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夏末博物馆之旅 (瑞典,荷兰)

H
Helvetia
楼主 (文学城)

2022 夏末博物馆之旅 (瑞典,荷兰)

 

八月底,去斯德哥尔摩拜访朋友,在朋友的乡村度假屋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斯德哥尔摩多年前就已经去过几次了。从游客的角度来说,该看的景点都去过了。2013年 ABBA 博物馆建成,开始迎接观众。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发誓,以后找机会一定去ABBA 博物馆膜拜一下。在欧洲洋插队期间,几乎就是伴随着ABBA的音乐度过的。当年听不懂高调高尚的歌剧,听不来震耳欲聋的摇滚,更忍受不了无病呻吟的爵士乐,只有萝卜青菜般的流行音乐可以调剂一下枯燥的校园生活。特别是ABBA的音乐,曲调既有流畅欢快的,也有伤感动情的。尤其是他们的歌词,简单明朗,吐字清楚,一听就懂。那时候还没有万能的网络,更别说MP3,YouTube了,主要是听广播,买磁带/CD,看电视,BBC 时有介绍ABBA的节目。

 

因此,这次约朋友一起去拜访ABBA 博物馆,回味这个瑞典最有名的乐队当年的鼎盛辉煌时光,以及乐队解散后的音乐生涯第二春:成名的曲子被改编成音乐剧,搬上了舞台,在世界各地一演就是十几二十年,甚至还由大腕影星主演拍了电影,后来还加了续集,可想而知ABBA受欢迎的程度了。当然了,歌迷,剧迷,影迷都心甘情愿地掏银子。我们还专门飞到伦敦,观看 Musical Mama Mia!

 

ABBA 博物馆

 

现在,ABBA 博物馆也是按时间段控制来访人数,不过我们去的时候,也见到当时来买票的,也随我们进来了,说明这个时间段的名额还没用完。

 

当然,这么多年,对ABBA比较了解了,参观后,并没有从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也没有WOW的感觉,主要是兑现歌迷的义务和心愿。下面只是罗列一些照片,没有任何注释。

 

 

 

 

 

 

 

 

 

 

 

 

 

 

 

 

 

 

 

离开斯德哥尔摩,我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游览了荷兰的三大著名艺术博物馆:海牙的莫里斯画廊(Mauritshuis),阿姆斯特丹的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和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这里收藏了几乎所有最著名的荷兰画家的杰作。这三个博物馆都需要网上提前买票并确定入馆时间,进去后,没有限制停留时间,可以一直待到闭馆。

 

 

莫里斯画廊(Mauritshuis, Den Haag)

 

画廊共有两层展厅,都不大,因为画幅比较小,所以尽管展厅不大,摆放的展品还是不少的。

           

镇馆之宝当属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带珍珠耳环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Frans van Mieris I (the elder):Brothel Scene;  Gabriel Metsu:A Young Woman Composing a Piece of Music; Frans van Mieris I (the elder):Teasing the Pets.

     

Johannes Vermeer:View of Delft

     

Jan Steen:Girl Eating Oysters; The Life of Man

     

 

Joachim Wtewael:Mars and Venus Surprised by Vulcan

     

Egon van der Neer:Interio with a Woman Washing her Hands

     

Willem van Mieris:Armida Binding the Sleeping Rinaldo with Flowers

     

下面三幅都是伦勃朗的:Self-Portrait, Homer, 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

         

Frans Hals:Portrait of Aletta Hanemans

     

Carel Fabritius:The Goldfinch

     

Jan Brueghel I (the Elder) & Peter Paul Rubens:The Garden of Eden with the Fall of Man

     

Anthony van Dyck:Portrait of Anna Wake

     

Peter Paul Rubens:’Modello’ for the Ascension of the Vergin

     

Clara Peeters:Still Life with Cheeses, Almonds and Pretzels. 签名在刀柄上。

       

Jan Brueghel I (the Elder) & Hans Rottenhammer:Christ’s Descent into Limbo

         

 

阿姆斯特丹的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

 

国家博物馆的中文翻译可能会产生误解,实际上,它只是个艺术博物馆,与国家的历史与发展不搭界。Rijk 是王国的意思。它是荷兰艺术品收藏最大的博物馆,其中绘画占很大的比重。这里展出了几乎所有荷兰著名画家的代表性绘画作品。博物馆的建筑也很有特色,让人过目不忘。

       

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伦勃朗(Rembrandt van Rijn)的大幅《夜巡》(The Night Watch),为了安全起见,用大玻璃框罩着。伦勃朗还画了一幅小尺寸的《夜巡》,也在大幅的旁边墙上挂着。

         

伦勃朗画了很多自画像,这是其中的三幅老中青:

         

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另外两张名画也在这里:《情书》(Love Letter)和《倒牛奶的女仆》(Milkmaid):

       

下面是一些抓眼球的画,一并搬上来,不做注释了:

                         

还见到一幅梵高(Vincent van Gogh)的自画像:

     

荷兰画家的作品基本都是小幅的,像伦勃朗的《夜巡》和这个《滑铁卢战役》(The Battle of Waterloo,by Jan Willem Pieneman)算是例外的了:

       

伦勃朗也被永恒地留在博物馆的花玻璃上了:

       

 

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

 

梵高博物馆就在国家博物馆旁边,是最俏的博物馆,经常门票几天前就售空。我们去时,还见到不少人在门口,因没买到票,仍不肯离去。我们是买了带导游的票,一小时,导游领着在几幅重要的画前讲解,完后大家自己可以再从头到尾走一遍。

       

这是在一楼的几幅梵高自画像,这一幅是还没有完成的画,算是习作,因为它是画在另一幅画的反面。梵高是个穷画家,这样可以少用些画布。因此,这个厅里的画,都是放在玻璃罩里的,使得画的两面都能看到。

 

梵高的早期作品都都比较暗淡,这也正是他日常生活的典型环境。这幅《吃土豆的人》(The Potato Eaters)被认为是他早期最有代表性的一幅。在画这幅之前,他还画了不少草图,原稿,甚至还单独画了每个人物的头像。

     

他后来去了法国学画,画面亮堂多了。这是他画风成熟后的一幅佳作《向日葵》(Sunflowers),可能是梵高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他画了许多《向日葵》版本,收集在世界不少有名的博物馆,画廊。

         

这是一张梵高临摹一位日本画家的画,运用透视原理,由局部向远处伸展。

     

这张是《在亚尔的卧室》(Vincent’s Bedroom in Arles),将透视原理夸张,扭曲。

       

下面几张都是他的代表性作品:《麦田群鸦》(Wheatfield with Crows),《盛开的杏花》(Almond Blossoms) ,《黄房子》(The Yellow House),《桃树》(The Pink Peach Tree)。

             

梵高画了许多自画像,可能请模特太贵,或者他爱画自己。

           

梵高没有受过正规的绘画教育,全靠自己摸索苦练,但他坚信自己可以吃画家这碗饭,他弟弟 Theo van Gogh 也相信他,并一直帮助他,资助他。同行瞧不起他,对他的画风也不欣赏,因此,一生画了近千张画,生前只卖出了三张。他的自尊心一次又一次地受到打击,真是被逼疯了,甚至绝望了,才三十七岁,就自杀离开了人世。后来,在他弟弟 Theo 去世后,弟媳 Johanna Bonger 极力游说绘画界,操办展览,撰写介绍梵高的文集,使得梵高的画慢慢受到关注和好评,直至登上了收藏者的清单前排。

 

俺对绘画一窍不通,也并不喜欢梵高的画,但得承认,还没见过其他画家有梵高的绘画风格。

 

 

 

谢谢观望!

 
巴黎到罗马
Vermeer画的不多却都是精品

跟梵高一样也是贫困潦倒

H
Helvetia
是的,维米尔是那种精雕细磨的画风,不出活儿,产量少。十几个孩子,大家口,负担重,劳累成疾。
一家三口
ABBA开到晚上8点,我们去就是现买的票
杏林香雪
"夜巡 " 18 19 年去看的时候还没有罩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可惜了。

不过它前面总是一波接一波的学生在那听老师讲解。Vermeer 的画17年借来卢浮宫专题展,放在一个昏暗的大厅,全靠不同角度的灯光投射,视觉效果相当震撼。比起来 Rijksmuseum 大厅里来自四面八方的自然光线,效果相差甚大。想想卢浮宫的收藏家们还真的有几下拿手本领。

18年" 夜巡" 没罩起来拍的:

 

H
Helvetia
我们是上午去的, 里面游客并不非常多,可能热闹劲儿已经过去了。
H
Helvetia
谢谢补充并跟照片!

这是第一次进去参观,前两次去阿姆斯特丹都没进去过。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罩起来的。现在好多名画都额外装上安全保护,记得第一次在卢浮宫看蒙娜丽莎,就是直接挂在墙上嘛,只是边上有工作人员站着。现在可好,罩起来,再用绳子围起来。。。

 

l
lepton
我們19年夏天去的時候還沒有罩起來。現在一些激進的環保人士把手superglue到名畫上博取關注,實際上看得人火起。

https://www.thenationalnews.com/arts-culture/art/2022/07/26/why-are-climate-activists-gluing-themselves-to-artistic-masterpieces/

不得不防這樣那樣的破壞者。

H
Helvetia
谢谢解释!要真是有人故意损坏展品,还真麻烦。这些宝贝可是只此一件,不得不额外小心。类似乘机安检。。。
g
goingplaces
看过四次 第一次是Rijks 未修整前 第二次是 Rijks 修整十年重开后一年,第三次2017 Louvre

然后 2018 Rijks again.

第一次 和在 Louvre 那次最好看。这个画不适合在明亮的自然光下看,没有那种震撼力。

H
Helvetia
Wow, 看样子你对这幅画着迷了呀,看了这么多次!

我不懂看,只能算是看热闹的的程度。要说震撼力,见过几幅拎刀割下脑袋的画,那才叫震撼!当然,也太血腥了。

g
goingplaces
不是。從未特别去看画。只是多年來一直会去各著名博物馆,它在那儿展出 而且是Rijks 的镇館之宝,难道避开不看吗?

和板上大多数人不同 我们很多地方都去了很多次。 有些博物館想起來时会在方便时重访。也不是每次路过都去。好比卢浮宫 看了四五次吧? 但巴黎就去了七八次了。第二次去 Rijks 是因为那一年我们会経过 Amsterdam 三次,剛好又能 redeem 了 IHG 的 free night certs at  Amstel, the grand dame of luxury hotels in Amsterdam 加上 又能用了 Radisson Blu 在 Dams Square 的 second night free, 所以決定去看看修整十年后的 Rijks 是怎樣的。 To be honest we were not impressed by the rebuilt result.

卢浮宫那次是因為有几年没有去看東西了,可以再逛逛了。

第四次是 transatlantic cruise port.  下雨 不适合去看Keukenhof park.  不想排 Van Gogh museum 那个隊, 去 Rijks 吧 

要说重游同一个地方 / 地区 的 网友,顧剑老师可以是無人能出其右。他都不知去了德国几多次了,还有土耳其。晴天美眉也是喜欢重遊的一位。

 

萍踪新语
80年时得到一盘ABBA乐队磁带,听了几十年,从未腻过。两对音乐夫妻没能熬过十年之痒,82年劳燕分飞、乐队解散,

去年回归乐坛,隔了四十年,再登排行榜首,创下流行音乐历史奇迹。伦敦还建了个ABBA剧场。...

H
Helvetia
您可称得上资深歌迷了!是的,回忆是美好的。。。
H
Helvetia
羡慕你满天下跑,见多识广,又热心助人,甚称得上旅游信息中心了!
云燕假日
Gimme! Gimme! Gimme! 恼人的秋风… 当年港台歌手翻唱了不少ABBA的歌曲~

成为那个年代迪斯科的神曲… 问好,顺祝中秋快乐!:)

H
Helvetia
我还真不知道 Gimme Gimme 被翻唱成恼人的秋风。

我不太喜欢港台歌曲,尽管在广州待过几年,可能是不懂粤语引发的抵触情绪。;-)

中秋节都过了才看到你的跟帖,就权当是圣诞节的问候了 :-)。谢谢!也祝你秋安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