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舞订情

铃兰听风
楼主 (文学城)

昨天下午 3 点钟就回到家了. 中秋夜, 没有吃传统的广式月饼, 煮了紫薯汤圆, 开了那包任性的辣条搭配, 我的妈呀, 辣, 不怕, 可那个油腻哟, 油得铃兰 crazy, 恨不得冲入茶轩找谁算账.

今早找到关于月饼的一些数据:
一个莲蓉月饼 (716 卡路里) = 3.5 碗白米饭 = 跑步 1 小时 37 分钟
一个单黄莲蓉月饼 (722  卡路里) = 3.5 碗白米饭 + 2 片面包 = 跑步 1 小时 47 分钟
一个双黄莲蓉月饼 (860 卡路里) = 4 碗白米饭 + 半片面包 = 跑步 2 小时 1 分钟
一个冰皮月饼 (983 卡路里) = 4.5 碗白米饭 + 1 片面包 = 跑步 2 小时 13 分钟

月饼的邪恶, 秒懂了吧. 

上个周末, 在 Mall 里一个画廊的一幅油画前驻足, 兀自陷入遐思, 忽然, 有人说: 这幅画叫一舞订情. 原来, 老板娘悄然立在旁边, 吓得我不轻, 其时, 正凝神注视该画, 在想, 叫一舞倾城呢, 还是叫与郎共舞?
我问她: 可以拍张照片吗? 她答: 可以.

老板娘继续悠悠然说: 是一位俄罗斯画家的作品, 我用 $3000 加币买回来, 如果你喜欢, $3800 给你吧.
不早不晚, 我的手机 “叮” 一声铃响, 提示收到一条信息. 瞥一眼, 连忙对老板娘说: Excuse me. 步出画廊, 查看, 好友刚离开云城飞抵中国, 她是这样子报平安的:

亲爱的, 我在上海一切都还好, 这里湿气很重, 我有了湿疹, 早上还拉肚子. 隔离犹如坐监一样, 你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就不要回来了, 真的很郁闷. 上海隔离 14 天后, 回沈阳妈妈的家还要隔离.

这一打岔, 思绪转移, 我没有再回老板娘的画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