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8) 泪溅一纸 伤情字 (终章)

拥抱哥
楼主 (文学城)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博士毕业的那年,我跟L订婚了,一年后举行了结婚典礼。

L是个真正的具有天生贵族气质的绅士。人说贵族要三代,L家几十代都是住在城堡里的贵族。他家庭出身显贵,事业成就辉煌,聪明努力上进,待人和善,谈吐斯文,言语幽默可亲,尊敬女性,有正义感和对经济学的使命感,人格魅力让人折服。虽然比我大二十岁,但是他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男子汉。

他的才华,他的家世,他的钱,他对我的呵护和爱,都让我无法抗拒。

至于他为什么会爱上我,呵呵,这是个秘密,纯属个人隐私,我就不说了。如果你非要追根寻底,非要问我,凭什么一个过去嫁都嫁不出去的大龄女博士会招得这样一个金龟婿,那我的回答是:

当然是因为我年轻漂亮,颜值高,性格温柔,贤惠善良,会讨人喜欢,会哄老男人和老男人的一家啦。

晓庆姥姥能演十八岁的少女,文迪姑姑能拿下默多克,梅根姐姐能擒住哈利王子,我就拿不下L吗?忒小瞧了女博士的手腕啦。

再撒一下狗粮: 不是我追的L,是L主动追本姑娘滴。。。

 

***

有一天在L家的盛产葡萄的庄园里,L坐在书房里审读QJE的稿件,我给他整理书架上的书籍。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问我说:

亲爱的,你们原来C大有个叫H的,现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你熟吗?

熟啊,我说。那是我师兄。是他投稿了吗?

有一篇计量经济学的论文是他的,L说。里面的数学部分,我没看懂,不知道结论是怎么推导出来的。

他是个数学天才,十五岁就进入了中国最好的数学系学习,我说。他的数学不会错的,你就相信结论就行了。

亲爱的,做学问,一点都不能马虎啊,L说。我让奥列佛帮我看看,他是这个领域的行家。

我知道奥列佛是L的好友,在剑桥大学经济系做研究主任,是计量经济学领域的大拿之一。我走到L身边,把手搭在L的肩膀上,一边给他按摩肩膀,一边说:

太好了。如果有可能的话,能不能请你在奥列佛面前替H美言几句?H绝对有潜力成为最优秀的计量经济学家,他的数学底子,不是一般人能赶上的。他只是读博时入错了学校,进了C大,没能拿一块能敲开大门的金砖。

数学好的人,太多了,随便一个数学博士物理博士的数学都很棒,L把眼镜戴上说。如果H真像你说的那样有潜力,迟早他会自己脱颖出来的。

 

***

在L帮助下,我在QJE(《经济学季刊》)和AER(《美国经济评论》)这样的经济学顶级刊物上发了五六篇与L一起合作的论文和自己的单独的论文。

婚后不久,L离开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系,去了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总部,担任副主席。我也跟随L去了华盛顿,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部谋了个经济学家职位,做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展望和研究工作。

我们把家搬到了华盛顿,住在一处带游泳池的大房子里,从客厅可以远眺华盛顿纪念碑的尖顶。

每年独立日放花的时候,我坐在客厅里,就可以看见一簇簇烟火腾空而起。

 

***

再见到H,是在瑞秋的婚礼上。

瑞秋是我在C大经济学读博时最要好的同窗和密友。离开C大经济系后,我一直跟瑞秋保持着联系。她博士毕业后,没找到工作,继续留在系里做博士后混日子。在脸书上看见她秀订婚戒指时,还祝贺了她。春天L跟我在伦敦的大教堂举办婚礼时,瑞秋恰好身体不好,得病了,住了几个星期的院,我没好给瑞秋发邀请。

秋末的时候,瑞秋结婚,早早地发来了邀请函,请我去参加婚礼。

L正好要从华盛顿去多伦多开会,我们就决定在中间转机停一下,参加完瑞秋婚礼再去多伦多。

我没想到在婚礼上会遇到H。我一直以为,H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教书,不知道他也会来参加。

H来晚了,他出现时,我跟L都已经坐在教堂前排的座位上,等着婚礼开始。我的第六感官告诉我,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的后背看。我回过头去,看见H坐在后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就像过去系里同学聚会上,总坐在靠边上的座位那样,两只眼睛正在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仔细端详,看见他身上穿着一套黑色西装,还是原来的西装,过去一直挂在壁柜里,几乎没见他穿过。几年过去,他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倒像是比以前瘦了。

教堂里响起了音乐,L拍了我的手一下,说婚礼开始了。

我把头扭转回来,看着站在教堂前面手里拿着圣经的牧师,突然有一种要泪奔的感觉。

 

***

后面的婚礼,我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法集中注意力。

当瑞秋和新郎随着音乐走到牧师前时,恍惚之间,我仿佛觉得是我披着白色的婚纱,跟H缓缓步入婚姻殿堂,并肩站在牧师前。我听见牧师问道: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她作为你合法的妻子,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她,尊敬她,安慰她,关爱她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吗?

我仿佛听见H对着牧师发誓说:

我愿意。

我看见H把头转向我,伸出双手握住我的手,看着我说:

我愿意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向上帝宣誓,并向他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我闭上了眼睛,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在眼眶里滚动。

 

***

婚礼举行完毕,我跟着L走出教堂,站在银灰色的尖顶教堂洒满阳光的台阶上,看着瑞秋拽着老公的胳膊照相,心情依然无法恢复平静。

我看见H站在教堂左侧的枫树下,眼睛看着对面的艺术博物馆,神情有点儿孤寂和落魄。我知道H看见我跟L在一起,不好过来说话。幸好C大经济系的一个老教授走过来,跟L寒暄起来。我借机离开L,走下石阶,沿着树影斑驳的石板路,走到枫树下,跟H打了个招呼。

也许是树荫下的光线不太好,H的额头和脸颊看着有些发灰发暗,身体看着也不似过去强壮。我问他怎么了,看着有些弱。他说感冒了,天气不好,时暖时冷。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好奇地问道。没想到你会来参加瑞秋的婚礼,没觉得过去你跟瑞秋关系好啊?

我回C大了,H说。瑞秋请了系里的导师来参加婚礼,我听说了,也跟着来了,想你也许会来参加,就想来看看你。

怎么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了? 我问道。

新加坡。。。怎么说呢。。。学术氛围还是比美国加拿大差了一些,H说。那里最好的学生,首选也是去欧美读书。国立大学在新加坡名气很大,但是出了新加坡,就没什么声望。而且,一个系里,要有几个比较强的教授,才能一起把学术气氛带动起来。那边搞计量经济学的,没有很强的人。我有时想跟人讨论一些问题,都找不到能互相讨论的人。我还是喜欢在美国或者加拿大做学问,这边学术气氛好,C大有几个计量经济学方面比较强的教授,我跟他们一起能互相交流和讨论。

还是做副教授?

还是副教授, H说。米歇尔退休了,腾出了一个位子。德米尔斯后来不管博士项目了,转做系主任了,他问我想不想回来,我说想,他就把职位给我了。

挣钱可不如新加坡吧?

嗯,这边税也高,H点点头说。不过,钱差不多就行了,你知道,我也没什么大花费大开销。

挺好的,又可以跟C大的老朋友们在一起了,我说。

是啊,H点头说。听说你。。。结婚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H脸上一脸落寂,我看见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了。

嗯,有小半年了,我点点头说。L就在那边,你想过去跟他聊聊吗?他在经济学界的人脉很厚,也许能帮到你。

H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L,眼睛里闪过一种抑郁和醋意。H是个喜欢吃醋的人,我对他的眼神太熟悉了。

不了,不太想见他。。。要是换个别人也许吧。。。你幸福吗?

你看呢?我反问H说。

我觉得你应该。。。挺幸福。。。的吧,H低下头,踌躇了一下,脚碾了一下地上的一片落叶,又抬头看我说。说真话,我挺为你。。。高兴的。L很不错,他是业界大佬,迟早会得诺贝尔奖。有L在,你事业一定会发达的。另外,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除了年龄,当然,现在没人把年龄太当回事儿。

我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儿。我把头向凑向H的衣服,嗅了一下,果然是从H的衣服上飘过来的。

又吸烟了吧?

嗯。。。H点头承认说。你不在了,没人管我了。

吸烟不好,你知道的,我皱眉说。

我知道,H说。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觉得特郁闷,没有一个解救的办法。

还是不要吸了吧,我有些心疼地说。对你身体真的不好。

嗯,以后不吸了,H点头说。

说完这句话,我们就卡壳在那里了。有那么几秒钟,H看着我,但是什么也没说。他的手挠了一下脖子,又缩了回去。我知道他想干什么。过去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买东西,每次都是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那时我很淘气,在他把车打着火,前后左右四处张望准备把车开动时,我喜欢从旁边偷袭亲他一下,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脖子后面,摸他的头发,就像是抚摸一条温顺的小狗。

有人在叫我名字,我扭头一看,是L在教堂大门前的台阶上招呼我过去。我对L做了个马上过去的手势,回过头对H说:

L在叫我,一会儿要去赶飞机。

好不容易来了,不能多待一点时间吗?H问到。还想跟你再聊聊。

可惜没时间了,我说。飞机过两个小时就要起飞,还要赶到机场,过安检什么的。再有机会,我们要好好聚聚聊聊。

一定,H说。那我也走了,本来瑞秋没邀请我,我自己不请自来了。

我对H点点头,转身迈上台阶,向着教堂门口走去。走到台阶最上一层时,我回头看去,看见H已经过了马路,正在从一个五长多高的巨大的蜘蛛像雕塑下面穿过,向着艺术博物馆方向走去。

庞大的蜘蛛的衬托下,他的背影显得有些瘦薄和孤单,腿在地上拖出很长的影子。风吹过来,吹动了他脖子上围着的围脖。围脖的一头被风吹得掀起来,像是波浪一样在阳光下起伏着。

回头看H的那一瞬间我眼睛有些模糊,连眨了几下眼睛才把眼泪憋回去。

亲爱的,给我一分钟,我们马上就走。

L对我说了一句,又回头跟教授说起话来。瑞秋走过来,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说:

你见到H了吗?

见到了,我说。他说你没请他,他自己来了。

是没请他,怕你见了他不好,瑞秋说。这个可怜的家伙,还单着呢,也没有再找个女朋友。

为什么啊?

心里还惦记着你呢吧,瑞秋说。天凉了,他一直穿着一件V形领口棉衫,袖口都破了,开线了,还一直穿着。那天我在系里厨房遇见他,看见他穿着袖口开了的棉衫,就问他怎么不换一件,都当教授了,也不差钱。他说这件棉衫虽然旧了,但是这是当初你在Mexx给他买的,穿在身上就想起了你,舍不得换。所以我就怕他再见到你 ---

我猛地扭过头去,看着教堂的大木门,只觉得瞬间泪水模糊了双眼。

 

***

再以后,我跟L的宝宝出生了,是个男孩。我请了假,在家带孩子,帮L做一些研究。

那一年,XX皇家科学院把XX奖颁发给了L,表彰他在发展经济学领域里作出的贡献。作为L的夫人,我陪着他去参加颁奖仪式,还上了电视台,一时风光无限。

鲜花,掌声,同僚祝贺,女王接见,报刊采访,网络报道,各种美誉纷至沓来,躲都躲不开。

 

***

年末的时候,受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邀请,我带着孩子陪同L访问了故乡北京,也让L拜见一下我妈和我姥爷。

我的各种认识不认识的亲戚们都来我家看洋女婿,和长着一双碧蓝的可爱的大眼睛和一头黑发的半中半洋的小娃娃。我妈乐得合不上嘴,屁颠儿屁颠儿的给我做了小时最爱吃的茄夹子,蒸白菜闷,炸带鱼。

我抱着宝宝在厨房看我妈炸带鱼时,我妈偷偷问我,老外会不会答应孩子改姓?我说不改了,姥爷的四合院我不要了。

有了城堡了谁还稀罕四合院啊?真是的。再说,L的姓比北京的四合院可含金量高多了,这个姓就是打开牛津和剑桥大门的金钥匙。

别跟我说爬藤,上HYP。 哈佛?哈佛算个啥? 太土太暴发户了。我们家宝宝将来只上牛津和剑桥。

 

***

电视台请了我们去做专访,专访题目有点儿怪,叫《为国扬威的女博士》,我觉得有些好笑,我做啥为国扬威的事儿啦?

L应邀去了北京大学演讲,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大讲堂里座无虚席,还有不少学生站在过道里和走廊里旁听。我坐在下面第一排中间,身边是北大经济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我扭头四顾,看到的是女生们羡慕嫉妒的目光。

我们也去了清华,在院长的陪同下参观了清华经管学院。

L跟清华的教授们在贵宾室交流的时候,我走了出去,在一处学生上自习的空教室里坐了坐,想H当年也是坐在这里自习吧。

名誉,地位,金钱,当你没有的时候,你是那么地渴望,那么想得到。

如今,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了,却觉得最珍贵的,最想得到的,是一份纯真的爱,一个真正爱我的人。

一个既爱我的身体,更爱我的灵魂的人。

一个在我难受的时候会哄我,逗我开心,在我处于逆境时会支持我,鼓励我,让我不偏离轨道的人。

一个能为了我戒烟,还想跟我生七个孩子的人。

一个下雨天打伞会把伞往我的方向倾斜的人。

一个我鞋里进了石子儿,会帮我把鞋脱了,把石子儿磕出来,再给我把鞋穿好,系上鞋带的人。

一个天气凉了,晚上会给我盖被子掖被角的人。

一个我脚冷了,会用他的腿和脚给我暖着的人。

一个会对我说“无法自拔”和“小东西又想妈妈了”的人。

一个会在我洗碗的时候,从后面抱住我,亲我的脖子,把手贴着牛仔裤的裤腰伸进去向下摸,瞬间让我下面全湿了的人。

一个半夜惊醒时,伸手触摸到就会觉得很踏心很满足很有安全感的人。

一个早上会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闻闻说真香的人。

那是一个时常会想起,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人。

但是这个人,我已经永远失去了。

永失我爱,大概这就是生活和成长的代价吧。

 

***

有时在夜里,在夜深人静时,我从梦中醒来,恍惚之中,还会想起H来,仿佛觉得H就躺在我身边。

有时,在做爱时,我会误以为是H压在我身上,有时几乎要忍不住喊出H的名字来。

我最喜欢的首饰,不是镶着一个巨大钻石的订婚戒指,不是阿梵尼的全金钻石吊坠,不是 阿曼达的闪钻黄水晶项链,而是一串朴素简单的葡萄绿水晶珠子串成的手链。

因为。。。因为。。。因为。。。

因为那个人送给我的时候,说它最配我细小单薄的手腕肌肤,显得又白又嫩。。。连肌肤上细微的血管都衬托出来了。

***

又过了两年,孩子大些了,可以送托儿所了,我回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继续做我的经济学研究。

那一年的AEA Meeting(美国经济年会)年会在波士顿举行,上万名世界各地的经济学家来参加会议,把Hynes Convention Center周围的旅馆都订满了。

L在年会上主持发展经济学分会场的工作。我没有投交论文,而是以IMF经济学家的身份去参加会议,见见同行,了解一下发展经济学的新动态,顺道儿去面试一个想来我们IMF工作的哈佛经济系的博士生。

 

***

会议的第二天上午,L依旧在发展经济学会议厅主持会议,我则在会展中心四处闲逛,听听这个讲座那个讲座,看看书展,遇见熟人聊聊天。

在一楼的书展上买了两本经济学著作之后,我路过一个小会议厅,看见会议厅外面竖立的白色牌子上,贴着打印出来的演讲题目和演讲人。题目我没看清楚,但是演讲人的名字我一下就看清了: H。

仔细看了一下名字下面印着的头衔,看见写得是C大经济学教授。原来H已经从C大经济系的副教授,变成教授了。

我推开小会议厅的门,走了进去,正看见H正在台上宣讲一篇新的论文。

H看着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么些年过去,几乎一点也没变。他依旧面容清癯,皮肤白净,鼻子上架着一副简约的无框眼镜,讲起经济学来两眼发光,透射着一股兴奋和激情。

会议厅里有十几排椅子,坐着五六十人的样子,大部分在前几排,中间和后面有许多空座位。

我站在门口凝神看着H,一瞬间只觉得时光倒流过去。

想起在C大经济系会议室里第一次听到H讲论文。他穿着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在讲台上神采飞扬,侃侃而谈,把一个复杂的股市与债市相关的计量经济学模型,深入浅出地讲得很透彻。

正是他的第一次演讲吸引了我,让我对H一见倾心。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色西装,打着一条深色的密纹领带,里面是雪白平整的衬衣,看着人比过去更加帅气和成熟。

看着H身上穿的黑色西装,突然想起那次去伦敦参加会议之前,他非拽着我去Rideau Center的裁缝店,花了两个月的工资给我做了一套最合身的西装和制服裙,让第一次站在国际会议讲台上的我增添了许多自信。

跟H的许许多多的往事,一刹那涌上心头,让人鼻酸。

H讲着讲着突然停下了。他从台上看向着门口方向看来,像是看见了站在门边的我。我看见他的眉毛扬了一下,眼神带着一种惊异。他稍停了一下,随后继续演讲下去。

我走到中间靠后的一排,坐到了挨着通道的一个空椅子上,看着站在讲台上的H。

他身后的大投影屏幕上的数学公式和符号旋转起来,变幻成了一幅幅画面。往日情景如电影一般,一帧帧一幕幕出现在屏幕上。

校园里的垒球场上,我一个鱼跃没做好,身子失去了重心,落下来时右脚踩歪了,摔倒在草地上。H跑过来,搀着我的胳膊,扶着我走到操场边上的一个长木凳子上,让我坐下。他蹲下来,查看我的脚腕。

UniCenter里的星巴克柜台前,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黑色的围脖,跟我说要一杯摩卡。

泰国女生的聚会上,我们坐在桌尾,一边喝着冒着泡沫的啤酒一边聊天。

学校的办公室里,H坐在我身边,指点着计算机屏幕给我讲解数学模型。

系里的小厨房里,我们坐在小沙发上,我把自己饭盒里的菜拨到H的饭盒里。

野营地的湖面上,一艘快艇在我们的船边驶过。船左右摇晃起来,H冲我喊着往左划,我把船桨往右划去,船突然翻了,两个人一起掉进水里,成了落汤鸡。

夜幕中,我们并肩坐在小山坡上,看着天空升起的一簇簇烟花。烟花像是火箭一样升上夜空,在空中爆炸,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烟花四散而落,伴随着噼噼啪啪的响声。

火锅店里,我们相对而坐,窗外细雨霏霏,室内火锅热气腾腾。

Mexx时装店里,我挑了一件时髦的棉衫,让H穿上,拽着他走到试衣镜前,让他走一走看一看。

我们牵着手在小公园散步,H在一个沙坑边停住脚步,看着玩沙子的小孩。

阿纲昆学院的教学楼门口,H从停车场急匆匆地向着楼门方向走来,兴奋地冲我挥舞着一个信封。

古色古香的居酒屋里,我们举着啤酒杯碰杯,庆祝我去伦敦念书,他找到了工作。

剧场里的包厢里,我的头依靠着H的肩膀,闭着眼打起了呼噜。

森林公园的山顶上,我们坐在一堵石块垒成的墙上,看着山峦,树林,田野和小得像火柴盒一样的房子。

。。。

 

***

不知过了多久,H的演讲结束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向着会议厅的出口走去。

我像是如梦初醒一样,从对往事的回忆中清醒过来。

手机响了一声,我低头一看,是L给我发来的,叫我去计量经济学厅找他,一起去吃中饭。

我站起来,最后向着讲台看了一眼,看见H正伸手拔掉插线板上的电脑电源插销。他抬起头来,眼睛向着会议室后面看来。我的目光跟H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我笑了笑,伸出两只手,竖起大拇指,对着H做了一个真棒的手势。

H笑了笑,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凝神看着我,目光像是在说感谢,也像是在说保重。

我转过身,跟着往外走的三三两两的人流,沿着通道向着门口走去。

踏上过道的一刹那,我心情恍惚,带着一种丢失了从前的伤恋,心里既难过又悲伤,又失落,几乎泪如雨下。

走到门口,我回过身来,有些不舍地向着讲台望去,看见H正在看着我,身后的大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行中文大字:

就这么走了?

看见这行字,记忆一下涌现了出来。我想起了那次野营回来,H提着旅行袋送我到屋门口。他把旅行袋放在门口,转身欲离去的时候,我觉得H好呆啊,也不抱我一下就走了,于是就冲着H的背影问了一声:就这么走啦?那天H转过身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是啊,好不容易又见到H, 就这么走了,也没有抱一下,多不甘心呐?

想到此我转过身,与人流逆流而行,沿着过道向着讲台方向走去。

我快走到讲台前时,看见H已经从讲台上快步走下来了。我在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微笑着,看着他。熟悉的眉毛,熟悉的眼睛,熟悉鼻子,熟悉的嘴唇。一瞬间,百感交集,千波万流涌过心头。

H对我笑了笑,伸开双臂,说:

来,抱一下!

他伸着双臂向前迈了一步。我也伸开了胳膊,向着H迈了一步,跟他抱在了一起。

肩膀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嗅觉很灵敏的我闻到了他的衬衣领口散发出一丝香水的味道,一种淡淡的幽香,带着一种柠檬的清新。我知道这是什么香水:Dior Sauvage!

你怎么。。。还有这种香水?我以为都让我给费完了呢,我在H耳边问道。

现在没人给我领子上喷香水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那种味道,离不开了,他说。很怀念那种打开壁橱门,闻见里面的香水味,心里又气恼又好笑,又觉得很开心的幸福。

我鼻子一酸,闭上眼,任凭眼泪顺着脸颊悄然落下。

我两只手紧紧抱住H,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厚厚的,坚实的拥抱。

 

【完】

PS: 这部小说各节的小标题,来自上面视频的歌词。

又: 特别感谢 星如雨和asalways 两位的持之以恒的跟贴和反馈。写手之间互相支持本是常事,但是两位几乎很少贴文章,却总是热心支持和给小说提供反馈意见,很难得,很感激,也很荣幸。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8) 泪溅一纸 伤情字 (终章)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7) 情深若此 难舍难分离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6) 倾心相爱 你是否心知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5) 心意渐痴 情深自然浓 一个大龄女博士生的La La Land (4) 万般欣喜 盖掩不住
波城冬日
Job well done! 心疼H,这么好的男人deserves better .。哈哈!
拥抱哥
谢谢波城。 写完了又轻松了,接着看连续剧去
尘凡无忧
H太痴情了。这样安排女主好赚,既收名利又收痴情,看来女人还是现实一点好啊。。。:)
星如雨86
恭喜完篇!原来小说的小标题来自《一剪梅》的粤语版,我说呢,怎么那么拗口:)

拥抱哥宅心仁厚每次写文都给女主一个超现实的好归属, 堪比连环狗屎运,anyway,小说嘛,何必较真

这部短篇文笔老道,对话生动,情节紧凑吸引人。一个人失意的时候也是最能看出真正品格的,H自始至终都很有风度,哪怕是在瑞秋的婚礼上。很喜欢最后这段描述:“H看着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么些年过去,几乎一点也没变。他依旧面容清癯,皮肤白净,鼻子上架着一副简约的无框眼镜,讲起经济学来两眼发光,透射着一股兴奋和激情。”这么好的男人deserves better !

拥抱哥
谢谢尘凡。男人可以痴情一些,女人还是现实一些好,因为女人还要养孩子,顾家,最怕人财两失
拥抱哥
哈哈,是的,我觉得那首粤语版的《一剪梅》歌词很好,就用来做小标题了

是的,我小说里女主最后都结局都不错,男主一般比较悲剧。男的悲剧一点没关系,好好努力,将来还会不错。

我最烦那种要死要活的男人,既然缘分不能在一起,那就祝福对方好了,不要去纠缠不休。

这小说里的男主虽然失去了女主,但是初心未改,好好做学问,坚持下去,总有一天还是会事业有成,生活美满的。

屏飞青
C大是Carlton University吧?
拥抱哥
是的。就是这所大学
周游喜相逢
大屏幕上打出一行情话的设计很浪漫,怎么想到的 :)恭喜完成!
拥抱哥
谢谢周游,前面在写野营回来两个人在门口拥抱,就想这一幕也该放到结尾
y
yaya2007
就像周董的歌:你不配。女主是一杯高级茶,H享受不了。H也是间接推手,把自己爱的人推向彼岸。猿粪未到。
m
minifish
他们其实应该在一起

你这篇比恋如冬雪写得好,不过结局不好。一般来说,男的不如女的痴情,长距离男的坚持不住才分开的多。你的小说一般男主角比较完美,和现实不太符合。

如果这是现实中的一对,他们在一起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他们俩彼此相爱,在一起还是能过小康生活的,何必如此追求名誉地位?大部分人应该不会走女主的路。

拥抱哥
有道理,只是那样的话,小说题目就要改了

其实我也很纳闷儿,Mia 和Seb 也是可以在一起的,一个做他的爵士吧,一个做个普通的演员。

Mia没必要嫁给那个导演。

K
KnowAll
那就再写一个结局。或者甚至3个结局等 。。。
拥抱哥
啊,几个不同的结局?不好吧,那样感觉太儿戏了
m
minifish
你没解释他们为什么分开

你就说他们两地了,后来就分开了。你刻画的女主并非是个事业型的,对career不是那么ambitious, 不知为何要选这条人生路。写小说固然要dramatic 一点,但是生活中,离开自己喜欢的人,去追求所谓荣华富贵其实不是大多数人会做的。

后半段你重写吧 :)

 

x
xt8866
那写个番外吧。想看到H的幸福结局,
a
asalways
看到尾章,最大的surprise是原来每章的名字出自歌词, 我的天, 有种看一句歌词就能写出一个剧集的感觉, 有柴任性!哈哈

女主这个安排倒是让我老半天都转不过弯儿来, 我想象了一圈儿自己是女主的老妈, 闺蜜,死党, 大姐。。。好吧, 这样比较能够让人开心一点。

抱哥给女主都安排了个不错的结局, 大概也是一来不愿意看到女主(女屌丝)苦苦挣扎受苦, 二来也是给女主放弃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找到了全方位强有力的理由, 我怎么感觉抱哥对自己笔下的女主充满了父爱和兄长之爱, 能够原谅诸多小心机心眼和缺点, 唯有包容,作为女读者, 我会觉得这样的女主值得羡慕不够可爱啊。

 

中国的文化里可能对男女的标准很不一样, 比如对女生就是“夫贵妻荣”,对男生就是“男儿当自强”,教育女生要“爱情不能当面包”, 教育男生则是“爱情没有了, 还有事业和面包, 所以失恋没关系”。 其实在一个(相对)平等的世界里, 爱情对男女生是一样的!都是自己抓紧手中的面包, 你才拥有完全的自由去追求爱情。爱情和所有的感情一样, 指向了心灵的自由, 你有多自由, 就会有多幸福, 因为那个幸福是没有limit的极限,没有compromise。 

一个人的理智(现世哲学)和感情重合的越多, 就会有越小的stress和分裂感。 价值观就是幸福观, 心中所指就是手中所求,双剑合一,会产生巨大的内在幸福能量。我看到女主对男主过后的种种感情和留恋, 会有一种很大的“偏差震荡感”, 理智的幸福是外界的惯性,情感的指向是重心之原点,这种偏差会像钟摆一样, 始终在振荡。

还有LA LA里那个Mia, 应该是没有嫁给那个让她翻身的导演。 当一个人活到 Effort is mandatory, and success is inevitble, 不必仰仗于一个两个伯乐的时候, 也是一种自由。 

抱哥写的恋爱细节一如既往是动人的华章,男主也是一贯的不问值不值,只管痴心放不下的男神范儿, 这是我一直喜欢的看点, 哈哈。

另外谢谢抱哥总是很谦虚地感谢读者各种点评,比如我们这号不爱自己动笔又老爱在网上云游,没事儿“指点江山”的一类瞎说热心读者 LOL 

拥抱哥
谢谢asalways 。 这首粤语歌一直挺喜欢的,总想把歌词用在哪里,这次正好用在小标题上了

我以为,看了这个小说的名字,大家都会知道这是个《La La Land》 的结局,对结局不会太意外呢。

但是从读的人的跟贴看,结局还是让有些读的人觉得不好接受。

“抱哥给女主都安排了个不错的结局,” 是的,我不愿意看到女主最后过得很惨,所以我的小说里,女主最后结局都是不错。男主嘛,我觉得痛苦一点,最终也会走出来,所以男主感情上受到挫折没关系。这一部小说,男主最后结局还不错啊,能够专心事业,而且做到了教授,还去国际学术会议宣讲论文,这一切都预示就如L说的,男主将来会靠自己的实力脱颖而出,所以这部小说里男主的结局,比我过去的小说里的男主结局都好不少了。

“其实在一个(相对)平等的世界里, 爱情对男女生是一样的!都是自己抓紧手中的面包, 你才拥有完全的自由去追求爱情。爱情和所有的感情一样, 指向了心灵的自由, 你有多自由, 就会有多幸福, 因为那个幸福是没有limit的极限,没有compromise。 ”, 很赞同。你有多自由, 就会有多幸福,说得太对了。

“还有LA LA里那个Mia, 应该是没有嫁给那个让她翻身的导演。”, 我想了一下,你说得对,应该不是面试她的那个导演,而是另外一个导演或者什么人吧。

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点评,真的很感动,过去从来没有人给我写这么多点评啊。看你的点评也是一大乐趣。

 

拥抱哥
我觉得,该翻篇的就翻过去吧,写个番外,怕是会画蛇添足,反而不美。其实最后结尾,女主给了男主一个大大的拥抱

也可以当作一个开放性的结尾,毕竟两个人又见面了,而且男主到最后还是单身,两个人还是有可能重新在一起的

a
asalways
哈哈, "不好接受“也会引发大灌水,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这个小说节奏比较快,经常一个转弯让人趔趄一下, (即使抱哥已经把LA LA LAND写在了标题,给了诸多埋伏和提示),时不时出其不意一下也挺有意思呢。 

你说的很对, 男主的结局也挺好的。 我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不知道哪里看到的搞笑句,”每个男生都有英雄情结“, 下句就是”每个女生都有媒婆情结“, 男主结局虽好那不是单着嘛, 你这是让各路媒婆情结没处安放啊!这要是男主婚了生个丫头,可能大伙儿又要有别的话说了 LOL 

我喜欢前面那部小说里的安红, 有一种被”踩踏了的玫瑰“感, 拾掇拾掇依旧焕发出青春和浓香, 一个人能够拨开云雾,慢慢实现自我,提升自尊和价值感。。。是我比较喜欢的题材。

星如雨86
还在想呢,小既怎么没来发金句呢?

写作是很个人的事情,我看还是尊重作者的创作自由吧。

如果要提意见,就是分手写的太仓促了,没有足够的铺垫,但是意思算是表达出来了,就是各自安好,便是晴天。

如果每个故事都是一种类型也没意思吧,H那么优秀有啥可担心的,我觉得open ending也挺好的

 

拥抱哥
”每个女生都有媒婆情结“,哈哈哈,金句,我得记下来,以后用在小说里

还记得你原来说的“掉了的链子”,一直记得,以后写个被事业和生活压得无奈的中年男,就用“掉了的链子”做标题。

我也是喜欢前面的《恋如冬雪》里的女主安红,虽然有家有孩子,但是敢爱敢恨敢离,最后抱得幸福归,摆脱了无望的日子。

这部小说的女主,其实什么都得到了:爱情,名誉,金钱,地位,孩子,家庭,还有一位依旧痴心爱着自己的前男友。我想大家觉得不平衡是因为觉得,她凭什么都得到了啊

拥抱哥
哈哈哈,我觉得写分手也不好,怎么写啊?最后女主还不得挨骂?

这个分手真不好写,虽然两地是个理由吧,但是两个人过去爱得这么强烈,然后女主跟自己的导师好了,男主肯定很伤心很难受,无论怎么写,我觉得最后都会让人感觉女主不好。

星如雨86
女主准备跟L结婚当然,H忽然出现,女主依旧深爱着H,立刻想当落跑的新娘,

女主的老妈从包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指甲刀架在了脖子上。

大吼一声,你妈当年就是信了爱情的邪才落到今天的孤苦,你敢不孝,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a
asalways
哈哈, “妃子”太多, 你懂的 LOL

昨晚爬梯去了, 连看两场电影, 回家都快一点了, 今早爬起来跑了一早上,真的是一早上, 跑到12点结束训练。 

回到小说, 意思表达得很好很准确了。 我觉得按照歌词编剧集起名字实在太巧妙了!

 

a
asalways
主要是坑的男主悬在那里下不来, 真的是谁看了都挺心疼,估计女主也会愧疚的吧

你说要是男主在学校里有前仆后继的美腻会调情的女博士扑上来(which could be the reality)

然后男主的女朋友后继有人, 都过挺好, 大伙儿也就不说什么了。 

 

前面那个小说非常有中年现实感,能把一地鸡毛的琐碎写得真切而不俗气,现实又不猥琐,心酸里还能洋溢着诗心浪漫的真情,是非常不容易的, 综合得分嗨高。 :))

a
asalways
忽然想起了女主的妈, 话说语言不通国家不同倒是比较不容易指手画脚吵架

这点一定要给女主的洋女婿加分 :D 

a
asalways
忽然想起了女主的妈, 话说语言不通国家不同倒是比较不容易指手画脚吵架

这点一定要给女主的洋女婿加分 :D 

拥抱哥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构思幽默奇特,哎呀,早点儿知道就这样写了
拥抱哥
噢,原来该是这样收尾啊,要说男女思维真不一样,我想不到这样的收尾
屏飞青
拥抱哥生活在渥太华?
废话多多
完篇伟大。

只是太短了,没看够。

豹兄以往的风格是描写细腻,这篇笔调变了,要大大地赞一下。

拥抱哥
谢谢多多!这篇比较短,没想弄得太长
拥抱哥
是的,我一开始读书就在渥太华,后来工作也在这里,好多年了,小说也基本是用这个城市做背景
屏飞青
我也有渥太华生活经历(现在在米国),明年到渥太华能一起喝杯咖啡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