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怯懦

.
.川晔
楼主 (文学城)

这件事情真的很简单,根本不值得后悔难过啊!天骏不止一次这么跟我说。但我却一直念念不忘,每次一想起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最糟糕的是,我也知道自己的烦恼在别人看来可能只是无病呻吟的矫情而已。即使是像天骏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只会安慰我说:“你只不过是做了当时你认为是最好的决定而已,何必纠结?”

问题是:我当时为什么认为那么做是最好的决定呢?我越想就越不能确定当时的决定是出乎谨慎还是因为怯懦。一开始我以为是出乎谨慎,而谨慎的决定自然是正确的。因为谨慎而选择放弃其实是一种勇气---毫无疑问,放弃也需要勇气,而由于谨慎而选择放弃无疑是明智的。但是后来,我越想就越觉得,我那时做出放弃的决定其实是出自天性中的怯懦,而由于这样的怯懦我已经无数次地错失了生命中很多美好的瞬间---正是这样的想法令我的心情一直郁郁不乐。

事情发生在上周日。清晨6点20分我们出门去爬山时,因为急着开车去接另外两个山友,我把登山鞋忘在车库里,只穿着小皮鞋便出门了。2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了山脚下,我下车后准备换鞋时发现忘记带最关键的登山鞋了!这真是要命的失误啊!幸运的是队长的车上有一双旧的爬山鞋,虽然鞋子有些大,是低帮鞋而且鞋底已经被磨得滑溜溜的,但无论如何那也是一双登山鞋啊!总比我那红皮鞋好多了!

他把鞋子递给我时笑道:“你还真够马大哈的!连登山鞋都能忘记带!这鞋子很破了,但总比没有好,你穿上试试看吧!”。我谢天谢地地换上了。一开始的3公里是陡峭直上的山坡,我穿着那不太合脚的鞋子努力跟着先锋队,不久脚踝内侧便被鞋帮磨得生疼。不过那还不算什么,我可以忍受。但是,当我们爬了大约4公里之后,天开始下雨,而且雨越下越大,那时我又发现我犯的第二个错误:我把我和天骏的雨衣都落在车上了!虽然我们的上身都穿着防水冲锋衣,腰部以下的裤子还是很快就被淋湿了。

那之后,我们和几个先锋队一起停在了松林下,等待雨停下来。雨幕中的大山阴森迷离,眼前的天骏头发和裤子都湿漉漉的,雨滴不断地从他的袖子和衣摆落下,看起来脸色苍白。看着他的样子,我突然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勇气。那时已经快出树线了,离登顶大约还有2公里,剩下的路都是在光秃秃的碎石坡和悬崖峭壁上爬行,稍不注意就可能滑倒或扭伤,而且裤子和袜子都湿透了,十指冰冷。我记起两年前冒雨跑半马后两腿轮流抽筋的惨状,真是痛不欲生。于是,我对天骏说:

“我不想再走了!这鞋子的鞋底太滑了,我怕爬湿石头会摔跤。裤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干。我以前淋雨跑步后抽过筋,肌肉是有记忆的。我太怕抽筋了!”

天骏立即表示赞同。他本来就是随遇而安的人,从不执着于登顶。

同车的东山听说我要撤退,就说:“你们要是回去我也一起走,反正这天气也很难登顶。”

我说:“你要是想登顶我们可以在车上等你回来。”

他说:“没关系,我也不想走了。这天气就算能登顶也看不到什么。”

于是我们三个人便一起往回走,不久便碰到另一位同车的队友友鱼。她最近不常爬山,所以落在了后面。看到我们回头,也表示一起回撤。我们几个放弃登顶的举动在走得较慢的队友中引起了一些动摇,不过,他们犹豫了一会后仍然决定继续往前追赶先锋队友去了。

就这样,在我的带头下,我们四个同车的人一起撤退。雨仍然继续哗啦啦地下着,我的心情是轻松愉快的,因为确定自己做了对的决定而沾沾自喜。不过,就在我们回撤不久,天空开始放晴了。回头仰望勇往直前的队友们前往的目标山峰,但见云雾缭绕的山脉如梦似幻,缥缈如仙境。那样的景色正是摄影师们梦寐以求的。那时,我原本被淋得透湿的快干裤已经不知不觉地变干了,看着在阴沉苍茫的天空下渐渐晴朗的山脉,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后悔:刚才要是能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天晴了!看来他们真的能登顶呢!我们要不要回头去追赶他们?”我忐忑不安地问东山。

“估计是赶不上了。再说,他们也不一定能登顶。你看,他们那个方向还在下雨。”东山说。但是我们还是继续往前方眺望,寻找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先锋队友们的身影。我的心中甚至生出一股卑劣的愿望,希望通往目标山峰的方向继续下雨,好让队友们也知难而退。

但是老天爷拒绝了我的不良愿望。天色越来越晴朗,云雾缥缈的山峰越来越美妙。我知道,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勇敢的队友们登顶。我的心渐渐地被苦涩和遗憾充满,深深地为自己的怯弱羞愧,并且觉得很对不起一起退却的东山和友鱼。想到他们是为了不让我们在车里等才一起撤退、因而错失了登顶机会的,我就觉得非常抱歉。

就像是为了安慰我似的,回程的前方呈现出从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的金色秋叶和碧玉弓河,如同一片绚丽斑斓的织锦,无比美妙。东山指着那片可遇而不可求的美景说:“看!前面多美啊!他们不一定能看到这么美的景色。”

我们不停地拍照,为了弥补没有登顶的遗憾,又决定去爬临近的硫磺山。硫磺山单程5.5公里,爬高760米,如果只考虑路程和爬高,两山加起来并不比爬目标山峰低。但是通往硫磺山的路是维护得非常好的大路,爬硫磺山的人一般都是初级徙步者。硫磺山是入不了有经验的爬山大侠们的法眼的。决定了去硫磺山之后,东山说:

“不要告诉大侠们我们爬硫磺山,他们会笑话我们的。”

“我可不觉得爬硫磺山丢人,这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我们今天爬的一点也不比他们少。”脾气非常好的友鱼用安慰的语气说:“我反正是没法登顶的,你的退堂鼓给了我这样的后进者一个退却的理由了。”

“真不好意思,都怪我突然打退堂鼓了,害的你们不能登顶。”我愧疚地说。

回家之后,看着队友们发出的很多在云雾缭绕中如梦似幻的登顶照,大有“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之境,正是我最心往神驰的天苍苍地茫茫的景色,不禁更为失落。

天骏看我闷闷不乐,就笑着说:“你怎么因为这点小事就不开心?今天我们很好啊!爬了两座山已经锻炼到了。我们爬的山比他们登顶的还高还长,有什么好可惜的?”

我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那么胆小。”

“胆小比胆大好。你借人家的鞋子穿着不合脚,鞋底又磨得滑溜溜的,要是硬要爬上去,说不定扭伤摔坏了,很久都不能爬山,岂不是更亏大了?”

“说是那么说,可是东山不能登顶好像挺遗憾的。他周末要上班,能跟大家一起爬山的机会不多。” 我说。

“他们两个都是大人了,后退也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不关你的事。我们不是说了可以在车上等着他们回来了吗?”天骏无奈地安慰我说。

“我动摇军心啊,罪莫大焉!” 我依然难以释怀。

“你唯一的错是忘记带登山鞋。以后千万记得就好。”天骏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摸摸我的头笑道。

我觉得自己的错远远不止忘记带登山鞋,那只不过是错误的开始而已。我越想就越觉得,人心真是变幻莫测。想到我由粗心而起,继而突然怯懦,继而自以为是地窃喜,继而竟暗自盼望天公不作美让勇敢的人也无功而返,我发现了我的心竟然有如此缺乏修养乃至卑劣的一面。

“我们请假去洋葱山看冰川冰湖冰洞吧!你一定会喜欢。”天骏前天突然说。并且给我看了一个其他人上周末去洋葱山拍的冰洞视频。那碧玉般的冰洞已经融得差不多了,而且一直在哗啦啦地流着不停融化的水,不过仍然美得惊心动魄。

是啊!美好的大自然是多么的取之不尽又变幻莫测呀!我是该放开那一天的种种得失纠结,走向新的一天了。决定去洋葱山的那一刻,我才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这句话也在那时突然在心头涌起,我便轻声对自己说:不住,不住!

 

====

周日爬了一半的Cory Pass to Mount Edith:

前天的洋葱山 Onion peak: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忽然怯懦 怦然心动 从海洋女神山脊走过 初见推拿妙手 处暑日、风暴山