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如风 (20)- 一场没有道别的离别

杜鹃盛开
楼主 (文学城)

馨和父亲回到郊区的家后, 父母经过商量并且当晚决定, 将馨转学到化工厂的子弟高中, 完成最后两个月的学业, 直接从子弟高中参加高考,从此不再返回市一中。

第二天父亲在办好子弟高中的一切相关事宜后, 返回市区, 又一次的拜访了市一中的李老师, 告知他们的决定。李老师非常的支持和肯定这一决定。因为在李老师的心里, 对明的期望更大, 认为明只要努力, 更有潜力与希望考上大学。这一决定可以使明更加专心于学业, 致力于最后两个月的冲刺, 而不必受馨的影响。

就这样, 馨被迫结束了她在市一中的学业, 没有参加毕业典礼和毕业照相, 没有与72班的老师和同学们告别。也没有与明道一声珍重,十七岁的馨,从此就从明的视线和生活里消失了,而且一别就是三十年。

这一别,也从此错过了彼此的青春年华,错过了今生的缘份,还有那份难以忘记的初恋情怀。

 

 

时间是一剂疗伤的良药,当时光悠悠过去,当馨也做了母亲,慢慢的她原谅了父母当初的所作所为。但是就在她还没有来得及与父母和好,说声对不起时,父亲却突然英年早逝,在一个冬天落雪的清晨,突患脑溢血,猝死在了梦中。这一场变故,使得馨大病一场,更深的自责与懊悔更长久地折磨着她。

 

馨在父母狂怒的惊涛骇浪中被迫转学,从此杳无音信。

而那时的明对此却一无所知。那天黄昏时分, 与馨分别后, 明哼着《牧羊曲》, 快乐的骑车回家。

妈妈和妹妹正在吃饭。

明跳着跑进屋, 欢快的说: “ 妈, 我回来啦, 你们怎么才吃饭呀?”

“这才刚六点, 不晚呀, 你这孩子考试考傻了吧。赶紧洗手吃饭。考完试野到哪里去了,午饭也没有吃。” 明的母亲对明说。

“妈, 我和同学去看《少林寺》, 看完后我们吃了一碗面条, 我现在不饿。” 明边说边往自己房间走。

明的母亲说: “考了三天, 也累了, 放松一下也好。”

明走进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把自己重重的摔在床上, 两只手支在后脑勺下, 看着白刷刷的天花板, 回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满心的甜蜜, 满脑子都是馨的影子。

五月的黄昏,风和天蓝, 窗外一颗巨大的柳树叶子,嫩率的新芽,在暖风里轻拂玻璃窗, 美丽的夕阳, 钟情的少年, 明就那么一直躺着, 一直想着, 竟然就进入了梦乡。

那是一个美丽的梦。

梦中的明和馨, 携手漫步在苍翠的柳树下, 清清的河水, 波光粼粼, 蓝天白云倒映在清澈如镜的水面, 身穿绿色制服的邮递员飞车而来, 递给明和馨每人一封信, 明想打开信封, 却怎么也打不开, 而馨却打开了, 抽出信读着.......

明紧张的问: “ 考上了吗? 什么学校?”

而馨却微笑不语, 轻轻的把信塞进信封, 翩然而去。

“ 馨, 馨, 考上了吗? 你不要走啊!” 明急得大叫, 直至把自己叫醒。

明呆呆的坐在床上, 臆症般的坐了好久, 捉摸着刚才的梦。什么意思呢? 梦中的馨为什么不理睬自己呢? 难道是馨考上了, 而自己落榜了, 所以馨不搭理自己了。

想到这里, 明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考不上, 父亲的铁锹已经准备好, 面朝黄土背朝天, 那将是自己未来的人生。

“不能这样, 我的好好复习, 一定要考上大学。”

明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脑袋, 蹭的一下从床上跳到地下, 快步走到书桌前, 坐下来, 拿起书就开始复习。

这个预选后的第一个晚上, 明在书桌前一坐就是两个钟头。期间母亲进来送了一杯水, 看见明专心致志的用功, 便微笑的走出去。

周一, 学校公布预考成绩。预考通过就可以重新返回学校上课, 做最后的冲刺, 准备黑色七月的高考大战。预考没有通过的, 就不必返校, 直接参加毕业典礼和照相即可。因为72班是重点班, 所以全部学生都通过预选, 可以参加高考。

清晨, 明早早的到达学校, 在公告栏里搜寻自己和馨的名字, 均榜上有名。就上了二楼的教室, 在座位上等候馨。同学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 左等右盼不见馨的踪影。直至上课的铃声想起, 也没有看见馨。

明从早晨一直等到中午放学, 又从下午盼到晚上。而馨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明也不敢问老师和同学, 只是一个人在心里惦记着, 捉摸着。

馨一连一个星期都没有上课。

最后还是周六下午上课的时候, 馨原来的同桌芳问李老师: “ 李老师, 怎么没有看见馨? ”

明在前排不敢回头, 但支其耳朵使劲的听。

 “馨转到她原来的子弟高中, 在那里参加高考。” 李老师回答芳的问题。

往讲台上走的时候, 顺手拍了明的一下脑袋, 训道:“ 别瞎操心了, 好好准备高考。”

明的情绪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一天的课程听的昏昏噩噩,放学后神昏颠倒的独自回家。一屁股坐在书桌前, 愣愣地坐了好久。

直到晚饭时分,母亲进来招呼说:“明,吃饭了。”

明说:“不饿。”

随手捧起了一本书,可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一道题也无法做完。傻傻的坐着, 呆呆的想着, 无意识的在纸上乱画, 结果满页纸上写满了馨的名字。

当父亲进来又一次催促他吃饭时, 发现满纸的“馨” 字,气的父亲一把抓起来撕了个粉碎, 随手一扬, 碎纸片落了一地。

父亲吼到: “ 小子,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两个月后, 就分出了胜负, 考不上学校, 一切都是白搭。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就出去, 而且重重的摔上了门。

不到一分钟后,父亲气势汹汹地再一次破门而入,把那把崭新的铁锹,咚的一声放在明的书桌前,二话没说,转头就走,再一次重重地摔上了门。

那天明没有出去吃晚饭。一个人呆坐在房间里。他猜测自己和馨去看电影的事, 一定被馨的父亲发现了。那天下午梦见馨笑着离开, 其实是哭着离别, 因为妈妈说过梦总是反着的。梦见哭就是笑, 梦见笑就一定是哭。

明的心里五味杂陈, 七上八下, 坐也不成, 站亦不是。走来走去的折腾了几个小时, 不过最终, 明想明白了一个事实, 如果自己想与馨比翼双飞, 并驾齐驱, 先决条件就是必须考上大学, 跳出农门, 用父亲的话就是吃上商品粮, 手里握着钢笔, 写写文章, 算算账, 而不是扛着铁锹修理地球。

明看了一眼铁锹,从上至下,一切都是新的,新的木把,是原木的颜色,新的锹头,有些发涩,是没有使用过的粗厚。明想象着扛着这把铁锹,与父亲去菜地的情景,心里掠过一丝不甘心和不服气。

夜晚的灯光下,铁锹显得有些刺眼。明使劲地甩了一下大脑袋,不行,绝对不能与铁锹为伍。他把铁锹换了一个位置,立在了门后边。

 

第二天是周日。清晨, 明早早的起来, 到了院子里, 背诵英语单词。父亲从窗户里头偷偷的观察明。

“儿子看起来很平静, 在背书呢。” 回头对明的妈妈说。

从此以后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 明确实是拼足了劲, 狠狠的用功了一把。虽然偶尔也会想起馨, 馨的巧笑倩影, 温暖的小手,总是在明平静的心湖投下一寸细草, 荡起温柔涟漪,抚摸着明的心扉,似阳光般温暖着他,如春风撩泼着少年的情怀。明很珍惜相思的这种感觉, 在紧张忙碌的最后冲刺阶段, 温馨的思念可以平复他焦躁的情绪思念慢慢的渐趋平静,, 缓解压抑的环境所产生的郁闷。

随后的日子里, 思念慢慢的渐趋平静。对馨的思念变为一个朦胧的影子, 少年的心思也被日趋逼近的黑色日子所笼罩, 每日间昏天黑地的战斗在数学题的解答中, 一天一篇作文的强化训练, 物理, 化学, 还有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 年少的日子, 就在这样的周而复始中熬过。

盛夏的滚滚炎热里,高考的日子终于来临。 考生们心目中黑色的七月, 黑色的七、八、九。三天的日子,真的就是满眼间黑色的天空,和在黑色天空下飘散着的凉凉雨丝。明也在黑色的郁闷中熬过。

考试过后, 明预估的成绩不是很理想。因为政治考试中的一道十分的大题,明本来是答对了的,怎奈最后检查时,却鬼使神差般地又改错了。这就使得明更加的垂头丧气起来。

他整日间无精打采的,一个人躲在屋里,经常对着那把崭新的铁锹,发呆。

父亲安慰明:“ 考个中专也可以, 反正都是国家干部。”

在父亲的心里,不管大学、中专都一样,都是铁饭碗,国家干部就是比种菜强。

同学们都在忙着预估分数, 填报志愿。明也按照自己预估的成绩填报了志愿。接下来, 就是漫长的等待, 日子一天天的就在等待的煎熬中度过。

(未完待续)

一荷
占位
杜鹃盛开
请一荷喝下午茶:)
l
laopika
明的梦已经有了预兆,初恋结束了
鲁冰花
长篇啊?佩服。那时高考真是小鲤鱼跳龙门。
晓青
好看!
一荷
谢谢杜鹃,最近忙也没唱啥新的,看过的请忽略。
云霞姐姐
如期而至的小说,喜欢,占位
杜鹃盛开
往事如梦,旧梦如风:)
杜鹃盛开
应该是长中篇。高考像过独木桥:)
杜鹃盛开
谢谢领导:)
杜鹃盛开
谢谢云儿:)
琥珀之泪
又跟读了续篇,青涩的初恋有点危机出现了……
T
ToClouds
精彩!高考两个月前孩子出这个事真是要了家长的命,可以理解馨父母的决定,但转学也可能影响孩子。等待下次高考成绩发榜
平等性
杜鹃真是大才女,布局谋篇极具匠心,文笔也棒,大赞!
花园朵朵
精彩,存下来慢慢看!
杜鹃盛开
谢谢琥珀阅读留言,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谢谢云,家长也是不容易,最后冲刺阶段出问题。
杜鹃盛开
谢谢平等海夸:) 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谢谢朵朵,周末快乐!
万湖小舟
嗯,爱情的力量让明鼓起了风帆。等着明金榜题名。
杜鹃盛开
小舟周末快乐!
盈盈一笑间
杜鹃大才女,文字清新,故事情节生动,瞬间让人回忆起当年的高考。精彩!
云霞姐姐
今天又细品一遍,为他们彼此的错过而感叹,人生中许多事有缘无分啊,认命吧!鹃写得真好
k
k2climb
写的太棒了! 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