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有你(1)

w
wei_68
楼主 (文学城)

这会整整开了一下午。

忙里偷闲,我时不时从百叶窗的缝隙间向外偷窥,华灯初上,细雪朦胧,汽车的尾灯好像两条火龙巍然不动,又堵车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有人的心思怕是早已飞到了机场,中国还有个故事,什么曹营什么汉来着……”

黑老板手指优雅地敲打着桌面,我两眼无辜在四处乱转,咱装傻呗,临座则传来一阵哄笑。

我起身,收拾好文件,夹在腋下,

“苗,路上不好开,安全第一。”黑老板好心过来提醒。

我点点头,快步走出会议室。

我叫林苗。四年前随先生博轩来到华盛顿附近的洛市,从此扎营落寨。在这五十来人的当地小审计师事务所已三年有余,我没美国学位,单凭来美前在德勤中国分部的三年审计经验拿下这个职位,现已荣升为经理。

我手下有两员战将。灵芝和杰克。灵芝本是我的远房表妹,受远在中国的姑妈之托,灵芝在美财经专业一毕业,我便动用小特权将她招致麾下,并未向人事部透露我们这层关系,提到反腐话题,我常常嘘了声,人在利益攸关时,只要不违法,有谁会先不顾及自身。杰克也是今年的毕业生,典型的美国白人。聪明,会看眼色,凡事一点便通。

这几年掀起了移民狂潮,华盛顿一带华人剧增,华企餐馆报社、旅游诊所如雨后春笋,兴旺发达。主路旁的花旗银行干脆以中文招牌示人,店员中文说得比我还利落。我们公司个小嗅觉却不逊于人,早早便瞄上了华企这块肥肉。

今天这会便是让我将手中项目转给其他美国同事,而我凭借面皮和自身经历,集中精力攻克华企,小到做税结账,大到审计报告,任何与华企有关的项目,我们都拥抱欢迎。我们不嫌虾肉少,只要口碑好,十里相传,定能招揽大鱼。

而今天我有些心猿意马也是有情可原的。再过一小时,博轩航班落地,我这就要去里根机场接机。

博轩家族在中国有家化工厂。可他本人却酷爱电脑,拥有美国电脑双博士学位,对家族企业向来不感冒,好在因有他哥哥博浩在国内扛旗承继家业,他才可以将精力花到自己喜爱的领域,他平日里在家上班,帮人设计软件,日程十分灵活。当然,家族生意如有所需,如同这回,他会临时回国帮忙打点。

穿好大衣,路过前台,正欲出门时,有把甜美的声音叫住了我,

“苗,你开会时,有个从中国打来的电话,不愿留言。但留下了个电话号码,请你方便时回电。对方好像挺急促的。”

说罢,前台小姐递过一张纸条。

我哦了一声,接了过来,号码陌生,但确实来自中国。好生奇怪,这电话居然打到了办公室,不会是商业欺诈吧。没时间多想,我匆匆将纸条揣进大衣兜里。

出楼,按下遥控器,打火加油,红色桑塔纳驶进茫茫月色。

高悬的路灯下细雪飞扬,树枝、房顶铺上了薄薄的棉被。华府近年暖冬,久违了,白色圣诞!

时间再紧迫,我也没有忘记绕进路旁的鲜花店,谁让咱嗜花如命呢。买上三大束,将其中的满天星、百合、玫瑰摘出,新攒上一把,仔细端详满意后才重新上路。

到了停车场,打开车门,蓝妮长裙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双脚一站稳,我便左手捧花,右手扶手包,朝机场门厅,一路狂奔。

飞机已落地,看来我迟到了。想必他已在大厅等我呢。

推开机场的旋转门,机场大厅窗明几净,地板光可鉴人,白炽灯明亮晃眼,已是午夜,寥寥无几的行人步履匆匆。

眼中寒气遇热凝结,在眼眸中形成水雾,人如同戴了哈哈镜,视物不清。我揉揉眼睛,两眼像马达在大厅里四处扫荡。

高悬的飞机起落牌下,男人穿着黑羊绒大衣,身姿高大挺拔,正背对着我,仰头望向那翻滚的数字。

一月未见。

灯光下,他的背影,给了我很大的冲击,一种莫名的兴奋降临了。

我屏住呼吸,弯腰撅臀,颠着猫步,一步一步靠近,左手捧花,右手打成手枪状,食指直抵男人后腰,压低了嗓音,

“劫色不劫财。帅哥!可否共度良宵?本小姐奉……”

“陪”字没出口,我倒吸一口凉气,意识到自己犯了天大的个错误,那男人的气场和感应绝非来自于博轩,陌生中似乎又掺杂了一份久违的熟稔。

那男人慢慢转过身来,右肘不小心撞到了满捧鲜花上,花枝纷纷落地,在我眼前上演了一场纷飞的花时雨,我本能蹲下身来,低着头,收拾起散落满地的花枝。

“苗……苗?”

我忙乱的双手骤然停住,能把我的名字叫得如此好听,想必只有记忆中的那个他了。

懵懂片刻,我歪脖抬头,朝头顶的声音寻过去。

男人低头望向我,黑色大衣笔挺,做工讲究,里面的衬衣衣领雪白坚挺,他眼眸深邃悠然,鼻梁挺拔,嘴角弯起淡淡的弧度,惊讶中透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惊喜。

苑杰,我曾经的初恋。

“苑杰。怎么,怎么是你?”我打着结巴,将他的问话物归原主。

他微笑着,向我伸出右臂,我犹豫片刻,就着他的胳膊,站起身来。

“我两个月前来了美国。接替叔父在这里的家族生意。老人家年纪大了,想落叶归根。”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听说你们的家具生意在国内很红火。”这话我自己都觉得虚伪,自打五年前分开后,我们再未联系过,我又何从知道他家族产业的近况。

苑杰弯腰,拾起在地上遗漏的一枝红玫,吹吹花上了尘土,然后递到我手里,转了个话题,他悠悠问道,

“怎么,来接人?”

“嗯,来接先生。你呢?”

“来接……”

“苑杰。”他话音未落,便有一把声音从不这处传来。

我侧头望过去,女孩拖着轻便手拉箱,正笑盈盈地朝他走来,那娇小的身影如跳跃的金子,鲜亮活跃,格外耀眼。

“那么,你忙……”趁苑杰愣神儿的功夫,我将鲜花往胸前一揽,掂掂肩头背包,一转身,溜之大吉。

小学、初中到大学,结识宛杰十余载,畅游爱河七八年。这其中有欢笑有眼泪,有喜悦有哀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了过往烟云,一去无返。

一路小跑到了机场另头,穿过层层接机人群,我挤到最前列,络绎不绝的出机人群里,我终于看到了他。

博轩推着行李,大步流星地走来,修剪得体的驼色羊绒大衣衬托出他健美挺阔的身材,时时被热气撩起的衣角,如鹏鸟半开的翅膀。淡茶色皮肤,浸满秋叶的色泽,他的眼眸深邃平和,鼻梁下巴曲线柔和,锋芒和历练隐藏在他亲切的容颜之下。

脸上展出花般笑容,我将鲜花藏匿在背后,快速奔到他眼前,

“嗯,不错,又长高了些。”他刹住行李车,双手抱胸,上下打量着我,似笑非笑。

“还不够高……”我脚尖一翘,趁他不提防,飞快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

他皱皱眉,立刻用手擦拭脸上的口红痕迹,然后说,“最后一次,不要在公共场合做这种……这种……不合时宜的动作。”

“迂…腐!”我拖着长音,仰眉,抿笑。 

他有片刻的晃神,嘴角微扬,他忍住笑意,伸手溺爱地在我脸上捏上一把,顺势将手搭在我肩头,把我紧紧圈在怀里。

我贪婪的闻吸着属于我的、男人清洌的气息。右臂向上一扬,从两人胸前劈开一条行径,变戏法般地将那束鲜花捧到他眼前。他低头看着,呵呵地笑着接过那花,我扭身拉过行李车。

他捧着花,没走两步,便觉察到哪点不对劲,停下脚步,他将那花重新揣回我怀里,接过行李车。我左手挽住他,几乎以半抱的形式,将他的胳膊圈在怀里,有说有笑地走向车场。

细雪飘洒的静夜,我们一起回家。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雨季有你(5) 雨季有你(4) 雨季有你(3) 雨季有你(2) 雨季有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