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手相、表象与体罚(祖孙情缘-下篇)

江上一郎
楼主 (文学城)

那一天,我心情很不好,内疚感缠绕着我好久。。。因为,我打了一下我可爱的二外孙。。。

他的太公公----我父亲,曾是南拳高手,年轻时,在旧上海曾空手夺流氓突袭他的斧头,用斧背制伏了对方。。。可是,七个儿女,他从来没有打过一下。

父亲没教我练南拳,母亲说,算命的说我会破相,他怕我闹事吧。

父亲去了香港,我被小学老师推荐去少年宫学武术--写信我不敢告诉他老人家。

武术老师并不教我们打架,我也没和任何同学打过架。但是,有天上体育课,玩游戏,为了抢先,后面冲上来的同学被我挡住,并顺手拨开了她----我的右手正好推在她胸口,她跌跌冲冲倒向墙根---被班主任女老师看到,马上厉声呵斥我:派你去学武术,可不是叫你来欺负同学的!再说,她是个女同学!你知道吗?你是“通贯手”(俗称断掌手),不能随便出手。。。

我脸红耳赤,惭愧万分。。。一辈子记住这位老师的教训,至今是亦师亦友。(同时记住了从未有过的手感:女同学的那个部位,好像有点跟我们不一样?。。。)

“通贯手”--手相说法好多,可是,打人容易伤人的说法,一直在我脑中。。。

班主任自然知道我无意伤人,她担心发生的意外---她调开后第二年,发生在我的身上:

劳动课完了,全体站起来,新来的马老师宣布解散---她刚落音,背后的大个子何同学突然袭击,推了我一把,我整个身子倒向前面的课桌,学过点武术,身手还算敏捷----右手撑在前面的桌面---人没有倒下,也没压着前面的女同学。刚直起身,前面的女生叫起来---咦?我那口针怎么不见了?(上劳动课,她做的是针线活,下课前,就插在桌面上。。。)----呀!不对,针头还在,针屁股怎么断了?!断在哪里?。。。她在桌面、地上找。。。我这时才觉得,手腕动的时候,一阵酸痛!原来,针的后半段断进我的手掌里了!因为肌肉紧、针口小,居然没有血。。。手术非常痛苦、教训终身难忘!

小孩子、青少年玩耍,最怕的就是不晓分寸、不知轻重-----很可能乐极生悲。

前不久,城楼新闻说,一位中学女生开玩笑,突然将女同学从桥上推下水,使她终身伤残。。。

居家有楼梯、高凳、阳台、台阶、窗台、热水瓶、桌子角。。。到处是小孩追逐游戏的危险地带。

我这个二外孙,好动、好奇、好显摆,爱帮手,破坏力也比哥哥强好多。一岁多开始,转眼功夫,我的书法纸灯笼破了;小电脑摔坏两个;我的手表被锤子敲烂一个;拆坏玩具无数;不听话,玩防蚊水喷入眼,玩插头还触过电。。。非紧盯着不能放心。

-----那天,他在我面前、在我警告他不要推撞妹妹之后,还是继续欺负妹妹,推撞她、惹她大哭。。。他大欺小、男欺女、不听劝---于是,我顺手由下向上,轻轻的、薄薄的削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的头皮----他突然瞪大眼睛望着我---不是疼,而是没试过我的“通贯手”吧?三秒后,他转身,不出声,快步走去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闷着头,无声地抽咽着。。。过了片刻,我问他,你知道公公为什么打你吗?----知道----为什么?-----因为我打了妹妹---你去向妹妹道歉,我也向你道歉。他看了我一眼----过了一会,他向妹妹道歉了,我当然也照办了。

”妹妹,别哭了。。。“(一年多前)

有图为证,其实他一向非常爱护妹妹的。我曾戏问外孙女:你在学校“耶耶”(不乖)吧?(妹妹刚刚满两岁和三岁多的二哥同班)“NO!NO!妹妹在学校NO” 耶耶“!---他在一旁听到,马上非常认真地为妹妹辩护。送他俩去学校---临走,他会对我们说:“放心,我会照顾妹妹”。。。

一年前,他帮妹妹化妆。。。。

 

小孩子的话,不管好听还是不顺耳,不要太放心上,但是,关注他们具体的行为---时时刻刻不能放松,因为,无论如何,他们的意识还是很幼稚、很不稳定,对轻重的把握还是不够成熟----不要被他们平时乖好的表象蒙蔽了----潜在的危机绝不能忽视。不过,最该稳定情绪、不要冲动的,还是我们成年人---我自己。

-----我希望他象我记得小学老师的严厉教训一样记住我打他的那一下----他就会知道同样的错不能再犯了。

我两互相道过歉之后,他对我依然亲近十分,可是,只要想起,我还是为我出手拍他,感到不开心。。。

============================

后记:算命的没说错,我的脸后来真的破相了---但与打架无关。。。

(我的通贯手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闲说手相、表象与体罚(祖孙情缘-下篇) 一英寸半平头刷书写的字---- 香港名模----TINA 陈帼仪(图) 姚顺儿女经的接龙-----从卤肉饭说祖孙情缘 天津李叔同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