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漂 → 残阳如血(2/2)

我是干枯的胡杨^_^
楼主 (文学城)

作者微信号:sunsetset

上次试从半月湾航行到 Maontary Bay, 半路 Kayak 被风浪打翻, 是个未完成的Missing, 我一直耿耿于怀。我是个有始必有终的人,总得对自己有个交待,否则如何对不起自己。

分析了当时的情况,觉得自己能行,我要再试一次。基于我的 AI Karak 已坏了,维修要好几个礼拜,我不能等,因为夏天马上要过去,天气要转凉,我要在天气转凉之前完成它。

我那么注重天气,是为安全着想。因为这儿的海水是从北冰洋的白令海峡,随洋流而来,就是夏天也非常冰冷,冬天那就更冷了。在夏天,人在海水中也坚持不了多久,天冷时更坚持不久,尽管穿着 wet suite,冬天也许不到一个小时人就挂了。万一天在冷时翻了Kayak,我也许不等救援人员来,就挂了。所以在气温还高时,得赶快完成我的心愿。

挑战是以安全为前题的,如果生命没了,一切都毫无意义。挑战的喜悦,是来自于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从生死边缘走过。

我准备买一个 AI Kayak 的升级版,也就是 Hobie 的 Tandem Island (TI) Kayak,此 Kayak 除了具备 AI 所有的功能,如有帆,有人力的脚踏动力系统,它的主体比 AI 的主体更长,更宽,也就更能抗风浪,TI 还是两人的 Kayak, 今后可带老婆一起出海。

只是此 Kayak 更贵,要 $8200,但辛苦了大半辈子,也得对自己好点吧。再说Kayak是体育,除了爱好,也是为了锻练身体,从没见过哪个航海人是瘦弱的。为了锻练身体,再多的投资也是值得的。

于是决定,买!

我的 AI 加现在的 TI,总共也近二万美元了,可买艘现代的带马达的小型船了,但为什么我不要船,宁要这种带帆的多功能的 Kayak 呢,一是因为船要拖车,或要租泊位,维护起来也费劲,二是因为我喜欢古代的航行方式,我崇尚自然,喜欢借大自然的力量来航行,喜欢借风力来航海,觉得唯有这样,才能更贴近自然,更能同大自然交流。

返璞归真,才是我的目的,我也并极其享受达到这目的的过程。

许多 AI and TI Kayak 的零件是通用的,AI and TI 可作为相互的 Back up, 这样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何种情况,我总有 Kayak 可用。

要想做一件事,总有一千个理由与借口,反之也然。人生中的许多事,不都是这样吗。

 

 

 

看,这是全新的 TI。
这次也真是巧了。这 TI 现在供不应求,一般从下单到现货,要等几个月,我去 Kayak 的  Dealer 买 AI 配件时,刚好碰到有人货到了又改变主意不要了,于是我就顺便捡了个漏,不用等,马上付款提货

为什么我不买二手的便宜点的 TI,这是因为安全为上,我要买新的,免除一切隐藏的风险与后患。而且新的,也表示一个新的开始,我要重新开始,从跌倒处爬起来,前行。

 

 

高高兴兴地装车

 

 

你说神怪不?刚买了 TI,在 Panda 快餐店吃饭时就得到了这个签,这预示着什么?这预示着,老天也在鼓励我,赞许我!

 

 

看这周未的天气预报,同上次翻 Kayak 时的几乎相同,以至更有挑战性,于是决定,用我新的 Kayak,再次出行,以完成我未完成的任务,未完成的挑战,来圆我的心愿

人生不就需要一些念想,需要一些东西,一些挑战,来满足内心的渴望?

 

 

这次起得更早,二点起床,同老婆一起驾车去半月湾。这是在途中加油

 

 

凌晨四点,整装待发。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学乖了,把所有的东西用绳子同 Kayak 捆绑在一起,这样在狂风巨浪中,不至于丢东西。

这次也带上了冲浪板,这不是为了冲浪,而是为了万一翻 Kayak 时,可爬在冲浪板上面,用双手划回来。

魔鬼出在细节里,在离岸前再次检查一些细节,确保准备到位,做到万无一失,就同老婆道别,向黑茫茫的海中驶去。

这次我用了更大的 Kayak,更有了上次失败的经验,我对自己信心满满,我能行。

 

 

在半月湾,风平浪静。但我知道,真正的挑战,是在午后,在 Pigeon Point 到 Santa Cruz 那一段海路,那儿风急浪大,那儿才是我这次的重点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在这样的海况,半途很难找到泊地过夜,所以这次准备直接去 Santa Cruz, 一天航行四十多海里,在 Santa Cruz 港湾里过夜,第二天再去 Montary Bay

 

 

一路上,三文鱼没有,石斑和 Lingcod 倒是挺多的,一半留下一半放生

我是唯物主义者,但也挺迷信的,上次翻 Kayak,一个原因是我太残忍,不敬畏自然。上次有条大 Lingcod,我用铁钩把它挂在 Kayak 边上,一路行,它就一路挣扎,张开的口灌了许多海水,最后肚子灌得鼓鼓的,途中开膛破肚时,肚子涨得像个气球样,翻 Kayak,这是上苍在惩罚我,我是罪有应得。所以这次,要么直接放生,要么马上杀了放入冰桶,减少鱼儿的痛苦

 

 

发现有条帆船在旁边同行,觉得很亲切。几年后,我应该也会有这样的一条正规的大帆船

 

 

也看到一条大渔船,长枪短炮的,全副武装,不知在钓什么鱼,也许是石斑吧

 

 

前面就是 Pigeon Point 了,可远远看到那个灯塔。此时风变大了,我也收起了一半的帆,尽管只张开一半的帆,Kayak 速度也丝毫不减

风大时,如帆全张开,非常危险,容易翻 Kayak

 

 

 

这是 Ano Nuevo State Park 的那个离岸孤岛,这儿水浅礁石多,孤岛与大陆之间会有巨浪无征兆地汹涌而来,异常凶险,得快速通过

 

 

看,这样的汹涌的排浪会平地而起,防不胜防,幸亏没打到我,如打到我,尽管这次我用了更大的 Kayak,也许也会被打翻。

 

 

 

越往南走,风浪越大。以下这样的浪不是最大的,大的风浪我更本没机会拍照录像,当时双手忙碌,左手抓紧方向杆,右手紧抓 Kayak 身,以防被巨浪颠我下海

 

 

 

Kayak 被浪抛上又摔下。当被涌浪托举上天,不巧此时浪又 Break 时,Kayak 会一头扎入水中,好几次感觉要翻了,幸亏这次的 Kayak 比上次的长了二尺,硬生生地抗住了

当感觉要翻时,人心是麻木的,我不能挣扎,不能呼喊,更不能抱怨,除了控制好方向,做到自己所能做的,其它的只能听天由命。在岸上时的一切计划,一切应急措施,一切自信,此时全无用,全无意义。

有好几次我在问自己,我这是在干什么?有好好的家不呆,有老婆的纤纤玉手不牵,温暖的玉体不抱,非要跑来这惊涛海浪中,冒这样的生命危险,我这是在干什么?

1-3个大浪后,一般会有一小段平静期,趁这平静期,我赶紧侧身打开冰桶,把里面的几条鱼全扔到了海里,我还是迷信的,我家里已有足够多的鱼,这些鱼带回家并不纯为了自己吃,只是因为人性的贪婪,使我拿了我不应该多拿的东西,尽管鱼儿已经死,我也要让它们回大海,我要改正错误,让自己积点 Credit,让老天允许我在此安全通过。

人,需要敬畏某个东西

扔完后,再回想到那只签,我隐隐觉得,这次老天应该会让我过,但不会容易,会让我吃点苦头

 

 

过后看天气预报,妈呀!Guets 的风速已增强到了 33 英里每小时,凭这小小 Kayak, 这我还能生存下来,也堪称奇迹了

 

 

终于闯过了鬼门关,漂过了最危险的地段,也快到 Santa Cruz 了,这儿是另一番天地,没强风,没巨浪,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下了。

 

 

看这景色,很美

更美的是我心情,那是脱险后的喜悦,是战胜自己,达成心愿的满足感,是克服困难后的成就感

 

 

 

回头望,残阳如血,映红了半边天,此时突然想到了一首诗:“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雄关漫道真如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心突然变得豪迈起来,比起残阳夕照中的长缨如林,战马嘶鸣,我的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

 

 

我与我的 TI, 安全进港。这是我这新的 TI 的处女航,同我一道,闯过了鬼门关,经受了考验,我很满意

愿来准备在靠岸后,于此港旁的快餐店吃晚饭,然后回 Kayak 上,划到水中央过夜,第二天再航行二十二海里去 Montary Bay,但由于进港前的摸黑航行,误入了海带丛中,困在里面挣扎了许久才得以脱身,到港时饭店全关,野营用的炉子在上次翻 Kayak 时丢失了,还没买新的。当时我浑身湿透,夜晚的气温又骤减,我又冷又饿又累,另外,第二天的风浪又大,我不想再折腾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来日方长。

于是跟老婆打电话,叫她开车来载我回家,既然四十多海里一天都过来了,二十多海里也不算什么了,留待下次吧

 

 

这是当天的行程图,航行了16.5 小时,45.2 海里,也就是84公里。从跌倒处爬起,有始有终,给自己有了个交待。

这一页,就这么翻过去了,下一页,又会是何内容呢?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海上漂 → 折戟沉沙(1/2) 二天一夜海上漂 (金门大桥>Petro>半月湾) 太平洋里,拖钓三文鱼 渔人夜不归 “三番城外半月湾,夜半狮声到渔船”
L
Lucky_man
想起了老话"玩得就是心跳"
杏林香雪
航海的人都是喜欢这一行,勇气可嘉。曾在一晚会碰到Maic Micelin
杏林香雪
没写完就发出去了 ! 说的是Marc Tiercelin, 他就喜欢与海打交道,几次环球航海,

一个人,没有任何技术支持,有时候以为要完蛋了,但是休息一下又浑身有力气。我觉得他真的很冒险。还有一位同行姐妹也喜欢玩海,个子小小的力量无边,多次驾驭四刻船从马赛出发航行到那不勒斯或西西里,中途不靠岸,太有勇气了。

喜鹊
真棒
N
NHHiker
没走下半程,见好就收,也是对生命的一份尊重。"挑战的喜悦,是来自于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从生死边绿走过",说得太好了。
K
Ktnw888
赞!年初83岁日本老人单人帆船从旧金山70天航海到日本。他是非常有经验老水手。

Kenichi Horie: 83-year-old Japanese man becomes oldest person to sail solo across the Pacific

...

"Don't let your dreams just stay as dreams. Have a goal and work towards achieving this and a beautiful life awaits," Horie told CNN over a satellite phone as he made his way from Shikoku Island towards Wakayama, the final leg of his voyage.

...

 

https://edition.cnn.com/travel/article/kenichi-horie-solo-pacific-sail-intl-hnk/index.html

 
大王叫我来巡山00
我喜欢你和番桥写的东东,有一种历经磨难之后的风平浪静,有一种克服困境之后的重生。
K
Ktnw888
大浪来时要迎着浪,45-90 degree.
r
riyuan
棒! 换个大车更好。
我是干枯的胡杨^_^
致敬两位!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同感
我是干枯的胡杨^_^
这老人讲得太好了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多谢称赞
我是干枯的胡杨^_^
我不富啊,能用先用着 :)
q
qiuqiu03
赞锲而不舍和勇气!非常同意你对上苍的敬畏之心和对鱼儿的留情,没必要让它们suffering,吃也好,放生也罢。
我是干枯的胡杨^_^
握手
熊猫媳妇
这个玩具好玩,我只在resort人家带着玩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