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的伤疤,庄子的智慧

孤岛侠客
楼主 (文学城)

老树的伤疤,庄子的智慧


 

惠子说:有一棵大树,肥肥胖胖,奇形怪状,没有木匠用得上。它矗立在路旁,没有人理睬。惠子其实是在说庄子的学说大而无用。庄子一下子就听出了惠子的画外音,说没用了好啊。这样可以在旷野全生,自由自在没人打扰,偶尔还可以给人乘凉,有何不好?

旧金山东边三十英里,是我们住的三若梦小镇。这个只有三万人的小镇,还真是有这么一棵老树,矗立在社区的一条小路旁。它非常粗大,三个人围不过来。像是久经沧桑的老人,身躯弯弯曲曲,除了劈柴烧火,没有用得上的地方。它至少有几百岁了,比三若梦,甚至比旧金山的年龄都大多了,孩子们小时候都喊它老树爷爷。这棵树确实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份子了,每天孩子们上学或去幼儿园,都要从它跟前经过。下雨的时候老树爷爷给他们撑伞,太阳毒热的时侯给他们提供阴凉。我常常给孩子们讲,就是因为这棵树长得没有用处,它才得以存活了几百年。否则早就成了房子的柱子或者家具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能否理解庄子的智慧,但是当时他们确实全神贯注、若有所悟的样子。

可是就是这么一棵没有用处的树,在去年的一天突然消失了,内人遛狗回来告诉了我。确实是没了,长椅也不见了。地上剩下一块巨大的树墩,树墩很矮,也就两三寸高,远远的像是一块伤疤。伤口还是新鲜的,还在往外流淌着津液,散发出老树最后的芳香。我当时很感慨,这是老树爷爷留给我们最后的礼物了,这一缕清香可是它几百年生命的醇酿。

过去有一年多了,伤疤还在,灰暗了许多,芳香也换成了霉味儿。每次看到它,心里还是隐隐作痛。到现在我还是弄不明白,是谁决定把它除掉的。它是没用的,也不妨碍什么,为什么还是不放过它?我不知道泉下有知的庄子是不是有答案,是他的理论扇了我一个耳光。可是庄子说冤枉,仅仅是没用不灵光,远离人类才免遭殃!

是啊,庄子说的没错。一棵无比低调的老树,还是会有人看着不顺眼,把它消灭了。只有远离人群,才能全生。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全生”。庄子,不,是老树爷爷的警告,在我耳边回荡!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八佾篇第六:季氏旅于泰山 八佾篇第五:夷狄之有君 八佾篇第四:林放问礼之本 八佾篇第三:人而不仁 八佾篇第二:三家者以雍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