,他们家三代同堂人多,正好。

崔媛媛收了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在厨房打发时间的快八十岁,知书达理一脸慈祥的婆婆,看到4条已经杀的干干净净的鲈鱼,高兴的说“哇,这是鲈鱼啊,这个好,谢谢苏医生“。

崔媛媛拉着气色欢快的苏青青在沙发坐下聊天问 “怎么,你病人给你的鱼?看把你给精神的。看来物质腐败还是精神的营养素啊“。

苏青青笑笑点点头算是先糊弄过去,她怕崔媛媛知道自己和伏地魔一起出去玩,一惊一乍吓到自己,因为苏青青自己也没把握和程雷的抱团养老的玩笑可以继续到什么时候。

回到家,苏青青晚上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程雷在自己拿出公筷的时候脸上不期然的一变,虽然马上收回去看着像没事人一样,苏青青叹了口气,自己生活的洁癖不是职业病而是生活沉淀的习惯使然。

苏青青和何德婚后都是很单纯的情感发展,彼此收了心,拖家带口过日子也没人来打搅她,可是在婚前苏青青与何德的情史则是比较复杂,不是她不好,而是身材太好了身边总是有男孩喜欢她,何德也不例外书生气儒雅文质彬彬,长得像陈道明,身边也有红二代女友。

和何德认识前苏青青在名义上和同校的张彤好了,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是因为都同时拿到了美国研究生通知书,还在同一个城市上学,张彤为了有个伴,或是害怕异乡寂寞,或是真的是喜欢苏青青,只是抄了几首爱情歌词,信中写了喜欢苏青青,给了个台阶苏青青就点头答应了。在外人眼里2人看着是校园爱情,理想比翼双飞的情侣。到了美国张彤并没有和苏青青住在一起,堂皇的理由是各自离各自学校近,学业为主,苏青青还觉得他挺高尚的。周末两个人会聚在一起吃饭涮火锅抱团取暖,张彤同屋的校友兼室友是何德,那时候他身边有红二代女友,当张彤把苏青青介绍给何德等同学时候,何德脸红的很厉害,一直盯着苏青青看,苏青青感觉到何德眼里的火焰燃烧的力量,看她时候身体都在微微的发抖,就很自觉的避嫌。

和张彤谈恋爱,张彤对苏青青从没有非分的想法,最多接吻或是拉拉手,有时候偶尔试着摸一下苏青青的胸,张彤会抱怨说:那么大!像结过婚的女人。让苏青青很受打击,对自己的身材也自惭形愧起来。张彤长相一般,中等身材,带个眼镜,眼睛不大,是丢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但是脑子好从小到大是学霸,学计算机不喜欢运动,喜好谈论政治话题,是方励之的忠实粉丝,和性感身材火辣的苏青青在一起被男生羡慕让他很有面子。一个周末苏青青在张彤的房间等他,他还在校准备没有完成的项目,苏青青也是刚考完一门功课太累,没忍住闭眼依靠在张彤的床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 ,苏青青脸上被盖了毛巾,梦中苏青青的胸打开被人轻轻的吸允着,从没有过的身体反应是如此的勾魂入髓,像是神交一样美妙沉醉,苏青青在梦中不仅呻吟起来,梦中觉得有双手热度如熨斗,手感像磨砂石在胸前尽情的玩弄着,那种醉生梦死的味道越来越浓,从没有这么享受过身体被人爱恋的经历,苏青青身下湿漉一大片,被情欲搞醒后挣扎拿下脸上的毛巾,那双手停下来,一个人像是何德背影迅速离去,这时张彤从外面回来脸色不是很好看,大家彼此都没说话,苏青青难掩羞愧的起身离开,何德站在门口望着她,眼神里是迷恋的情欲之光,两个人都无声的回头深深看了一眼。

回到宿舍的苏青青当天夜里迷恋梦里身体的反应,让自己情欲膨胀欲仙欲死手摸的感觉,苏青青自己用手摸自己身体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让苏青青非常泄气。后来再去张彤的宿舍,那天,张彤不在,何德坐在餐桌边上看书似乎在等她,苏青青来了见了他低头装着没看见想马上离去,何德看懂她想避嫌的马上离开,就大步走过去,拦住了苏青青,喘着粗气脖子上血管搏动的脉动都可以看见,双眼如火焰山般热烈的望着苏青青的眼睛,没有说话,双手用力抱着苏青青双方僵持了一会终于把苏青青揽在到餐桌旁骑跨在自己大腿上,然后撩起苏青青的上衣,拨开双峰的束缚开始贪婪的吸吮起来,同时双手也是各种力度的爱抚G杯白软山丘,这种美好的肉体成仙感觉,苏青青矜持的豆腐渣防线一下子就垮了,没有挣扎反而是等待已久的一个向往,思想上简直就是破窗效应,反正他都吻摸过一次了,再吻摸一次也没关系,从此苏青青迷恋何德的胸吻和手感给自己带来的舒适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两个人都暗自身陷沼泽湿地,何德深情的说“你的胸是太完美了,我愿意一辈子睡在里面不醒来。苏青青在爱情上一直鄙视自己爱情是肉欲而不是精神世界,三观跟着五官走“。

后来苏青青拿到多大的牙医录取通知书,张彤没有任何表示留在美国,何德则如影行随的来多伦多落户,他和女友是如何分手的苏青青从来没问过,后来何德提出结婚,母亲又逼着自己,于是苏青青就答应了,何德自控能力很好从不与苏青青接吻,说是自己有肝炎怕传染,苏青青被何德搞定后觉得也没什么,不接吻夫妻生活也很快乐,每天晚上都是被何德捏捏揉揉的几个小时在他怀中满足的睡去,何德常说苏青青幸亏是找了他这样喜欢玩胸的老公,苏青青信这一点,自己打了肝炎疫苗防疫针,有了要孩子打算,两个人就开始用公筷吃饭,直到麦克出生长大。

有时候看电影和电视剧,苏青青看到男女主角接吻的戏,生理上根本没有反应,苏青青想难道接吻是人类后天发展的行为,而不是哺乳动物爱情必须的表达。

想起一句老话,女人是男人的作品,遇到什么样的男人,女人就被调教为什么样。

断臂的维纳斯,缺失掉的两个胳膊,也许就是为了迎合爱人的需要牺牲掉了,苏青青想就和自己没有被爱人吻过一样,缺憾的美。

后来从事牙科服务,苏青青看到中年男子牙周炎,抽烟导致的牙龈炎,看着牙结石摧残的口臭的口腔,觉得不接吻也挺好的,真的很卫生,

专业报道说,一个吻可以交换上万中细菌,夫妻俩长得像是因为长期就换细菌,这些细菌参与人体的肌肉皮肤代谢,所以人脸上的皱纹就慢慢一致起来,,,,,

不接吻很耐老,保鲜秘方,呵呵呵。

 

后来从其他同学的口中知道了,张彤找了一个国内来到没有专业傍身的女孩结婚,女的不上班就在家陪着婆婆,2人一直没有孩子,同学猜测说张彤是性无能,苏青青暗想,那时候和何德在一起是不是张彤的默许啊,因为何德有时候说一嘴“人老了太有钱身边都是坏人,年轻女人太性感,男友反而都是性无能“。苏青青被何德截胡了,张彤也没有闹,就是两个人自然都不联系了,连分手的仪式都没有,双方都没有失恋痛苦的样子,张彤像是就顺理成章的丢掉了一个恐婚的包袱。

很多的话都是一两句就心知肚明却永远也不会说出来,虽然是夫妻也不能幸免的敢揭开疮疤,苏青青和何德彼此之间从没有把这个过往拿出来说说,就当是一笔感情的糊涂账。

何德去世后,张彤发过来一个电邮悼念,苏青青礼貌的感谢了一下,张彤借机要了苏青青的微信号,苏青不好拒绝,微信联系上后一直也就彼此潜水,苏青青计划过些日子把他拉黑,没想到张彤发来一个短信说, 下一个月参加多伦多的专业学术大会,想去给何德扫墓。苏青青就同意了。

秋季的多伦多,气候还是很迷人的,树叶层层浸染,红色,黄色,褐色,在城市里的各个公园和街道如同浓墨写意的油画,苏青青在张彤的酒店大堂等到了开完学术交流会的张彤,没想到20年没见,张彤发福成为典型的北美吃麦当劳长大的肥胖中年汉子身材,啤酒肚把衬衫的扣子都快崩开了,要不是他那个绞鲒的小眼睛苏青青都认不出来,见到苏青青一脸的惊讶苏苏,你身材保持那么好,我还以为你也会长成大胖子呢“。

苏青青鄙视的不客气笑着说“你就这么盼我变成猪样满足你甩掉我的满足感“。

两个人刀剑相向的问候,打破了多年后,前女友和前男友再次见面的尴尬,没有了在人前装高大卖弄自尊心的虚伪样。

张彤毕竟心宽体胖,没生气嘴上也不饶人的说“得得得,看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我那是成人之美“。

说着两个坐了苏青青的车朝郊外何德的墓地开去,路上张彤和苏青青都买了一大束花,张彤还带来一瓶酒,一包烟,这些让苏青青有些感动,爱情不在了,同学情还是有的。

路上张彤说 “苏苏,葬礼的时候我没来,你不会不高兴把?“

苏青青坦诚的说  “没有,再隆重葬礼有什么意义,你丫的不地道,后面那么多年也不联系“。

张彤爆料说 “我和何德一直联系,是他不让我与你联系,说是怕你自尊心颜面不好看“。

苏青青倪看他一眼问了他自己多年前就想问的一个问题说 “你喜欢过我没有?“

张彤不避嫌的说 “喜欢过,要不是我把你让给了何德“。

他的话让苏青青心头一怔,不由的脸色不好看问 “我是你的私人东西,可以被你送人“。

张彤看说开了,几十年老友就是亲人了,也就不丢人的说 “我要是没受伤,我要是能上你,我他妈的能让何德把你收了“。

话说完两个都沉默了,苏青青感受到张彤的难堪,男人能这样把隐私说出来该是多大的勇气,苏青青红着脸歉意的说 “非常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

张彤大大咧咧的掩饰说 “没什么,这些话说出来比埋到坟墓了好,人生不就那么点事,活着的意义多了,人生不幸的多了,我这个比残了,四肢没了,瞎了,聋了,瘫了好多了,就当是代发修行,呵呵呵“。

到了墓地,四周青草依依,宁静的空间下,苏青青和张彤把鲜花放在何德的墓前,张彤点了一只烟放在墓前的大理石的供台一角,又打开了酒,自己喝了一口,然后边说话边边把酒洒在何德墓碑的四周

“兄弟,你好好的安息吧,你说过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你理想终于被你实现了,我羡慕你啊!”

苏青青听后脸红的掩盖过悲伤的面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心里骂道,狗屁的张彤!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小说 《无问》 第八章 小说 《无问》 第七章 小说 《无问》 第六章 小说 《无问》 第五章 小说 《无问》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