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声细语话医院 (十三)

V
Vivian32817
楼主 (文学城)

 

  走进电梯,里面全是医院最缺而又最多的护士,齐刷刷地看向我。只得举起双手:“我投降!”

  有人大笑着说:“你是监控中心的?哈!”转头对同伴们:“我们的眼睛!”

  我认真地打量着她们。面生得很!但不像在开玩笑。医院总是这么形容我们,但基本上得不到护士们的认可。觉得他们总想找机会胖揍我们一顿。“你们是ICU的?”

  “是!老藏在里面!不怎么见到我们吧?”他们似乎很理解我打量的眼光。

  实际上我们不监控ICU的病人,他们自己消化所有工作,深知监控的重要。我很高兴得到他们的认可:“知道你们三头六臂!原来也能如此可爱!”

  “易受到笑的侵袭,是人得以异于其他动物的众多特征之一”。而人生苦短,许多东西来不及拥有,趁笑还可轻易,何乐而不为!

  挟着他们的笑声,正想停在护士站,欣赏一下柜台上的那盆兰花,那得意洋洋的护士长,挽着两个护士一起探出头来:“大家快来看呀!这里,走来我们那位从不出错的监控员!她是这样走路的。。。。”她夸张地扭动着走了一圈。

  “不可能!”我又好气又好笑。

  “你自己不知道。有人生来就扭!我一看你走来,就忍不住招呼她们来看。。。。”

  “你饶了我,好吗?”

  她无视我的哀求,夸张地扭动着走了,一边还不忘对那些看着她微笑的人说:“这不是我,是奇妮!”

  医院也深谙一日三省自身之道,常常进行各种改建,时时有施工人员出入。他们把要改造的的地方封起来,在门口放一个垫子,工人们出来都在上面清洁鞋底。

  正是午餐时间。一群工人围在垫子上胡乱地踏来踩去。护士长若无其事地拨开众人,从容地在垫子上踏了几个漂亮的舞步,对看得目瞪口呆的工人们揶揄道:“晚上干什么去了?这时候来跳舞!”

  然后,飘着一头浓密的黑发自顾走了,撇下众人爱慕地看着她的背影。

医院一直满当当的有日子了。ICU的病人甚至蔓延到了PCU, 整个是有出才有进的状态。正在电话上接收一个新病人的资料,另一个护士打电话来。没办法理她。过一阵她又打来:“没招惹你啊,怎么不接我电话呢?”

“正和别人谈心呢!你不知道,我很受欢迎的!”

“你就自我陶醉吧!”她鄙视着我。

 不过今天确实令人陶醉:邂逅一群牛逼而友善的ICU护士,有许多笑声。大家都有相对平静的一天,连ICU也没有CODE。。。。虽然和一群疯疯癫癫的女人一起工作,没有多少隐私可言,她们甚至知道,我的猫昨夜是否叫了春。。。。不过呢,被泄露的是猫。。。。她一点也不在意。。。。只在意提议在她脖子上,挂一个铃铛的老鼠。。。。到点了?噢~~~耶!

  真幸运!迎面又走来那得意洋洋的护士长:“马上可以回家了!”

  她轻轻地“噢”了一声,双手掩住自己的乳房。又轻轻地再“噢”一声,双手掩住自己的三角区,摆出一个性感的姿态。

  我们几乎要笑倒,弯腰指着她说:“这什么意思啊?”

“很多!很多意思!”她有恃无恐地回答。

  同事故意气她:“我以为你小便急了!”

  给我们抛了一个媚眼,闪了。她比我们来得早,基本不能正点离开。一天下班回到家,她正色对丈夫说:“DON’T EVEN TALK TO ME!”

  然后一头栽在沙发上。有心疼她的丈夫在身边,她感到轻松安全。放下所有压力,几乎是马上就睡死过去。

  不知她会否做梦。梦里是否有CODE。。。。只想寄言梦:待她温柔点。。。。给她一支红玫瑰。。。。或一片紫色薰衣草的海。。。。

  至少在梦里——

  放过她,不再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轻声细语话医院 (十三) 和风吟 霜叶红过二月花 惊鸿一瞥姚顺君 轻声细语话医院 (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