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弱地问一句:关于云思念,不美的女人可以有吗?

n
nydct
楼主 (文学城)
玄米
拥有过青春年华必定有思念
n
nydct
我误会大了,以为一定要象windy那样写感情。刚才翻了一下置顶,发现不写感情也可以的。BTW,丽人的帖子真是美的享受。
古道阳关
这话说的, 女人都美!
轻轻的我来
美是相对的, 任何种类的人都可以写吧.
j
joshuamama
上个照片瞅瞅看美不美,你记几说得不算
水准
坚决不上你的当。不贴就不贴。
轻轻的我来
据说你也有故事, 咋不见你写呢?!
j
joshuamama
这一阵只能零星灌水,过一阵再写
轻轻的我来
好, 数着日子等你写.
玄米
她肯定有。翘首盼望
j
joshuamama
别吓得我潜水了
轻轻的我来
你肯定也有, 也写出来吧.
s
seattleWA
跟自己美不美没关系,关键是对方帅不帅,哈哈。应该统计一下,思念的那个人有没有不帅的或不美的。哈哈
玄米
没有啊。初恋是暗恋,没内容
S
SanShaoYe
暗恋最有的写,暗恋心里活动都有意思啊
S
SanShaoYe
女人没有不美的
w
wtd999
没看见哪个回忆说自己漂亮的。
玄米
太年轻了,没有什么东西。
g
gzlady
妹妹也写, 我有时间也写一篇, 写一下我的妈妈。
S
SanShaoYe
广州姐姐家世深厚,应该写写
好吃狗
哈哈,这个问题很可爱
轻轻的我来
怎么会没东西, 一写就有了.
轻轻的我来
你身为班主, 也交待一下过去, 好伐?
g
gzlady
不是的, 我只是普通家庭出身, 我的妈妈一辈子都没出来社会工作过

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但她很善良, 也让我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就是不同于当时学校教育的角度看世界。

古道阳关
不看东西, 只看情愫。。。
S
SanShaoYe
好期待,念书的人有时候也是一根筋,很少从其他角度看问题
g
gzlady
是的, 那是学校的教育是阶级斗争, 阶级仇恨。 我妈妈说

同枱食饭各自修行, 不是每个地主都是坏人的。 那时我才读一年级, 如果我把我妈妈的话说出去就麻烦了 。当然我没说出去。因为出身不好, 我从小就很懂事的

好吃狗
哈哈,这是组织要考察俺吗?
n
nydct
这是关于一个少年的故事。

看了windy的故事,仿佛回到了青涩的少年时代,也勾起了我久远的回忆。我也想写出来,也许能够治愈。我不是一个喜欢回头的人,因为回头是没有用的,世上没有假如,除非你象《琉璃》一样,可以经历十世轮回。

我只能写写关于他的残存记忆片段。记忆之外的东西不好脑补。

第一次见到他我五岁半,我去他家玩。他爸爸跟我妈妈共用一个办公室,是同事。我见过他爸爸很多回,一个很英俊的叔叔,也去过他家很多回,都没见到过他,可能是因为他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在别处。

但那天他回来了。他跟我同岁,漂亮得惊人。我很害羞,枯坐着。他也没过来跟我说话。

后来他奶奶过来了,说我是他家的孙媳妇。

关于这个笑话,我一直是知道的。我妈妈算机关大院的风云人物,有几分姿势,有雷厉风行、大胆泼辣的工作作风,所以来跟我家攀娃娃亲的特别多。但是哪一个都没有这一个这么真切。可能是因为双方家长关系实在好。他爸是我妈的入党介绍人。

从此我特别害怕去他家,因为那个笑话,非常尴尬。我跟他始终没有玩到一起,也许是因为我俩不熟,也许是因为那个说法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也许是因为我们的性格都太内向,也许是因为。。。他太漂亮了。

我在某种程度上是个早熟的孩子,所以关于他奶奶的说笑我始终没有向父母透露过。如果大人提起来,我就听着。我妈有时候会跟我姐聊天,说谁做了他家媳妇一定会宝贝得不得了,因为他是独子。

上小学我们是同一所学校,不同班。我小时候在学校里红得发紫,他轻易不会流过我的心坎。我那时有另外一个隔壁邻居小男孩同班一起玩,如果我要挑一个男孩子长大了嫁,肯定也是挑这个玩在一起的。小孩子们都是单纯的,无性别的,我认真有恋爱的感觉是大学以后了。感谢岁月让我有一段单纯快乐的时光,可以安安静静地念念书。

如果说我们曾经有过偶尔的短暂的眼光交流,记忆也模糊了。我跟他初中念的不是同一所中学,原本这个人可以从此消失在我生命中了。

高中第一天,我走进教室,看见了他。不啻五雷轰顶,我眼睛瞪得大大的,象见了鬼一样,我们长久地对视着,我读不懂他的眼神,我也不知他是否读懂了我。是的,他高中跟我同班。我后来听好事者说他似乎好像在初中是风云人物。但我依然觉得这个人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躲着他走,唯恐被别人知道了我俩的秘密。

那时我心里当然也有人,不咸不淡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命运跟他联想在一起过。可能是因为他成绩不拔尖,人不多话,长得又太英俊。太英俊的人总是象肉包子被别人惦记着,所以我觉得会跟我无关。

现在回想起来,我从未与他说过话。出国前有关他的最后一次记忆,是某天我跟当时的男朋友(也是中学同学)逛街,非常巧地遇上了他 (在另外一座城市)。两个男人握了手,我躲在男朋友身后,皱着眉,继续尴尬着。他锐利的眼神扫了我一眼,浅浅地笑了笑,在我看来是讽刺我背着他跟别人好了。我的血腾地上头,恨不能打个地洞钻进去。

后来我出国了。关于他的记忆的闸门合上了。前几年,某一次回国,我妈妈说他最近请二老吃饭(我们两家家长始终保持着朋友关系),对我妈妈说我是他(们)少年时代的梦中情人。我乍一听没当回事,我说他恭维你说点好听的让你高兴高兴。我妈说,不是的,他是认真的,他说他当时不敢。我说他说的是“我们的梦中情人”,是泛指。我承认我当年确实非常风光,被个别小男生偷偷喜欢不出奇。我妈说,不是的,他说“我们”,其实就是“我”的意思。

说得我疑惑起来,似乎仿佛青葱岁月的确他曾经长久地注视着我,眼神里的东西我看不清楚。我从小都不是一个自恋或者自作多情的人,可以说是非常地insecure,如果一个人要喜欢我,他一定要表白了我才作数的。这一个。。。他的确从来没有挑明过。我突然愤怒了,我说,那他为什么不说?他家为什么没来提亲?我妈妈说,他家有开玩笑提过的,我们把话题叉开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长辈们不看好这一对。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男朋友,是他爸来我家提亲我们好上的。当然,他一直就是我少年时代心里的那个人,所以也算是水到渠成。但是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这是另一个故事。

再早几年,我出国后还见过他一回。那是我出国后第一次回家乡,同学们作东吃饭,他去买的单。后来去唱歌跳舞,我跟他共舞过一曲。他后来开车送我回家的。我那时已经结婚了,也尚未有“梦中情人”一说。他依然英俊,温柔,处世炼达,而且。。。有钱。哈哈,我心中不是没有划过“假如”这样的感慨的。

关于这个少年的故事,本来到这里就应该嘎然而止了。某一天,他在中学群里放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照片,是我和他,还有其他同学,在我大学的城市里拍的。我突然回忆起来了。本来这个记忆已经完全封存我一次哪怕一次都不曾想起过的:

他曾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来过我大学所在的城市,用他自己的相机,定格了我们青春的瞬间,但是从来没有跟我们分享过。而我的记忆,定格在了我看见他迈进我宿舍的门,我五雷轰顶如见了鬼一样瞪大了的双眼。

 

 

 

j
julie116
当年太年轻了没勇气:)
轻轻的我来
人家是真爱, 可惜无缘.
j
joshuamama
性格不够奔放
凤舞九天232
缘分没到。
酒绿春浓
突然泪目了。。。想起那些美好的擦肩而过的男孩女孩们~~~
弹指一瞬间
有缘无分,人生总有遗憾。这段记忆非常纯真,美丽!
n
nydct
同泪目。抱抱!
n
nydct
谢谢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