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滑边记

姚顺
楼主 (文学城)

边滑边记

 

 

华为有官方背景。大陆的,读通报纸的没不知道的。读不通,听了,也知道并有“怎么可能不是”的坚信。鬼佬却一直搞到前天,孟晚舟在认错文件上签字才信。

 

都是死心眼。怎么整?

 

猜得玩:孟女娃怕引渡,那样,活什么劲。正下一盘大棋的,怕女娃绷不住,爆料。反正芯片这块没戏。接了,放了,结了。落个清静。

 

闲也吃,淡也操:孟晚舟挺泄露国家最高机密:“感谢习主席把我的事挂在心上”。另:也不想想,彭麻麻听了啥滋味!

 

 

 

苏东波至今,社会主义的摊位,仅存两家。钉子户,也有生存权。闹呗!有的是时间。

 

俄国用纪念墙表态:咱,入伙了。也用总统可以当很久说明:自成Team,不怕你带不带我玩。

 

普金去会索尔任尼琴,即曾经的契卡去见曾经的在押犯。于中国,这事不啻让孟晚舟原机return to 加拿大,再戴上高科技镣并宣布:“我一人扛”。

 

中俄差多少?

 

 

读《资本论》,对当年东亚共荣经济圈,没法反感。可,想到接触过的日本人,怎么也不愿意和这东西一个圈内。“经济”不好,违反马克思,也不在乎。中国近百年做对的两件事,一,抗日;另,就是斗,也和美国斗。

 

中国,怎么,都大,纵然憨头;日本,怎么大?明治维新都一副小样儿。

 

 

一看到流氓,绑匪,汉奸,或近亲的词儿,就撂了。掐架。不是这年纪的活了。

 

“拿起笔,当刀枪”,真有。遇上好几回了。“文革”重演与否,不妄议。刀枪样的笔还在,确确。而且掌握者是八零后甚至更迟的。小诧。

 

误区自识:论坛不是稷下杏坛,是广场舞。自有这识地,天大地大。知道了,极目远望,就是个“惟见长江天际流”,嘛也看不见。滑屏里“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倒是不失分秒的。

 

 

“相信, 你的眼睛和感觉。”书者,未意古文。但“相信”,逗号,这不是文言是什么?那“相”,很唐宋,还立体,又传神。惊艳。所遇颇意古文的,从来“相信你的眼睛和感觉。”由此,相信,文至性情,古今自有隧道穿越,白话文言撸串。

 

 

“中国为什么什么都很烂,但唐宋明清,甚至北洋军阀割据,文革后能经济一枝独秀?我去了菲律宾。大超市里的卡拉OK大排长龙。轮上的,载歌载舞,不是随便地跳跳唱唱,是很投入的那种。我们中国人就是搞钱,很枯燥啦!”(记台大教授苑举正课)

 

 

 

索尔任尼琴在流放美国期间写《红轮》。接受采访时说,要写出一本凡是关心俄罗斯民族命运的人不能不读的一本书。另,不管有没有读者,有没有人懂,承认不承认,喜欢不喜欢。只专心地写。

 

议:俄羅斯文學的毛病,不輕:啥啥也不放,什么什么都很懂,一弄都是系统工程,而且大都是天字号的,就是契诃夫的小短篇,哪篇不一部大机器里的螺丝钉样?不喜欢。

 

可他和他们大多不管不顾地专心写,《怎么办》《随想录》《被侮辱和被压迫的人》高尔基《三部曲》《静静的顿河》,哪个不城砖?这事儿,听起来容易,几句话。做起来,唉!自己往坛里贴上个啥,总也要查好几次,看看“阅读次数”,瞄瞄有谁“跟帖”。一心只读,不闻窗外,就一个董仲舒吧,纵然“三年不窥园”的三是“多”的意思,也不过double 吧!《古拉格群島》三大卷,怕搜捕,藏着掖着写,用了多少年?所以,俄罗斯文学,是一个个的个人,埋头不顾地写一群群的群众百科全书式的历史。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