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九)

F
FarewellDonkey18
楼主 (文学城)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昨天有网友说我:你什么都讲了就是没有讲什么是纳什均衡。我竟无言以对。这不是地球人都知道的。。。我记得从摆渡拷贝过,再说,我真的给不出教科书以外的定义了。要不,您屈尊听个比喻?唉,纳什均衡的最大贡献可就是能将博弈论从微观推向宏观,从而摆脱这门学术总是依赖小例子的窘境的。

话说航海遇到风暴,三个幸存的水手飘到一个寸草不生的岛礁上。惊魂甫定,发现能找到的只有五饼二鱼加半桶淡水。要等到风暴过去侥幸有船经过,三个人都吃都喝肯定是不够了。那这食物和水如何分配呢?

如果是三只熊,或者是一个人加两只熊,就全无问题。人和人在一起就是麻烦,他们做事总要理论理论。政治挂帅:其中一位说:我是二副,应该由我来分配!可以想象下面就是无政府主义抬头了,船都没了哪来的屁二副!或者事急抱佛脚,求助于宗教。宗教说:为什么要为这事操心呢,祈祷吧。会给你们剩下五篮子渣子的。你且看那天上的飞鸟,身边的浪花。。。

如果是武侠家,就会是:武功高强的二副,打得另二人无路可逃,不得已跳进了礁石中间的一个无底黑洞。其中一人当场摔死,主角正好掉进了一口甜水井得生。爬出水井一看,四周长满了高丽参,还摆着一本《葵花宝典》。。。如果是鸡汤家,就会使如此:五十年后,一个科学考察船来到这个礁石,看到三具紧紧抱在一起,面带微笑安详死去的尸体。五饼二鱼和半桶水摆在一边,没有一个人试图吃过一口。五十年过去,饼依然香,水照旧甜,救活了三千个饥饿的科学家。。。噢,扯远了,只是想说面对同样的窘境,各有各的道道。但都不符合经济学的思维方式。

传统经济学在处理这些问题时也不太给力。比如,建议把饼都给那个掌握了发酵技术的人,他可以让饼变得大一点,这就产生了利润。。。这个如果不救急的话,要不我们先成立个交易所?既然我们只有这点食物和水可交易,不如先睡一觉。明天一早起来,看不见的手就已经分配好了食物了。。。博弈论恰恰就是专门处理这种情况的。博弈论是如此如此。。。卖糕的,差点把总有优先权的道德忘了!

道德啊,怎么说呢。这样,那个年纪最长的说:你们平常都叫我大叔,我就算是长辈了。万事孝为先。七十可以衣帛食肉矣,肉给我吃吧。年少的说,那是老皇历了,海上出事,妇女儿童先走。生存权应该留给少年,这是海上道德准则,请遵守。二副说:只有我能把这块礁石准确地标在海图上,为子孙万代航海人造福。我担负着人类知识传承的伟大使命,你们不能让天丧斯文。。。你要是觉得道德很乱,那就错了。道德一般不通过吵架解决,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所持的立场是天经地义的,别人的与此不同的都是不值一驳。

第二天一早,DUANG!这三位分居礁石的三个角,每人抱着自己分到的那份水和食,一边舔一边望尽天涯。。。哇!达到纳什均衡了!等等,你好像跳过太多!对,昨夜他们也许曾经作过许多事,太可怕了无法言说,或太美了不能直视,所以统称为博弈。纳什均衡就是指这种最后安定下来的状态。活下来的人可能是三个、两个、一个、零个(?);每个人分到的食物可能是全部、很多、很少、全无。但只要没有人再努力去奋斗,再奋斗也没更好的结果了。在食物分配上就已经达到了纳什均衡。

纳什均衡是一种一切尽在结果中的均衡。表面上看它和什么宗教政治道德无关。达成的过程中可能都有关。假如万幸我们得到一个三人都活着并都分到了不等量的食物的均衡,为什么最弱的那个的食物没有被抢光呢?可能最强的那个已经动用过拳头,所以分到了最大份;可能是弱者向强者大灌心灵鸡汤起作用了。也许是强者受到道德约束或有宗教恐惧;也可能是因为那份食物太少了,还不足以弥补抢夺过程中造成的体力支出和流血损失;还有可能都分一点是为了防止两个人合谋起来对付第三个人。。。等等,总之没有人再愿意折腾了,就达到了纳什均衡。也就是说,任何人想改变当下的食物分配,不管你是卑鄙地准备去把别人的抢过来,还是高尚地主动把自己的送给别人,别人固然要受影响,但你自己肯定死得更快。

纳什均衡似乎是一个不操心效率的均衡。它不追求诸如资源利用最大化,公平,或总体收益最大化等目标,是个消极的均衡。但是它用“不能更好”来代替“最好”,很让人晕淆。每个人都不能“更好”了,全体是不是就不能“更好”了呢?看似不再折腾的决策是每个人自主作出的,但实际上有可能是一个人人都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下的均衡。可如果要保证每个人的(现有)利益都“神圣不可侵犯”,你怎样做才能改变现状呢?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九)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八)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七)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六) 那些年经济学所有的心灵美(五)
F
FarewellDonkey18
本节微黄很暴力,慎入。。。
N
NewBird
不错的解释,言简意赅, thanks!
5
500miles
看到这里好像觉得经济学也可以算是门科学啊,丛林法则也是法制社会不是么?

只是经济学的计算比原子弹爆炸要难好多个数量级了,就像天气预报一样,最多猜一个星期左右。没听说过谁能建个数学模型一口气算出今后半年的天气来的。或者象历史,当潘金莲把支窗户的木棍掉下去的时候,谁都算不出来满清入关。

忘了谁说的了,菩萨只能操纵那些信菩萨的人们。经济学是不是也是这么个大方向?“这是(我的)理论,你看有道理吧?你要相信这个理论”,这样你的行为就符合我的预测了,哈哈。
威威老爷
"才饮长江水, 又食武昌鱼。"
y
yzout
纳什均衡最大的局限性是假定已知选择是唯一的选择。但在实际生活中交往双方对形势判选择经常是误判的

在实际生活中交往双方对形势判断经常是误判的, 这和动机无关。而和人的认知的局限性有关。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5
500miles
上学的时候有个同学A摆残局,B上来赢了他。A说你肯定哪里走错了,因为按照棋谱应该是我赢你的!
F
FarewellDonkey18
根据纳什的推算,误判不影响均衡的达成。
F
FarewellDonkey18
哈哈,那要看是先有谱,还是先有局。。。
F
FarewellDonkey18
不是长沙水啊。。。。
F
FarewellDonkey18
thanks!
y
yzout
达到均衡也是纸上谈兵。用你的例子,我知道岛上有个山泉,所有的纳什的公式都没把这算进去。孙子兵法更胜一筹

孙子的博弈论,“出其无意,攻其无备。”比纳什早2500年,比他也高明多了。

5
500miles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
5
500miles
那是要看谱和局谁先被录到学校课本里
企鹅肥肥
博弈论的引入,使经济学向科学靠近一步。但经济问题到底是否可以预测,是个疑问。复杂度到一定程度,靠数学建模是解决不了的。
手心手背99
我粗浅的理解,纳什均衡中误判是不能有的,它是一个正解,是完全基于规则的策略。
手心手背99
只不过这个策略是基于并非能改善收益状况(外人看来)作出的调整。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庸医是允许存在的,也是合乎逻辑的。
山野樵夫那谁
不用担心淡水,因为正在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