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事情,关棉花何事?

平等性
楼主 (文学城)

前一阵子关于新疆棉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国内的抵制声浪一波高过一波。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呢?

我查了一下资料,原来对新疆棉的制裁,两年前就开始了,并且有多个大公司参与,大家比较熟悉的耐克和H&M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2020年3月1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称包括苹果、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和斯凯奇在内的约83个知名消费品牌都有供应商与中国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有关。 2020年3月下旬,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宣布在即将到来的棉花季暂停在新疆地区的工作,原因是持续存在关于该地区强迫劳动的报道和指控,并委托专家对新疆的情况进行外部评估,但坚持将在整个棉花季期间支持农民。随后,BCI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BCI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采购,这得到了部分成员的响应。

2020年9月16日,H&M宣布终止与中国一家纱线供应商的关系,原因是该厂产品涉嫌用新疆少数族裔“强迫劳动”生产。H&M表示该公司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和歧视少数民族”的相关报道“深表关切”,强调“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

看来,原因是有人指控有对新疆少数族裔强迫劳动的事情。不过很奇怪的是,中国爱国青年的抗议,并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为什么呢?原来后来发生了一件更大的事情。

美国国务院在2021年1月19日宣布,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人进行的大规模镇压,是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行。这是迄今为止,美国政府针对中国对新疆政策的最严厉谴责。在美国国务院之后,加拿大议会和荷兰议会分别在2月23日和25日通过动议,称中国正在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与此同时,还有西方议员以侵犯人权和强迫劳动为由,呼吁各国抵制新疆棉花、番茄等产品。

“种族灭绝”这个词,很容易让人想到二战中纳粹德国大规模屠杀犹太人,因此,当这个词被用于指称中国政府对待新疆维吾尔族人的行为,引发了巨大争议。

英文“种族灭绝”(genocide)一词,由古希腊文“人种、部落”(genos)和拉丁文“杀戮”(cide)组成。《经济学人》2月13日的文章这样解释该词:“就像‘他杀’意味着杀死一个人,‘自杀’意味着杀死自己一样,‘种族灭绝’意味着杀死一个民族。”

国际律师协会人权研究所总监海伦娜·肯尼迪(Helena Kennedy)和几位关注人权的律师及机构联合发文,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说,“种族灭绝不是一个应当轻易使用的词,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应当使用这个词。”同时,肯尼迪等人也认为,美国国务院对中国政府实施“种族灭绝”的批评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经过了数月研究形成,信守了跨党派的承诺。他们还写道,“理想情况下,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指控会由国际法院、法庭,或专门建立的联合国调查机制进行审议,但鉴于中国在联合国的强大地位,这项工作并未完成,而且不太可能发生。但这并不妨碍各国作出自己的决定。”

根据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破坏一个群体可能有多种方式。该公约称,种族灭绝是国际法上的一种罪行,也是有史以来,殃祸人类最为惨烈的罪行。公约的第二条将种族灭绝定义为,蓄意摧毁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的行为。这些行为包括: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致使其成员遭受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

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致摧毁其成员的生命;

强制实施旨在防止该团体内生育的措施;

强行将其后代转移至另一团体。

肯尼迪等人接着指出,针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案例,许多行为都包含在公约的定义之内,比如说,身体虐待、性暴力;设置集中营、强迫劳动;强制节育、堕胎等。活动人士和联合国人权专家说,至少100万穆斯林被关押在新疆西部偏远地区的难民营里,并指责中国使用酷刑、强迫劳动和节育的方式对待维吾尔族人。

顺便说一下,目前已经有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签署这份《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包括了中国政府。

俗话说,无图无真相,我这里摘引了几个图,和网友们分享一下。

图1:2010年至2019年‘全国平均’与‘新疆’的每千人出生数目

图2: 2005年至2018年新疆汉族(为主)县与少数民族(为主)县每千人的人口变化数

图3:2010年至2018年‘全国平均’与‘新疆’每十万人的‘加子宫环’避孕的手术数目

图4:2010年至2018年‘全国平均’与‘新疆’每十万人做‘绝育手术’的数目

这些图来自Dr. Adrian Zenz和他的博士生所发表的论文: 《Sterilizations,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 The CCP’s Campaign to Suppress Uyghur Birthrates in Xinjiang》

其它学者的文章也有不少,这里放了几篇,大家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读:

2018年9月8日:《China is Detaining Muslims in Vast Numbers.  The Goal: ‘Transformation.’》链接

2019年11月20日:《Between the Lines of the Xinjiang Papers》链接

2020年9月24日:《Night Images Reveal Many New Detention Sites in China’s Xinjiang Region》链接

2020年9月26日:《Brushing Off Criticism, China’s Xi Calls Policies in Xinjiang ‘Totally Correct’》链接

这些文章的链接里都有简体中文版。在这里,我要感谢文学城的文革传人网友提供的一些资料和链接。

美国政府和各国议会起诉中国政府对新疆种族灭绝,当然不会只是因为这几篇学术文章,很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料和证据。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些资料和证据是不是靠谱,大家可以自行判断。但是,很有趣的是,很多的爱党人士,为了极力维护中共的所作所为,他们不是去质疑证据的可靠性和真实性,而是用了一些别的手段。比如说,有位文学城的网友就公开表示说,这些种族灭绝的证据是西方政客根据一个不入流的学者的推论,是站不住脚的。

我们写文章做学问,当然都会有自己的局限性。但是,我觉得这位网友的观点里面有几个逻辑上的问题值得探讨。第一,我这里列举了多篇关于新疆问题的文章,报道,和资料,所以说种族灭绝的证据是仅仅根据一个学者的推论,有点太武断了,我觉得有混淆视听的嫌疑。第二,我们看一个人的观点,主要是看文章的论据是不是全面,论证是不是严密,结论是不是符合逻辑,扯上文章作者的身份是不是入流,好像有点不符合科学精神吧。

举个简单的例子,非常入流的大科学家,像钱学森大师,写了一系列亩产万斤的雄文,那些文章就靠谱吗?还有郭沫若大文豪,身居中国科学院首任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任校长,德高望重,他写过《李白与杜甫》,也歌颂过毛爷爷赛过他亲爷爷,就很靠谱吗?而十九岁的伽罗瓦,高中刚刚毕业,就发表了群论,成为现代代数的基石之一,他当时入流了吗?中国的遇罗克,仅有高中文凭,二十四岁的时候写了《出身论》,结果被迫害致死,是不是也因为他不入流呢?

中国政府在新疆是不是实施了“种族灭绝”,这个见仁见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而且到现在为止联合国也没有下定论。我个人的看法是,现在共产党的新疆政策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挑战,是一个体制和观念的问题,其实真的不关新疆棉的事。但是,想要解决问题,仅靠鼓动爱国青年们去烧几双耐克鞋,只怕是不足以成事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音乐出于自家钢琴)

s
snowandlotus
呵呵,驳还是不驳呢,是个问题~~

唉,再辛苦我老人家一次吧!

热衷于栽赃新疆“种族灭绝”的,是曾经做过种族灭绝的国家,自己干过的事,就以己度人了,也是人性。

 

“‘种族灭绝’意味着杀死一个民族”:也就是有计划、有目的、针对性地屠杀一个民族,假设这是标准定义,新疆有没有呢?应当说,有!历史上多的是,到明末,两个大族胜出,蒙、维。清朝初年,满清政府在统一过程中扶持维,对蒙进行灭绝,结果就只剩下了维这一个大族。同治年间开始,回对汉种族灭绝,接着从中亚入侵的阿古柏对回、汉都种族灭绝,之后左宗棠收复新疆。到民国盛世才时期,汉族被种族灭绝。解放后,八十年代开始出现苗头,积累到九十年代,汉族被种族灭绝愈演愈烈,直到2014年开始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汉族没有针对维族的种族灭绝。

 

按照您文中列出的符合公约的第二条将种族灭绝的行为,逐条看: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有,汉族被屠杀。

致使其成员遭受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伤害:有,汉族被双重伤害。

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致摧毁其成员的生命:团体指什么,这点太模糊,世界上所有的监狱都是犯罪分子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

强制实施旨在防止该团体内生育的措施:有,所有的汉族都被强制。少数民族从没有严格强制过。按规定,他们城市户口可以生两个,农村户口生四个,但实际执行中,城市三、四个的很多,农村六、七个都算正常。

强行将其后代转移至另一团体:不懂,什么叫转移至另一个团体,没办法评论。

 

至于您的数据和几幅图,姑且算做准确数字:

图2: 2005年至2018年新疆汉族(为主)县与少数民族(为主)县每千人的人口变化数:您看出什么了呢?新疆户口被冻结了好多年,2017年陕西、四川大开发招人,新疆户口正好松动,一百多万汉族大逃亡。2018年,有一部分汉族由于种种原因回归。跟您预想的一样吗?

图4:2010年至2018年‘全国平均’与‘新疆’每十万人做‘绝育手术’的数目:八十年代开始实施的计划生育政策造成了大量少数民族超生,实际操作中也一直任由他们超,到2016年开始执行生育政策了,由于是从无到有,而且适龄人口基数大,所以直线向上。不难理解吧,至于想当然地就认为灭绝谁了吗?

 

我自知不如您的学识与才华,不敢耽误您太多时间,只是想请您不吝读一下这几篇拙作:

新疆之痛(二)那些年、那些致命的政策

新疆之痛(三)曾经与现在

情系天山(十一)网墙

情系天山(三十)原汁原味的城

情系天山(三一)从前有座山

情系天山(三二)是是非非难从容

 

谢谢!

中间小谢
I am very sure you are a murder with 10 lives in debt.

Prove it to me that you are not. 

"新疆的事情关棉花何事.."

Maybe, but it doesn't mean you have the freedom or right to invent anything outside 棉花 in order to accuse anyone.

 

 

平等性
非常好的回应,观点表达得很清楚,赞一个!不过呢,您所讲诉的道理,和我文中的观点,并没有直接的逻辑对立呀。

您对图2和图4的理解,是很好的一家之言,是不是能够部分解释这两幅图的趋势呢?有可能,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充分。希望能看到更深入的分析。

您的天山系列,我看了一些,很惭愧现在还没有从头到尾读完。就我所看到的,文笔非常好,是用心之作!谢谢您的分享。

平等性
对不起,没有搞清楚您的观点所在
s
snowandlotus
谢谢美言!如果您真的了解事实与真相,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其实还有些事实,只是我不能写。不用多看,真心希望您能抽时间看完那几篇,谢谢!

s
snowandlotus
怎么会没搞清楚呢,小谢就是顺着您的逻辑走的呀。。。
平等性
我有一个观点,我们每个人对一件事,一个人物的了解都不一定是完全和彻底的,所以说到事实和真相,

每个人的看法都有可能代表了真实的一个侧面。但是,如果大家都能讲出自己的观点,我们对整个事情就会有更全面和深入的了解。这就是言论自由对我们认知的一个重要作用。

您所提到的“其实还有些事实,只是我不能写。”,我倒是有些费解。如果是涉及到个人的隐私,当然是情有可原,不过,看起来好像不太像,也许别有考虑吧。

 

平等性
如果您搞清楚了,何不妨把他的观点讲得具体一点?谢了
s
snowandlotus
同意每个人只能看到一个侧面,不过我所写得可以说是绝大多数汉族与另外11个少数民族

的观点。至于维族,情况复杂一些,但应该也有多半。您知道如果让在汉、维两族中选,其他少数民族会怎么选吗?“杀汉、灭回、把哈萨克赶到山里去”是他们从1989年就开始公开喊的口号呀!新疆最古老的民族塔吉克族,当年为什么躲到山里去,为什七十多年间一直风里雪里地义务帮边防军巡逻守边呢?

 

至于我说的不能公开的事实,有两种,一种是如果汉族知道了,会造反;另一种,如果挑明了公布于众,维族会闹事。两种后果我都承担不起,所以只好不说。但其实我在文章中有过暗示。。。

 

很高兴能跟您开诚布公地谈,这也是我写那些文章的一个原因。

 

影云
反证。譬如他说你杀了人,你怎样证明你没有杀。从不同的角度去证明可以更准确。
平等性
我觉得如果真的是有证据的事实,没有什么不能公开的。我自己可以接受的事实,我相信别的人也可以接受,如果担心血腥,

我想再血腥的事实也比不过当年左宗棠的平回乱。我看过张承志的《心灵史》,里面提到左宗棠杀了有将近两千万的回民。后来有很多人都质疑他的说法,也举证说当时的回乱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汉人。我想如果想要民族和解,双方都需要有平等的心态,承认并接受那些已经发生过的好的和不好的历史,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至于说到开诚布公,我想来论坛贴文章灌水的网友,除了那极少数的误认为自己是什么大神大师的朋友,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分享自己的观点,了解不同的看法,以文会友,增长见识。我总是有一个想法,讲出自己的道理,尽量理解别人的立场,对事不对人,大家应该有同存和理性交流的可能。

 

s
snowandlotus
两千万?历史上新疆总人口曾经上过千万吗?他是把新疆当作四川河南了吧

您都有空看他的,还不如看我的

如果您认为左平回乱是最血腥的,那是因为您不知道其实没有最血腥,只有更血腥。情系天山(三一)从前有座山

平等性
谢谢您的澄清。希望这就是他的原意,如果是的话,我觉得是有一点是值得商榷的。如果是有人起诉我杀人,那么,就需要走法律程序,

去司法机关报案,而司法机关会核实相应的证据,如果觉得证据确凿,就可以提起逮捕和公诉。但是,做为被告的一方,同样受到法律的保护,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回到新疆的问题,现在有好几个国家根据自己国家掌握的证据,在各自的议会提出并通过了动议和谴责,它们走的是正常的法律程序。如果中共对此不满,也可以走法律程序,提出自己的抗议或反议,还可以向联合国或是国际法庭申诉。真理不辨不明,有什么好怕的呢?就像我在文章里说的,想要解决问题,仅靠鼓动爱国青年们去烧几双耐克鞋,只怕是不足以成事的。

 

平等性
我也不太相信他的数字。不过,左宗棠平定回乱,除了新疆,主要还是在陕甘两省,当时的回民人口确实不少
s
snowandlotus
另外,您太理想化了,您能接受的不等于别人也能接受,何况还有不同的信仰,举个例子,

1989年5月19号乌鲁木齐的一次大暴乱,起因是山西汉族作家写了一本书,描写穆斯林的风俗,其中有对一些愚昧落后的风俗的描写,引起他们不满,到广场示威,后来演变成打砸抢,砍伤一百多人。最后的结局是汉族作者被判刑,编辑被劳教,出版社受处罚。伤残的一百多人冤不冤。

 

s
snowandlotus
那也不可能。
中间小谢
誰的法律程序?中国也可以按自己的法律程序譴責西方國家各种滅絕。西方國家可不會理你。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 is a matter of power of discourse.

You are validating this power of discourse which is a privilege of the west and are pretending as if it is some international law to which every country must respond, and are trying to lure your motherland into it.

You, not 平等 with your motherland.

影云
Well-said! 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已经打破了世界秩序,让他们的agenda 更清楚的暴露出来。
笑薇.
法律制度是政治的一部分,法律为政治服务。法律从来也不是独立的,与公平毫无关系。最近的几件大事,

包括乌克兰战争,美国突然公开地加快脚步与中国交恶等等至少教会人们看懂这几点。

有言
大赞!不过很多热切于祖国人权的网友们,用天山的冰雪浇也不能让他们冷静下来的。-:)
s
snowandlotus
哈,估计是因为新疆还有火炉吐鲁番,以及热情燃烧的沙漠:)
简丹儿
雪莲,半夜醒来读了你这段,惭愧了……,我以小我而不辩,而你以大义锲而不舍,若没有你这份对新疆的赤诚,别的文字如何写都让人

觉得华而不实。

谢谢你。

s
snowandlotus
我記得第一次見平先生時,他在文章裏提到雪蓮:)那篇文章很精彩,斷定是大才子,

這篇裏也能看出他是想認真討論,那就論吧:)

平等性
这里就有个平等的观点了,如果是我自己认为可以接受的事实,以己推人,我想别的人和我有同样的权利和能力,去了解这样的事实,

这和不同的信仰是没有冲突的。

共产党倒是经常用这样的说辞来剥夺公民的知情权,这就是把他们和公民放在了不平等的位置上。

 

简丹儿
若有诚意讨论新疆,先认真读完雪莲的新疆系列是起步 :) 若是要真正写出有关新疆的有份量的东西,那就需要

去新疆生活些时日。

平等性
有趣!人权是有关人的基本权利,包括了,

言论自由(Freedom of speech);
信仰自由(Freedom of worship);
免于匮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
免于恐惧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不能因为中国公民的人权受到了侵犯就是中国人权,美国公民的人权受到了侵犯就是美国人权。这是一个普世的价值观,不是吗?

平等性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行人,既不是啥才子,也不是什么大师。不过,一个普通的人,同样也有表达的权利,和追求真理的渴望。
平等性
这一点不能苟同。举个简单的例子,司马迁写《史记》,收集了无数的资料,通读了众多的文献,但是他并没有亲身去过那些历史地点。

有关新疆的文献,汗牛充栋。雪莲网友的确写得很好,不过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平等性
这一点不能苟同。法律和政治有关系,但是不是政治的一部分。举几个例子,美国的宪法,至今已经两百多年了,其间

美国政坛变化万千,这部宪法一字未改;英国的大宪章,立法和签署已经有八百年了,到现在还是英国法律的基石,您觉得它代表的是资本的利益吗?

现在的国际法,更是建立在各个国家的共识的基础上。而这些国家,意识形态不同,政治体制迥异,但是,大家一样可以制定出这样的法律并遵守它。我觉得这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

 

平等性
我前面已经说过了,现在有些国家经过正常的法律程序通过了动议和谴责,如果中共不满意,完全可以经过自己的法律程序,

进行辩护或是反诉。

其实新疆的事情并没有结束,联合国正在和中国谈判让人权专员进入新疆调查。如果我们认为别人指控的证据不实,我觉得这样的调查是最犀利的辩护手段。

至于说到西方国家打破了世界秩序,这个就见仁见智了。就好比俄罗斯指控北约和乌克兰威胁它的国家安全,但是,绝大多数的国家都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这里的国家,很多都不是所谓的西方国家。

当然,您这样的观点和中共最近的立场有点不一致了。现在中共的立场是,反美就是给反华递刀子。嗯,有点意思 

 

平等性
哈哈哈,很有趣,辩论的双方还有大义和小我的区别,长见识了 :)
平等性
看到了很多网友的回应,谢谢各位的分享。总结一下,

我自己是学佛的,喜欢探究那些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妙就妙在没什么标准答案,正的,反的,都有一定的道理。要想搞得更清楚一点,就需要辩论,所以我一直觉得辩论是可以帮助我们深入了解世界的绝佳手段。当然我们讨论问题不是为了要给人上课,也不是为了争一个你死我活。我一直觉得真理其实是有的,可是我们凡人只能接近,谁也到不了绝对真理的境界。既然没有绝对的权威,也就很难判定谁输谁赢。打一个比方,辩友们就好像是在法庭上的原被告双方,其表达和论述都不是为了降伏对方,而是为了说服陪审团。如果有一方像孙杨同学那样跋扈,估计陪审团的印象是大大的不好,一个不小心就会吃张红牌罚他八年。当然真理越辩越明,大家看多了不同的真知灼见,习惯了思辨交流,对世界的看法总归会更全面一些。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辩论和吵架有着很多相同之处,都是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一般来说,辩论的双方都比较注重礼貌,这倒不是大家喜欢装假正经,而是因为怕口出恶语而在裁判面前丢分。所以在我看来,辩论和吵架的最大区别,就在于有没有裁判。如果双方真的想争个输赢,又没有几个靠谱的裁判,我觉得还不如学韦小宝掷骰子,比大小,来得光明磊落。因为没有裁判的最终裁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永远都没个共识,图伤和气。当然,公平的裁判不太好找,原因很简单,因为只要是凡人,都有自己的偏向性。有一个好办法,那就是由我们这些看热闹灌水的吃瓜群众,当个群体裁判。但是还是有风险的,比如说像在下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只怕是不在少数;更要命的是,有极个别以前吃过亏,一心想报仇,又喜欢煽风点火的前辈高人,如果没有乘着这个乱劲儿兴风作浪,那是浑身都会不舒服的。

我的看法是,网友们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有辩论和批驳也是论坛的一大特点。但是,人身攻击和恶语相向是不可取的。而网管和版主的工作,有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就是维持秩序,防止有人蓄意搞乱,趁火打劫,进行人身攻击。

我觉得现在的茶轩还是有些进步的,以前像这样有争议的帖子,特别是当和版主的观点相左的时候,贴出来不是被删了,就是被打包。我代表不了别人,不过还是可以代表我自己,表扬一下一灯兄和Vivian。

 
简丹儿
我们在讨论新疆不是吗?:)汗牛充栋不错,所以我说是起步。作者有否当地生活经历是我自己读新疆帖的要求,也许与旁人无关

在我看来作者有否新疆生活经历的确是不同的。比如雪莲的新疆与你的新疆完全不同,你的是追求真理的谈资,她的是家园。

不习惯争论,我要说都说完了。

s
snowandlotus
知道您会这么说:)只是,您知情了,一堆人死了,您觉得您一命能抵几命?

我暗示的几件事属于特例,相信已经过去的以后不会再有。其实不是什么绝密,我也接触不到什么绝密信息,只是不必引起新一轮的屠杀。我自己想的时候很难过,但看到情况在好转,便等待所有的民族仇恨都成为过去。

s
snowandlotus
对,新疆汉族在这几方面得到的都比少数民族少,还请您发声。以及生存权。
s
snowandlotus
“有关新疆的文献,汗牛充栋”,对,但当两方言论大相径庭的时候,实地考察不是更有效?
s
snowandlotus
比我有才、有识、爱做学问的都是才子。我都没修行,您就更不普通了:)大师一词,

好像微词比较多,但我喜欢往人头上扣,生活中也这样,多好玩

知道您是认真地想追求真理,所以我才乐意跟您讨论。不过我很想听听您读完我的文章后的想法:)只是想客观地讨论,不是我自己王婆卖瓜、大言不惭哈,我其实不爱做学问,只喜欢物质享受

s
snowandlotus
您误解了,丹儿说的是另外的事:)
玻璃坊
没有逻辑、没有事实,所以拍桌子,佩服!
s
snowandlotus
您说的我都同意,不过我来茶轩比较晚,以前的过节不知道,但经历的三位老版主和两位新版主我都欣赏:)
s
snowandlotus
谈资和家园,丹儿,你这句话令我动容。。。
s
snowandlotus
呃,有人拍桌子吗?我都有点懵。
简丹儿
有句很流行的网络语一一 爱,不稀罕;了解,才稀罕 :)

延伸一下,因真正了解而生的敬意,更稀罕。

中间小谢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常常標榜自己是學佛的好。別人看到有學佛的像你那樣充满了政治幻想、權力幻想,就會對佛法産生誤解和厭恶,

那么,你就相當於在謗佛了。

 

平等性
知道真相就会死一堆人?这个逻辑有点问题。就像您说的“其实不是什么绝密,我也接触不到什么绝密信息”,我想每个人都有知情权的
平等性
情怀和家园,是每个人都向往的美好。不过,在讨论问题的时候,讲的是逻辑的严格和证据的完备,还是要尽量避免受感情影响的
平等性
哦?愿闻其详.....
平等性
其实我来茶轩的时间比您也长不了多久。不过,正好见识了几场风波,也看到了一些网友的表现 ......
s
shuyezi
哈哈。
平等性
哈哈哈,我还在想会不会有人来为我这段话背书,马上就有了现成的例子。首先,我说我是一个佛家弟子,这和我说我是一个公民,

我是一个茶轩的网友,都是一样的正常表达。佛家弟子和基督徒,伊斯兰教教徒,道教徒,无神论者相比,不高也不低,只是一种个人的信仰,何来标榜一说?难道我们连表达自己信仰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如果和自己的观点不一致,就扣上“充满政治幻想,权利幻想”的大帽子,我觉得并不是辩论应有的态度,这一点在我的总结中已有指出。当然,我也见过玩这个花样的当世顶尖高手,一个叫华春莹,一个叫赵立坚。这两位的脸皮,那叫一个厚,令人叹为观止。不过呢,这两位也有值得提高的地方,华领导尚有一丝良知未泯,撒谎的时候经常眨眼睛;赵战狼经常改说法,昨天鼓吹反美,今天就批判反美,显得立场不够坚定。他们的前辈,文革中的红卫兵,比他们俩要彻底多了,大家都打着拥护毛主席的旗帜,互相攻击对方是反革命。其实,他们可以好好想一想,会不会是毛的光辉思想,本身就有问题呢?

 

中间小谢
説標榜,是因為你特定地說過很多次。説有政治、權力幻想是因為之前你對版主的責難有這個表現(你好像連與人為善也做不到,

况論佛法?)

現在又扯到華、趙、紅衛兵、毛。。可見政治意識之濃,與佛背道而驰。

如果我没記錯,之前立好像就由于你而對佛法産生恶感?當然我没有看到過程,即印象或不確。但如果大體正确,就不好了。

 

平等性
非常好,这就是一个将讲道理的理性讨论引向对人格攻击的典型例子。我想一灯兄对您所说的事很有了解,因为他本人就是受害者之一,

我这里有一篇也可以帮助网友们回顾一下: 品茶小轩: 茶轩 — 海纳百川和公开辩论

 

姗姗d来迟
好,一针见血
b
bsmile
这些数据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尽管说了中国统计年鉴,有谁好好去查查?)可新疆05年后的汉族人居多的县总人口数必然应该是下降的

因为维族恐怖分子刚杀完人,一般的汉族老百姓都是避恐不及,都纷纷搬离新疆。还有,维族人口的下降很难相信,只要稍微看看维族妇女平均孩子数目是否有显著下降就知道了。就算05年后国家加强了维族的计划生育,它那里的平均生育率必然还是高于汉族的。

 

这些浅显的道理和事实本身让一般的中国人都不认同所谓的新疆那里的种族灭绝。

简丹儿
更多时候,理解常识比追求真理重要。:)
s
snowandlotus
數據用不同的模型就可以得出不同的結果,這個常識驢大師演示過了,

可被罵慘了。

缺乏常識的追求真理,有少數能找到真理,大多數就偏執了。

謝謝您!

蓝山秋色之红叶静美
我不相信种族灭绝的指控,但是也不相信绝对平等对待。历史上对少数民族太软弱,现在有可能反过来,至少部分地方可能如此。

反正中国不开放,就是开放也不允许随便探访新疆,那就只有流言蜚语了。

友梨江莉
是不是“灭绝”不知道,但几十年前亲耳听过不止一个维族人说过你们汉人当年杀的维人太多了,所以现在想哄我们别记仇。
s
shaoning
这三个图只有图2是区分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其他两个图不能作证据。

汉族占新疆人口的40%,其余人口分12个民族,所以图2也不能作证据,因为没有区分出维吾尔族。真正确凿的证据是维族人口的变化图。我大概看了这篇论文,图表都没有说服力,里面提到的政府计划生育政策是不区分民族的,所以也不能证明什么。很难相信这是严谨的专家写出来的。楼主你也说了和新疆棉花无关,那就是说你也不相信新疆有强迫劳动?那西方媒体为什么要造这个谣?

土琵琶
一年前博主的《新疆的事情,关棉花何事?》的文章不见了?

经过文学城,发现这篇文章,觉得眼熟。打开之后,发现确实是同一篇文章,也许有个别改动。于是找到平等性博主的博客,发现去年3, 4月份的这篇文章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我找错了地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我和许多其他网友曾经和博主进行了许多很有意义的讨论。有博主还指出博主引用文章和图表中的某些错误和不同意见。

平等性博主可否解释一下。如果这里参加讨论的网友们也能够看见当时的讨论,对现在的讨论应该会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