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问》 第四章

望沙
楼主 (文学城)

《无问》第四章

苏青青又收到了艾娃的邀请,说是周末的的时候去down town 泡吧,电话上艾娃从上次苏青青在高尔夫球场的反应断定苏青青是五好女人,来加拿大可能一次都没有去过酒吧,就和自己母亲那代移民家长一样是一切奉献给家庭和孩子的亚洲父母,酒吧就是另一个不属于她们的平行世界。苏青青不得不承认艾娃说的一语中的,苏青青真的没有光顾过任何酒吧,和何德恋爱最多的是电影院,公园,博物馆,婚后就更不会把酒吧文化列入两个人的世界。艾娃电话上怂恿说:你就当现在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去发现你以前没有快乐,从孤独中走出来,第一步在加拿大就是开始融入酒吧文化。苏青青犹豫的情绪被艾娃的激情点燃,在电影电视剧里面好多浪漫的桥段都是在酒吧开始的,说明那是一个充满机会也是正经人交往的场所,(以前苏青青认为流氓阿飞常去的地方是酒吧),艾娃说:一定要打扮得体啊,不要穿戴的太保守,到时候我来接你。

周六晚上,艾娃驾着她的银色奔驰跑车,穿着闪光的黑丝露背的连裤衫来到苏青青家,她手里拎着一个明牌购物袋和一个与衣裤搭配得体的银色手袋,进了门艾娃顾不上坐下聊天的客套,马上检查苏青青的妆容和衣着,她之所以上门就是不放心苏青青会穿着学术礼仪服装出去玩给她丢脸,果不其然艾娃发现苏青青穿的是上身裹得事业线严严实实的连身灰色西服裙,艾娃大声说:啧啧啧,我的大美人你这是去开学术会的打扮,不是泡吧,真是老古董还没出土的那种,这些年你是这么过的啊!说完就从随身的高级手袋里面拿出一件连衣裙,胸部点缀着似有似无的银色鱼鳞片的开胸墨绿色的连衣裙既时尚又不过于隆重,苏青青穿上这件裁剪的非常好的工艺连衣裙,G杯胸部既含蓄又深露的美感,深绿色收身高腰围掩盖中年松弛的腰部,苏青青看着镜中像换了一个人的自己不好意思说:怎么能让你破费。艾娃大大方方的说:发票在袋子里,税后1500刀,Max mara牌子的,你后面转账给我,就不用不好意思了,我是看着情谊上跑跑腿,很多年前我就想帮你挑衣服了,今天终于有机会,看,看,最懂你的人是我,这条裙子穿上你美艳动人,今晚收获的帅哥眼光肯定不少呢。苏青青开朗的笑了,她似乎回到了中学时候和李秀清在一起疯狂的时候,回到了自由自在的过去和好友恣意潇洒的时光。

苏青青坐上了艾娃的奔驰跑车,一路说笑着开到了城内热闹的地段,艾娃一看就是老江湖大姐大,熟门熟路的在downtown繁华的地方找到停车位,然后她带着苏青青一起昂扬阔步的走进了红玫瑰高级酒吧,艾娃说这个酒吧的顾客都是精英阶层,消费不菲,看着苏青青成熟动人的身段但是脸上却是羞涩清纯懵懂的样子,从落座到点酒水,苏青青一无所知。艾娃感叹心说:看来苏青青是这些年就是光知道赚钱的老黄牛,现在完完全全是一个需要全方位扫盲的拖油瓶,真累。苏青青没有注意到艾娃叹息自己几乎白痴的酒吧文化和做派,她非常兴奋开心的品尝着艾娃点的鸡尾酒,这么多年了,她第一次学着放纵自己,反正没有人管了,干什么都百无禁忌。

苏青青一进酒吧就收获了很多男性的目光,但是同伴艾娃朋克的发型和纹身,他们都猜测苏青青和艾娃是一对女同,都不由的遗憾,这么好的花只能看看不能聊天了。在昏暗幽冥的烛火灯光下,艾娃和苏青青畅谈,彼此有些投缘的时候,苏青青不由的问:这些年你的感情都没有固定下来吗?本来苏青青以为艾娃会生气问她这个隐私的问题,但是今晚艾娃似乎找到了可以放下戒备的人聊天,她声音低沉的说:我们虽然合法了,但是合眼缘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有时候你觉得合适了,她却跑了。没有你们婚姻的孩子拴着,似乎有些矛盾就不能忍,所以换来换去的还是我一个人。说完艾娃把手中的酒一干而净又要了一杯威士忌。苏青青说:那天在球场看到女的长得不错啊。艾娃摇摇头鄙视门清的说:她是香港人年轻时候嫁富人没有生出儿子,后来老公有了新欢离婚,快50岁了,没有有钱的男人要他,她又想找长期饭票,就混入高尔夫俱乐部钓鱼,她转了性向和我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我的钱,我还没想好是否彻底和她断绝关系,有时候我还要哪方面的需要,需要人伺候。说完艾娃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仿佛是看透自己未来的透视镜,但是没过3秒钟,艾娃抬起头眼中幽暗的光一闪不见了的狠狠说:所以女人就要自己有钱,想干什么干什么。

苏青青默默的品着酒,才觉得艾娃这些年的潇洒也不是那么表面上轻松的样子,苏青青有些卑鄙的想着自己的过去婚姻生活和何德相敬如宾的20年反而有了一丝丝的庆幸,就像曾经有个结实笼子里面的鸟看着笼子外的鸟无处安家的同情。酒吧背景音乐忽然换为比较缓和的钢琴曲,繁杂的噪音也随之减低,人们共同的品德修养好像是受这背景音乐调节的,一个30多岁高挑金发的白人女性来到艾娃的身边,捧起艾娃的脸就深吻起来,艾娃在黑暗中身体一怔转而是万年等待后的幸福感,紧紧的和那个女的吻在一起,忘记了身边还有苏青青。苏青青有眼色的端着鸡尾酒换了一个桌子坐下自觉给她们腾地方,从艾娃激动不能自持的表情猜想她们2个人以前肯定有故事,苏青青明白了艾娃今天带着自己来这里就是在寻找她等待的人,而自己不过是一个道具罢了。苏青青还是感谢艾娃带着她来这里,目的不纯就不纯吧,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她找她的爱,我打发我的寂寞。

苏青青慢慢的在柔和昏暗的酒吧灯光下角落里听着音乐喝着鸡尾酒,眼睛不时的望着艾娃的方向,看着她们如胶似漆的忘记了时间,心里盘算着艾娃后面的故事还要继续,这杯酒喝完自己该打车回家了,这时候有个高大帅气的华人男子走到苏青青桌前礼貌的打招呼:苏大夫,你好!苏青青意外的在这种场合听到有人喊她苏大夫不由的一惊,但是抬头仔细一看,是一位30多岁高挑英俊貌美的男子自己并不认识,迟疑中苏青青说:你是?不好意思我记不起来,你是我的病人吗?眼眉很立体鼻梁很高的男子开口说:我不是你诊所的病人,我是警察,叫程雷,记得吗?是处理你们家车祸的那个警察,在医院我们说过话。此话一出苏青青就像一盆凉水猛地从头而降,昨天伤感的一幕又爆破在脑海里面,身体迅速的冰冻脸上一僵说不出话来。程雷当时的样子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因为当时听到何德的死讯哭的昏天黑地的,根本没有注意问话的警察是什么样子。苏青青站起来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程雷顺势坐在苏青青的对面,苏青青沉默的没有说话,程雷看着那个曾经在病床缠满绷带满脸浮肿的苏青青像上换了一个人温润美艳优雅,觉得人还是活在人间真好,他主动打破僵局的说:你还好吧?苏青青轻轻的点点头望着手中的酒杯,还是无话可说的样子。程雷感叹的说:你先生是个好人,车祸发生时他把安全一侧给了你,我很敬佩他。 听到这马屁的话苏青青没有感动而是羞愧,是啊他把安全给了自己,把死亡留给他自己,而现在的自己在干什么?情绪崩溃的苏青青觉得今晚刚出门要放纵声色犬马还没怎么开始,就遇到处理自己车祸的警察,就像是一个诅咒,是阴间何德派人来盯着她的吗? 苏青青慌乱的站起身来,低头不敢看程雷舌头机械的说了句: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对不起,我该走了。

苏青青落魄脚步不稳的走在前,程雷不放心的跟在后面,他觉得很抱歉没有深思熟虑在这里和苏青青打招呼,告诉她自己的身份,本以为看到她能来酒吧是以为她走出了悲痛,为她高兴又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自己的出现就像一只呱呱叫的黑乌鸦给她带来了过去的悲痛。苏青青心情沉重丧着脸马上要出酒吧大门的时候,艾娃终于从自己的快乐中分出神看到她,赶快走过来拉着苏青青说:抱歉,遇到老朋友就高兴的忘情了,忘了招呼你。苏青青淡然的说:没什么,我只是不舒服想早点回家,你好好的玩。艾娃点点头看到苏青青身后的程雷关切的样子,富有社会经验的她猜想以为他中意苏青青就调侃的说:呀!大帅哥,你能送她回家吗?陈雷稳重磊落的回应到:可以。听到此话苏青青转过身激动对艾娃说: 你瞎扯什么,我跟他不熟,我自己走,别添柴了,我不领情,说完转身就冲出了大门。

门内的尴尬艾娃想追出去解释,可是程雷绅士般的伸出手一栏,为了让她放心自己不是个坏人就说:你放心我会送她回家,我是处理他们家车祸案子的警察。说完程雷开门追上苏青青,留下门内自我谴责的艾娃,都什么事啊,怪不得苏青青情绪崩溃而走,是阎王的门神光临,是个人谁还有心情玩,可恨自己没了解情况刚才瞎咧咧起哄。

苏青青在路边拿出手机叫出租车,程雷走过来说:我送你回家吧。苏青青没有吭声,虽然她觉得自己不因该与他置气,可是自己心管不住自己的失控情绪,看到他就觉得添堵。程雷看苏青青没有吭声,就当她同意了,武断的双手扶着苏青青的双臂说:跟我来,我的车停在那边。苏青青半推半就被孔武有力的程雷推着,虽然她不喜欢但是在城市夜晚灯红酒绿的地段有个警察陪着也是安全,所以就没有挣扎任由程雷拖着自己走,背后看就像是闹别的一对情侣,到了停车场程雷把苏青青安置好,就开车上路,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半小时后苏青青逐渐的情绪平稳下来,车到了苏青青家门口,苏青青终于脸上挤出一丝孤苦的笑容对程雷说:非常感谢你,今天是我失态了,请你谅解。陈雷很大度的说:我也有错,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你说话,但是你今天打扮的真好看,我希望你以后的生活都像今天这个样子,每个人出生后都会死,死的方式不同,但是希望我们活着的人都要快快乐乐向死而生,不辜负生命给我们的时光。

听了他开导富有哲理的话苏青青阴郁的心情像被开光了一样,心中又开朗起来,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程雷看到后嘴角微微一挑,拿出手机和苏青青命令的说:我们彼此留个电话号码吧,我有你的,你把我的号码记下来,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请给我打电话,我乐意效劳。苏青青口是心非的不好拒绝的把程雷的手机号码输入到自己的手机,心想有事我不会打911啊,我才不想再见到你。程雷老练的收起手机,看懂苏青青的情绪没有说话,然后开车走了,他有种说不清的直觉他和苏青青还有机会见面的。

回到家,打开灯,苏青青把高跟鞋顺脚随便一脱晚礼服也不换的就躺在沙发上安神,她说不上来是晦气还是心虚的久久不能平复心情,她天马行空的臆想,在古代像她这样的寡妇,对,就是寡妇,不守妇道跑到声色场所寻开心,肯定会被家法伺候或是濅猪笼吧,以前有句老话说的好,不打勤,不打懒,就打那不长眼的。今天刚出动看看风向就被带个正着,落在古代肯定是命苦又衰的没地方诉苦去的倒霉蛋。

半小时后,门铃响了,苏青青站起来开门,一看是崔媛媛端着点心盒子送温暖来了。崔媛媛一进门看到苏青青穿着开胸连衣裙的打扮,简直有大吃一惊的刮目相看的情绪,不过很快就被她职业化的腹黑给吸收回去了,崔媛媛打趣的说:最近你过的很不错嘛,节目很多啊。

苏青青白了她一眼不甘示弱的说:不行吗,难道我天天哭死以明志吗?

崔媛媛鬼魅一笑的说:今天相中了谁啊,你可从来没有穿过这种衣服,看来对方级别很重哟!

苏青青伸了伸懒腰才想起来去穿拖鞋,无遮拦的公告:这些都是艾娃的杰作,是她给我买的,当然我后面要付她钱的。

崔媛媛开玩笑说:进展如此快吗?

苏青青拍了一下崔媛媛责怪的说:你想哪去了,她是怕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出去丢她的人,我今天就是她找前程旧爱的工具人,不过我也理解酒吧那个地方一个单身女人去,总是心里没底的。

崔媛媛八卦的好奇道:她找到了?

苏青青眉毛一挑的说:是啊,她是找到了,我倒是落荒而逃,你知道吗?处理我们家车祸的警察在酒吧认出我,我什么心情都没有,你想想当初他看着我像一个将死的人躺在黄泉路口哭的稀里哗啦的,你说我有什么心情在待下去,所以就早回家了。

崔媛媛站起身来扶着苏青青坐下说:来来,别想那么多了,快尝尝压压惊,这是我婆婆做的茯苓糕,很养颜的。

苏青青拿起一块白色茯苓糕,一口咬下去,糯软微甜口感很好。不由的点点头赞美的说: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崔媛媛无不同意的说:是啊,我婆婆真是很好,厨艺好,人闲不住,你说她退休以前是营养专家,现在跟着她在一起过日子,指挥保姆每天的饭菜被安排的讲究,生活上从不干预我们,教育孩子也是从不插手,特别有智慧的一个人。

苏青青羡慕的看着崔媛媛的婆婆,果然是别人家的婆婆。正沉思重崔媛媛建议说:你也可以接你妈妈过来啊。此话一出苏青青就像被蜜蜂蛰了一下的脸上一脸不悦,看到苏青青脸色不好看,圆滑的崔媛媛打住了要说下去的话,苏青青叹了口气说:你们都是好命,可是我对于我妈,就像是飞蛾扑火,我向往迷恋她母爱的温暖和光辉,可是又怕挨得近了会被火焰烧死的。

也许的太熟了崔媛媛没有隐藏自己的直接不解,苏青青怎么会有这大逆不道的对待父母的言辞:为什么,母爱是天底下最无私的爱,怎么靠近了会被烧死,你也太极端了,不尽孝心的借口吧。

要是别人这么说她,苏青青早就翻脸了,可是毕竟是崔媛媛,在多伦多的娘家人,为了不让她看到自己薄情寡义的一面,苏青青真想把亲情华丽的毯子里的虱子抖出来一些给她看,可是觉得又没有必要,就开脱说算命的说自己与母亲的八字不合,两个人走的太近会互相相克彼此短寿。

一辈子长在母爱和婆母爱温室里的崔媛媛怎么能体会,苏青青出生是晚上狂风暴雨天打雷劈把母亲痛昏过去才生出来的,生出来后父亲就因公残疾了全瘫在床,对生活绝望的母亲从小就认为闺蜜爹说的苏青青是个剋星,把爹给剋残了,苏青青不仅3岁就开始干家务,还是母亲怨恨命运不公的暴脾气的出气筒,三天两头的做母亲的皮肉沙袋是苏青青的日常生活。苏青青体谅有个残疾丈夫母亲不易,所以从小家务活尽量帮助家里多干一些,父亲残疾在家中没有话语权,这个情况把母亲宠成了说一不二的脾气,除了指挥苏青青干家务,业余有时间抓住苏青青洗脑,要把苏青青从小训练成一个自己的忠犬,发号施令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洗脑教材都是因地制宜加了母亲丰富想象力的故事,像谁谁找个没本事丈夫就是把父母供起来享福,谁谁家女儿把家里面大小的活都干完了,连雨鞋都刷的干干净净的等等,洗脑从小洗到大,高考成绩好也不让苏青青报考外地学校,想着苏青青离家近可以帮家里干家务活,要不是老师觉得苏青青好成绩报个一般学校太吃亏了,打回苏青青的志愿表父母是不会放手的,因为丈夫残疾母亲把她从小就当成了生活里的一个不可缺少的拐棍支撑自己和这个家。在物质上母亲对苏青青非常好,自己省吃俭用好吃的都留给孩子,过年的新衣服比别的孩子都多,生病的时候照顾苏青青没日没夜的不休息,心情好的时候带全家出游和下馆子。可是苏青青不想成为母亲生活的补丁和木偶,觉得是这样的人生还不如没有生出来,所以大学毕业后拼命的出国,与母亲远隔千山万里,但是又不能放下对母亲的关怀,在母亲心里对苏青青放弃自己有着一股怨恨,前年苏青青回家在打扫母亲阳台垃圾桶的时候,苏青青无意发现自己大学毕业证套了个塑料袋被母亲长久的压在垃圾桶下和一堆垃圾放在一起,从小在母亲面前没有脾气的苏青青翻出来,抖抖灰什么话都没说的自己收起了,母亲看到寡淡的镇定一笑,好像是无辜的意外似的,苏青青觉得极不明白的母亲这样做的意义,就像古代人扎个布偶,上面插着针,发泄着对那个人不满的诅咒吗。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小说 《无问》 第四章 小说 《无问》 第三章 小说 《无问》 第二章 小说 《无问》 第一章 科幻小说 沧海望沙 第四十一章 星火归去来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