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相逢》第二十三章. 珍珠(一)消失的少女

周游喜相逢
楼主 (文学城)

“我一定是老了,否则不会这么难。”半年多不见,江南狭长的眼睛因为周围皮肤的松弛,显得有些疲惫,眼角也不似以往那样微微上扬。两道皱纹随着他的苦笑突显出来,象船尾划开的波浪。“他看起来开始象他那个年龄的人了,”双城想。

江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正面对面坐在华山路口那家酒店的六楼。香槟色系的三十多平米卧室里处处体现着江南的用心,帘幔、吊灯、画框、地毯……无一不透露出细节的考究,品味的不凡,有的甚至是从台北香港搬运而来。连锁餐厅和酒店这一两年生意大好,他的财力今非昔比。

从冼村的出租屋到眼前的房间,相隔不到半天,世界在翻天覆地地转变,望着一瞬间重新出现的这个男人,双城心里涌上一阵陌生。分离太久,她恍惚觉得她朝思暮想梦萦魂绕的,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落地窗外是交大校园的绿草坪、红屋顶,窗前一张圆桌上,水晶花瓶里插着大束马蹄莲。双城经过时故意忽略那花,只伸手抚摸了一下卡其色泛青的真皮沙发,浅浅笑说这儿挺好。

好比一场预告已久的颁奖礼,怀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就在那张宽敞、美丽、不负众望的大床上,双城奉献了最后的自己。大概因为江南丰富的经验和足够的耐心,进入时的疼痛并没有想象中剧烈。她想起电影里攻城的场面,千军万马举着一根巨大的椽木,有节奏地撞击着城堡的门户,一下比一下沉重,一下比一下深入……她忍受着,等待着,仔细观察着天花板上的图案,那微微浮凸的花纹,象漫天祥云缓缓流转,也象鹿群经过雪地留下的杂乱,湘江水逝楚云飞……就在她思绪飘移之际,大军攻破了城池,攻城锤象长矛一样将她整个人重重钉在了城墙之上。

与此同时,江南闭上了眼睛,他要抹去这世上一切的声音和光亮,唯独记住她的身体,每个最细微的感受,都值得他收藏。那个第一眼就吸引住他,站在小礼堂的讲台上,明眸善睐灼灼芳华的女孩,现在完完整整属于他了!

双城长舒了一口气。她想从前的双城死了,祭献给了过去,另一个双城诞生出来,她是新的,她自由了。天花板上的祥云汇成一幅海阔天高的蓝图。

有那么一分钟,两个人静得仿佛停止了呼吸。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此刻正各有各的感触。

不知是劳累还是轻微发炎的缘故,双城有点低烧。她自己并不在意,江南却兑了一大杯蜂蜜柠檬水,逼她喝下去。他观察她的表情,觉得过于平静,脸上看不到她在三亚受他启蒙时迸发出的激情。而这种欠缺又使他感到有些不尽如人意。他们启封了窖藏已久的佳酿,滋味却平淡无奇。

“我一定是老了,否则不会这么难。”江南斜靠在沙发上,望了眼窗外。上海在下雨,湿漉漉的青灰。半年前,辞退叶丹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他让她去念书,为她在学校附近另租了住处。这一次叶丹没有发怒,江南开导了整晚,她只是沉默,直到最后,才抬起头,声音压得很低,仍止不住颤抖:“你怎么安排我,都可以。你想和谁结婚,也随便。我只想和你生个孩子,让他代替你陪着我。”

叶丹不擅谈情说爱,可这句话在江南听来,却抵得过平生所受的表白。之后不再有多的对白,两个人默默地做了爱,最后那一秒,江南抽离了她的身体,动作迅速得近乎慌张。叶丹的央求沿着她腰间的皮肤,淌到床单上,很快冷却,变得冰凉。黑暗中,她闭上双目,眼泪奔流而出。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彼此拥有,却结束得如此仓促。

“她想要个孩子,我没答应。”江南说得轻描淡写,可再怎么轻描淡写,双城也听得出他在责怪,怪她为什么不同情他和叶丹的恋爱。她拆散了他们,她是个恶毒的女人。

“后来呢?真去念书了?”双城鼓励江南说下去,她知道他很想说下去。

故事继续。江南回了上海,叶丹进了职大念书。房租、学费、生活费由沈小姐出面支付,相应的条件,沈小姐也讲得清清楚楚。叶丹入学不到两周,一个被父母逼着来混日子的公子哥儿迷上了她,早上拎着早餐在路口等,下午捧着鲜花在教室门外等。两人很快同居,男孩家里寻上门来,以断绝关系相威胁,软硬兼施才将儿子带了回去。此时叶丹已有了身孕,她问沈小姐能不能预支店里欠她的年终奖金,江南才得知情况,当下赶来成都。叶丹床头搁着一只保温壶,盛着喝了一半的鸡汤。

“他一早来看过我,还给我熬了乌骨鸡补身体。”叶丹说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象是在介绍自己新婚的夫婿。“我不怪他,他还小,不懂事,是我自己想生孩子。可他们家不同意,求我去医院,他也来求我……去就去吧,我也不想勉强。”

“这世上除了我,想和你结婚生孩子的男人成千上万,我不懂你着什么急?”江南压抑着怒火,在她床尾坐下,望着自己刚刚分手的前女友。

“是啊,除了你。”叶丹笑容逝去,翻身向内不再言语,免得江南看到她脸上按捺不住的滚滚泪滴。

双城听到这里,眼前似看到叶丹虚弱无力地躺在冼村那间看不见风景的房里,额上一道醒目的伤痕,殷殷淌着血迹。

稍稍恢复,叶丹便要离开成都。沈小姐为防万一,让人通知了她家里来接。叶丹父亲听说女儿做了手术,又和江南分了手,心下胡猜了一番,因惧怕叶丹刚烈,便背着她向江南开口要一笔青春损失费,江南问要多少,她父亲嗫嗫嚅嚅说了个十万。江南于是提了二十万现金给他,叶丹父亲欢喜起来,谢个不停,好象替女儿从老板手里接过一笔奖金。“我两口子下岗好几年了,一直想买部奥拓跑出租。叶丹这孩子手脚大,赚的钱从不往家拿……”临走的时候,她父亲解释了一句。

江南讲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轻松,甚至还有宽容:大人不计小人过。

可是第二天,叶丹就闯进阳光与海,将装钱的信封递还给江南:“我只拿你十万,是那两车皮月饼的钱。别的我不要,要的话,也不等现在了。”江南不接:“这是我给你父亲买车的钱。”叶丹摇头:“别信他的话,就算你给他一百万,他也不会买车,最后还是拿去输光。留着这钱,给你那位千金小姐买颗钻戒吧,算我送她的。”最后这句,江南没有转达。那一刻叶丹在他眼里光芒四射,胜过以往任何时候。他一直以为她的谢幕会象Coco,但事到临头,却没有。

“叶丹很坦然,依旧有说有笑。回来还钱那天,我甚至和她去皇城老妈吃了顿火锅。我问她有何打算,她只说睡一觉再看,反正不会再念书……”

“皇城老妈?你们常去那儿吗?”双城突然打断。

“不常,上一次去还是陪你,怎么啦?”

晶莹美丽的水晶锁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跌落到坚硬的水泥地面,碎片飞溅,象一场缤纷的小雨……双城想起自己离开马可波罗公司那天,如何决心报复,现在她真的从叶丹那里夺走了江南,却不象是个胜利。

追忆还在继续:“最近,我常想起五年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总说我救了她,其实也就一念之仁。换个时间换个地点,这种风月场上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我未必会插手。或许这就是缘分,湿手沾上干面粉,再也甩不掉了。我说过她象街头流浪的小猫小狗,一旦你停下来摸摸它的头,给它点吃的,那小东西就缠上你了,从此以后,赶也赶不走,久而久之,你就成了它的主人,莫名其妙担了一份责任。与其说交了个女朋友,不如说捡了个孩子。”

“第一次和她相好,还是小鱼儿主动。等把妆卸了,怎么看也不象二十五,让她拿身份证,她才承认撒了谎。我叫她穿好衣服,二十岁再来找我。她一动不动,憋了半天才说自己早就不是处女了,叫我别怕,只管和她做。宝藏的门如果大开着,便知宝已散尽。果然这方面,她的确不是孩子。后来她告诉我,一进环宇公司,冯志凡就占过她便宜,事后怕朱丽闹事,才打发她到我这儿来发挥余热。也就是说,她是貂蝉,我就是吕布……她之所以反骨,也因为仇恨,她并不象冯志凡想的那么天真。不过话说回来,冯志凡也不是第一个,最早好象是一个美院的学生,她给他做过模特儿……小鱼儿很有意思,但归根结底也就是一段艳遇。说实话一离开重庆,我就把她忘在脑后了,这和对你不同,对你,我一开始就有布局。”

“就在我快要把她忘光的时候,她突然跑到北京,也不知怎么打听到我的酒店,开门以后,她就站在门口,穿一件蓝色的夹克,坐了两天两夜的硬座火车,头发乱蓬蓬的,脸红得象苹果,一见了我,就笑出两个大酒窝,憨憨的,有点土……那以后,她就跟着我了,我给她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我们的关系必须秘密,否则她就得走。我倒不怕别人知道,我是不能放纵她。她身上顽劣太多,一旦有恃无恐,就必然闯祸。我以为我能慢慢调教她,雕琢她,但是我错了,她对我越来越多失望,越来越多抱怨,已经不再信任我了。我可能将她从她那个环境里带了出来,往上升了一步,可我没法再带着她往前走,因为你来了。”江南审视着双城,象在思考他的选择值不值得。“没了叶丹,我还会遇见一百个叶丹,而错过你,我想这辈子,就太可惜。”

双城心底一动,但她很快抚平了自己,迎着江南一笑道:“天生丽质难自弃。你不带她出来,也会有别的男人带她飞走。你的小鱼儿终究会荣华富贵,只要你不介意她最后的贵人不是你。”

“你说得对,所谓不舍,只是贪心。”江南柔和下来,点着头微笑说:“放手是最好的选择,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我会这么差劲,我真的……好舍不得。”江南终于说出口。他梗在胸口太久,疼得象一块肿瘤。“叶丹有她的朋友,杜鹃、罗军,都可以陪她把我骂个狗血淋头,可我没有,沈小姐听了会发火,嫌我不务正业不分轻重,到头我还得多安抚一个。所以只能请你来听我这个乱没出息的老男人喋喋不休。我知道我是疯了,说这些只会把你也从我身边赶走,你怎么可能同情?我又怎么能这样奢求?”江南眼眶发红,语速变得急促:“可我需要一双听得懂我的耳朵。我看着她长大,看着她这些年的变化,她嫁人了,沦落了,走远了……可我无能为力,她要的我给不了。她恨我,尽管嘴上不说,她越恨,就越装得无所谓,装得大度宽容,她知道,这样我心里更痛,这样她才能报复我。这条小鱼儿,我有心爱护,最后却弄坏了她。”江南握紧拳头,似乎想将破碎的一切用力还原。

为什么流下眼泪,双城自己也不懂。她想起大足石刻的释迦涅槃像前,有人在说舍不得啊,舍不得。她趋身向前,抱住了江南,任他在自己怀中垂泪。良久,才道出一句:“江南,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和她,我和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喜相逢》第二十三章. 珍珠(一)消失的少女 《喜相逢》第二十二章. 看不见风景的房间(二)败走广州,双城叛变了自己 《喜相逢》第二十二章. 看不见风景的房间(一)莫非绝路也是人生一条路? 《喜相逢》第二十一章. 冼村日与夜(二)梅女狐仙,目击“杀人”……可怕的小苏 《喜相逢》第二十一章. 冼村日与夜(一)多情女错睐无情男,走麦城误闯兰若寺
周游喜相逢
叶丹离开了,这一次她的遗像没有悬挂在街头,而是悬挂在了洞房。她的离去成就了她在江南心里的地位,谁也不是赢家。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然而慈悲的前提是同情,已不再是爱情了。

星如雨86
这篇写的动情,文笔太好了。江南又感伤又懊悔的一番自白,同时不断穿插论证双城的重要性,处处点明双城,

在他心中比叶丹重要得多。瞬间让双城满肚子的委屈一下子都化作了理解和感动.....这个江南简直可以当情圣了。

星如雨86
叶丹的身世好可怜,父母不疼不爱不管不问,一路遇到的男人也都是占了便宜就跑的主。苦苦抓着江南却还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结局

她肯定hold不住江南的,其实这么走了也好,嫁个懂得怜惜她宠爱她的。男人,日子就会好起来。

总比死缠着悲情王子天天提防这个嫉妒那个要过得踏实的多。

周游喜相逢
叶丹的“结局”后面还有交代,敬请继续关注:)叶丹是典型的草根重庆女孩,美丽泼辣,江湖意气,虚荣莽撞背后亦有真情

以前看这样的女子,觉得很美;后来觉得这样的女子,空有一张好皮,内里不值一提……

现在再看她们,才懂平凡中的不凡,风尘中的美丽,把迟来的同情与爱惜,研墨落笔,写成了叶丹。

周游喜相逢
谢谢喜欢 :)我还是觉得江南的“巧”来自他舍得付出的那点真,与一般的登徒子浪荡儿拉开了距离。

这也算是苦肉计,这不叶丹走了,他还是真的吃痛,并非真能片叶不沾身地抽离。感情就是这么无巧可取,你不交投名状,就拿不走什么东西。

a
asalways
这江南。。。真是似罂粟啊, 欲罢也不能, 欲拥有也难专心倾情, 写得太好了

“你和她,我和你”。。。双城的语气里也是理智和感情交战的纠结。 

叶丹离了江南希望是件好事

s
su2735
这才上床?之前不是已经啪啪啪过了吗?
周游喜相逢
谢谢鼓励:) 这一节双城的谅解里也有她感情上成长的痕迹,看事情没有那么输赢绝对了,开始象个大人……

江南探望流产后的叶丹,那画面我也觉得蛮悲戚。爱到末路辰光,大约就是这样,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两个人无话可说,静静挨坐一会儿,眼看着蜡烛燃尽,化一缕青烟被风吹散了去……

 

周游喜相逢
:EE 无法解释,请回头细读 ……
虫儿
同疑惑,哈哈
浅路明
叶丹和Coco对江南来说可以是情人,可以是红颜知己,却不能是登堂入室的妻。因为

她们对他虽然仗义忠诚,但终究家世不够decent,历史不够干净明澈,修养气质不够闺秀。虽然这些缺点不会让江南对她们没有真感情,却足以让江南不会因为真感情就下了决心娶她们。其实还是门第的差别,而不是性格价值观的差别,让叶丹,Coco不能如愿。

男人如果觉得一个女人配不上她,这个女人再爱他也没用。

 

B
BCBGirl
另外部位:)
s
su2735
:)难道我这么单纯? 我再仔细研究一下
周游喜相逢
归纳得真好,我想应该是这样。江南外表再如何潇洒不羁,宠爱叶丹和COCO,骨子里还是持有传统世俗的标准。他曾多次提及他母亲对他的影

尤其他母亲在苏州的订婚仪式上见过叶丹,给予过什么样的意见隐约可知。

叶丹开始的热情,反抗,也是因为她天真幼稚,随着年龄渐长,她已经意识到她和江南并无可能,这一次才会黯然接受。

但江南这个人也是充满矛盾的,从年轻时代离经叛道走商路开始,他大概也一直在和他父母灌输给他的传统价值观搏斗,但那种烙印实难消除,所以当一个完全符合他母亲为他筑造的文艺审美观的双城姑娘出现时,他情不自禁也是爱的。

双城和叶丹实际代表了江南的两种镜像,这点他自己也反复有提到过。人到中年,传统终于占了上风。这就和宝玉不同,宝玉叛逆到底,只爱林黛玉一个,所以最后殉道出家;而江南摇摆不定,两个都爱,最后选择了传统,所以相应的,事业上他也成功了,终归了“上流”……

感谢深入的探讨。

周游喜相逢
同意楼下。
周游喜相逢
嗯。所以在性方面,江南动用了太多心机,变得扭曲了。这也是双城总想远离的缘由,尤其慢慢觉悟后,这种恨意变得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