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2 编外发糖篇:人鸟约会(下)

F
FionaRawson
楼主 (文学城)

上一章 126-1编外发糖篇:人鸟约会(上)

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81632.html

晋江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0087

魅羽活佛126-2 编外发糖篇:人鸟约会(下)

侍者拿着菜单走了。没过多久又回来,将两杯冰水摆到魅羽鸟和陌岩面前。目光落到她身上时一呆,不过没说什么。

这杯子可真好看,魅羽鸟想。是水晶的还是琉璃的……不对啊,她不是在椅子上吗?为何能看到桌面上的东西?

低头,见自己居然变成了一个人!女人!穿着一件红色长裙,头发微卷地披在肩上。双脚踩在椅子上蹲着。扭头,见一旁的陌岩也在直愣愣地望着她。

“坐下,”他终于回过神来,冲她说。

坐?怎么坐?她平日不是站着就是卧着,还从未像人一样两腿前伸地坐过。

他于是伸手过来,将她的两只脚向前抽出。她屁股挨到椅子后,长长地呼了口气。哦,原来人是这样的!她真大呀,周围的东西看着也像都比之前小了。突然间没了毛,光滑的皮肤有点冷,尤其是露在外面的腿和胳膊。嘴唇怎么这么软?真别扭。

这时晚会已开始,舞台上有人在讲话。魅羽自是无心细听,还在体验做人的感觉。尤其好奇这头黑发,和羽毛真是很不同的东西。羽毛并不会越长越长,可这头发如果不剪,真是要多长就有多长。一边想着,一边侧头用嘴梳理起肩上的黑发来。

开场白过后,是舞蹈。魅羽看着台上那八个热舞女郎,心想这些人是在扮鸟吗?每人头上顶着一柄巨大的红色羽毛扇,背上插着紫色的翅膀,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比鸟多多少。

又看了会儿,发现比起普通女人,台上的舞女们各个都是大长腿。魅羽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她也是大长腿。难道她的下辈子是个舞女吗?

舞蹈过后是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上台,深情款款地开始唱歌。

“谁,只存在于被尘封的回忆,

今,已了无踪迹。

谁,还在凡间不舍地寻觅,

只为当初一个誓言无期。”

这人是刚没了老爹吗?这么伤心?魅羽想着,见侍者推了辆小车过来,把他们这桌的饭菜摆好。

这可怎么吃啊?她犯愁地想。平日在他那里吃东西都是站在桌上的。现在她的面前只有一个空盘子,旁边放着筷子和刀叉。她知道该用手,可她不会。

陌岩像是看出了她的窘况,端起一盘松子玉米,用勺子拨了些到她的盘子里。于是她就把头低下,脸几乎贴着盘子,用嘴吃了起来。这么软的嘴可真是不习惯,不过食物的味道不错。心情一好,想起前几天的那道算术题。也许可以分给每只画眉两粒松子,她剩四粒。真的不能再多了……

但听台上的男人继续唱道:

“若有来生,

愿做你的路人甲、路人乙。

庸庸碌碌,子女绕膝,

没有开始,也就不必徒劳地去忘记……”

魅羽吃完后直起背,见周围几桌的客人都在异样地望着她。陌岩则像什么都没注意到,又拨了些米饭给她。她正要吃,觉得有些渴,低头去喝水,才发现目前的嘴伸不进那个窄口杯。

陌岩把侍者叫来。“能换个大点的碗吗?”

侍者的眉毛扬了一下,把水杯端走了。

******

表演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拍卖才开始。这次慈善拍卖会的利润将被用来在空处天各处修建寺庙、印佛经。魅羽望着那些卖出天价的东西,有的一看确实是稀世珍宝,还有的不就是废铜烂铁吗?连残缺不全的书和掉了漆都快散架的木家具都能换那么多钱?有点后悔没去燃灯后院偷条裤衩带出来。

终于轮到陌岩佛陀了。众人一听是佛陀,都朝这边望过来。陌岩俯身从行李中取出一个卷轴,递到魅羽面前。“你去。”

“我?”她眨眨眼,“我……”

“不要担心,你行的。”

卷轴两头有条丝缎相连。他抬起她的左臂,把卷轴像手提包一样给她搭在左肩上。

好吧,她站起身,平日天不怕地不怕那股劲儿又回来了。望了望前方的舞台,双臂向两侧平伸,再向下一拍。

没飞起来。

“走过去,”他小声说。

走她倒是会,不过鸟走路和人是不同的。出了座位后,她先是朝左前方快速走几步,停一停。再向右前方走几步,蹦一下。最终来到台上,把手臂伸向拍卖师。

拍卖师狐疑地从她肩上取下卷轴,打开,朝台下众人亮了亮。

“哇——”一片赞叹声四起。

魅羽好奇,也伸头过去望。原来不是写的字啊,是一幅画。画的是一只长着彩色羽翅的小红鸟,那不就是她吗?

“看那只鸟画得多传神,”有人说,“就跟活的一样。”

“眼睛好像会动哦。不愧是佛陀,水平和凡人就是不一样……”

魅羽觉得有些惋惜。早知画的是她,就不捐出来了,留着自己看。

******

晚宴结束后,被请来的客人离开宴会厅,转而从电梯上楼去各自的房间。这些花费都是由主办方承担的。对大部分客人来说,过了今晚活动就结束了。而陌岩作为佛国的代表,第二天还要去参加一个法会。

陌岩在前台办好入住手续后,大量了她一下。“你得出去买两件换洗衣服吧?总不能穿成这样睡觉。”

是吗?睡觉还要换衣服?鸟没有衣服,从生到死都是那一身毛。那就听他的吧。

二人出了大楼门口,立刻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辆车。魅羽被塞进后座时,不由得怀念起飞辇来。这种小车也太挤了,还有些憋气。在路上走走停停的,速度也赶不上飞辇,还不如自己飞痛快。

车停在闹市区的一条街道。魅羽下车后,见对面刚好是家服装店,和刚才的宴会厅大小相仿,里面人来人往。心道这个点儿在佛国和天庭,大家应该早都睡下了吧?这些人还在外面玩得兴起,不困吗?

或许是高僧和红衣女郎的搭配太显眼,二人进门后没多久,便有女店员走过来,问是否需要帮忙。

陌岩自然也没什么经验,指着魅羽问:“她穿什么合适?”

“她穿什么都不会难看,”店员逢迎地说,“随便从模特身上扒一件下来就行,试都不用试。”

陌岩想了想,问:“有类似羽毛质地的衣服吗?”

“有,有,”店员殷切地说,“都是新流行的款式。二位的品味可真不一般。”

店员先给魅羽选了一条黑色短裙,上中下三段都有错落有致的羽毛垂下来,看着很蓬松。粉红色无袖上衣,摸起来毛茸茸的,便如鸟的细毛。魅羽很喜欢,好像找回了自己,当即就想换上。

“她手不好,”陌岩冲店员说,“麻烦你帮她换衣服。”

之后又在店里买了些睡衣内衣之类,才出门。站在路边等车时,魅羽望着车灯在身边闪过,抬头看看天,有些遗憾地说:“要是能飞,从上空看景色肯定会不错。”

“那你就飞吧,”他说。

她低头看看自己。“怎么飞?”她虽然找回了一些羽毛,可她毕竟不是鸟了。

“平时怎么飞就怎么飞呗,”他不耐烦地说。

真的?她伸开双臂,向下用力一拍。咦?还真的两脚离地升空了!再仔细一看,他在她一侧,一只手搭在她后背上。于是放下双臂,不再用力。

二人在夜空中越升越高,刚才满是杂音的世界瞬间变得很静。脚底是一片灯火的海洋,车龙细又密。一旁的大湖则漆黑一片,只有一轮明月倒映其中。

二人沿着湖岸线静静地飞了一会儿。作为一只鸟,魅羽一辈子都在飞。但今晚这样还是头一糟。她虽然不是个爱感伤的人——鸟,但心里还是有种甜甜又酸酸的感觉。

“现在是去哪儿?”过了会儿,她问。

“不知道,”他说,“下去坐车吧。”

“还坐车干啥?”想起刚才那辆车,她就觉得憋气。“直接飞回去不行吗?”

“不认路。”

******

回到举办晚宴的酒店,正赶上宾客外归的高峰时期。二人拐入大堂电梯间,见一堆人正涌入电梯,就跟着进去。

门刚关好,突然闻到一股臭气在电梯里弥漫开来。所有人都捂住鼻子,痛苦地皱着眉,同时伸手去按写着“2”的那个按钮。电梯停后,大家都逃命一般跑了出去。

门关后,继续上升。陌岩也捂着鼻子,难为情地看着她,“你……拉裤子了?我们人类是不能随时随地大小便的。”

魅羽的脸红到耳朵根儿了。“习惯了。谁知道你们人类的屎这么臭呢?我们的鸟的屎基本上没什么味道。”

好歹出了电梯,来到二人的房间。一进屋后,陌岩就大步冲进洗手间,把淋浴的水打开。“快快,快进去洗洗吧。”

她立在原地,冲他眨眨眼,伸出双臂。“不会用手,怎么办?”

 

127-1 编外发糖篇:圣水与尿盆(上)https://bbs.wenxuecity.com/origin/98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