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佾篇第二十二:管仲之器小哉

孤岛侠客
楼主 (文学城)

八佾篇第二十二:管仲之器小哉

 

原文: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

译文:

孔子说:“管仲的气量很小啊!”有人说:“那是因为管仲比较俭省吧?”孔子说:“管仲有三个公馆,分别有各自的管理人员,这还叫俭省?”“那管仲遵守礼法?”孔子说:“国君树立屏风遮蔽大门,管仲也用屏风而不是门帘;国君为了款待友邦国君,座位旁边设有酒台,而管仲也有酒台。管仲如果懂礼,谁还不懂礼呢?”

短评:

管仲太小气了,什么都有和国君比。国君有的,他也要有。这是僭越,本来是杀头之罪。他敢如此猖狂,还不是因为齐桓公的一直忍让?

当然,孔子对管仲并不是完全否认的态度。在子贡质疑管仲对公子纠的忠心的时候,孔子说没有管仲,我们现在都是被发左衽的野蛮人了,“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所以孔子对管仲联合诸侯,共同抗击北方野蛮民族的侵略,还是赞赏有加的。可见孔子给管仲的评价并不低。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八佾篇第二十三:子语鲁大师乐 八佾篇第二十二:管仲之器小哉 八佾篇第二十、二十一:关雎,乐而不淫 八佾篇第十八、十九: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难忘的韩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