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错了油,却遇见了好人

苏.苏
楼主 (文学城)

《一》  加错了油

太尴尬了,周末在康州,司机着急上厕所,我加的油,竟然把柴油加到汽油的车子里去了。车子开了一二分钟就全部歇菜了,我们在康州的高速公路出口处的路边等AAA。

虽然第一反应是加错油了,但也是打电话问了加油站,用信用卡号码才核实出来了。开了这么多年车的老司机,却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真是羞愧难当。但是仔细分析认真反省,实在也是事出有因的。

最主要是我们州养懒人,我们州所有的加油站都有全套服务,不需要自己加油,也不可以自己加油,据说顾客自己加油还不合法。所以几十年下来,加油的程序都忘记了。而且但凡出门在外,无论国内国外,一般也都轮不到我开车,自然也不需要我加油。

 

 

还有一点,我们NJ/NY地区,柴油的pump,好像都是分开独站一边,不会和汽油的pump肩并肩排在一起的。还有加柴油的头,据说更大也应该塞不到汽油的口里去的。好吧不说了,再说像是找借口。绝对只做自我批评,真正stupid,阴沟里翻船,老司机竟然把柴油加到汽油车里去。从此背上污点,真是Stupid。

 

《二》却遇见了好人

 

打电话等了好久,AAA来拖车,说卡车只能坐一个人,没有商量余地,也是法律规定的。我看到百步之外树影里面有个白色的房子,想当然以为高速出口附近,会是什么小店,可以进去坐一下等。没想到走过去一看是几幢 ranch 的民宅,前后左右都不见有店家。我只好走在民宅的草地上,其中一家有人在前院做yardwork,一只狗向我狂吠。

在扫树叶的男主人,看上去七十多岁,他把狗喝住,并走过来询问。我把来龙去脉描述了一番,老先生帮我一起动脑筋,想附近哪里可以歇脚,然后说着说着,他叫我搞清楚车行的地址。然后他问我,你在不在乎我直接送你过去?“我恰好知道那个车行,那个地方我很熟”。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我必须继续检讨,我的手机里没有装Uber 或着Lyft的app,因为我们家从来也没有需要我去叫车。

车行不远,五六个迈以外,老先生走的都是local小路,穿过一座非常美丽的叫 new town (新镇)的古镇,枫红叶晚,湖光山色。

 

上车不久,老先生告诉我,他有90多岁了。我很吃惊,一下竟有些语塞。我说您根本看不出这个岁数,顶多猜你八十不到。真的是意想不到,如果早知道老先生这个年纪,于情于理,我绝不会,也不可以去麻烦他老人家开车送我。

我发誓这个老先生看上去顶多七十五岁左右,我上他的车子的时候脑子里还闪过一个念头:不是说不要上陌生人的车吗?但是我又想,他的家我都知道住在哪里,到底是谁怕谁啊。

上车前,我特地把手机里我们一家的合影给老先生看,我想要对好人公平公正,也要让别人心安。

这个老先生告诉我,车行的地方,离他以前住的地方很近,他在那个镇住了好几十年,五六年前才搬到这个小房子来。我附和说:是这样的没错,年纪大了大家都要downsizing。

他说以前那房子要比现在这个大至少一倍,因为他有六个孩子呢,他说不过他们都不是孩子了,最小的也有五十四岁了,他们都还算成功。我笑说那比我还年纪大呢。我还说:“现在就你和你太太住,当然不需要很大的房子”,他说:”没有,就我和我的狗一起住”。

他说,“ I lost my wife 11 years ago, 我们都是密西根人,她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嫁给我了”。“我们是blind date,你知道,就是她的朋友认识我的朋友那一种”。

“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可是她就嫁给了我,还给我生了六个孩子“。

“我读完了工程,找到了这家做直升飞机的公司,你只知道 sikorsky 吧?”

我胡乱猜测,说, “我只知道Lockeed Martin” ,  

 “对,same thing, 你说的没错,我在Sikorsky 一做就做了四十年”。

我说我听到loyalty,公司的和职员的两方面的,现在已经很不多了。我还告诉老人家我原先也是学的工程,我说我来自中国,没他那么幸运我换了几次专业。

我说你的生活很令人羡慕,老先生接着说,他们两夫妻走了很多地方,欧洲非洲大洋洲都去过了,就是还没有来得及去中国。

我告诉他我们是去北部看孩子。说到孩子的学校,老先生说他最小的儿子,就是那个学校拿到硕士的。他说他对那个学校就很熟很熟,有一阵他为那个学校做过一个adventure的program。接着他赶紧纠正说,也不是,确切的说,应该是代表他们公司,跟学校做了一个项目,他说:我那时正好是我们公司零件部门的头,然后又笑着自嘲说,那或许是我能做到的最高位子了。

车程二十分钟左右,我其实一直在感动着。我竟然让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先生给我做了一次免费的Uber司机。

临告别时,我向老先生要了他的email address,回头一定要写一份感谢信,或者,寄一份有意义的礼物。老先生给了我一份aol.com 的账号,我寄去的感谢电邮,至今没有回复,我不确定aol.com 是否还可以用。

 

《三》后记

 

第二天在我们回程的路上,又路过康州,在Stratford 高速旁边,看到了那家 sikorsky 公司的大建筑. 

那天我在网上确认老先生给我的电子邮件和家里地址,发现亚马逊上有他写的有关Sikorsky技术的硬板专业书。还有一份他以主管身份签署的技术分析报告,也在亚马逊上出版,是打字机打出来的版本,签署日期是我出生的那一年。

那是疫情前的那个秋天发生的事情。

其实直到现在,除了Email上和老人家取得了联系,并且写了万分感谢的话,我并没有另外再做什么。我想过给老人家住的小镇,发一份表扬信去大张旗鼓地宣传,但是又怕万一打扰了老人家宁静的生活。我又很想买一份礼物,或者寄一张礼卡,可总又感觉 he is better than that, 礼物过于肤浅。overall, 我们只是很想让他知道,我们心里充满谢意的, 不仅仅是给了我一个ride, 还有那一份对我的信任和友好。

或者,欠着一份谢意,牵着一份情谊,并且记得carry on,  那就是最好的感谢。

老先生那些随意地闲聊,有关事业,有关家庭,有关爱情,那些真正的普世的价值观,是人间共赏的温暖,和美好。

 

 

b
borisg
Nice story. The America and Americans we all love.
b
borisg
啊,上次说的房子被我找到了。

苏.苏
所有信息一网打尽,感谢

gate lodge, N.Estern. Mass. H. H. Richarson Archetict 1934

I found it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mes_Gate_Lodge

苏.苏
所言极是,让我们更爱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
R
Redfernbus
我觉得感谢信礼物大可不必,将这故事写出来就功德圆满了。如果以后碰到需要帮助的人出手相救就是最好的回报。

Sikorsky美国的军工复合体之一,我从前与其澳洲分公司打过交道,他们专门维修保养黑鹰直升机机械零件。我记得这家公司是一俄罗斯移民创立的。这类公司一般都舒服稳定,进去了都不打算跳槽。

北美愚医
Full of stories. Nice voice!
日照龙鳞
感人的故事!我不知在现在的社会是否有人敢如此帮助人,可能只有老人家才敢出手相助。谢谢分享
苏.苏
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那一带城镇的居民,很多就是

那个公司的员工和家属。

不过,你知道Newtown这个美丽安静的小镇曾经发生过什么吗?去谷歌一下吧。

苏.苏
Thank you, kind words, warm heart.
G
GoBucks!
你应该是不加油的老司机,其实就是新司机
苏.苏
I know what you mean, 不过热心人还是不分年龄的,

你太悲观了,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有些人痞一点贫一点,那不是问题。要远离的,是那些充斥了匪气和戾气的人。

 

 

苏.苏
哈港有啥港头啦:) 照你这么讲,我们全州都是新司机来!

广
广陵晓阳
“ 欠着一份谢意,牵着一份情谊,并且记得carry on, 那就是最好的感谢。”说得真好!
基多山人
柴油加油枪的口径和汽油加油枪不一样
s
seasnowman
你是开的jeep车吗?唯一一次我听说柴油加到汽油里就是jeep rangler.
s
seasnowman
你是开的jeep车吗?唯一一次我听说柴油加到汽油里就是jeep rangler.
s
seasnowman
你是开的jeep车吗?唯一一次我听说柴油加到汽油里就是jeep rangler.
s
seasnowman
你是开的jeep车吗?唯一一次我听说柴油加到汽油里就是jeep rangler.
s
seasnowman
你是开的jeep车吗?唯一一次我听说柴油加到汽油里就是jeep rangler.
L
Laren
那里的汽油真是便宜啊
l
lepton
讀了內心都暖暖的。

上次去法國,我家老公也犯了這低級錯誤,不過那是因為他吹噓自己法文好卻沒學過柴油的法文。當時他懊惱地說,這種錯在美國不可能會犯,因為柴油汽油的口不一樣。待會兒我要去跟他報告,這個錯誤就是老司機在美國也可能會犯的。

 

过来人2
新泽西人?Sikorsky的总部在康州15号公路边上。以前去公司在麻省的总部经过那里,才知道原来西科尔斯基在那么个小镇上
天清云舒
写得真好,淡淡的文字,读来让人心里暖暖的,歌也好听,与文字很契合。以前听说过有人在欧洲加错油,

没想到在美国也会翻车,我这个多年的“新”司机以后也要注意了。

L
Lucky_man
School gun shooting, heavy machine gun
苏.苏
就是这样想的。以前常常会着急回谢,现在不了。。。

现在年纪渐长,又悟到一些新的道理。并不是所有的好人好事,都是可以用钱换到的人情。

来日方长,细水方可长流。

苏.苏
就是啊,你看照片,我们两个还特地返回去寻根追源。
苏.苏
我开的是大兴吉普 - SUV,就是发生了有什么办法。
苏.苏
疫情前的事情,头一次贴在博客里。
苏.苏
跟你家领导说,他那不算啥。居然有人在美国也会加错油,那

才是真的 stupid 啊!:)

苏.苏
是的,以前没有太注意,新英格兰那些州,很多低调的奢华。
苏.苏
谢谢美言谬赞,啊哈哈哈。修车行说,这种事一直发生一直发生。。。

我不过是第一个大言不惭,不打自招的,写中文的“在美国加错油的第一人啊”。 :)

t
tang07059
在这美好故事背后:联系车行工作日修车、租车重新出发、改日回到原地取车、付上千的账单。从此心理障碍在海外加油反复确认:))
渔夫1957
也在Newtown修过车

一次从波士顿去费城。95号拥堵,改走84号路山区斜跨。到美30多年,第一次半路车坏,勉强开到一个较大的修车铺。店里修车工人表现的极为专业,友善,价钱公道。听说我们赶路时,答应一小时内修好出问题的点火系统。因不担误行程,放松心情,与店中服务人员聊天,问到镇名,说是Newtown。当时school shooting 刚刚发生几周,立马出了一身白毛汗。问:就是新闻中的那个Newtown? 回答:Yes。这一下感觉天给聊死了,很难受的等了一小时,再次上路。实在无法想象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山区小镇,如此友善的人群中间,居然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年轻人。

3
3wa
好故事,好文字
A
AnnYuan
一点读后感慨,在美国生活真好,90+的老人还能开车,自由自在地生活。
熊猫媳妇
哈哈,你太抬举自己了 - 老司机。

你不出门都是那口子开车? 

我没加错过油,但是我把加油枪拖走了拖走了.......

 

苏.苏
我每天出门进门,要背米,要买菜,还要自己social,私人司机?

我也想有啊:)

出门旅行,我除了沙特,哪也没开过,人家不让,那我有什么办法。:)

对了,把加油枪拖走那样的壮举,俺还没机会做过,主要还是没机会,俺这政府不让俺亲自加油。:)))))))))

苏.苏
是这样,正视的眼睛,看出来的都是正面的东西。
苏.苏
谢谢谢谢,你一直都很鼓励我。
苏.苏
生活安逸的地方,人相对会比较平和。
苏.苏
领导辛苦啦!
熊猫媳妇
反正我们都是有过壮举的人!
沸腾的群山
没想到苏苏和糖班是新州邻居。很温馨的故事。车的发动机没事吧
A
AnnYuan
错了,人家两口子。
苏.苏
发动机没事儿,那车给我们立下汗马功劳,

真正劳苦功高,最近才退休告老。:)

苏.苏
是啊是老俩口。:)
Q
QKA
你们俩口子的互动太有趣了
沸腾的群山
当然你们两位是风坛最佳两口子。与你们为邻是我的荣幸
苏.苏
这里人杰地灵,和您为邻也是我们的荣幸。
苏.苏
哈哈哈,只有我们承认了,好像她们都没有壮举似的。
小黑猫
我也有,但打死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