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绮霞》卷九魏宫风云 33笛奏34告密者(上)

碧蓝天
楼主
33、笛奏

  给南宋使者设的简单晚宴摆在景粼宫,席上作陪的只有几个肱骨大臣、皇亲国戚和南朝来的三位使臣。

  拓跋征端坐于大殿正前方描金镶玉的盘龙紫楠木椅上,觥筹交错间他喝了不少酒,罕有的,酒量一向很好的他,居然脸颊泛红,似已有了七分醉意。

  钰儿穿了一身暗黄色绣九凤朝仪宫服,头戴一对金凤遥珠结簪,面贴珠钿,翟衣绶带环佩玲珑,端坐在拓跋征的右下手侧。她手持白玉酒盅,矜笑间,眼角余光滑过对面席位后端坐的舒冷凤。

  钰儿是下午时分才得知,来访的南朝使臣中为首的居然是临川王舒冷凤。据说他已在景粼宫与拓跋征起了争执。说来也奇怪,南宋非要大魏答应,由南宋出兵帮助大魏一起解决胡夏朝内易储的争端,否则就要趁大魏专注于治理胡夏内乱时,收复虎牢、徐州等失地。为此,舒冷凤与拓跋征恶言相向。

  席间,拓跋征只与上前来敬酒的几位皇室宗亲闲聊,然后拼命给自己灌酒。他两颊和前额泛着酡红,唇色发暗,手中一直捏着一盏酒盅。虽然他神情看似并无不妥,钰儿却看出了他眉宇间笼着比愁眉紧锁时更多的痛心与愁闷,和他竭力在克制的心中蠢蠢欲发的勃然怒火。

  舒冷凤坐在钰儿斜对面的案几后,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

  舒冷凤偶一抬头正迎上钰儿投来的貌似不经意的目光。他抿唇微笑,眼底掠过浓厚的喜悦和思念之色。钰儿见状,心中一惊,手一抖,白玉酒盅中的琼浆洒了出来,溅到了裙裾上。身旁的红杉忙不迭地帮钰儿擦拭着酒渍。钰儿心里嗟叹,此刻,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和舒冷凤,如有一点行差踏错,舒冷凤就别想活着走出平城了……

  许久之后,钰儿用静亮如秋霁的双眸环顾了四周,只淡淡滑过舒冷凤的脸庞。她希望他能读懂她眼中的话语,小心谨慎,早些逃离这是非之地。

  舒冷凤心中已明了几分。他侧首转身,与身旁的使臣说了几句什么,只是嘴角挂着会心的笑。

  钰儿暗自松了口气。陡然扭头望向拓跋征,他正眸光阴冷地盯着席下的舒冷凤,手里的酒盅似端了许久都未放下,脸色红得吓人。慢慢的,拓跋征阴郁的眼眸挪向钰儿,钰儿忙执起案几上的玉箸。此番,舒冷凤明明是领了南宋朝堂的烫手山芋到大魏来挑事端的,或者说是来送死的。倘若拓跋征被触怒,他要挥刀斩来使,亦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儿,钰儿的心悬了起来。

  恰见临川王手持酒盅踱到拓跋征面前,他面戴微笑,躬身一揖,“此次来访大魏,目睹平城百姓安居乐业,百业待兴!心中不由叹服,陛下真乃一代明君,季伯适才多出言不逊,得罪之处,还望陛下海涵!特以此薄酒一杯作为赔罪,先饮为敬!”

  舒冷凤言毕,仰脖喝下杯中酒。然后伸手从衣襟中取出一封书信,“此处有一封家书,是永贤长公主托微臣务必亲手转交给朝熙公主的。”临川王说着把信递给旁边的宫婢。

  拓跋征脸上依然阴郁一片,只眼里的眸光柔和了些。宫人欲呈给皇上先行过目。拓跋征一摆手,冷言道:“给她吧。”

  钰儿起身接过书信,看到封面上那几个熟悉的字体,心头一阵暖意流过,这是母亲久违的字迹。

 “只以薄酒一杯赔罪,恐怕诚意远远不够吧!”这时,席下一位身着胡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汉子粗着喉咙喊了一声。

  钰儿寻声望去,居然是那年在召城营地碰到过的拓跋征的皇叔,晖城王。两年过去了,他的模样倒没变。

 “久闻南朝临川王的笛音盖世,”晖城王说着,端着酒盅摇晃着粗壮、挂满了各种翡翠宝石的五短身材走了出来,踱到舒冷凤面前。“不知我们可否一饱耳福啊?”他倾身做出一副友善询问的模样。

  钰儿颦眉,忽地想起此人的龙阳之好。

 “呵呵……”舒冷凤轻笑两声,略朝外挪了几步。他转身冲席上的拓跋征深鞠一躬,说:“那恭敬不如从命,献丑了!”从袖中取出玉笛。

  “且慢!”这时席间又走出一位身材发福的中年人,正是新上任的司徒太尉,他恭恭敬敬地施礼道,“有乐无舞,岂不遗憾?我看可以唤几个舞姬上来,一起献段舞给大家助兴,不是更好?”

  钰儿一听,心中不平:这分明是在羞辱舒冷凤,让他在大魏席间演奏给舞姬伴舞?

  她看到拓跋征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玩味的笑容,手指不停摩挲着蟠龙白玉酒盅。再望向舒冷凤,他一只手轻拍着玉笛,笑意里戴了些尴尬。

  舒冷凤戏谑地对司徒太尉道:“我要吹奏的这首曲目,音律繁杂,恐怕听过的人不多。如若乐曲不合舞姿,还望大家莫要见怪。”

 “这倒是个问题!”司徒太尉原本只想给舒冷凤出出难题,并不想让他太难堪。一时也不想得罪舒冷凤。“那倒不如就请王爷先独奏一曲吧。”

  舒冷凤吹奏的是那曲《弱水》,笛声骤起,恰似春雨如绵,浸濡山峦任逍遥。浓雾弥漫,洇染苍郁似云绕。海棠争妍,一枕相思如梦沉。风过雨歇,荼蘼败了芳菲尽。韶华易老,春来春去尤嫌早。杜鹃啼血,却道初心莫忘了。角声袅袅,铁马金戈声声近。歌筵孤影,空度流年妄蹉跎。笛音渐渐清亮而欢乐了起来。

  钰儿听得如痴如醉,早忘了之前给自己设下的警训。而临川王似也沉浸在音律之中,不经意间,二人四目相对,柔情款款。

  此时,笛音由低至高,宛如湍流激进,瀑布跌落石川,高昂激烈之中尽是望眼欲穿的思念和浓到极致的爱恋……

  拓跋征全都看在了眼里,他不由地呼吸急促,不知觉间握手成拳,只听得几声细微的玉瓷破碎之声,手中的玉脂蟠龙杯已碎成了几片,酒从指缝掌心中流出,带着越来越浓的殷红色。他不由闭了双目,默默忍受着来自手掌的疼痛渐渐覆盖了来自心底阵阵痉挛般的疼痛。

 “陛下!”有宫婢上前轻唤。

  他摇摇头示意她们不要声张,他把手中玉瓷碎片放在宫婢呈上的托盘,手掌放入浸了草药的水盆里,任一旁的宫婢帮他清洗。

  掺了草药的水虽然温和,但疼痛依然强烈,阵阵自手掌传来。此时笛声陡然变得悠扬,轻如流云,绵若锦缎,带着悲伤与期许。征儿倒吸一口冷气,那笛音似冰冷的丝线,丝丝缕缕缠绕着他的心,渐渐入血入肉般哀怨冰冷,如生离死别般的不舍与煎熬……似他们之间一个无言的约定。

  最后笛音骤停,一片掌声响起。

  拓跋征端坐在龙椅上,右手敷上了黄色的布帛。他左手握住扶手顶端的龙头,龙嘴大张,里面嵌了一颗稀世夜明珠。他用手指拨弄了一下珠子,红晕已然从他脸上褪去,他眸色亮如雪地晴天,两颊苍白。他侧眸看似不经意般扫了颔首端坐的钰儿。心中的痛已凝结成了一团。

  他挥手,声音里竟透着入冬的苍凉,“临川王笛音的确不俗,可谓绕梁三日。天色已晚,今日宴会就到此吧。”

~~~~~~~~~~~~~~~~~~~~~~~~~~~~~~~~~~~~~

34 告密者 (上)

 那封长公主的家书是催钰儿早点动身回南朝,因为长公主缠绵病榻已多日,恐来日无多。越是在病重时,人越想得到家人的陪伴。长公主的孤寂和期盼之情流溢于字里行间,令人动容。

 秋至,朝熙宫后庭院的繁花已显了颓败之色,银杏树的叶子已被秋霜晕成金黄色。枫树红艳艳的叶子点缀着澄蓝的天空。空气中漂浮着沁人心脾的桂子的芬芳,似乎与秋的萧杀格格不入一般。

 拓跋征为后宫举办的中秋家宴,钰儿并未出席。自上次南朝使臣宫宴后,钰儿也再未见过拓跋征,而他似乎已把自己遗忘。钰儿只听闻,后宫又新纳了几位夫人和贵人。皇后、霜贵人、李夫人都已有了身孕。钰儿呆在朝熙宫闭门不出,有了长公主家书上的呼唤,她越来越想离开魏宫回南方了。只是,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征儿,又该如何启齿?

 

  大地渐褪的姹紫嫣红皆尽化作湛蓝天空的朵朵浮云,天穹似知繁花已老韶华将逝,蓝得近乎冷酷般的疏离空阔,透着逼人窒息的高远纯净。迤逦斑斓的黄昏,在落日熔金的天际,挑逗着骤起的风魂,风弄檐铁声不绝于耳畔,整个魏宫恍若一个被昨夜淡忘的旧梦,声声催促着钰儿做个彻底地了断。

  钰儿走进勤政宫大殿时,已是下午时分。征儿正端坐在案几旁右手侧是一摞奏折。他的确是个勤勉的好皇帝,克己奉公,全心为了社稷江山。

 “臣妾拜见皇上。”钰儿毕恭毕敬地躬身施礼。

 “平身!坐吧。”拓跋征冲她缓声道,他放下手中的狼毫,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尖。片刻,他才抬眸炯炯望着钰儿。他每日不停地忙碌,只希望各种繁杂事务可以充塞每一个心神飘忽的时刻。每一步对她回忆的远离,与他都是一个小小的胜利。

  眼前宫娥如云,丝竹之声倾天,歌舞曼妙绝伦,越是热闹,心里越觉得空洞无物。他自知自己与她已渐行渐远。而她看他的眼神,也越发清澈、沉静。可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他甚至克制自己不去眺望朝熙宫的方向,尽管那里有他最憧憬的欢悦。

  自拓跋历谋逆之后,他痛定思痛,每晚必读汉书。最近翻阅的一篇《韩非子》里有云:备其所憎,祸在所爱。作为一个帝王,他的爱、他的情就是他的短处、他的弱点。他只有放下,才可以无畏无惧。他学着去放下,不去想、不去思,可她的面容、身影总在他不经意转眸间赫然浮现在眼前,让他顿觉自己溃不成军。

“这是长公主的家书。”钰儿从衣襟中掏出长公主的家书,呈给他。

 拓跋征接过书信一目十行,看过后,他沉默不语还给了钰儿。

 “我想回南朝看望母亲。”钰儿说着伸手提起桌案上的青釉绘飞龙的茶壶,给他续了茶,递到他手边。

 “打算何时启程?”拓跋征凝视着面前的纤纤玉手,心不在焉地问。他很清楚,此一别,恐她再也不会回来。

  想到这儿,他抬眸细细地端详着她。富丽堂皇的殿堂中,秋阳渐收的斜晖笼着她窈窕的身影,似无情芳华流逝后仅存的一道剪影,映在勤政宫大殿玉石地砖上,更刻进了他心灵的最底层。试想当初,他们二人曾生死与共,不问来世,只求共死。现如今,正象这变迁了的朝堂、蹉跎了的时光,誓言业已消磨殆尽。他曾痴心盼她早日解毒,可以让她坐上魏宫皇后之位,永远留在他身侧。可现在,她的毒解了,她的心也不在了。

  他不屑用卑劣的手段把她留下,一如当年父皇对母妃那样。到最后,他还是注定了会失去她。记得小时每逢母妃的生辰,他趴在母妃寝宫的窗前踮脚张望。只见父皇手握着母妃的凤钗,孤单矗立于高窗下,遥望南方的斜雨清风,估计他的心亦如自己这般的绞痛与不忍。三千弱水,他垂手可得,但他执意取此一瓢……可恰恰是此一瓢,他却永世也得不到。恍惚间,眼前一片朦胧,心底蛰伏了许久的痛又渗了出来。

“我想,越快越好!即日启程。”钰儿抬头一脸祈求地望着征儿,“母亲长公主病危,只在旦夕。望陛下恩准!”

 “打算逗留几日?去多久?”他心神不宁地问,问她去多久,还不是在自欺欺人?他摆弄着案上的一只镶翡翠的扳指,他不爱戴扳指,但是喜欢捏在手里把玩,温润厚实的石头,不叫石头叫翡翠。翠绿欲滴,凝而不化,碎成齑粉也是绿意盈人。

 “月余。”钰儿迟疑了一下,垂首答道。

 

 “启禀皇上,皇后和敏贵人有要事求见!”这时小应子手持拂尘,低头进来禀报。

  拓跋征不耐烦地一蹙眉,瞥了一眼钰儿,沉声道:“请吧。”

  话音刚落,赫连皇后和敏贵人二人昂首踱了进来,躬身施礼。

  钰儿一脸的好奇,这二人为何此时来见皇上,她们难道不知道自己也在勤政宫?但,一看二人一副高傲的神情,钰儿颦了眉。敏贵人有一双指节粗大但甚是苍白的手,她一般都把手藏在衣袖之中,似怕旁人笑话一般。今天不知何故,她居然毫不避讳地,把一只手伸了出来,捻着身上的披帛。此时,敏贵人幸灾乐祸般狠狠地睥了钰儿一眼。钰儿心头一颤。

 “平身,坐吧。”拓跋征不紧不慢地说,他只神情冷淡地扫了二人一眼。

  赫连皇后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还未显怀。拓跋征起身,拉着赫连皇后的手,让她坐到一旁的圈椅里。

 “你们来找我所为何事?”拓跋征蹙眉对着敏贵人问道。因为赫连皇后和霜贵人都有孕在身,宫里大小事务现在是敏贵人和顾夫人两人一起处理。顾夫人已遭赫连姐妹几次诬陷和迫害,早已心灰意冷。她几次已身体不适为由要交出中宫权给赫连姐妹。只是皇上执意说要慢慢过渡。

“是有人来找皇后告密,说有宫人与外臣私通。”敏贵人忙躬身施礼禀报。

“交掖庭处置便是了。你拉着皇后跑到朕的勤政宫,就为此事?”拓跋征一脸阴郁地瞥了敏贵人一眼。他对待这些后宫妇人的耐心实在有限。

“因为,这个宫婢告发的是,是……”敏贵人突然垂首吞吞吐吐地说道,刻意瞄了钰儿一眼。

 拓跋征顺着敏贵人的眼神看去,脸色愈发黑沉了,“快说!”他喊了一声,顺手把一卷奏折奋力甩到了一旁。

 敏贵人似被唬了一跳,她急忙俯身跪倒在地说:“宫婢告发的是钰昭仪。”

  什么?钰儿一脸的惊愕!她瞪大双眼盯着敏贵人:自己?与外臣私通?一时间,大殿之内鸦雀无声,似乎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沉寂之中唯有沙漏的声音在地上窃窃私语,似在随风传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哪个宫婢?”拓跋征勃然大怒,伸手猛拍着桌案,扯起喉咙来厉喝。

 

(这是倒数第三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天下绮霞》卷九魏宫风云 34 告密者(上) 《天下绮霞》卷九魏宫风云 33笛奏34告密者(上) 《天下绮霞》卷九魏宫风云 32 咫尺天涯 《五律》——春去处 《天下绮霞》卷九魏宫风云 31 癫狂
m
moonnsun
1.沙发。
哈瑞
蓝MM应是音乐的知音 : )
碧蓝天
谢谢月亮&太阳!上茶!

碧蓝天
谢谢哈瑞!喜欢

听音乐!

狮子羔羊
终于

要回南朝了。

碧蓝天
谢谢狮子留言!是啊!发现

把两块糖粘到一起比较容易,掰开还真有点难度,其中一章转折急了些。

御宅的风儿
可怜的人啊...,心里已经很清楚珏儿心系别人要弃他而去,这两女人还要挑得世人皆知
m
moonnsun
向太师献丑了:双双飞往眉眼处,龙凤呈祥双胞胎!

南国襄王自天来,钰儿美眉能不爱?

一曲奏出流水情,千杯干出春梦怀;

盛筵难再恩仍存,胜地不常情还在;

双双飞往眉眼处,龙凤呈祥双胞胎!

O
Once-always
又为钰儿揪心了,不过征儿该是明察秋毫的吧,等!
小雨清明
手工为女侠点赞!
宏丰
难道是宴会笛奏暴露了他们的关系?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碧蓝天
谢谢风儿!就是这个道理!这些

妇人总以为自己很聪明!

碧蓝天
谢谢OA 美眉留言!我也

同情征儿…… 

碧蓝天
感谢小雨美眉!
碧蓝天
谢谢宏丰美眉!这个,先卖个关子,且听下回分解,嘻嘻~~
碧蓝天
不敢,我那是瞎写的,凑热闹!赞赏好诗!谢谢月亮&太阳!双双飞往眉眼处,很传神啊!

一曲奏出流水情,千杯干出春梦怀。

盛筵难再恩仍存,胜地不常情还在!

太棒了!就是这个说法,盛筵不可能在续了,但,情还在!

好诗!点赞!

m
moonnsun
哈哈!我这是给您上套?让临川王、钰儿生出龙凤双胎?
洛安
宫斗险恶步步惊心,琼浆玉液中愁绪满肠 ——蓝天把这人物的心思与娇美的环境对比得令人心颤。不得不赞。
碧蓝天
谢谢洛安留言鼓励! :)
碧蓝天
这是

个秘密,先保密啊!

若妖
钰儿仗剑天涯,与这等女人争宠,实在不甘啊!算了,

离去吧,拓拔征妻妾成群的。

碧蓝天
谢谢妖美眉留言!是啊!
m
march2007
喜欢看他们3 人的正面交锋。 很精彩,安排巧妙。 拓还挺君子的

没有强行霸占玉儿

碧蓝天
感谢三月鼓励!这章前后改了七遍,本来有段笛剑对决的,被众亲们否决了!看来大家的选择还是正确的! :))
夕阳影里一归舟
半中间读系列,立刻着迷 -- 文字太优美了,描写细腻,而且有悬念

跟读下去:-)

依然永远
唯美武侠浪漫故事,期待你的大作出版流行。
碧蓝天
谢谢夕阳美眉留言鼓励!也喜欢你写的游记和拍的照片! :)
碧蓝天
谢谢依然美眉一路来的鼓励和支持!正在

准备中……   :)

披云
铺排得当,结果便会水到渠成!
碧蓝天
挖沟铺设管道呢!嘻嘻~~谢谢披云美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