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照黄昏》 (终章)

西
西窗下
楼主 (文学城)

 

 停车场空旷而宁静,高雪盈按师姐说的,把车停在正中间面对太阳的位置,左手提着篮子,右手拿着手机,对照师姐发给她的示意图,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位置。

七月,是一年中植物生长最快的时节,被冰雪覆盖了整个冬季的草地,此时绿得仿佛刚刷上一层漆,三天前被铁锹翻动过的痕迹一点都看不到。

略低于草地的崭新黑灰色石碑四周雕着玫瑰花纹,刻着罗姐亲手写的“罗瑾棠”。她看着墓碑上的字,慢慢放下手里的提篮,提篮里装着满满的各色玫瑰花,刚从家里花园剪下来。这些年她种了很多颜色的玫瑰,罗姐原本送她的6棵玫瑰就剩了3棵,前年搬家,她特意从townhouse挖出来栽在新家花园里。

七月的草地,温暖干燥,她脱下黑色平底鞋,拉了拉黑色连衣裙裙角,在草地上坐下,拿起提篮里的玫瑰,一枝挨着一枝,花朵向外,慢慢在罗姐墓碑前草地上围出个多彩的玫瑰花环…轻柔的风微微扇动花瓣,淡淡香气充斥在空气里…

堆好玫瑰花环,她抬头望去,墓园外围是厚厚的松柏墙,太阳在松柏墙上一尺,淡金色的光芒晕染了松柏墙头,墙内视线可及是整齐的如茵绿草,稀疏的松树随意种在墙内草地上,像是贸然闯入的旁观者。

微风吹过,几缕发丝拂过她面颊…

拿出玫瑰花,提篮里还剩下两样东西。她拿起还带着墨香的《枫华岁月》,书崭新平整,纸页厚重,从没被翻开过,她熟悉里面的每个字,每幅画。

“罗姐,要是在中国,我现在会把书烧了,让你也能看到…其实你最熟悉这本书… 我要是早回来,就让你带走这本书了…”她低声呢喃着。

人生一世,见识过万物,拥有过万物,真正能带走的又是什么呢?

她把《枫华岁月》轻轻放在玫瑰花环中间花枝堆叠处,书沉,压得外围的花朵颤了颤。

提篮最底下是罗姐让她带回来的东西,宗玥交给她的那个老旧糖盒。

她拿起糖盒,大红色的糖盒表面干干净净,上面凸出的几个小动物,颜色陈旧黯哑,糖盒四角带着斑斑点点的锈蚀。

“罗姐,看,我把东西带回来了。”她低声说着,抬手想把金属糖盒放在新书上,可又怕过沉的糖盒压坏了玫瑰花环…这封闭的糖盒,罗姐能看见里面的东西吗?“罗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要不,我还是打开给你看看吧。”

回国前最后一次见罗姐,罗姐已经瘦得脸上看不见肉,每说一句话都要停下来喘上几次气,她怕罗姐累,只说了几句必须说的话,就要告辞,罗姐轻轻搭住她的手,小声说,“帮我个忙…我表妹那里…有样东西…一定…帮我带回来…求你了…”屋里还有别人,罗姐说话声音很低,她说好。罗姐听见,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颜色,转瞬即逝。

旧糖盒上下四边咬合得严严实实,宗玥说里面装的是书,不怕磕碰,她还是把盒子用衣服裹得严严实实,放在旅行箱中间。

“罗姐,万一,我要是没打开,请你别怪我。”

这么老旧的金属盒子,长久没打开锈在一起,不是她此刻这点力气能打开的。她把盒子放在膝头,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在一个边上用力,盒盖轻松地抬上来一点,她如法炮制,四个边很容易都抬起来,两手再一用力,盒盖完全打开了。

糖盒里放了本书,《混凝土》。封面陈旧,纸质轻盈,书页蓬松,应该经常翻动,却保存得很好,页面平整,一点卷曲都没有。

她读过这本书,后来再版的。当年这本书很热,改编的电影和电视剧红极一时,作者叫霍新然,算是孙老的学生。霍新然写这本书成名后,就完全投身写作,不时有作品出来,热度再不能和《混凝土》比,他现在写小说,写剧本,如孙老所说,很有钱。这个霍新然非常低调,除了新书发布,很少露面,据说当年他成名后就和发妻离婚。

书和糖盒之间有道窄窄缝隙,缝隙里放了两朵折纸玫瑰。两朵玫瑰用着一模一样的纸,是早年一格一格的绿色旧稿纸,不同的是,一朵玫瑰折得干净平整,像是一气呵成,另一朵上全是凌乱的褶痕,不知道当初是随意拿了张废纸折的,还是没折好多次折叠成这样。年深日久,稿纸泛着淡淡黄色,折痕多的那朵颜色更深,像是被岁月更用力摧残过。

她拿出书,小心地放在崭新的《枫华岁月》旁边,低声说,“罗姐,这是我带回来的书,你看看吧…”

玫瑰花枝被加上重量,又轻轻晃动,花朵也随之一阵摇动,淡淡芬芳在风中飘散…

她又小心地从糖盒里分别拿出两朵折纸玫瑰,一时不知应该放在哪里,放在书上?还是放在花枝上?她拿着折纸玫瑰比划着,不小心碰到了《混凝土》,书放在凹凸不平的花枝上,一下就斜了,她两手各拿着一朵折纸玫瑰,来不及够到,书滑进花枝缝隙中,蓬松书页如双手张开,她忙把手里的折纸玫瑰都小心放回糖盒,再小心翼翼地把半嵌在花枝中的《混凝土》慢慢取出来,拿在手里前后翻看,还好,什么都没沾染上。

轻盈的旧书封面在她手里自然张开一半,露出扉页上遒劲的字:“我的第一本书,小棠珍存 霍新然  19**年**月**日” 扉页后面是霍新然的照片,他非常随意地坐在那里,双手自然地放在石桌上,桌上是摊开的笔记本,笔记本上放了支老式墨水钢笔,钢笔笔帽随意放在笔记本中间。

高雪盈看着照片上的霍新然,脑子里像是豁然打开一扇门。

罗姐书柜里有很多作者送的签名书,她没见过霍新然的,一本都没有。罗姐当然不可能认识所有的作者,但这本书显然是霍新然特意送给罗姐的,从签名看,不像其他作者写“瑾棠”或者干脆就是“罗瑾棠”,霍新然写的是“小棠”,这名字她只听孙老和罗姐大哥叫过。

她看的那版《混凝土》自然也有霍新然的照片,和其他书里的照片一样,从来不笑的霍新然或站或坐地摆着姿势拍完,再被电脑精细修饰过,出现在书里。这张颜色陈旧照片里年轻的霍新然,头微微歪着,两侧嘴角高高翘起,露出几颗白牙,亮晶晶的眼睛热切地看着镜头,像是在说什么,又像是什么都说了。

如果她没去过罗姐书房,见到这张照片不会多想。她记得很清楚,罗姐书柜上,罗姐和孙老的那张合影里,照片里出现过一模一样的笔记本和老式墨水钢笔,笔记本中间那个笔帽放的方向和位置也一模一样。现在看,罗姐和孙老的合影很大可能是霍新然拍的,霍新然的这张照片应该是罗姐拍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反的角度。就像罗姐书房里孙老的遗像,她一看就知道那是跟罗姐合影同时拍的,孙老背后的花树跟两人合影里背后的花树一模一样,就像两张照片里孙老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戴着一模一样的遮阳帽,拿着一模一样的折扇。

被大伯多年训练背棋谱,过目不忘是她高雪盈的童子功。

霍新然这张旧照片像把钥匙,把罗姐从前跟她说过的每句话都串起来了…

她合上手里的书,小心地重新平放回花枝上,又从糖盒里取出折纸玫瑰,更加小心地放在《混凝土》上。

然后,她看了看面前的玫瑰花环,摇摇头,笑着说,“罗姐,虽然跟你认识时间不长,但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姐姐,把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事都告诉你…可你心底最美好的珍藏,却从没跟我分享过…姐姐,你可能没意识到,每次你跟我提起从前,每次说的都是你最美好的记忆…所以,就算你不说,其实我已经差不多都知道了…我要能早点认识你该多好…那样,我会跟你说:姐姐,人生这么短,你为什么不选条自己觉得风景美的路走呢?为什么非要选那条让别人满意的路走呢?姐姐,你怎么那么傻啊!姐姐…”

高雪盈坐回车里,看了眼后视镜,眼睛红肿难看,她探身打开副驾的抽屉,找出墨镜戴上,红肿的眼睛外加正对夕阳的位置,她等会怎么开车。

戴好墨镜,她又看了眼后视镜,一辆黑色的四门小车跟她背靠背,刚停下来。车门推开,人很快站出来,他关上车门,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大捧银纸包扎的白色玫瑰花,向着墓园入口方向走去,离她越来越远。

就算只看背影,就算换了衣服,就算戴着墨镜,毕竟刚刚一起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她一眼就认出那是霍爷爷。

呵,霍爷爷…

太阳的金边紧贴着高高的松柏墙,把最后的光芒洒在寂静的墓园里,霍爷爷的背影离玫瑰花环越来越近…

七月晚风吹来,围成圈的多彩玫瑰花轻轻摇曳,花香在空旷的草地间恣意流淌…

 

 

(全文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只愿早日见到你 《空照黄昏》 (终章) 《空照黄昏》 (41) 《空照黄昏》 (40) 《空照黄昏》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