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是皮肤病的皮肤病医案

e
ephd
楼主 (文学城)

前一阵子接诊了一个45岁女性,主诉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前额出来大片粉刺,看过了医生,给了不少药膏,但是毫无用处。 我细看她脸上油光可鉴,头发干枯,舌胖大,色淡,舌苔厚腻,脉浮缓无力,偏弦,重按居然跳得很有力。一问原来便秘和腹泻交替,现在正处于便秘期。这个是一个很典型的三阳同病症,阳明少阳为主。但是中焦看上去很虚弱,稳妥起见,就给了3天的桂枝加葛根汤+小柴胡汤+5克大黄,一起煮45分钟后,早晚各服用一次。

病人一周后回来后很高兴,说效果不错,脸上的粉刺退了一半,大便很痛快,晚上睡得特别好,心情也好了不少,抱怨我就给了3副药,给一周的药应该就已经好了。但是我觉得好像有问题,因为脸上油光依旧,舌苔并无改善,脉倒是强一点了,但是弦脉依旧,重按依然有力。病人说现在大便松软,完全不便秘了,也不腹泻,感觉状态还不错。我想不通她的脉为什么重按为什么那么有力,热在何处? 效不更方,加了一点皮肤上的药,再给了5剂药。

一周后回来之后没有上次那么开心了,说是从周三开始肚子开始隐痛,一直不解,然后没有办法就吃了点止痛药。脸上的粉刺又退了一点,但是还剩下上次的一半,这个药效果很一般啊。仔细看了病人的脸,发现有点发黄,再看看眼白,也有点发黄。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个病人得的是胆囊炎或者胆结石。招呼她躺下,一摸肚子,硬硬的一大片,整个肚子都黏在一起了,在她的期门下了两针,痛到要跳起来,但是当我要拔下来的时候她又说,肚子在动,先不要拔。 忍了两分钟实在忍不了了,我把针拔了,谁知道她反应慢慢越来越迟钝,两分钟没有居然睡着了,还打起来呼噜。再一摸她肚子,软了一小半,难怪这么累。

趁着她睡觉,把新的药方准备好了,用大柴胡桂枝汤+葛根+茵陈蒿汤+理中汤,把党参去掉,白术换成苍术。 配了5剂给她。 一个小时后摇醒让她回家,笑嘻嘻地走了,说今天晚上不用吃止痛药了,完全不痛了。

今天来的时候,脸上光洁如新,也不油的,但是眼白还有点黄。自觉舒适开心。舌苔退掉大半,颜色嫩红,脉象也变得比较好,重按脉跳得没有那么有力了。病人说,吃了药之后肚子很快就软掉了,时不时就会咕咕叫,拉出来的尿和橘子汁差不多,橙黄色的,大便也是黄的,粘粘的,每天都要换裤子。看来这才是问题所在,果然是胆囊炎。原方再给5剂,让她下周再来,估计就可以收工了。

这个皮肤病其实是因为胆囊堵塞引起的,作为事后诸葛亮才发现,头发干和脸油,心情不佳,脉弦,重按有力,舌苔厚腻都是证据,只是这个病人胆囊疾病发作之前并没有明显的疼痛不适的症状,本来应该有肩背症状的,可能因为本来脖子就比较紧个忽略了,舌质淡白又很有迷惑性,不敢下很重的凉药导致病情被拖延,还好小柴胡汤诱导出后面的症状才最终能够对证医治。还是脉法不够精准,也太懒了不愿意一开始就给病人做腹诊,否则不用多耽误一周让病人多吃了一周止痛药。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如何减轻接种疫苗后手臂的酸痛感 论练功的重要性 拉筋到底对不对 关于新冠病毒的预测 最好治和最简单的两种皮肤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